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瘖

中醫學 中醫病證名 常見病飲食療法 常見病方藥治療 中醫常見病 常見病鍼灸治療 常見病艾灸療法 中醫咽喉科 中醫耳鼻喉科學 常見病穴位按摩療法

目錄

1 拼音

hóu yīn

2 英文參考

hoarseness disease[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3)]

3 概述

喉瘖(hoarseness disease)爲病證名[1]。見《羅氏會約醫鏡》卷十四。是指以聲音不揚,甚至嘶啞失音爲主要表現的喉病[2]。瘖同喑。喉瘖失音

《羅氏會約醫鏡》卷十四:“瘖者,謂有言無聲,非絕然之不語也。”

臨牀上常可分爲暴瘖久瘖

此外舌瘖是由中風舌強轉動不靈,語言謇澀,而喉咽聲音如故。

聾啞人因耳聾,不會說話,不屬於喉瘖

4 暴瘖

暴瘖爲病證名[3]。又稱急喉瘖(acute hoarseness disease)、猝瘂(見《素問玄機原病式·火類》)。是指以突然聲音嘶啞,甚至失音爲主要表現的喉病。屬喉瘖一種[4]。因其證聲音不揚,甚至嘶啞失音,發病較急,病程較短而得名。多因突然冒寒,或寒包熱邪,或肺傷津枯所致。本病以冬春兩季的發病率較高,無明顯的性別差異,從事使用嗓音較多職業的人發病率較高,可併發咳喘等症。小兒急喉瘖易致急喉風

張氏醫通·瘖》:“失音大都不越於肺,然須以暴病得之,爲邪鬱氣逆;久病得之,爲津枯血槁。蓋暴瘖總是寒包熱邪,或本內熱而後受寒,或先外感而食寒物。並宜辛涼和解,稍兼辛溫散之,消風散薑汁調服,緩緩進之,或只一味生薑汁亦可,冷熱嗽失音尤宜。若咽破聲嘶而痛,是火邪遏閉傷肺,昔人所謂金實不鳴,金破亦不鳴也。古法用清咽寧肺湯,今改用生脈散六味丸作湯。”

急喉瘖與西醫的急性喉炎相類似。可見於西醫的急性喉炎、痙攣性失音等。

4.1 病因病機

暴瘖多屬實證,卒然而起。多因突然冒寒,或寒包熱邪,或肺傷津枯所致。

暴瘖是由於外感風寒風熱之邪,致肺氣壅塞,氣機阻滯,聲戶腫脹,開合不利而致。

景嶽全書》卷二十八日:“瘖啞之病當知虛實,實者其病在標,因竅閉而痦也……竅閉者有風寒之閉,外感證也,有火邪之閉,熱乘肺也。”

4.1.1 風寒外襲

備急千金要方》卷八:“風寒之氣客於中,滯而不能發,故瘖不能言及瘖啞失聲,皆風所爲也。”

證治準繩·幼科》卷九:“此亦爲風冷所客,使氣道不通,故聲不得發而喉無音也。”

風寒外襲,客於肺系肺氣壅遏,氣機不利風寒之邪凝聚於喉,也致聲門開合不利而爲本病。

風寒之邪侵襲,先傷皮毛,肺衛失宣,肺氣壅遏,氣道不清,氣機不利,致使脈絡壅阻,氣血滯留,聲戶開合不利,則聲音嘶啞或失音

4.1.2 風熱侵襲

風熱邪毒由口鼻而入,內傷於肺,肺氣不宣邪熱上蒸結於喉嚨氣血壅滯,脈絡痹阻,以致喉部肌膜紅腫,聲門開合不利,而爲喉瘖。若邪熱較盛,灼津爲痰或素有痰熱,痰熱邪毒結聚於喉嚨氣道壅塞,更可發展爲急喉風。小兒因臟腑嬌嫩,喉腔較窄,患有急喉瘖,尤易引致急喉風

風熱之邪侵襲,或寒邪化熱,侵犯咽喉,內犯肺胃,引動肺胃積熱循經上蒸,風火熱毒結於喉竅,與氣血搏結,以致脈絡壅阻,聲戶開合不全,聲出不利而聲音嘶啞。

4.2 症狀

突然失音或語音嘶啞。

暴瘖的主要症狀爲聲音不揚,甚至嘶啞失音,一般發病較急,兼有其他感邪症狀,局部檢查聲帶紅腫。

4.3 診斷

急喉瘖以聲音不揚,甚至嘶啞失音爲主要症狀。起病較急,咽喉乾燥灼熱微痛,自覺講話困難而乏力咯痰不爽。全身可有發熱惡寒,納差,便結等症狀

檢查可見喉部粘膜呈瀰漫性對稱性充血聲帶充血腫脹,有時可見聲帶有粘膜下出血,發聲時聲帶閉合不全。

4.4 需要暴瘖相鑑別的疾病

急喉瘖注意肝鬱失音喉白喉相鑑別:

肝鬱失音失音驟然發生,但聲帶檢查無紅腫變化,全身尚有肝氣鬱結的其他症狀表現,可資鑑別。

喉白喉患者多爲小兒,聲嘶顯著,咳嗽呈犬吠樣,神情萎糜,臉色蒼白,全身中毒症狀明顯,易發生喉梗阻,咽喉檢查發現有不易剝落的白膜白膜處分泌物塗片或培養可查出白桿菌

4.5 治療

治療上,邪毒在肺衛者,治宜疏風清熱,解毒利喉,若邪熱盛,胃腑積熱者,則宜泄熱解毒

雜病廣要·瘖》:若暴啞聲不出,咽痛異常,卒然而起,或欲咳而不能咳,或無痰,或清痰上溢,脈多弦緊,或數痰無倫,此大寒犯腎也,麻黃附子細辛湯溫之,並以蜜制附子含之,慎不可輕用寒涼之劑。

4.5.1 辨證治療

4.5.1.1 風寒外襲

喉瘖·風寒襲肺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wind-cold assaulting lung)是指風寒襲肺,以卒然聲音不揚,甚則嘶啞,咳嗽聲重,聲帶淡紅腫脹,伴鼻塞、流涕、惡寒發熱舌苔薄白,脈浮緊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4.5.1.1.1 症狀

卒然聲音不揚,甚則嘶啞,或兼有咽喉微痛,吞嚥不利,咽喉癢,咳嗽聲重,聲帶淡紅腫脹,伴鼻塞、流清涕惡寒發熱頭痛無汗,口不渴,舌苔薄白,脈浮緊。

檢查喉關及關外可無紅腫,喉部微紅腫,聲帶色淡白或淡紅,閉合不全。

4.5.1.1.2 證候分析

風寒邪毒,壅遏於肺,肺氣失宣,寒邪凝聚於喉,致其聲門開合不利,故卒然聲音不揚,甚則音啞;氣血遇寒則凝滯,故見喉部微紅腫,聲帶色淡;寒邪波及於咽,則咽喉微痛,吞嚥不利;肺氣不利而上逆,故見咳嗽不爽;鼻爲肺竅,風寒犯肺,故鼻竅不利而鼻塞清涕肺合皮毛,寒束肌表,衛陽被鬱,不得宣泄,故見惡寒發熱無汗頭痛,口不渴等風寒表證舌苔薄白,脈浮爲風寒在表之象。

4.5.1.1.3 方藥治療
4.5.1.1.3.1 治法

辛溫散寒,疏風解表宣肺開音

4.5.1.1.3.2 方藥

可用六味湯[備註]六味湯(《喉科祕旨)):桔梗甘草薄荷荊芥穗防風殭蠶加蘇葉、杏仁、蟬衣等治療:方中荊芥防風、蘇葉、薄荷祛風解表辛散風寒桔梗甘草杏仁殭蠶宣肺化痰利咽喉,蟬衣祛風開音咳嗽痰多加法夏、白前

六味湯(屠燮程《喉科祕旨》)加減處方荊芥10克,防風10克,桔梗12克,甘草6克,蘇葉10克,薄荷6克(後下),殭蠶10克,蟬蛻6克。水煎服。若咳嗽痰多者,加北杏10克、法夏12克、白前12克。

可選用九味羌活湯加減治療。

4.5.1.1.3.3 中成藥

午時茶,口服,每次1塊或1袋。

九味羌活丸,口服,每次6~9克,每日2~3次。

通宣理肺丸,口服,每次6~9克,每日2~3次。

4.5.1.1.4 鍼灸治療

合谷尺澤列缺等穴,針用瀉法,以散風寒,或用懸灸法

4.5.1.1.5 外治法

用蘇葉、藿香佩蘭蔥白各適量煎水作蒸氣吸入,有芳香通竅疏風散作用

4.5.1.2 風熱侵襲

喉瘖·風熱犯肺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wind-heat assailing lung)是指風熱犯肺,以聲音不揚,甚則嘶啞,喉痛不適,幹癢而咳,喉黏膜及聲帶紅腫,聲門閉合不全,伴發熱、微惡寒頭痛舌邊微紅,苔薄黃,脈浮數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喉瘖·痰熱壅肺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phlegm-heat congesting lung)是指痰熱壅肺,以聲音嘶啞,甚則失音咽喉痛甚,喉黏膜及室帶、聲帶深紅腫脹,聲帶上有黃白色分泌物附着,閉合不全,伴咳嗽痰黃、口渴大便祕結舌質紅,苔黃厚,脈滑數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4.5.1.2.1 症狀

病初起,喉內不適,幹癢而咳,音低而粗,聲出不利,或喉內有灼熱疼痛感。喉黏膜及聲帶紅腫,聲門閉合不全,伴發熱,微惡寒頭痛,肢體怠倦,骨節疼痛等,舌邊微紅,苔白或兼黃,脈浮數等症狀

邪熱傳裏,胃腑熱盛,則症狀加重,聲嘶,甚則語音難出,喉痛增劇,吞嚥困難,身壯熱口渴引飲,口臭腹脹,痰黃稠,小便黃赤大便祕結舌質紅,苔黃厚,脈洪大而數。

痰熱壅肺,聲音嘶啞,甚則失音咽喉痛甚,喉黏膜及室帶、聲帶深紅腫脹,聲帶上有黃白色分泌物附着,閉合不全,伴咳嗽痰黃、口渴大便祕結舌質紅,苔黃厚,脈滑數。

4.5.1.2.2 證候分析

喉爲肺系,聲音之門戶風熱邪毒壅滯於肺,肺氣不降而上逆,故幹癢而咳。

邪熱蘊結於喉,脈絡痹阻,使聲門開合不利,則音低而粗,聲出不利,甚至聲嘶,語音難出。

熱灼肌膜,氣血瘀阻,不通則痛,故見喉部灼熱疼痛而紅腫,甚則喉痛增劇,聲帶由淡紅轉至鮮紅。

喉部有黃色點狀分泌物,乃裏熱熾盛,煎煉津液而成。

吞嚥困難,爲喉部紅腫波及咽部之故。

由於病在咽喉之深處,故喉關及關外紅腫不明顯。

病初起,風熱之邪在肺衛,以致營衛不調,故見發熱惡寒頭痛,肢體怠倦,骨節疼痛

舌邊微紅,苔白或兼黃,脈浮數,爲風熱在表之象。

邪熱傳裏,胃腑熱盛,則身壯熱口臭腹脹,熱傷津液,則口渴引飲,痰稠而黃。

熱結於下,則小便黃赤大便祕結

舌紅苔黃厚,脈洪大而數,爲裏熱熾盛之象。

4.5.1.2.3 方藥治療

宜辛涼疏散,可選用銀翹散[備註]銀翹散(《溫病條辨》):金銀花連翹桔梗薄荷淡竹葉甘草荊芥穗淡豆豉牛蒡子蘆根加減治療。

4.5.1.2.3.1 風熱邪毒在肺衛

治宜疏風清熱,利喉開音,可選用疏風清熱湯[備註]疏風清熱湯經驗方):荊芥防風牛蒡子甘草金銀花連翹桑白皮赤芍桔梗黃芩天花粉玄蔘浙貝母加蟬衣、千層紙治療:方中荊芥防風祛風解表金銀花連翹黃芩赤芍清邪熱,玄蔘浙貝母天花粉桑白皮清肺化痰牛蒡子桔梗甘草散解毒,清利咽喉,配用蟬衣、千層紙,而利喉開音

疏風清熱湯(廣州中醫學院《中醫喉科學講義》)加減處方荊芥10克,防風10克,牛蒡子12克,桔梗10克,甘草6克,千層紙10克,金銀花12克,連翹12克,黃芩12克,赤芍12克,蟬蛻6克。水煎服。若肺胃熱盛者,則去荊芥防風,加梔子12克、玄蔘15克、瓜蔞仁15克、大黃10克(後下)。痰多粘稠者,加浙貝母12克、天竹黃12克、前胡10克。

4.5.1.2.3.2 邪熱壅盛,胃腑熱盛

治宜泄熱解毒,利喉開音,選用清咽利膈湯[備註]清咽利膈湯(《喉症全科紫珍集》):連翹梔子黃芩薄荷牛蒡子防風荊芥玄明粉玄蔘金銀花大黃加蟬衣、千層紙胖大海,以瀉火解毒,助以通便,使熱從下泄,達到清利咽喉,消腫止痛開音目的。

若無大便祕結,或服藥後大便已通暢,可去大黃芒硝

因熱已傳裏無表證者,去荊芥防風

若痰涎多,可選加貝母天竺黃瓜蔞前胡竹茹清熱化痰藥物

若有呼吸困難症狀出現者,按急喉風處理。

4.5.1.2.4 草藥

解表清熱,解毒消腫,可用穿心蓮野菊花五指柑金鎖匙苦地膽備15 g,土牛膝根、羊蹄草各30 g,水煎服。

4.5.1.2.5 中成藥

銀翹解毒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水泛丸每次5粒,每日2~3次;片劑每次4片,每日3次。

中黃上清丸,口服,每次1~2丸,每日2次。

黃連上清丸,每次1丸,每日2~3次。

4.5.1.2.6 外治法
4.5.1.2.6.1 吹藥

冰硼散珠黃散等藥吹喉,每日5~6次,以清熱消腫化痰利喉。

4.5.1.2.6.2 含法

含服六神丸鐵笛丸,每日3~4次,以解毒消腫,止痛利喉。

4.5.1.2.6.3 含漱

漱口方含漱,以清潔咽喉。可用內服藥渣再煎,取藥液含漱。

4.5.1.2.6.4 蒸氣吸入

薄荷藿香佩蘭金銀花菊花等各適量,煎水,作蒸氣吸入,每日1~2次,每次20~30 min,以芳香通竅疏風清熱。

或用以上藥液、板藍根注射液魚腥草注射液等作超聲霧化噴喉。

4.5.1.2.7 鍼灸治療
4.5.1.2.7.1 針刺

針刺合谷尺澤天突等穴,用瀉法,以瀉肺利喉開音

4.5.1.2.7.2 耳針

神門咽喉、肺、平喘等穴,每次2~3穴,針刺留針15~20 min。

4.5.2 食療

橄欖蘿蔔蘿蔔500~1000克,橄欖250克,煎湯代茶,分多次服。

無花果冰糖水:無花果30克,冰糖適量,煲糖水服食,每日1次,連服3~5天。

胖大海冰糖茶:胖大海4~6枚,洗淨放人碗內,加冰糖適量調味,衝入沸水,加蓋焗半小時左右,慢慢飲用。隔4小時可再泡一次,每口2次。

幹冬菜煲粥:幹冬菜30~50克,大米50克,加水適量煲粥,用花生油少許調味服食

4.5.3 按摩導引

4.5.3.1 喉症失音按摩法

取穴部位重點在人迎穴、天突穴,局部敏感壓痛點咽喉部三條側線(第一條側線在喉結旁開一分處直下,第三條側線在喉結旁開一寸半處直下;第二條側線在第一、三條側線中間),操作時,患者坐位仰臥位,醫者先於患者咽喉部三條側線施行一指推法拿法,往返數次,也可配合揉法然後人迎天突穴及敏感壓痛點處採用揉法手法要求輕快柔和,不可粗暴用力。[5]

4.5.3.2 咽喉疼痛按摩

取穴風池風府天突曲池合谷肩井。操作時患者仰臥位,先在喉結兩旁及天突穴處用推拿或一指推揉手法,上下往返數次。再取坐位,按揉風池風府肩井等穴,配合拿風池肩井曲池合谷等。

4.5.3.3 咽喉保健導引

每日醜寅時,握固,轉頸,反肘後向,頓掣五、六度,叩齒六六,吐納漱咽三三。具有防治喉痹暴啞作用

紅爐點雪》卷四:“平時睡醒時,即起端坐,凝神怠慮,舌舐上齶,閉口調息津液自生,分作三次,以意送下,此水潮之功也。津既嚥下,在心化血,在肝明目,在脾養神,在肺助氣,在腎生精。”

4.5.4 醫案

續名醫類案》卷十八:張路玉治一西客,觸寒來蘇,忽然喘逆聲瘖,咽喉腫痛。察其形體豐盛,飲啖如常,切其脈象浮軟,按之益勁,此必寒包熱邪,傷犯肺絡也。遂以麻杳甘石湯加半夏細辛、加大劑藏蕤,二服喘止聲出,但呼吸尚有微瘖,更與二陳加枳、桔、藏蕤,二服,調理而安。

《慈溪魏氏驗案》:某正月由慈赴瀘,舶中感風,鼻塞身倦,自以爲虛,欲思進補,適有友人,饋以關東參汁糖,據稱其性大補,投其所好,每日食之。不知甜粘滋補,最易戀邪,以致客肺之邪,塞滯不去,因而咽喉哽塞,呼吸不爽,語聲不揚,微咳有痰,且睛微黃,脈軟舌紅,苔薄白。肺痹氣塞,遂成失音,所謂金實則不鳴也。恙爲傷風誤補,治宜輕清開上,若再進滋補,有造成虛勞之虞。冬瓜仁四錢,生苡仁四錢,桃仁三餞,淡竹葉三錢,蟬衣一錢半,薄荷一錢,瓜蔞皮三錢,川貝母一錢半,枇杷葉三片去毛

次診;肺痹氣塞,聲嘶不揚,胸閻,乍寒乍熱脈軟,青質淡紅,苔薄白,擬清輕開閉,水蘆根八錢,冬瓜仁四錢,生苡仁四錢,桃仁三錢,全瓜萎五錢,桑葉三錢,苦桔梗一錢,生甘草一錢。

三診:音嘶稍揚,肺燥氣逆,清肅之令不仁,擬甘寒生液,潤燥開音法。生蛤殼四錢,生玉竹三錢,原麥冬三錢,大生地四錢,天冬三錢,生甘草一錢,地骨皮三錢,牛蒡子三錢,粉沙蔘三錢,知母二錢,天花粉三錢,紫菀三錢。

四診:咳止聲揚,咽嚥如常,胃納甚強,脈滑舌紅,擬清補胃陰液,輕宣氣機北沙蔘三錢,生甘草一錢,冬瓜仁三錢,川貝母二錢,桑葉二錢,紫菀三錢,玉蝴蝶七對,掛金燈七隻。

服藥二荊,語聲響亮,病癒。

4.6 暴瘖患者日常保健

注意減少發音,尤忌大聲呼叫,使聲門得以休息,防止加重病情。

禁食辛燥刺激及苦寒食物。宜食生津潤肺,滋水制火,忌苦寒及辛烈動火之品。

堅持體育鍛煉,妥善安排作息時間,積極治療鼻腔口腔疾病。

5 久瘖

久瘖爲病證名[6]。見《類證治裁》卷二。又稱慢喉瘖(chronic hoarseness disease)。屬喉瘖的一種[7]。是指以聲嘶失音,日久不愈爲主要表現的喉病。即(肺)金破不鳴。多見於成人,男性較女性爲多,尤多見於教師、售貨員、演員等職業者。久瘖多屬虛證,宜滋養肺腎、益氣養血

類證治裁》卷二:“失音大都不越於肺,須分暴瘖久瘖暴瘖多是寒包熱邪,宜辛涼和解肺虛傷風喘咳聲嘶火邪傷肺,咽痛聲啞;久病失音氣虛夾痰,宜滋肺腎之化源咽乾聲槁,潤肺爲主。”

慢喉瘖與西醫的慢性喉炎相類似。可見於西醫的聲帶麻痹喉癌慢性喉炎、喉部梅毒、喉部結核等。

5.1 病因病機

慢喉瘖多由肺、脾、腎虛損而致。因聲音出於肺而根於腎,肺主氣,脾爲氣之源,腎爲氣之根,腎精充沛,肺脾氣旺,則聲音清亮,反之肺脾腎虛損,或病久氣滯血瘀痰凝,致咽喉失於濡養,聲門開合不利,甚至聲竅阻滯,則有聲瘖之證。

景嶽全書·雜證謨》卷二十八:“聲由氣而發,肺病則氣奪,此氣爲聲音之戶也。腎藏精,精化氣陰虛則無氣,此腎爲聲音之根也。”

5.1.1 肺腎陰虛

慢喉瘖肺腎陰虛爲多。由於素體虛弱,或勞累太過,或久病失養,以致肺腎陰虧,肺金清肅不行,腎陰無以上承。又因陰虛內熱生,虛火上炎,蒸灼於喉,聲門失健而成瘖。

5.1.2 肺脾氣虛

過度發音,耗傷肺氣,或久病失調,肺脾氣虛氣虛則無以鼓動聲門,以致少氣而瘖。

5.1.3 氣滯血瘀痰凝

咽喉病後餘邪未清,結聚於喉;或過度發聲,耗氣傷陰喉嚨脈絡受損,皆可致氣滯血瘀痰凝,致聲帶腫脹不消,或形成小結、息肉,妨礙發音而爲瘖。

5.1.4 妊娠後期陰津不足

妊娠後期,出現聲音嘶啞或失音者,稱爲子瘖,或稱妊娠失音,也與肺腎有關,由於胎體漸大,陰津不足,腎精不能上承而致。

5.2 症狀

患者較長時間的聲音不揚,甚至嘶啞失音

局部檢查可見聲帶暗紅、肥厚,有小結節息肉,或聲門閉合不良。

5.3 需要久瘖相鑑別的疾病

臨牀診斷慢喉瘖注意排除喉癬喉菌而致瘖者:

喉癬而瘖,常是肺癆病的併發症,其病證較重,聲帶潰瘍爲主,全身癆損症狀明顯;

喉菌而瘖者,聲帶上腫物較大,多呈菜花樣,頸部可有惡核

5.4 治療

臨牀上久瘖肺腎陰虛爲多,或氣陰俱虛,或兼氣滯血瘀痰凝慢喉瘖。治療上以養陰爲主,兼以益氣開音,或兼行氣活血祛痰開音慢喉瘖

5.4.1 辨證治療

5.4.1.1 肺腎陰虛

喉瘖·肺腎陰虛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lung-kidney yin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腎陰虛,以聲音嘶啞日久,咽喉乾澀微痛,喉癢乾咳,痰少而黏,時時清嗓,喉黏膜及室帶、聲帶微紅腫,聲帶邊緣肥厚,或喉黏膜及聲帶乾燥、變薄,聲門閉合不全,伴顴紅脣赤、頭暈耳鳴虛煩少寐、腰膝痠軟手足心熱舌紅少津,脈細數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5.4.1.1.1 症狀

聲音低沉費力,講話不能持久,甚則嘶啞,日久不愈,每因勞累、多講話後症狀加重。咽喉乾澀微痛,喉癢乾咳,痰少而黏,常有“清嗓”習慣,當“吭喀”動作後,喉間自覺舒適。

檢查見喉黏膜及室帶、聲帶微紅腫,聲帶邊緣肥厚,或喉黏膜及聲帶乾燥、變薄,聲門閉合不全,喉關喉底或紅或不紅。

全身或有顴紅脣赤,頭暈耳鳴虛煩少寐,腰痠膝軟,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數。

5.4.1.1.2 證候分析

肺腎陰虛,喉失濡養,功能衰弱兼以虛火上炎,而致聲戶開合不利,放見聲音低沉費力,甚則聲音嘶啞,講話多則氣陰受耗傷,故講話不能持久。

喉部微痛不適,幹焮,喉癢乾咳痰少,乃虛火客於喉嚨之故。

虛火灼爍津液而成痰,故見聲帶及喉間常有少許痰涎附於其上,通過“吭喀”動作後,將其附着之痰涎清除,故喉間自覺舒適。

虛火久鬱於喉間,加之發聲太過,損及聲門脈絡,而致氣滯血瘀痰凝,故見聲帶及喉間微紅腫,邊緣增厚,因病在喉嚨,故喉關喉底可紅或不紅。

顴紅脣赤,頭暈耳鳴虛煩失眠,腰膝痠軟,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數,均屬肺腎陰虛虛火上炎之象。

5.4.1.1.3 方藥治療

滋養肺腎,降火利喉開音

5.4.1.1.4 方藥

可用百合固金湯加減治療:方中以百合、生地、熟地滋養肺腎,麥冬玄蔘滋陰降火利咽喉,當歸白芍養血和陰,桔梗甘草貝母利咽化痰,可加蟬衣、木蝴蝶開音

虛火旺者,可加黃柏知母以降火堅陰

百合固金湯汪昂醫方集解》)加減處方百合15克,生地黃15克,白芍15克,玄蔘15克,麥冬15克,桔梗12克,浙貝母12克,木蝴蝶12克,蟬蛻10克,殭蠶10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咽喉幹癢,咳嗽,焮熱感,可加把葉10克、黃芩12克。

咽喉幹癢,咳嗽,焮熱感爲主的陰虛肺燥之證,宜用甘露飲,以生津潤燥降氣

5.4.1.1.5 中成藥

生脈飲,口服,片劑,每次6~8片,合劑每次10毫升,每日3次;沖劑每次l包,每日2次。

麥味地黃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小蜜丸每次9克,水蜜丸每次6克,每日2次。

5.4.1.1.6 外治法

含服鐵笛丸潤喉丸等。

5.4.1.1.7 鍼灸治療
5.4.1.1.7.1 體針

合谷曲池足三裏天突等,每天1次,中等刺激留針20~30 min。

5.4.1.1.7.2 耳針

耳穴咽喉、肺、扁桃體等,埋針7~10 d。

5.4.1.2 肺脾氣虛

喉瘖·肺脾氣虛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spleen-lung qi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脾氣虛,以聲嘶日久,高音費力,不能持久,勞則加重,喉黏膜色淡不紅,聲帶腫脹或不腫脹,鬆弛無力,聲門閉合不全,伴少氣懶言、倦怠乏力納呆便溏面色萎黃舌體胖有齒痕,苔白,脈細弱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5.4.1.2.1 症狀

聲嘶日久,勞則加重,上午明顯,語言低微,高音費力,講話費力,不能持久。

檢查咽喉粘膜色淡不紅,聲帶腫脹或不腫脹,鬆弛無力,閉合不良。

全身可見少氣懶言,倦怠乏力納呆便溏面色萎黃,脣舌淡紅,舌體胖,有齒痕,苔白,脈細弱。

5.4.1.2.2 證候分析

肺脾氣虛氣不足以鼓動聲門,聲帶鬆弛無力,閉合不良,故語言低微,講話費力不能持久,甚則聲嘶

勞則耗氣,氣更虧虛,故勞則加重。

上午爲陽氣初升而未盛,故氣虛者以上午症狀明顯。

氣少不達四肢,故倦怠乏力

脾運不健,故納果便溏

脣舌淡紅,舌體胖,苔白,脈虛弱均爲肺脾氣虛之證。

5.4.1.2.3 方藥治療
5.4.1.2.3.1 治法

補益肺脾,益氣開音

5.4.1.2.3.2 方藥

可用補中益氣湯訶子石菖蒲等治療:補中益氣湯可補益肺脾之氣,加以訶子收斂肺氣,利喉開音,配合石菖蒲通竅開音。溼重痰多者,可加法夏、茯苓扁豆等去溼除痰。

補中益氣湯李杲脾胃論》(《李東垣醫書十種》摘出)(《李東垣醫書十種》摘出))加減處方黨蔘15克,北黃芪15克,白朮10克,當歸10克,升麻15克,柴胡10克,法夏12克,訶子10克,石菖蒲10克。水煎服。

5.4.1.2.3.3 中成藥

補中益氣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水蜜丸每次5~10克,水泛丸每次6克,每日2~3次。

5.4.1.2.4 外治法

含服鐵笛丸潤喉丸

5.4.1.2.5 鍼灸治療

合谷足三裏等,用懸灸法,每日1次,每次15~20 min,或直接灸,每穴7~10壯。

5.4.1.3 氣滯血瘀痰凝

喉瘖·血瘀痰凝證(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blood stasis and phlegm coagulation)是指血瘀痰凝,以聲嘶日久,講話費力,喉內異物感或有痰黏着感,常需清嗓,喉黏膜及室帶、聲帶、杓間暗紅肥厚,或聲帶邊緣有小結及息肉組織突起,其上多附有黏液,伴胸悶不舒,舌質暗紅或有瘀點,苔薄白或薄黃,脈細澀等爲常見症的喉瘖證候

5.4.1.3.1 症狀

聲嘶日久,講話費力,喉內異物感或有痰黏着感,常需清嗓。

檢查見喉黏膜及室帶、聲帶、杓間暗紅肥厚,或聲帶邊緣有小結及息肉組織突起,其上多附有黏液。

胸悶不舒,舌質暗紅或有瘀點,苔薄白或薄黃,脈細澀。

5.4.1.3.2 證候分析

因病久氣血瘀滯,脈絡不利,故聲帶暗滯,有小結或息肉,而聲嘶症狀較重,講話費力,喉內不適,有異物感,因有痰凝,粘附於聲帶上,故常作“吭喀”以除其痰而清其嗓。

胸悶氣滯之證,舌質暗滯,脈澀,是血瘀之證。

5.4.1.3.3 方藥治療
5.4.1.3.3.1 治法

行氣活血化痰開音

5.4.1.3.3.2 方藥

可用會厭逐瘀湯加減治療:會厭逐瘀湯桃仁紅花當歸赤芍、生地活血去瘀,配合柴胡枳殼行氣理氣,佐以桔梗甘草玄蔘宣肺化痰、清利咽喉而開音

痰多者加川貝母瓜蔞仁浮海石等。

根據患者肺腎陰虛肺脾氣虛情況,分別配用百合固金湯補中益氣湯等。

5.4.1.3.3.3 中成藥

複方丹蔘片,口服,每次3片,每日3次。

毛冬青膠囊,口服,每次3粒,片劑每次4~5片,每日3次。

5.4.1.3.3.4 單方驗方

丹青三甲散(幹祖望《名醫名方錄》)處方三棱10克,莪術10克,穿山甲10克,地鱉蟲10克,蟬蛻6克,鱉甲10克(先煎),昆布12克,海藻10克,桃仁10克,紅花6克,落得打10克。水煎服。偏於氣滯者,加九香蟲、積殼。偏於瘀者,加五靈脂王不留行。偏於頑痰者,加白芥子萊菔子川貝粉(吞服)。充血較甚者,加蒲公英金銀花蚤休

5.4.1.3.4 外治法

含服鐵笛丸潤喉丸

5.4.1.3.5 手術療法

手術摘除聲帶小結息肉

5.4.2 食療

胖大海冰糖茶:胖大海4~6枚,洗淨放入碗內,加冰糖適量調味,衝入沸水,加蓋焗半小時左右,慢慢飲用,隔4小時再泡1次,每口2次。

明礬拌橄欖:取橄欖12枚,明礬1.5克,先用冷開水將橄欖洗淨,用刀將每枚橄欖切4~5條縱紋.再將明礬末摻入縱紋內,每 1~2小時喫2枚,細嚼慢吞,有痰吐痰,無痰將汁嚥下。

無花果冰糖水:無花果30克,冰糖適量,煲糖水服食,每日1次,連服3~5日。

5.4.3 參照

景嶽全書·聲瘖》:瘖啞之病,當知虛實。實者其病在標,因竅閉而瘖也。虛者其病在本,因內奪而瘙也……內奪者有色慾之奪傷其腎也;憂思之奪傷其心也;大驚大恐之奪傷其膽也,飢餓疲勞之奪傷其脾也;此非各求其屬而大補元氣,安望其嘶敗者復完而殘損者復振乎。此皆虛邪之難治者也。虛損爲瘖者,凡聲音之病惟此最多,當辨而治之。凡色慾傷陰病在腎者,宜六味地黃丸附桂八味丸左歸丸右歸丸人蔘平肺湯大補元煎之類主之,或兼肺火者宜一陰煎四陰煎人蔘同本丸之類擇而用之。凡飢餓疲勞而致中氣大損而爲瘖者,其病在脾,宜歸脾湯理陰煎補中益氣湯補陰益氣煎溫胃飲之類主之。凡憂思過度以致傷心脾而爲瘖者,宜七福飲歸脾湯之類主之。凡病人久咳聲啞者,必由元氣大傷,肺腎俱敗,但宜補肺氣腎水,養金潤燥,其聲自出,或略加訶子百藥煎之類,兼收斂以治其標,務宜先本後標,庶可保全,若見其假熱過用寒涼,或見其痰盛而妄行消耗,則未有一免者矣。

5.4.4 醫案

喉痹失音治驗:李君,患失音有年,中西醫治絲毫無效,一日踵門求治,言談頗治,先視其喉,用牙押將舌押下,但聞鳴鳴之聲,甚響,張口極大時亦有聲出,繼察其會厭上下,以及懸雍垂等處,則紅絲繚繞,間有細白點,挾雜其中,食物咽津,微覺梗痛,餘曰,言爲心聲,心之脈貫腎,系舌本,舌爲發音之器,先生必重虛其陰,動搖其精,精俞虧而火愈旺,徒用滋陰,不宣痰氣,無益也,伊聞言,點頭稱是,乃爲用南沙蔘、細生地、川貝母鵝管石、光杏仁冬瓜仁各三錢,淡天冬橘白絡、京元參各一錢半,仙半夏二錢,青蘆尖二尺,剪去節,水煎服,外加中白、柳華二散,少加祕藥,十日後複診,白點已除,鳴鳴之聲,亦細而少,改用西洋參半錢,金石斛三錢,淡天冬橘白絡各一錢半,柏子仁冬瓜仁川貝母、大生地、京元參、肥玉竹備三錢,山萸肉二錢,另紫蛤殼一兩,先煎代水,共診六次,不外此方出入,多年痼疾,竟能霍然。(摘自《國醫萬病自療叢書·咽喉病

5.5 久瘖患者日常保健

生活有節,以防勞累耗傷氣陰,引致虛火上炎,加重病情。

減少發音,避免大聲呼叫,以防損傷聲帶脈絡,加重聲帶氣血瘀滯情況。

禁食煎炒炙煿禁忌酒刺激。

及早防治急喉瘖,是預防本病的關鍵。

6 參考資料

  1. ^ [1]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711.
  2. ^ [2]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3)[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4.
  3. ^ [3]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928.
  4. ^ [4]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78-81.
  5. ^ [5]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67.
  6. ^ [6]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32.
  7. ^ [7]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83-85.

治療喉瘖的中成藥

查看更多
特別提示:本站內容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後再引用。對於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