白血病

生物學 疾病 中醫學 中醫病名 中醫診斷學 中醫內科學

1 拼音

bái xuè bìng

2 英文參考

leukemia[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

3 英文翻譯

leucocythemia;leukaemia

4 概述

白血病(leukemia[1])是指發生造血器官,以血液骨髓中的白細胞及其前體細胞的增殖和發育異常的一種進行性惡性疾病。

其特徵爲一種或幾種血細胞成分的自發性、進行性異常增殖,具有質和量改變的異常白細胞白血病細胞)在骨髓和其他器官的廣泛浸潤,導致正常血細胞進行性減少,臨牀以貧血出血發熱白血病細胞浸潤爲主要表現。國外自1845年起開始認識本病,至今雖已有一個半世紀,但病因尚未完全闡明,可能與遺傳病毒感染及某些理化因素(如電離輻射、苯、氯黴素、某些農藥中毒)等有關。國內外尚無特異的藥物能徹底治癒。西醫採用聯合化療方法誘導緩解,但有明顯的毒副作用。有資料表明,我國白血病死亡率3~4/10萬,預後較差。

中醫白血病這一病名,但類似症候在歷代的一些醫書中有所記載。如《金匱要略?血痹虛勞病》中描述的“五勞虛極羸瘦”,《聖濟總錄?虛勞門》之“急勞”等。而隨着病情的發展,可逐漸形成“症瘕”。因而,白血病可歸屬於中醫學中“虛勞”、“急勞”、“症瘕”、“積聚”、“痰核”等範疇中。

現代約自1955年起就開始應用中醫藥治療急性白血病。此後,直至60年代,是我國中醫中西醫結合方法研究白血病的初始階段,這一時期,臨牀資料及理論探討文章不多,僅23篇,且多數屬個案治療經驗。多數的臨牀經驗總結主要是在70~80年代累起來的。70年代中,從中藥中提取出的靛玉紅、叄尖杉脂鹼等,經臨牀驗證,對白血病療效良好,是我國發現的治白血病良藥,提示開發應用中醫藥對玫克白血病具有廣闊的前景。80年代報道病例數不斷增多,至1990年爲止,國內期刊共發表了有關中醫中西醫結合治療白血病研究的文章近200篇(包括5例以下的個案50多篇)。據粗略統計,報道的總病例數有3000例左有,使研究不斷向縱深發展。如對白血病病因調查研究和中醫學探討,從細胞動力學免疫學指標、動物實驗對照治療和辨證分型與血象、骨髓及血、尿環核苷酸的關係等不同角度,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以探討中醫中藥的治療機理。還有人系統地研究了150例急性白血病患者脈象變化特點,認爲脈象的變化與疾病性質、感邪輕重正氣盛衰有一定的規律,進一步完善了中醫診治白血病系統性和完整性。從臨牀應用來看,用中藥治療白血病有兩方面的傾向:?是根據已知中藥白血病具有明確的療效,且本身毒副作用較小的特點,以中藥爲主進行治療。二是利用中藥具有調整機體偏勝、降低化療藥物毒性作用,以中藥爲輔,配合西藥進行治療。據觀察,中西藥合用,療效一般優於單用中藥或西藥,故臨牀上常以中西醫結合方法治療爲主。此外,也有一些用氣功鍼灸中成藥治療本病的零星報道。

中醫藥治療白血病雖已積累了相當多的經驗,但如何使治療方案、療效標準趨於統一、穩定,減少組方用藥的隨意性,提高中醫藥的療效,除必要的文獻研究總結外,還需要臨牀進一步作藥物篩選有效成分分析劑型改革等等。

5 分類

5.1 一、按自然病程及細胞成熟分類

(一)急性白血病 起病急、病情重、自然病程一般在六個月以內。骨髓及外周血中主要爲異常的原始細胞和早期幼稚細胞

(二)慢性白血病 起病緩、發展慢,病程一般一年以上,骨髓和外周血以較成熟細胞佔多數。

5.2 二、按細胞類型分類

分爲淋巴細胞型、粒細胞型、單核細胞型及一些少見類型,如紅白血病、巨核細胞型、漿細胞型、嗜酸細胞型、嗜礆細胞白血病等。

5.3 叄、按外周白細胞的多少分類

(一)白細胞增多性 外周血中白細胞明顯增多,並有較多幼稚細胞出現。

(二)白細胞不增多性 外周血中白細胞不增多或甚至低於正常。血片中沒有或較難找到幼稚細胞

6 流行病學

白血病在我國被列爲十大高發性腫瘤之一。通過全國性普查,我國白血病的發病率爲2.62/10萬,與亞洲其他國家相近,但明顯低於歐美(6-9/10萬)。各類型的發病情況我國以急性白血病多於慢性白血病,與歐美相反。年齡分佈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兒童多見,急性髓細胞白血病則成人多見,而慢性白血病以40歲以上者多見。性別無明顯差別。

7 病因及發病機

人類白血病病因與發病機理至今仍未完全明嘹。已知病因感染因素、電離輻射化學物質遺傳因素及免疫功能異常等。目前認爲白血病病因是以上各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7.1 輻射損傷

電離輻射白血病作用已在動物實驗中得到證實,而對人類的致白血病作用也從以下的事實得到提示:早期不加防護的放射線工作者,其白血病發病率比一般醫生高8-9倍;強直性脊柱炎患者採用放射性治療者,白血病發病率比一 般人高10倍,日本的廣島和長畸原子彈爆炸後,遭受輻射地區與末遭輻射地區的居民之間的白血病發病率相差30倍。

7.2 化學因素

已知很多化學物質有致白血病作用,如工業中廣泛應用的苯。藥物中的抗癌劑(尤以烷化劑)、乙雙嗎啉氯黴素保泰松、安定鎮靜藥、溶劑殺蟲劑等均可誘發白血病

7.3 病毒因素

業已證明,雞、小鼠、貓、牛和長臂猿等動物的自發性白血病病毒作用密切相關,已分離出相應的白血病病毒,並已證明此類病毒屬於逆轉錄病毒,在電鏡下呈C型形態,故也稱C型RNA病毒,其致白血病的機理是通過逆轉錄酶作用合成DNA,並使之整合宿主細胞DNA中去,從而改變了宿主細胞生物學特性,使正常幹細胞轉變爲惡性細胞株。但是長期以來在人類並沒有跡象表明,白血病患者血液感染健康人而致白血病。1980年從人T細胞白血病分離出一株新的病毒(HTLV)與1976年日本所發現的成人T淋巴細胞白血病病毒(ATLV)是同一種病毒。這是人類白血病病因研究中的一個新突破。

7.4 遺傳因素

白血病遺傳易感性可由以下事實推斷:

①某些高危家庭中,同胞之間患白血病的機會比一般正常人羣高出4倍;

②同卵孿生子女,一人患白血病,另一人患白血病的機會比正常人高25%;

③有特殊遺傳綜合徵者,白血病發病率增高,如先天愚型(Down綜合徵)、Fanconi貧血,遺傳毛細血管擴張性共濟失調等。

儘管存在這些可能致病因素,但尚無一種因素能充分解釋全部情況,例如接觸放射線的人,發生白血病的只是極少數。因此,推測白血病發生並非單一因素,可能是多種因素綜合所引起的,患者可能存在某種先天性的易感素質,再由於外界因素的作用,誘發白血病發生

8 辨證分型

目前,中醫各家對白血病辨證分型未趨一致,多者分爲八型,少則不分型,然而大多數臨牀分型在3~5型之間,且細究各類分型,多有名異實同之感。綜合有關報道,白血病(包括急性和慢性)可概括爲以下四型。

1.氣血兩虛 面色蒼白無華,頭昏神疲乏力,動則氣促心悸氣短,脣淡口乾,懶言,自汗出。舌淡或淡胖,苔薄,脈細弱。

2.氣陰兩虛 頭暈乏力,時有低熱或手足心熱口乾盜汗,或見衄血,甚至消瘦耳鳴耳聾腰膝痠軟遺精滑泄等。舌淡紅,苔少或光剝,脈細或沉細無力。

3.熱毒熾盛 壯熱煩躁頭暈脣焦,口舌生瘡,周身骨痛,或見發斑,衄血神昏譫語小便黃赤大便乾燥或祕而不通。舌紅或紫,津少,邊有瘀斑,苔黃,脈弦數或滑數。

4.痰熱瘀毒 胸悶納呆頭昏肢軟,發熱或不發熱,肝、脾或淋巴結腫大,倦怠乏力,皮下微量出血面色晦暗,脣暗淡微紅。舌質暗,邊有瘀斑,苔黃膩或白膩,脈弦滑。

有學者從伏氣溫病的角度辨證論治,從虛勞伏氣溫病的關係上,分析陰陽偏衰與伏火的辨證特點,指出白血病與一般的內傷雜證及新感溫病都迥然有別。

9 傳統醫學白血病的認識

傳統醫學中無白血病這一病名,但恨據白血病貧血發熱出血淋巴結或肝脾腫大等臨牀表現,傳統醫學,尤其是中醫學可在歷代醫學着作中找到有關記載,如在由東漢醫張仲景所着的《金匱要略方論》中,有關“虛勞”的論述與該病的典型症狀及體徵相符。以後宋代《聖濟總錄·虛勞門》、清代《溫病條辨》等醫着均有有關論述,對本病的治療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傳統醫學對於治療本病,不僅方法多樣,而且具有現代醫學所不可替代的特點,即調整患者整個機體的偏盛偏衰,此外,還可降低化療藥物不良反應。經近數十年的臨牀實踐,中藥與西藥含用治療白血病可發揮備自的特長,療效優於單用中藥或西藥,爲現代臨牀治療白血病開闢了廣闊的前景。此外,尚有部分氣功、鍼灸中成藥方法可用於治療白血病

白血病的臨牀表現,在傳統醫學中稱謂不一。在中國傳統醫學中,中醫學可將其歸屬於“虛勞”“急勞”“伏氣溫病”“痰核”“症瘕”“積聚”等範疇。

10 治療

10.1 療效標準

自60年代以來,全國曾多次制定過統一的療效標準,但各地在治療白血病時評價療效的標準並不一致。因而事實上,目前療效標準仍處於不統一的狀態。現根據目前最常用的標準,並參考其他標準,綜合如下:

完全緩解:臨牀無貧血出血感染白血病細胞浸潤表現;血象檢查示:血紅蛋白>10克%,白細胞總數<1萬/mm3,分類中無幼稚細胞血小板10~40萬/mm3,骨髓象正常,原始加幼稚細胞<50%。

部分緩解:臨牀症狀、血象、骨髓象三項中有1~2項未達完全緩解標準。

未緩解:臨牀症狀、血象、骨髓象三項中均未達到完全緩解標準,包括無效及惡化者。

10.2 分型治療

(1)氣血兩虛

治法氣血雙補

處方人蔘10克,黃芪30克,白朮30克,當歸25克,炒棗仁25克,熟地20克,茯苓15克,遠志15克,山萸肉15克,首烏15克,甘草15克,阿膠15克(烊衝)。

加減:兼有腎虛加杞子、女貞子、生龍牡。

用法: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

常用成方八珍湯歸脾湯補中益氣湯十全大補湯人蔘養榮湯等。

(2)氣陰兩虛

治法益氣養陰生津

處方人蔘30克,黃芪30克,黃精20克,北沙蔘30克,天麥冬各15克,五味子10克,白花蛇舌草30克,半枝蓮30克,青黛3克,甘草10克。

加減:發熱柴胡黃芩丹皮腎陰虛女貞子、早蓮草、龜版出血小薊丹皮

用法: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

常用成方:可選生脈散二至丸杞菊地黃丸等加減。

(3)熱毒熾盛

治法清熱解毒涼血消瘀。

處方水牛角45克,生地15克,丹乓15克,赤芍15耳,金銀花10克,連翹12克,梔子10克,麥冬15克,白花蛇舌草30克。

加減:高熱神昏紫雪丹,或至寶丹安宮牛黃丸;有出血傾向加土大黃仙鶴草茜草小薊傷陰玄蔘天冬,或另用西洋參(或尾皮參)泡服

用法: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

常用成方:可選犀角地黃湯清瘟敗毒飲神犀丹黃連解毒湯白虎湯清營湯等。

(4)痰熱瘀毒

治法清熱解毒化痰活血軟堅。

處方桃仁9克,丹蔘15克,當歸12克,川芎10克,生地15克,白芍15克,海藻10克,鱉甲15克,生牡蠣30克,浙貝母6克,夏枯草30克。

加減:熱甚加黃芩龍膽草;溼重加澤瀉豬苓

用法:每日1劑,水煎服,1日2次

常用成方:可選用龍膽瀉肝湯消瘰丸失笑散複方馬錢子湯、桃紅四物湯二陳湯膈下逐瘀湯、金匱鱉甲煎丸等加減。

療效:按上述四型處方加減,並配合西藥聯合化療,治療急性白血病患者共412例,緩解263例,總緩解率在51.6~78.9%之間。

10.3 專方治療

(1)青黃散

組成:青黛雄黃

用法:慢性白血病按9:1之比例,研末裝膠囊或壓片。誘導量4~14克/日,維持量3~6克/日,分3次服;急性白血病按8:2或7:3之比例,誘導量8~18克/日,維持量4~6克/日,分2次服。

療效:治療25例慢性粒細胞患者,完全緩解18例,部分緩解7例,全部有效。治療6例急性非淋巴白血病患者,其中2例配 合湯藥口服,1例配合化療一個療程,結果完全緩解3例,部分緩解3例,全部有效。

(2)癌靈一號注射液

組成:紅砒、輕粉。製成注射液(每毫升三氧化二砷1毫克,氯化低汞0.01毫克)。

用法:每天6~10毫升肌肉注射,或10毫升藥液加入10%葡萄糖200毫升靜脈滴注,每日1次,四周爲一療程,休息一週後,根據患者情況減量維持或進行第二療程。同時根據辨證施治內服中藥

療效:用於治療急性粒細胞白血病,尤其是早幼粒型療效更好,完全緩解率達26.27%,總緩解率達86.30%。

(3)健脾補腎湯

組成:人蔘30克,黃芪30克,白朮15克,茯苓6克,當歸15克,熟地6克,山藥15克,菟絲子30克,黃精10克,枸杞6克,石蓮子10克,鹿角膠10克(烊化),陳皮6克。

加減:白細胞在2萬/mm3以上加四葉參馬鞭草、廣角;白細胞在3500/mm3以下加土大黃龍葵首烏血小板減少加黃柏桂圓肉藕節血小板>30萬/mm3加水蛭貧血西洋參、魚膘膠、巴戟天高熱不退加柴胡羚羊角葛根衄血牛膝槐花吐血仙鶴草白芨血尿琥珀三七

用法:加水1000毫升;文火煎2次,取汁400毫升,每6小時服1次,隨病情好轉,逐步減少服藥次數。檢驗正常後改服丸劑,並配合外敷梔子二仁膏(生梔子、生桃仁、生杏仨、生白芍大棗大蔥)於左右脅下,連用3周爲一療程。

療效:共治療30例,均未用西藥,其中完全緩解5例,部分緩解18例,未緩解12例;緩解率爲60%。

(4)扶正抗白方

加減:發熱金銀花連翹柴胡板藍根黃連出血加生地、甘 丹皮藕節三七粉、雲南白藥阿膠口腔潰瘍加生石膏玄蔘知母梔子

用法:每日1劑,水煎至400毫升,分2次服,連用3~4周爲一療程,休息一週,繼續服用。

療效:上述方藥結合聯合化療,共治療54例急性非淋巴白血病患者,結果完全緩解3O例,完全緩解率達55.56%。

(5)六神丸

組成:牛黃麝香蟾蜍雄黃珍珠冰片

用法:由小劑量開始,每日30粒,分3~4次口服,耐受後迅速增至180粒。如有出血感染,配合對症治療及支持療法。   療效:單用六神丸治療6例急性白血病,結果完全緩解3例,未緩解3例。完全緩解率達50%。

(6)抗白丹(又名“七星丸”)

組成:雄黃3克,生川烏3克,乳香3克,鬱金3克,檳榔3克,巴豆(去外皮)3克,硃砂3克,大棗7枚。

用法:前五味藥共研細末。巴豆置砂鍋內文火炒至微黃、去外皮,用雙層紙包裹壓碎,微熱半小時,去1次油。煮熟大棗去皮及核,與上述六藥混合,充分搗勻,合丸如黃豆大,可製藥丸約90粒,硃砂爲衣,風乾貯瓶。成人每天4~8丸,小兒每天1~4丸,清晨開水1次送服,連服3~5天,休息1天。先從小劑量開始逐步加量,以保持大便每天4~5次爲度。在第7~28天期間,取回回蒜外敷中脘穴周圍,出現水泡用三棱針放盡泡液,外塗調藥地榆炭、麥芽等分,研末,加香油調勻),每日數次,直至水泡癒合。在用本藥過程中,間用一種或數種化療藥物,5天爲一療程,化療期間,停服抗白丹

療效:單用抗白丹治療6例,部分緩解2例,未緩解4例,緩解率爲33.3%。緩解者爲急性粒細胞白血病和紅白血病各1例;抗白丹合化療治療4例,完全緩解1例,部分緩解2例,未緩解1例,緩解率爲75%,有效者均爲急性粒細胞白血病

10.4 中醫經驗

喬仰先醫案

吳××,男,48歲。主訴乏力已有8個月,加重已有4個月。初診時,面色無華,神疲乏力形體消瘦,脅下症塊,有脹痛,按之堅痛,下肢有瘀斑,發熱出汗舌紅苔薄,脈弦數。實驗室檢查白細胞25萬/mm2,分類:中性55%,中幼粒25%,晚粒80%,酸性4%,淋巴8%,血紅蛋白9.3克%,血小板9萬/mm3,血片AKP積分0/100箇中性分葉核。骨髓象:有核細胞極度增生,呈慢性粒細胞白血病表現。證屬邪毒人髓傷血氣血虛兼血瘀。治宜清熱涼血,防熱盛動血。

處方水牛角狗舌草、蛇舌草各30克,炒梔芩各6克,丹皮丹蔘赤芍、生地各12克,紫草玄蔘各9克,蒲公英15克,川楝子延胡各9克。

藥後症情穩定出汗停止,發熱消失,睡眠、飲食尚可,脅下腫塊縮小。舌紅苔薄,脈弦。血象報告有改善,白細胞已下降至13萬,守原意徐圖之。處方水牛角狗舌草、蛇舌草各30克,丹皮桃仁各9克,赤芍12克,三棱6克,莪術9克,石斛10克,鱉甲太子參大麥冬各12克。上方加減連服3個月,白細胞逐步下降至7100,分類正常,未見幼稚細胞血紅蛋白11.3克,脾臟明顯縮小,腋下淋巴結消失。骨髓象報告呈白血病緩解期。

按:白血病關鍵是“邪實”,治療以攻邪爲主,用清熱解毒活血化瘀以折其銳。犀角(以水牛角代)入血,有涼血散血、降低白細胞計數作用血證病人每常選用;狗舌草、蛇舌草、半枝蓮夏枯草馬蘭根、射干等有解毒抗癌作用,也是白血病的常用藥。脾腫大屬於症積,治療症積,《讀醫隨筆》說:“行血之藥,如紅花桃仁茜草、歸須、茺蔚子三棱莪術之屬皆是也。”很有參考價值。白血病經過清熱解毒抗癌藥物治療後,病情穩定,往往但見虛象,頭暈目眩神疲乏力口乾脈細數等症,此時補虛治療,宜清滋爲主,不可溫補脾腎

10.5 用藥規律

我們從衆多的治療白血病的報道中,選用了可供統計的,並且病例數較多,有一定療效的臨牀報道共20篇,統計出治療白血病處方用藥的情況如下表:

應用頻度(例)

報道文獻(篇)

藥  物

>200

4~8

人蔘黃芪當歸山萸肉淮山藥、青黛靛玉紅)。

101~200

4~6

麥冬紅棗甘草、生地、白花蛇舌革、阿膠茯苓

2~3

五味子白芍浮小麥龍骨沙蔘牡蠣、紅砒、輕粉

50~100

2~4

熟地、青蒿丹皮地骨皮紫草連翹補骨脂龍葵、杞子、狗舌草丹蔘知母、夏枯革、菟絲子

1

酸棗仁山豆根巴戟天肉蓯蓉

<50

2~3

梔子板藍根蒲公英莪術半枝蓮黃精、銀花、黃芩鹿角膠谷芽、女貞、犀角赤芍玄蔘白朮

從表中可以看到,中藥益氣、養血、滋陰扶正藥爲主,由於西醫化療藥物的應用,中醫清熱解毒抗癌藥則位居其次,說明中藥扶正方面具有優勢,化療相當於“大毒治病”,衰其大半即可,不能太過,因爲臨牀曾有一些強化化療的患者,結果是誅伐太過,反致病情惡化而死亡的病例。有人建議,把化療藥物作爲中醫辨證施Ⅲ治的一部分,根據骨髓增生的不同情況,使中藥和西藥有機地結合起來,以減少或消除化療引起的毒副作用。此外,國內還廣泛篩選了抗白血病中草藥,發現菊三七黃藥子狼毒蜈蚣莪術等對白血病細胞抑制和破壞作用。還有人總結了1977年6月至1980年之間,全國50多個醫療單位用靛玉紅治療314例慢性粒細胞的療效,證明了靛玉紅療效顯著,且副作用小,與西藥馬利蘭無交叉耐藥現象。

10.6 其他療法

(1)鍼灸

取穴命門絕骨至陰

操作:命門絕骨平補平瀉法至陰陽中隱陰法,留針40分鐘,命門穴針上加灸15~20分鐘,每日1次。

療效:1例慢性粒細胞患者經中西醫治療無效,加用鍼灸治療,4個月以後,獲部分緩解,隨訪1年,療效鞏固。

(2)單方驗方

蟾蜍

組成:蟾蜍15只,黃酒1500毫升。

用法:將蟾蜍內臟、洗淨,加黃酒,放人瓷罐中封閉,然後置入鋁鍋內加水煮沸2小時,將藥液過濾即可。成人每次服15~30毫升,每日3次,飯後服兒童酌減。連續用藥直至症狀完全緩解。

療效:共治療32例,結果:8例完全緩解,16例部分緩解,總緩解率爲75%。

(3)氣功

功法:郭林新氣功,太湖十功百法。

療效:共治療2例急性粒細胞患者。1例練郭林新氣功,每日3次,每次1小時,同時採用必要藥,治療9個月,完全緩解。另1例練太湖氣功,每日晨起練功,循序掌握運動量,並配合適當膳食與調理,4個月後,完全緩解。

10.7 其他措施

對症治療:包括防治感染出血貧血高尿酸血癥

急性白血病可採用聯合化療進行治療。

慢性白血病可用馬利蘭靛玉紅及深度x線放射療法。

免疫治療:包括應用卡介苗轉移因子等,一般在白血病病人誘導緩解後加用。

11 中國中醫治疔

11.1 藥物治療

1)氣血兩虛證

主證頭昏神疲乏力,動則氣促心悸氣短目眩耳鳴,脣甲色淡。懶言,自汗出,甚至腰腿痠軟,婦女經血澀少或閉經面色蒼白萎黃無華,皮膚可見出血點。舌質淡或淡胖,苔薄自,脈細軟或略數。

治法益氣養血

方藥:八珍湯(《正體類要》)。當歸川芎熟地黃白芍藥人蔘白朮茯苓(去皮),炙甘草生薑3片,大棗1枚。

體虛乏力者加黃芪枸杞出血者加阿膠小薊;眠差者加遠志五味子

分析:方中用參、術、苓、草補睥益氣;歸、芍、地滋養心肝,加川芎血分理氣,則當歸、熟地補而不滯;加姜、棗助人蔘白朮氣分以調和牌胃。全劑配合,共收氣血雙補之功。

2)氣陰兩虛證

主證頭暈乏力午後潮熱,或手足心熱盜汗咽乾心煩失眠多夢,甚剛消瘦腰膝痠軟耳鳴耳聾遺精滑泄,舌淡紅,苔少或光剝,脈細數。

治法益氣養陰

方藥:生脈散(《內外傷辨惑論》)合二至丸(《醫方集解》)。人蔘麥冬,五昧子,女貞子旱蓮草

陰虛重於氣虛人蔘可改用北沙蔘,加龜板;若陰虛及腎,用六味地黃丸加減;兼見熱毒之證,加青黛白花蛇舌草半枝蓮等。

分析生脈散中人參甘平,補肺,大補元氣;麥冬甘寒,養陰生津,清熱除煩以安神五味子酸澀收斂,叄味合用,取其益氣生津,使肺潤津生,氣陰兩復。二至丸女貞子旱蓮草功能補腎養肝,用治肝腎陰虛之證。

3)熱毒熾盛證

主證壯熱煩躁頭暈脣焦,口舌生瘡,周身骨痛,或見發斑衄血神昏謂語,小便黃赤大便乾燥祕結不通。舌紅或紫,津少,邊有瘀點,苔黃或灰黃,脈弦數或滑數。

治法清熱解毒涼血消斑。

方藥:犀角地黃湯(《備急千金要方》)合黃連解毒湯(《外臺祕要》引崔氏方)。犀角生地黃芍藥牡丹皮黃連黃芩黃柏梔子

白血病熱毒熾盛證多見幹急性白血病,往往兼見出血肺部感染口腔演瘍等備類兼症,若見高熱不退,可加用知母石膏出血較多,酌加仙鶴草茜草、叄七粉等,加強止血作用感染,加銀花、連翹板藍根;見口渴少津等傷津之象,須時時顧護陰液,可加用西洋參泡服

分析:本證之病機熱毒壅盛,且充斥瀰漫叄焦,故用黃連黃芩黃柏直瀉上、中、下叄焦之火;梔子通瀉叄焦之火,兼能導熱下行;犀角清心涼血解毒;生地養陰清熱,配合犀角涼血止血赤芍丹皮既能涼血,又能散瘀。全方瀉火解毒涼血活血散瘀同用,而重在清熱解毒涼血散瘀。

4)痰熱瘀毒證。

主證胸悶納呆頭昏,跛軟,發熱或不發熱面色蒼白,倦怠乏力,皮下可見出血點或瘀斑。重者可見骨痛如刺,面色晦暗,脣暗淡紅。舌質暗,邊有瘀璉,苔黃膩或白膩,脈弦滑。

治法清熱解毒化痰散結

方藥:黃連解毒湯(《外臺祕要》引崔氏方)合四苓散(《明醫指掌》)、失笑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黃連黃芩黃柏梔子白朮茯苓豬苓澤瀉五靈脂蒲黃

痰溼重者,酌加貝母瓜蔞竹茹陳皮半夏等;熱毒重者,加青黛、自花蛇舌草、大青葉七葉一枝花土大黃等;用卑虛溼阻者,可加黨蔘

分析:本證由溼濁之邪與熱毒互結而成,溼熱互結,煎熬津液,煉津成痰,痰熱阻滯氣機,則氣血運行受阻,最後導致瘀血形成。故本證以溼、熱、瘀叄者相互影響,互爲因果爲主要病機。本方中黃連解毒湯清熱瀉火四苓散即《傷寒論五苓散去性溫之桂枝而成,功能利水化溼失笑散蒲黃五靈脂均有通利血脈祛瘀止痛作用,兩者相須爲用。全方熔瀉火解毒祛溼化痰活血化瘀於一爐,共奏清熱解毒化痰散結之功。

11.2 鍼灸治療

取穴命門DU4、懸鐘GB38、至陰BL67。

操作:命門DU4、懸鐘GB38用平補平瀉法命門DU4穴針上加灸15~20分鐘;至陰BL67用陽中隱陰法,留針40分鐘,每天一次。

12 中國朝醫冶療

藥物治療。

1)少陽白血病

荊防地黃湯加減。生地100g,熟地、山羊肉茯苓澤瀉丹皮備15g,龜板枸杞子覆盆子荊芥麥芽備25g,防風獨活羌活各5克,水煎服。

2)少陰白血病

用獨參八物湯香砂六君子湯加減。人蔘50g,黃芪25g,當歸25g,砂仁10g,白朮半夏茯苓甘草陳皮各15g,白芍25g,桔梗20g,杳仁、冬花各15g。用此方先緩和自覺症狀後,再用:

黃芩25g,當歸白芍備20g,首烏25g,鹿茸20g,元肉20g,生地、熟地各25g,龜板15g,女貞子20g,免絲子20g,大雲15g,水煎服。

3)太陰白血病

鹿茸大補湯清心蓮子湯加減,鹿茸25g,蓮子肉20g,牛黃0.625g,山藥20g,麥冬天冬黃芩備15g,桂元肉30g,水煎服。

13 中國回醫治療

方藥:香石藤30g,上肉桂5g,紅糖30g。

主證說明:本方適用於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

用法:先將香石藤,上肉桂煎3次,合併藥液,然後紅糖放入藥液中溶化。每天3次,每次服1茶杯,1日1劑。

14 中國蒙醫治療

方藥:阿秀爾(訶子)15g,阿拉騰·其其格圖(波棱瓜子)10g,朱力根·古吉斯(甘松)10g,高立圖·寶日(丁香)10g,德力古美斯(草果仁)10g,西日高力吉嘎納(蓽菝10g),道赫高爾·格斯爾(木棉花)10g塔本·塔拉圖(炒使君子)37g。

主治:主治白血症。對睥腫大具有較好療效。

用法以上8味藥,粉碎成細粉末,過篩、混勻、即得。每日2~3次,每次3~4g。溫開水送服。

15 中國壯醫治療

方藥:鱉甲適量,黃根(根)30g,豬骨100~200g。

主證軟堅散結滋陰祛瘀生新強筋壯骨。慢性粒細胞性自血病。

用法:鱉甲炒黃、研未,每取10g拌白糖粥服,每日3次;黃根根與豬骨每日1劑,煲湯分2次服。

16 印度傳統醫學治療

研究表明茜革的氯仿乙醇撮物對P388淋巴細胞白血病有顯着作用

印度白花丹(Plumbage zeylanica)中的一種蒽醌類化合物一藍雪醌(plumbagin)對小鼠P388淋巴細胞自血病有較高活性,並使大鼠的實驗性腫瘤逆轉。糖膠樹(Alstomiosc九oloris)的一種生物鹼——氰化埃奇胺(echitamine chloride)對大鼠纖維肉瘤顯示有劑量依賴性的逆轉作用,並有抗小鼠P388淋巴自血病活性。

17 參考資料

  1. ^ [1]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特別提示:本站內容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後再引用。對於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