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虛火喉痹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xū huǒ hóu bì

2 概述

虛火喉痹為病證名[1]。是指由于臟腑虧損,虛火上炎所致的喉痹[2]。為喉科常見病之一[2]。若見喉底顆粒增多,狀如簾珠者,稱“簾珠喉痹[2]

虛火喉痹與西醫的慢性咽炎相類似[1]

3 虛火喉痹的病因病機

虛火喉痹多因少陰虛虧,水不制火,虛火上炎熏灼咽喉而成[1]

虛火喉痹的病因病理與虛火乳蛾大致相同,以肺腎虧損,津液不足、虛火上炎,循經上蒸,熏蒸咽喉而造成者為多見[2]

虛火喉痹往往也與職業因素有關,如長期受化學氣體粉塵刺激,以及嗜食煙酒辛辣,也是造成虛性喉痹的誘因之一[2]

若久病不愈,反復為患,或用藥失當,或因患者體質不同,亦可表現有陽虛氣虛血虛等不同類型之喉痹,但臨床上較為少見[2]

4 虛火喉痹的癥狀

咽喉紅腫不甚,微痛,干灼不適,或有異物感,晨輕暮重,至夜尤甚,唇紅顴赤,口舌干燥,手足心熱,脈細數等[1]

5 虛火喉痹的診斷

根據患者咽內不適、微痛、異物感,常有吭喀動作的癥狀特點,檢查見咽部微暗紅,喉底顆粒增生的改變可以診斷[2]

①常有急性咽炎扁桃體炎反復發作史,或有鼻竇鼻腔感染,張口呼吸,煙酒過度,空氣干燥和粉塵刺激史[3]

②有咽部不適、異物、發癢、灼熱、干燥和堵塞感覺,有刺激性咳嗽,咽反射敏感,易作嘔[3]

③咽部檢查有助于確診[3]

6 需要與虛火喉痹相鑒別的疾病

虛火喉痹與虛火乳蛾的鑒別點,在于虛火喉痹的喉核周圍雖可有暗紅,但喉核無腫大,無膿點,按壓之也無膿液溢出[2]

7 虛火喉痹的治療

7.1 辨證治療

7.1.1 肺腎陰虛

喉痹·肺腎陰虛證(throat obstruction with lung-kidney yin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腎陰虛,以咽部干燥,灼熱疼痛不適,午后較重,或咽部哽哽不利,干咳痰少而稠,或痰中帶血,手足心熱,咽部黏膜暗紅,或咽部黏膜干燥少津,舌紅少津,脈細數等為常見癥的喉痹證候[4]

7.1.1.1 癥狀

癥狀較輕,病情較緩,自覺咽中不適、微痛、干癢、灼熱感、異物感,常有“吭喀”的動作,因咽癢而引起咳嗽,易受刺激而引起惡心干嘔,且多于早晨較輕,午后及入夜加重[2]。干咳痰少而稠,或痰中帶血,咽部黏膜暗紅,或咽部黏膜干燥[4]

檢查時,咽部敏感,易引起惡心,咽部微暗紅,喉底處血絡擴張,有散在顆粒,或互相連合成片狀如簾珠。少數病人懸雍垂肥厚增長.亦有喉底肌膜干燥,萎縮或有痂皮附著[2]

可見顴頰紅赤、手足心熱,或有虛煩失眠耳鳴[4][5]

舌紅少津,苔少,脈細數[4][5]

7.1.1.2 證候分析

虛火上炎,陰虛津少,故咽中不適、微痛、干癢、灼熱感、異物感[2]

肺失肅降肺氣上逆,則咳嗽,易引起惡心干嘔[2]

陰虛肺燥津少,故口干舌燥、顴頰紅赤[5]

腎陰不足,水不濟火,虛熱內生,心火內動,神不安寧,故出現虛煩失眠等癥[5]

證屬陰虛,早上陽初升,故證輕,中午陽盛,故證重[2]

黃昏陽明經氣旺,陰分受克制,故癥狀更重[2]

虛火煉津,兼以氣郁不舒,疏泄不暢,出現簾珠狀顆粒,甚則成片[2]

虛火久灼肌膜,氣血滯流,咽喉失于濡養,故粘膜干燥而萎縮[2]

舌紅、苔少、脈細數,均為陰虛火旺之象[5]

7.1.1.3 方藥治療
7.1.1.3.1 方一
7.1.1.3.1.1 治法

滋陰降火[1]

7.1.1.3.1.2 方藥

知柏地黃湯左歸飲大補陰丸等加減治療[1]

7.1.1.3.2 方二
7.1.1.3.2.1 治法

養陰生津利咽

7.1.1.3.2.2 處方

沙參10克,麥冬12克,生地20克,丹皮10克,貝母9克,白芍10克,薄荷6克,綠萼梅6克,甘草6克。

加減:咽干甚者加石斛百合腰膝酸軟,虛煩失眠,加益智仁狗脊五味子、淮小麥;口因后壁有粘稠分泌物附著加天花粉蘆根、杞子;咳嗽加前胡枇杷葉杏仁玄參大便干結加麻仁全瓜蔞、黃。

用法: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

7.1.1.3.2.3 常用成方

百合固金湯養陰清肺湯、知柏地黃湯、一貫煎

7.1.1.3.3 肺陰虛

養陰清肺,選用養陰清肺湯[備注]養陰清肺湯(《重樓玉鑰》):生地黃、麥冬、白芍、牡丹皮、貝母、玄參、薄荷、甘草加減治療:喉底顆粒增多者,可酌加桔梗香附郁金合歡花等以行氣活血、解郁敖結[2]

7.1.1.3.4 腎陰虛

宜滋陰降火,清利咽喉,可用六味地黃湯[備注]六味地黃湯(丸)(《小兒藥證直訣》):山萸肉淮山藥、澤瀉、牡丹皮、茯苓熟地黃加減治療[2]

若咽喉微紅,干燥性熱較重,大便秘結,此為虛火旺盛,宜加強降火之力,用知柏地黃湯加減[2]

7.1.1.3.5 其它

若因思慮煩勞,引動心火,而見心煩不眠,舌尖干赤者,宜清心除煩養陰,服二陰煎[備注]二陰煎(《景岳全書》):生地、麥冬、茯苓、炒棗仁、玄參、黃連竹葉木通、甘草[2]

7.1.1.4 針灸治療
7.1.1.4.1 針刺
7.1.1.4.1.1 方一

取穴:取合谷曲池足三里頰車[6]

刺灸法:每天一次,中等或弱刺激留針20~30 min,5~7次為一療程[6]

7.1.1.4.1.2 方二

[5]

治法:滋陰降火,清利咽喉。以足少陰腎經穴為主。

取穴:取太溪照海魚際天突。太溪為足少陰原穴,照海通于陰蹻,兩穴滋陰降火,引虛火下行,為治虛熱咽喉痛的要穴。魚際為手太陰滎穴,旨在清肺利咽。天突為任脈陰維脈交會穴,以助清利咽喉。

隨證配穴:伴有失音者,加通里廉泉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

7.1.1.4.2 耳針
7.1.1.4.2.1 方一

取咽喉、肺、扁桃體,選1~2穴,埋針7~10天,輪換取穴[6]

7.1.1.4.2.2 方二

咽喉、心、肺、神門。中強刺激,留針10~20min。適用于慢性咽喉炎[5]

7.1.1.4.3 穴位注射

取天突、曲池、孔最,每次取單側穴,兩側交替使用,注射10%葡萄糖溶液2 ml,隔天1次,5~7次為一療程[6]

7.1.1.4.4 穴位激光照射

增音(甲狀軟骨兩側凹陷處)。用氦-氖激光治療機,輸出電流1~10mA,照射距離10~20cm,電流量8mA,每次照射1~3min,每日或隔日1次。[5]

7.1.2 血虛

陰血虧損[2]

7.1.2.1 癥狀

唇淡無華,頭暈目眩,肢麻消瘦[2]

7.1.2.2 方藥治療
7.1.2.2.1 治法

補血潤燥[2]

7.1.2.2.2 方藥

可用四物湯首烏阿膠、麥冬等[2]

7.1.3 胃氣虛

喉痹·脾胃氣虛證(throat obstruction with spleen-stomach qi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脾胃氣虛,以咽喉梗梗不利或痰黏著感,口干而不欲飲或喜熱飲,易惡心,或時有呃逆反酸,咽黏膜淡紅或微腫,伴倦怠乏力少氣懶言,胃納欠佳,或腹脹,大便不調,舌質淡紅邊有齒印,苔薄白,脈細弱等為常見癥的喉痹證候[4]

7.1.3.1 癥狀

咽喉梗梗不利或痰黏著感,口干而不欲飲或喜熱飲,易惡心,或時有呃逆反酸,咽黏膜淡紅或微腫,伴倦怠乏力,少氣懶言,胃納欠佳,或腹脹,大便不調,舌質淡紅邊有齒印,苔薄白,脈細弱[4]

咽喉干燥不適,食少困倦,少氣懶言,動則氣喘[2]

7.1.3.2 方藥治療
7.1.3.2.1 治法

補氣生津[2]

7.1.3.2.2 方藥

可用四君子湯[備注]四君子湯(《太平惠民和劑局方》):黨參白術、茯苓、炙甘草黃芪大棗山藥黃精、石斛、玉竹、百合等[2]

7.1.4 脾腎陽虛

喉痹·脾腎陽虛證(throat obstruction with spleen-kidney yang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脾腎陽虛,以咽部異物感,哽哽不利,痰涎稀白,咽部黏膜淡紅,伴面色蒼白形寒肢冷、腰膝冷痛、腹脹納呆下利清谷,舌質淡嫩,舌體胖,苔白,脈沉細弱等為常見癥的喉痹證候[4]

久病或誤治以致腎陽虧損[2]

7.1.4.1 癥狀

咽部微痛,有異物感,哽哽不利,痰涎稀白,咽部黏膜淡紅,伴面色蒼白、講話聲低、形寒肢冷、腰膝冷痛、腹脹納呆、小便清白,大便溏泄,舌質淡嫩,舌體胖,舌苔白潤,脈沉細弱[4][2]

7.1.4.2 方藥治療

治宜扶陽溫腎引火歸原,可服附桂八味丸[備注]附桂八味丸(又名金匱腎氣丸)(《金匱要略方論》):熟地黃、山萸肉、牡丹皮、澤瀉、獲苓、淮山藥、炮附子、肉掛心治療[2]

7.2 外治法

含服鐵笛丸[備注]鐵笛丸(經驗方):訶子、麥冬、茯苓、瓜蔞皮各300g,貝母、甘草、桔梗各600g,鳳凰衣30 g,玄參300g,青果120g潤喉丸[備注]潤喉丸(經驗方):甘草粉300g、硼砂15 g、食鹽15 g、玄明粉30 g、酸梅750 g(去核),共研為細末,以荸芥粉250 g為糊制丸,每丸重3 g。,以清咽潤肺[2]

7.3 治療虛火喉痹的專方

7.3.1 利咽靈片

組成:穿山甲地鱉蟲、玄參、牡蠣僵蠶等,每片含生藥0.3克。

用法:每次服3~4片,1日3次,以餐前半小時服用為佳,5周為一療程。

7.3.2 清咽甘露丸

組成:生地100克,熟地50克,赤芍75克,白芍75克,天冬100克,黃芩1000克,玄參100克,枇杷葉50克,石斛75克,當歸100克,甘草25克。

用法:上藥共研細面,煉蜜為丸,每丸10克。每次服1丸,每日服3次,1個月為一療程。適用于治療陰虛喉痹

7.3.3 青梅丸

組成:青果10克,烏梅10克,牛蒡8克,僵蠶8克,木蝴蝶8克,玄參8克,麥冬8克,瓜蔞8克,海浮石8克,三棱8克,莪術8克,甘草8克。

用法:將上藥粉碎,過100目篩,混勻,煉蜜為丸,每丸9克,每袋10丸,分裝密封。每次1丸,每日3次,咀嚼咽下或溫開水送服,連服30天為一療程。

7.3.4 利咽茶

組成:銀花、菊花、桔梗、麥冬、玄參、玉蝴蝶、甘草、胖大海等量。

用法:上藥用冷水750~1000毫升浸泡15分鐘后,溫火煎20丸30分鐘為第一煎,第二煎加水500~750毫升,煎5分鐘。二次煎汁混合分3~4次飯后溫服,每日1劑,20天為一療程。

7.3.5 中藥噴霧療法(外用)

組成:連翹30克,菊花20克,板藍根20克,防風15克,山豆根30克,射干10克,貫眾10克,甘草20克,青礞石10克。

用法:將上藥裝人布袋,置于高壓鍋內加水8000~10000毫升,煮沸后,熱蒸氣透過橡皮管和玻璃噴嘴射出,噴口溫度達85℃,距離噴嘴15~20厘米處溫度為40℃~50℃。治療時可先噴面部2分鐘,再噴口腔15~20分鐘,每日1次,12次為一療程。上述中藥量為20人的用量。

7.3.6 咽炎

組成:制半夏(砸碎)500克。

用法:上藥加食醋2500毫升,浸泡24小時后,加熱三、四沸,撈出半夏,加苯甲醇(按藥量的0.5%)過濾,分裝10個瓶內備用。

用法:每次服100毫升(加白開水適量),每日服2~3次,8~25天為一療程。

7.3.7 鼻咽

組成:山豆根、麥冬、半枝蓮石上柏白花蛇舌草等九味藥物

用法:上藥制成片劑。每日口服4次,每次5片,7~15天為一療程。

7.4 中醫治療慢性咽炎用藥規律

根據明確用中藥治療慢性咽炎的文獻報道共52篇統計,使用方劑共46首,總共用藥120味,使用比較頻繁,治療在200例以上的共62味,共計治療患者7565例。現將其中應用頻度在200例以上(含200例)的藥物列表如下:

應用頻度(例)報道文獻(篇)藥物
3001~355025~31甘草、桔梗。
2001~300016~18玄參、麥冬。
1001~20005~10茯苓、玉蝴蝶、沙參、菊花、半夏、銀花、熟地。
501~10001~10射干、山藥、澤瀉、萸肉、胖大海、丹皮、黃柏知母花粉、薄荷、僵蠶、玉竹、枳實柴胡、板藍根、生地、扁豆桑葉、厚撲、白芍、生姜
200~5001~6蘇梗、當歸、桃仁牛蒡子、赤芍、防風、青果、荊芥、牡蠣、穿山甲、山豆根、杏仁、貝母、陳皮紅花川芎麻黃、石斛、烏梅、瓜蔞仁、連翹、青磺石、貫眾、附子、枇杷葉、紫菀丹參柿霜絡石藤地丁草

從上表可知,頻率出現最高者為甘草、桔梗,其治療病例數及被使用率,均較處第二位的二味藥多,二藥均為利咽清熱化痰之品,證實《傷寒論》所載甘草桔梗湯在咽科治療疾病中確有重要作用。同樣,處第二、第三位的其余九味藥,均有養陰清熱化痰利咽的作用,則從另一個方面印證臨床上最多見的虛火旺型的辨證意義。其余絕大部分藥大都具有滋陰補肝腎,或滋陰瀉火等功效。從表中亦可知活血化瘀利咽藥物的臨床運用病例尚不多,但已被臨床醫師注意,當然也有如干祖望老中醫等用酸甘化陰、補而不燥之法治療鼻咽癌放療后所致咽喉干燥的藥物,如烏梅。

7.5 烙法

應用于簾珠喉痹,顆粒大者,每次選1~3枚,用直徑小的烙鐵,每枚顆粒烙1~3烙鐵,隔3~4日烙1次,烙至接近平復即停烙。顆粒小者,不宜用烙法[2]

7.6 針灸治療

7.6.1 針刺

7.6.1.1 方一

讓患者張口,術者左手持壓舌板將舌體壓平,右手持8寸長毫針沿壓舌板向咽部的1/2處,散針刺入0.1寸深,以出血為度[3]。每次刺破3~5處(均在咽部下1/2處),刺后用少許牛黃吹喉散[備注]牛黃吹喉散方:京牛黃、硼砂、麝香冰片、元明粉、朱砂雄黃西瓜霜、煨蟾蜍各等份,共為極細末。吹入喉中[3]。禁食2小時。每4日1次[3]

7.6.1.2 方二

取穴:咽炎穴、人迎(雙側)、廉泉。

咽炎穴位置:甲狀軟骨上緣,正中旁開1.5寸,人迎穴上1寸。

操作:先針咽炎穴,用左手拇指輕推甲狀軟骨,并以指切法將頸動脈推向外方,用1.5毫針向咽后壁刺入1.5寸,使整個咽部有腫脹感或異物感之后,輕輕退針5~8分;針刺人迎穴時,應以左手食指或拇指將頸動脈推向外方,取穴手法同咽炎穴;廉泉穴直刺3分左右為宜,留針20~30分鐘,留針時不提插、不捻轉,以免損傷頸部大血管。每日或隔日1次,10次為一療程。

7.6.2 耳針療法

7.6.2.1 方一

取穴:主穴:耳、咽喉、下屏尖緣中。配穴:肺陰不足加肺、對屏尖;腎陰虧損加腎、神門;胃腑積熱加胃、脾。

操作:以常用穴為主,隨癥加配穴。按常規消毒,將王不留行子置于0.7×0.7方厘米見方大的麝香止痛膏貼于穴位上,用拇、食指按壓,至患者產生疼痛感及耳廓充血發熱,并囑患者每日按壓2~3遍。隔日1次,每次1側,兩側輪換,10次為一療程。

7.6.2.2 方二

取穴:上耳背

操作:在耳背上方尋得三條較顯露的血管,常規消毒后,用手術刀片刺破第一條血管,使其流出0.5~2毫升的血液后,用酒精棉球按壓,并以膠布固定。半月刺治1次,共3次。按順序每次刺1條血管。忌酸、辣、煙、酒。

7.6.2.3 方三

咽喉、心、肺、神門。中強刺激,留針10~20min。適用于慢性咽喉炎[7]

7.6.3 穴位激光照射療法

穴位激光照射對本病亦有良效[3]

取增音(甲狀軟骨兩側凹陷處)。用氦-氖激光治療機,輸出電流1~10mA,照射距離10~20cm,電流量8mA,每次照射1~3min,每日或隔日1次。適用于慢性咽喉炎。[7]

7.6.4 艾灸療法

[8]

7.6.4.1 方一

癥狀:發病較緩,喉痛不甚,但遷延不愈,咽癢難受,可伴有失眠多夢煩熱不解,舌紅苔少,脈細數。

選穴:太溪、涌泉陰陵泉大椎

灸法:艾條溫和灸,每穴10分鐘,以穴位紅暈溫熱為度,每日1次,8次為1個療程,應時常保健灸

7.6.4.2 方二

選穴:三陰交、照海、腎俞大杼

灸法:艾條溫和灸,每穴10分鐘,以穴位紅暈溫熱為度,每日1次,8次為1個療程,應時常保健灸。

7.7 推拿療法

7.7.1 方一

[9]

癥狀:咽喉紅腫疼痛,咽干咽癢,聲音嘶啞,可伴有發熱頭痛煩渴口臭咳痰黃稠,腹脹便秘小便黃赤,舌紅,苔黃,脈數。

選穴:天突、百會云門迎香肺俞、人迎、廉泉、風池肩井、合谷、腎俞、涌泉

操作方法:用一指禪推或按揉法施術于天突、百會、云門、迎香、肺俞、人迎、廉泉,每穴約1分鐘。捏脊3~5次,拿風池、肩井、合谷8~10次,擦腎俞、涌泉,以擦熱為度。20日為1個療程,視病程長短及恢復程度分別治療1~2個療程。

7.7.2 方二

取穴:夾喉、天突、膻中、風池、風府、曲池、合谷。

操作:患者正坐,醫者用右手拇指與食、中二指相對輕柔著力,拿推夾喉穴,自上而下往返拿推10~20分鐘,再用一指禪手法推天突、膻中各2分鐘,最后醫者站立于患者背后用右手拿推雙側風池穴2分鐘,用拇指點按風府10次。咽部疼痛者,雙拇指分別按雙側曲池、合谷各10次。每周推拿3次,6次為一個療程。

7.7.3 方三

以下方法對咽部不適、干咳惡心、白色痰液有效[10]

①雙手食指同時按壓翳風1分鐘,力度較輕。

②用拇指和食指的同時按壓兩側的人迎1分鐘。

③用拇指指端按壓內關1~3分鐘,適當用力。

④用拇指指端點按照海50~100次,力度以局部酸脹為宜。

7.8 食療

7.8.1 冰糖麥冬燉白蓮

組成:麥冬、白蓮各12克,冰糖和水適量。

用法:上述物品隔水燉后飲汁食蓮。

7.8.2 鴨蛋冰糖豆漿

組成:豆漿200毫升,鴨蛋1枚,冰糖適量。

用法:豆漿煮沸后,沖蛋加冰糖飲用。

7.9 醫案

患者男,47歲。不明原因引起咽喉部異物梗阻感1年,加重2個月。吞之不下,吐之不出,咽喉部干燥,灼熱感,服中西藥治療無效。咽喉部檢查:黏膜稍腫脹,輕度充血。舌尖微紅,苔薄黃,脈細數。診斷為慢性咽喉炎。經過上訴方法治療1次,當時頓感咽喉部異物消失,眼睛明亮,頭腦清晰。經過3次治療,咽喉部異物感及充血癥狀全部消失,隨訪1年未復發。[9]

干祖望醫案:

胡××,男,47歲。患者原有慢性咽炎史,近月來因患鼻咽癌而作放療,經檢查癌腫已被控制,亦無鼻塞、血涕,唯口咽干燥明顯,飲不能解,有時咽疼,吞咽唾液時尤甚,四肢疲乏,食欲不振。檢查:咽粘膜充血、干燥,鼻咽部粘膜粗糙。舌苔薄膩,脈細弱。證屬氣陰兩虛,虛火上炎。治宜健脾益氣,滋陰降火。

處方:太子參、麥冬、五味子、山藥、白扁豆、烏梅、玄參、石斛各10克,甘草3克。

服藥5劑,口咽干燥明顯減輕,食欲亦增。仍以原方調治30余劑,直至放療結束。

按:鼻咽癌放療后的咽喉干燥,古書雖無記載,但根據有些患者的臨床證候,可按慢性咽炎辨證治療。此患者陰虛津虧無可置疑,而脾虛氣弱亦屬主證,故用生脈散氣陰雙補。方中重用烏梅,亦是干老獨運之匠心。《本草經疏》謂:“烏梅味酸,能斂浮熱,能吸氣歸元,……化津液。”故在此用之,既能配合健脾益氣之品以酸甘化陰,補而不燥,又可襄助滋陰生津之藥斂火生津,潤而不寒,故能獲顯效。

8 虛火喉痹患者飲食宜忌

虛火喉痹患者應少食煎炒的和刺激性的食物[2]

虛火喉痹患者可多服用富有營養,以及有清潤作用的食物,如蘿卜馬蹄[2]。可服用滋陰保健涼茶[8]

9 虛火喉痹患者日常保健

平時多進行體育鍛煉,增強體質[8]。預防呼吸道感染[9]

注意休息,減少操勞,以免引起虛火上炎[2]

避免熬夜,以防津液耗損[8]

減少或避免過度發音講話等[2]

減少煙酒及其他粉塵刺激[2][9]

注意口腔衛生,堅持早晚及飯后刷牙[9]

積極治療咽部周圍器官的疾病[9]

合理安排生活,保持心情舒暢,避免煩惱郁悶[9]

保持室內合適的溫度和濕度[9]

10 參考資料

  1. ^ [1]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569.
  2. ^ [2]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73-75.
  3. ^ [3]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742.
  4. ^ [4]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 中醫藥學名詞(2013)[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4.
  5. ^ [5]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248-249.
  6. ^ [6]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71.
  7. ^ [7]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248-251.
  8. ^ [8] 柴鐵劬主編.灸法速成圖解[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9.
  9. ^ [9] 柴鐵劬主編.推拿療法速成圖解[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9.
  10. ^ [10] 查煒.經絡穴位按摩大全[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4.

治療虛火喉痹的穴位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中醫學中醫病證名中醫喉科常見病推拿療法常見病飲食療法常見病方藥治療常見病耳針療法常見病穴位注射療法中醫常見病常見病針灸治療中醫耳鼻喉科學喉痹虛火喉痹
詞條虛火喉痹ababab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20/12/1 11:05:18 | #0
    歡迎您對虛火喉痹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10:31:38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