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郁證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yù zhèng

2 英文參考

depression syndrome[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3 概述

郁證為病證名。是由于情志不舒,氣機郁滯所引起的一類病證[1]。凡因七情所傷而致氣郁痰結、血滯、食積,乃至臟腑不和而引起的種種病癥均屬之[2]。主要表現為心情抑郁,情緒不寧,脅肋脹痛,或易怒善哭,以及咽中如有異物梗阻,失眠等各種復雜癥狀[1]。臨床常見的有肝氣郁結氣郁化火、痰氣郁結及陰虛火旺等類型[2]。肝氣郁結者,精神抑郁、胸悶脅痛腹脹噯氣、不思飲食等;氣郁化火者,情緒急躁、頭痛目赤、胸悶虛煩口苦口干等;痰氣郁結者,亦稱“梅核氣”;陰血不足者,亦稱“臟躁”癥。

郁證日久可以耗傷心氣營血,以致心神不安,臟腑陰陽失調。郁證可分虛實兩大類,初起多實,無不以理氣為主;久病多虛,則以養血滋陰益氣扶正為主。應注意理氣藥多為香燥之品,病久陰血暗耗,自當慎用。而香櫞佛手等,其性和平,理氣而不傷陰,無論新恙久病,均可選用。[1]

本證除藥物治療外,精神治療極為重要。正如《臨證指南醫案·郁證》所說:“郁癥全在病者能移情易性”。所以醫者應關心病人的疾苦,做好思想工作,充分調動病人的積極因素,正確對待客觀事物,解除思想顧慮,樹立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戰勝疾病的信心,實有助于療效的提高。如配合氣功太極拳等治療,更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否則郁結不解,徒恃藥石,其效不著。[1]針灸治療本病的效果良好[3]

現代醫學神經官能癥癔病等,常可出現上癥,可參考本條施治[2]

黃帝內經素問·六元正紀大論》有木郁火郁土郁、金郁、水郁、屬五氣之郁,后世合稱五郁。《丹溪心法》分為氣郁、血郁濕郁熱郁痰郁食郁、總稱六郁。《張氏醫通》卷三:“郁證多緣于志慮不伸,而氣先受病。”七情郁證多因情志不暢所致,有怒郁思郁憂郁悲郁驚郁恐郁、稱內郁六氣郁證有風郁寒郁、濕郁、熱郁等,稱外郁辨證有虛實之分。實證有肝氣郁結、氣郁化火、痰氣郁結等數種。肝氣郁結者,證見精神抑郁,或胸悶脅痛,腹脹噯氣,不思飲食,脈弦細。治宜疏肝理氣,用四逆散。氣郁化火上逆者,證見頭痛頭暈,胸悶脅脹,口苦口干,苔黃舌紅,脈弦數,治宜清肝瀉火,用加味逍遙散。痰氣郁結者,證見咽中似有物梗阻,咯之不出,咽之不下,治宜利氣化痰,選用半夏厚樸湯歸脾湯等方。虛證分為久郁傷神和陰虛火旺兩類。久郁傷神者,證見精神恍惚,悲憂善哭,疲乏無力,治宜養心安神,用甘麥大棗湯。陰虛火旺者,證見眩暈心悸心煩易怒,失眠,治宜滋陰清火,養血柔肝,用滋水清肝飲等方。

元·主安道在《醫經溯洄集·五郁論》中說:“凡病之起也,多由乎郁,郁者,滯而不通之義。”在《凡溪心法·六郁》中提出:“氣血沖和,萬病不生,一有怫郁,諸病生焉,故人身諸病,多生于郁。”可見情志波動,失其常度,則氣機郁滯,氣郁日久不愈,由氣及血,變生多端,可以引起多種癥狀,故有“六郁”之說。即氣郁、血郁、痰郁、濕郁、熱郁、食郁等六種,其中以氣郁為先,而后濕、痰、熱、血、食等諸郁才能形成。在《景岳全書·郁證》中提出,五氣之郁,因病而郁;情志之郁,因郁而病,兩者有所不同。

4 郁證的病因病機

郁證的發生,是由于情志所傷,肝氣郁結,逐漸引起五臟氣機不和所致。但主要是肝、脾、心三臟受累以及氣血失調而成。因郁怒、思慮、悲哀、憂愁七情之所傷,導致肝失疏泄,脾失運化,心神失常,臟腑陰陽氣血失調而成。初病因氣滯而挾濕痰、食積、熱郁者,則多屬實證;久病由氣及血,由實轉虛,如久郁傷神,心脾俱虧,陰虛火旺等均屬虛證。[1]

4.1 肝氣郁結

肝主疏泄,喜條達而惡抑郁,郁怒傷肝,肝失條達,肝氣郁滯,氣郁不暢,氣滯血瘀,肝脾失和。肝氣郁結不解,久可化火。郁怒不暢,使肝失條達,氣失疏泄,而致肝氣郁結。氣郁日久可以化火,氣滯又可導致血瘀不行。若肝郁及脾,或思慮不解,勞倦傷脾,均能使脾失健運,蘊濕生痰,導致氣滯痰郁。若濕濁停留,或食滯不消,或痰濕化熱,則可發展為濕郁、食郁、熱郁等證。[1][3]

4.2 憂郁傷神

心為君主之官,主血而藏神,五志過極,皆可損耗心之氣血,擾亂心神。由于憂慮太過,耗傷心氣,心營虧虛,以致心神失養、神無所歸。情志不遂,肝郁抑脾,耗傷心氣,營血漸耗,心失所養,神失所藏,即所謂憂郁傷神,可以導致心神不安。正如《黃帝內經靈樞·口問》篇中說:“悲哀愁憂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若久郁傷脾,飲食減少,生化乏源,則氣血不足,心脾兩虛,郁久化火易傷陰血,累及于腎,陰虛火旺,由此發展可成種種虛損之候。[3]

4.3 心脾兩虛

勞心過度,思慮傷脾,納食減少,生化無源,則氣血兩虧、心脾兩虛[3]

4.4 陰虛火旺

憂思惱怒日久,累及肝腎,使肝腎不足,營血暗耗,致陰虛火旺[3]

5 郁證的辨證治療

郁證初起,總屬情志所傷,氣分郁結。其臨床表現為悒郁不暢,精神不振,胸悶脅痛,善太息,不思飲食等癥。《黃帝內經素問·六元正紀大論篇》指出:“木郁達之。”《證治匯補·郁證》提出:“郁病雖多,皆因氣不周流,法當順氣為先”。《醫方論·越鞠丸》中亦說:“凡郁病必先氣病,氣得流通,郁于何有?”因此,疏通氣機為郁證總的治則:早期疏通氣機對于防止病情的發展,發生他病,具有重要意義。當然臨床治療時,又應明辨虛實,實證以舒肝理氣為主,依其病情分別配以行血、化痰利濕、清熱、消食之劑,虛證則以益氣血扶正為法。[1]

5.1 實證

5.1.1 肝氣郁結

5.1.1.1 肝氣郁結型郁證的癥狀

精神抑郁,情緒不寧,善太息,胸脅脹痛痛無定處,脘悶噯氣,腹脹納呆,或嘔吐大便失常,女子月事不行,苔薄白膩,脈弦。[1][3]

5.1.1.2 證候分析

情志所傷,肝失條達,故精神抑郁,情緒不寧。厥陰肝經少腹,挾胃,布于胸脅,因肝氣郁滯,氣機不暢,氣滯血瘀,肝絡失和,故見腹脹、胸悶、脅痛,以及女子月事不行等癥。肝氣犯胃,胃失和降,故脘悶噯氣,納呆,嘔吐,肝氣乘脾,則腹脹,大便失常。苔薄膩,脈弦,為肝胃不和之象。[1]

5.1.1.3 治法

疏肝理氣解郁。[1]

5.1.1.4 治療肝氣郁結型郁證的方藥

柴胡疏肝散[備注]柴胡疏肝散(景岳全書》):柴胡枳殼芍藥甘草香附川芎加減。方中柴胡、枳殼、香附疏肝行氣解郁;陳皮理氣和中;川芎、芍藥、甘草活血化瘀止痛。可加郁金青皮以助解郁之功。五郁為病,先起于肝氣郁結,在服湯藥的同時,可以常服越鞠丸[備注]越鞠丸(《丹溪心法》):川芎、蒼術、香附、炒山梔神曲,以行氣解郁。因氣行則血行,氣暢則痰、火、濕、食諸郁自解。如暖氣頻頻,胸脘不暢,酌加旋復花代赭石、陳皮以平肝降逆。兼有食滯腹脹者,加神曲、山楂雞內金消食化滯。若胸脅脹痛不移,或女子月事不行,脈弦澀者,此乃氣滯血瘀之象,宜加當歸丹參桃仁紅花之類以活血化瘀。[1]

5.1.1.5 肝氣郁結型郁證的針灸治療
5.1.1.5.1 方一

肝氣郁結證肝俞太沖膻中中脘足三里公孫等穴為主。[2]

5.1.1.5.2 方二

[3]

選穴:以足厥陰肝經足少陽膽經穴為主。取期門、太沖、陽陵泉支溝內關、足三里。

隨證配穴月經不調者,加三陰交蠡溝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

方義:期門為肝之募穴,太沖為足厥陰肝經的原穴,兩穴用瀉法可疏肝理氣。陽陵泉、支溝相配可調理少陽經氣,止胸脅痛。內關可寬胸解郁。足三里能健脾和胃,平降胃氣

5.1.2 氣郁化火

5.1.2.1 氣郁化火型郁證的癥狀

性情急躁易怒,胸悶脅脹,嘈雜吞酸,口干而苦,大便秘結,或頭痛、目赤、耳鳴舌質紅,苔黃,脈弦數。[1]

5.1.2.2 證候分析

氣郁化火,火性炎上,循肝脈上行,則頭痛,目赤,耳鳴。肝火犯胃,胃腸有熱,故口干而苦,大便秘結。性情急躁易怒,舌紅,苔黃,脈弦數,均為肝火有余之象。[1]

5.1.2.3 治法

清肝瀉火,解郁和胃。[1]

5.1.2.4 治療氣郁化火性郁證的方藥

丹梔逍遙散[備注]丹梔逍遙散(《古今醫統大全》):當歸、白芍藥白術、柴胡、茯苓、甘草、煨姜薄荷丹皮、山梔左金丸[備注]左金丸(《丹溪心法》):黃連吳茱萸治之。前方疏肝解郁清熱;后方瀉肝和胃。如口苦、苔黃、大便秘結者,可加龍膽草大黃以瀉火通便[1]

5.1.2.5 氣郁化火型郁證的針灸治療
5.1.2.5.1 方一

氣郁化火證上脘、支溝、陽陵泉、行間俠溪等穴為主[2]

5.1.2.5.2 方二

[3]

選穴:以足厥陰肝經、足陽明胃經穴為主。取期門、行間、陽陵泉、內庭、支溝。

隨證配穴:吐苦水者,加日月。嘔惡、口苦者,加中脘、解溪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

方義:期門為肝之募穴,瀉之可疏肝理氣。行間為肝經滎穴,可瀉肝經之邪熱。陽陵泉、支溝配用可疏肝解郁,通絡止痛。內庭為胃經滎穴,能清胃降火。

5.1.3 氣滯痰郁

5.1.3.1 氣滯痰郁型郁證的癥狀

咽中不適,如有物梗阻,咯之不出,咽之不下,胸中窒悶,或兼脅痛,苔白膩,脈弦滑。[1]

5.1.3.2 證候分析

肝郁乘脾,脾運不健,生濕聚痰,痰氣郁結于胸膈之上,故自覺咽中不適如有物梗阻感,咯之不出,咽之不下,亦稱“梅核氣”。氣失舒展則胸中窒悶。脅為肝經之所過,經絡郁滯,故脅痛。苔白膩,脈弦滑,為肝郁挾痰濕之征。[1]

5.1.3.3 治法

化痰利氣解郁。[1]

5.1.3.4 治療氣滯痰郁型郁證的方藥

半夏厚樸湯[備注]半夏厚樸湯(《金匱要略方論》):半夏、夏樸、紫蘇、茯苓、生姜加減。方中半夏、厚樸、茯苓降逆化痰;紫蘇、生姜利氣散結。酌加制香附、枳殼、佛手、旋復花、代赭石等以增強理氣開郁,化痰降逆之效。如兼見嘔惡,口苦,苔黃而膩,證屬痰熱,可用溫膽湯[360]黃芩貝母、栝蔞皮之類,以化痰清熱,而利氣機。[1]

5.2 虛證

5.2.1 憂郁傷神

5.2.1.1 憂郁傷神型郁證的癥狀

精神恍惚,心神不寧,悲憂善哭,時時欠伸,舌質淡,苔薄白,脈弦細。[1]

5.2.1.2 證候分析

憂郁不解,心氣耗傷,營血暗虧,不能奉養心神,故見精神恍惚,心神不寧等癥。此即《金匱要略方論》所謂“臟躁”證,多發于女子。舌質淡,苔薄白,脈弦細,為氣郁血虛之象。[1]

5.2.1.3 治法

養心安神。[1]

5.2.1.4 治療憂郁傷神型郁證的方藥

甘麥大棗湯[備注]甘麥大棗湯(《金匱要略方論》):甘草、淮小麥大棗加味。本方甘草緩急,養心潤燥,取其益心氣而安心神。可加柏子仁、棗仁、茯神合歡花等以加強藥力。[1]

5.2.1.5 憂郁傷神型郁證的針灸治療

[3]

選穴:以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穴為主。取神門通里、足三里、內關、三陰交、膻中、心俞

隨證配穴:善驚易恐者,加膽俞、肝俞。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

方義:神門、通里、內關分屬手少陰心經和手厥陰心包經,與心包募膻中和心俞相伍,可調補心氣,安心神。足三里、三陰交可補益心脾養血安神。內關、膻中兼行氣開郁之功。

5.2.2 心脾兩虛

5.2.2.1 心脾兩虛型郁證的癥狀

多思善慮,心悸膽怯,少寐健忘面色不華,頭暈神疲,食欲不振,舌質淡,脈細弱。[1]

5.2.2.2 證候分析

勞心思慮,心脾兩虛,心失所養,故見心悸膽怯,少寐健忘等癥。脾胃為生化氣血之源,脾不健運,飲食減少,氣血來源不足,故見面色少華,頭暈,神疲,舌質炎,脈細弱等癥。[1]

5.2.2.3 治法

健脾養心,益氣補血[1]

5.2.2.4 治療心脾兩虛型郁證的方藥

歸脾湯[備注]歸脾湯(《嚴氏濟生方》):黨參黃芪、白術、茯神、酸棗仁龍眼、術香、炙甘草、當歸、遠志、生姜、大棗加減。本方是四君子湯當歸補血湯加味組成。四君子湯補氣健脾,脾胃為后天生化之源,脾胃強健,則氣血自生,當歸、黃芪補氣生血;棗仁、遠志、龍眼肉補心益脾安神定志木香理氣醒脾,使之補而不滯。并可酌加郁金、合歡花之類以開郁安神。但總以補氣健脾為主,取其陽生而陰長,補氣以生血,即能養心之意。[1]

5.2.2.5 心脾兩虛型郁證的針灸治療

治法:健脾益氣,養心安神。

選穴:以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穴和背俞穴為主。取神門、心俞、脾俞、三陰交、足三里、中脘、章門

隨證配穴:兼郁悶不舒者,加內關、太沖。

刺灸方法:針用補法,加灸心俞、脾俞、足三里。

方義:神門、心俞益心氣而寧心神。三陰交、足三里分屬脾胃兩經,更合胃募中脘、脾募章門及背俞脾俞,共達補益后天之氣而益心神之功。

5.2.3 陰虛火旺

5.2.3.1 陰虛火旺型郁證的癥狀

眩暈,心悸,少寐,心煩易怒,或遺精腰酸,婦女則月經不調,舌質紅,脈弦細而數。[1]

5.2.3.2 證候分析

陰不足,營血暗耗,陰虧則虛陽上浮,故見眩暈易怒。陰血虧耗,心神失養以及陰虛生熱,虛熱擾神,則心悸少寐而煩躁腎陰不足,腰府失養則腰酸。陰虛火旺,擾動精室,精關不固則遺精。肝腎失養,沖任不調,故月經不調。舌質紅,脈弦細而數,均為陰虛有火之象。[1]

5.2.3.3 治法

滋陰清熱,鎮心安神。[1]

5.2.3.4 治療陰虛火旺型郁證的方藥

滋水清肝飲[備注]滋水清肝飲(《醫宗已仁篇》):生地黃山茱萸、茯苓、歸身、山藥、丹皮、澤瀉白芍、柴胡山梔、酸棗仁加減。本方以六味地黃丸滋陰補腎,壯水制火;柴胡、山梔、丹皮以清泄肝火。或加入珍珠母磁石、生鐵落等,重鎮安神。腰酸,遺精,乏力者,加龜版知母杜仲牡蠣等以益腎固精。月經不調者,加香附、益母草以理氣開郁調經[1]

5.2.3.5 陰虛火旺型郁證的針灸治療

[3]

治法:滋陰清熱,寧心安神。

取穴:以足太陰脾經足少陰腎經穴和背俞穴為主。取三陰交、太溪、太沖、神門、心俞、腎俞

隨證配穴:煩躁易怒者,加四神聰、陽陵泉。

刺灸方法:針用補瀉兼施法。

方義:三陰交為足三陰經交會穴,補之可滋陰安神。補太溪以滋腎陰,瀉太沖以清虛火。神門及心俞、腎俞可交通心腎,寧心安神。

6 郁證的其他療法

6.1 耳針

6.1.1 方一

取心、緣中、枕、腦、屏間、肝、神門、相應病變部位等。每次酌情選3~4穴,強刺激。可埋針。[2]

6.1.2 方二

神門、交感內分泌、心、腎等穴。每次選2~3穴,局部消毒,用毫針刺,留針15~20min,每日1次,弱刺激或中刺激。適用于心脾兩虛及憂郁傷神的郁證。[3]

6.2 電針

足三里、內關、太沖、三陰交。每次對稱取穴2~4個,用毫針刺入,得氣后通上電極,使電刺激量緩慢增大至患者可耐受的程度,通電10~20min,每日治療1次。[3]

6.3 穴位注射

風池、心俞、內關。用丹參注射液注射雙側心俞、內關及單側風池,每次每穴0.3~0.5ml,如失眠重則睡前注射,每日1次。[3]

6.4 穴位埋線

肝俞、心俞、脾俞、足三里。在局麻下,切開皮膚及皮下組織約1cm,分離肌層,埋入消毒腸線,并與切口成一定角度。沖洗消毒后,縫合1針,切口上敷蓋無菌紗布后固定。7日后拆線。注意操作時勿損傷較大血管神經組織,遇有較明顯出血時,則結扎血管,或用止血鉗夾持1~3min即可止血。6周內禁用抗炎止痛藥[3]

7 醫案

劉×,女,19歲,1980年9月初診。生氣后驟然默默不語,夜不入寐4個月。曾在某專科醫院服用了鎮靜劑,癥狀好轉。診時頭暈發呆,答問遲鈍,表情差,納少,入寐惡夢,腿疼無力,足跟亦疼。苔白膩,脈緩少力。辨證:厥陰之脈失調,肝氣內郁,郁痰內阻,干擾心神。治法:益陰鎮攝。處方合谷、太沖、后溪申脈、神門、昆侖百會。治療經過:治療數次無明顯進步,兩腿依然無力,且小腿浮腫,因思蹻脈病候有:“陽氣盛則嗔目,陰氣盛則瞑目”。目睜不能安靜入睡,乃陽蹻之病,遂用八脈交會穴之后溪、申脈一組相配,輔以太沖、神門、三陰交等穴,并囑所服之藥減量。治療2次,腿腫消退,精神好轉。至1981年3月底,先后共計40余次,夜寐安靜,談笑自若,亦少作夢。醒后仍可入睡,并能午睡,完全停藥已4月余,乃予停針。(當代中國針灸臨證精要)

8 文獻摘錄

《黃帝內經素問·六元正紀大論篇》:“木郁達之,火郁發之土郁奪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

《丹溪心法·六郁》:“氣血沖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諸病生焉。故人身諸病,多生于郁……戴云:郁者,結聚而不得發越也,當升者不得升,當降者不得降,當變化者不得變化也;此為傳化失常,六郁之病見矣。”

《景岳全書·郁證》:“凡五氣之郁,則諸病皆有,此因病而郁也。至若情志之郁,則總由乎心,此因郁而病也。”

《臨證指南醫案·郁證》:“郁則氣滯,氣滯久則必化熱,熱郁則津液耗而不流,升降之機失度,初傷氣分,久延血分,延及郁勞沉疴。故先生用藥大旨,每以苦辛涼潤宣通,不投燥熱斂澀呆補,此其治療之大法也。”

9 參考資料

  1. ^ [1]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121-124.
  2. ^ [2]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422.
  3. ^ [3]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82-84.

治療郁證的方劑


治療郁證的中成藥


郁證相關藥物


治療郁證的穴位


古籍中的郁證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中醫學針灸學中醫病證名常見病方藥治療常見病耳針療法中醫常見病常見病針灸治療
詞條郁證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8/4/22 18:19:53 | #0
    歡迎您對郁證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14:08:26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