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犀角地黃湯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xī jiǎo dì huáng tāng

2 英文參考

xijiao dihuang decoction[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Cornus Rhinoceri and Rehmanniae Decoction[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3 概述

犀角地黃湯同名方劑約有二十首。其中《備急千金要方》記載的犀角地黃湯為常用方,其組成為水牛角30g、生地黃24g、芍藥12g、牡丹皮9g,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散瘀的功效。主治熱入血分證及熱傷血絡證。本方是治療熱入血分證的代表方劑,現代常用于治療重癥肝炎、肝昏迷彌漫性血管內凝血尿毒癥過敏性紫癜急性白血病敗血癥等屬熱入血分者。

4 《備急千金要方》之犀角地黃湯

該方劑能抗病原微生物,抗炎,抗氧化,保肝,抗潰瘍,改善心臟循環血液流變學功能,對神經內分泌功能也有一定調節作用,對其適應證應當有一定治療作用。但該方劑所治之病均是重癥,且以DIC出血性疾病為多,臨床上僅憑此方劑對肝昏迷、DIC、多器官功能衰竭治療很難收效,還應配合西藥進行綜合治療[1]

4.1 處方

芍藥三分,地黃半斤,丹皮一兩,犀角屑(用代用品)一兩[2]

犀角一兩,生地黃八兩,芍藥三兩,牡丹皮二兩[3]

水牛角30g、生地黃24g、芍藥12g、牡丹皮9g[4]

4.2 功效與主治

犀角地黃湯功能清熱解毒,涼血散瘀[3]。治傷寒溫病,熱入營血心包而致的高熱,神志不清,吐血衄血便血,發癍發疹,舌質紅絳,脈細數[3]

[4]

《備急千金要方》之犀角地黃湯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散瘀的功效[4]。主治熱入血分證及熱傷血絡證[4]

1.熱入血分證。癥見身熱譫語,斑色紫黑,舌絳起刺,脈細數;或善忘如狂,漱水不欲咽大便色黑易解等。[4]

2.熱傷血絡證。癥見吐血、衄血、便血、尿血等,舌紅絳,脈數。[4]

外臺秘要》卷二引《小品方》之芍藥地黃湯及《嚴氏濟生方》卷二之犀角地黃丸的組成、主治均與本方相同[3]

4.3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上切[2]。以水一升,煮取四升,去滓,溫服一升,一日二三次[2]

為粗末,分三次服[3]

4.4 方解

犀角地黃湯治證乃熱毒深陷于血分所致。營熱不解,每多深入血分,熱入血分,心肝受病。溫熱之邪燔灼血分,一則熱盛血沸,且必擾于心神,致煩亂譫語;二則熱盛迫血妄行,陽絡傷則血外溢陰絡傷則血內溢,離經之血又可致瘀阻而發斑。故當以請熱解毒,涼血散瘀為法。[5]

方用苦咸寒之水牛角為君,歸心肝經清心肝而解熱毒,且寒而不遏,直入血分而涼血。臣以生地甘苦性寒,入心肝腎經清熱涼血養陰生津,一可復已失之陰血;二可助水牛角解血分之熱,又能止血白芍苦酸微寒,養血斂陰,且助生地涼血和營泄熱,于熱盛出血者尤宜;丹皮苦辛微寒,入心肝腎,清熱涼血,活血散瘀,可收化斑之效,兩味用為佐使。4藥合用,共成清熱解毒、涼血散瘀之劑。方中涼血與散血并用,一是因離經之血殘留成瘀;二是因熱與血結致瘀。本方藥僅4味,配伍嚴謹,使熱清血寧而無耗血動血之慮,涼血止血又無冰伏留瘀之弊。[5]

方中犀角清熱涼血,并能解毒;生地黃養陰清熱,涼血止血;赤芍藥涼血化瘀;丹皮瀉血中伏熱,涼血散瘀[3]。四藥合用,清熱之中兼以養陰,使熱清血寧而無耗血之慮;涼血之中兼以散瘀,使血止而無留瘀之弊[3]

清營湯與犀角地黃湯相比,兩者均以水牛角、生地為主,以治熱入營血證。但前者是在清熱涼血中伍以清氣之品,以使人營之熱轉從氣分而解,適用于邪初人營尚未動血證;本方著重清熱解毒、涼血散瘀,用治熱毒深陷血分,而見耗血、動血證。[5]

4.5 臨床運用

[4]

犀角地黃湯是治療熱入血分證的代表方劑。凡是在發熱性疾病過程中,出現了以發熱、神昏譫語、斑色紫黑、各種出血、舌絳、脈細數等為主癥者,即可用本方加減治療。[4]

4.5.1 加減法

若神昏譫語甚者,合用安官牛黃丸紫雪丹清熱開竅;衄血者,加白茅根黃芩清熱止血;便血者,加槐花地榆清腸止血;尿血者,加白茅根、小薊清利止血;郁怒而夾肝火者,加柴胡、黃芩、梔子以清瀉肝火。[4]

若喜妄如狂者,加大黃二兩,黃芩三兩[3]

4.5.2 使用禁忌

非熱盛迫血妄行的出血病證,禁用犀角地黃湯治療[4]

4.6 現代適應證

犀角地黃湯適用于急性黃色肝萎縮、肝昏迷、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尿毒癥、紫癜、急性白血病、敗血癥等屬血分熱盛者。[6]

近代也用于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急性白血病、急性黃色肝萎縮、肝昏迷、尿毒癥、各種敗血癥、疔瘡腫毒等出現高熱、出血而屬于血熱[3]

4.6.1 敗血癥

敗血癥是指微生物進入血液循環并在血液生長繁殖,產生毒素所引起的一種嚴重毒血癥,并出現全身炎癥反應。敗血癥的發生與侵入機體的病原菌的數量和毒力及病人的免疫防御功能高低,以及醫療措施3個因素有關。致病微生物首先從局部皮膚黏膜侵入,進而人血,在血中生長繁殖并產生毒素。這些毒素與肽聚糖形成復合物首先造成機體組織損傷,進而激活TNF、IL-1、IL-6、IL-8、TFN-α等細胞因子,由此觸發機體對入侵微生物的阻抑反應,但在抗感染源同時,發生全身炎癥反應綜合征(SIRS),激活補體系統凝血系統、血管舒緩索、激肽系統等,造成廣泛的內皮細胞損傷,導致凝血及纖溶系統改變、血管張力喪失及心肌抑制,引發感染性休克及多器官功能衰竭,并發生酸堿平衡、水鹽代謝紊亂;嚴重者可導致死亡。其主要病理改變為組織細胞變性微循環栓塞、組織壞死與出血。臨床主要表現為感染中毒癥狀、皮疹及相關并發癥。[6]

4.6.2 急性黃疸型肝炎

急性黃疸型肝炎可分別由甲、乙、丙、丁、戊、己、庚型肝炎病毒侵入肝細胞引起,其發病機理目前尚不十分清楚;一是病毒直接侵襲肝細胞;二是免疫反應所致。當機體處于超敏反應時,大量抗原抗體復合物產生并激活補體系統,以及腫瘤壞死因子白細胞介素1(IL-1)IL-6、內毒素等參與下導致肝細胞壞死,發生重型肝炎,發病初期肝臟無明顯縮小,約1周后肝細胞呈大塊壞死或亞大塊壞死或橋接壞死,壞死肝細胞占2/3以上,周圍有中性粒細胞浸潤,無纖維組織增生,亦無明顯的肝細胞再生,肉眼觀察肝體積縮小,由于壞死區充滿大量的紅細胞而呈紅色,殘余肝細胞組織淤膽而呈黃綠色,故稱為紅色或黃色肝萎縮。[6]

4.6.3 肝昏迷

肝昏迷實際上就是肝性腦病,是由重型肝炎發展或并發的,主要是由于肝細胞大量壞死,肝臟解毒能力降低導致血氨及其他有毒物蓄積,使中樞神經系統中毒所致。重型肝炎芳香氨基酸顯著升高,同時支鏈氨基酸/芳香氨基酸比例失調,可導致肝性腦病。也有假神經遞質學說,認為某些胺類(如羥苯乙醇胺)由于肝功能衰竭不能清除之,通過血腦屏障,取代正常的神經遞質,從而導致肝昏迷。重型肝炎大量肝細胞壞死使多種凝血因子合成減少,肝硬化脾功能亢進可使血小板減少,重型肝炎DIC導致凝血因子和血小板過度消耗出現皮膚紫癜;重型肝炎由于內毒素血癥、腎血管收縮、腎缺血、前列腺素E2減少、有效血容量下降等可導致腎小球濾過率腎血漿流量降低,從而出現腎功能衰竭,發生尿毒癥。[6]

4.6.4 彌散性血管內出血

彌散性血管內出血是一種發生在許多疾病基礎上,如各種感染性疾病、惡性腫瘤、病理產科、手術及創傷醫源性疾病以及全身各系統疾病,導致組織損傷、血管內皮損傷、血小板損傷等,由致病因素激活凝血及纖溶系統導致全身微血栓形成,凝血因子大量消耗并繼發纖溶亢進引起的全身出血及微循環衰竭的臨床綜合征。臨床主要表現為出血、休克或微循環障礙、微血栓形成、微血管病灶溶血等。‘尿毒癥是腎功能衰竭的晚期,多見于慢性腎功能衰竭患者,任何泌尿系統疾病破壞腎的正常結構和功能均可引起腎功能衰竭,如原發性繼發性小球病、梗阻性腎病、慢性間質性腎炎、腎血管疾病、先天性和遺傳腎病等,都可發展為腎衰,國內常見的病因依順序是:腎小球腎炎糖尿病腎病高血壓腎病多囊腎、梗阻性腎病等。當腎小球濾過率下降到正常的75%左右時腎功能就會不停地減退,直至出現尿毒癥,當腎單位破壞達一定數量后,健存的腎單位代謝廢物排泄負荷增加,因而代償性發生腎小球毛細血管的高灌注、高壓力和高過濾,由此而引起腎小球上皮細胞足突融合,系膜及基質增生,腎小球肥大,繼而硬化。腎小球內皮損傷,誘發血小板聚集,導致微血栓形成,促進腎小球硬化;腎小球通透性增加,損傷腎小管間質。三者不斷進行,形成惡性循環。同時血管緊張素Ⅱ腎素活性增加在上述過程中起著重要作用;由于腎功能衰竭時出現嚴重水電解質和酸堿平衡功能紊亂,殘余腎單位不能充分地排泄代謝產物及尿毒癥毒素(大分子含氮物質、中分子毒性物質、大分子毒性物質)以及腎的內分泌功能障礙,從而產生一系列的尿毒癥癥狀,如鈉、水平衡失調,水腫,高血鉀,代謝性酸中毒,高血磷、低血鈣、高鎂血癥,進而引起高血壓、左心室肥大、心力衰竭心包炎動脈粥樣硬化尿毒癥肺炎貧血、出血、神經肌肉癥狀、胃腸道癥狀、皮膚瘙癢、腎性營養不良癥、內分泌及代謝失調以及并發感染等。[6]

4.6.5 白血病

白血病病因復雜,種類繁多,常見原因是病毒感染、電離輻射、化學因素及遺傳因素等。這些病因導致造血干細胞的惡性克隆,克隆中的白血病細胞增殖失控、分化障礙、凋亡受阻,而停滯在細胞發育的不同階段。在骨髓及其他造血組織中白血病細胞大量繁殖積累,并浸潤其他組織和器官,而正常造血受抑制。發熱、貧血、出血、肝脾淋巴結腫大是所有白血病共有的癥狀。[6]

4.6.6 紫癜

紫癜是由于紅細胞從血管內外滲致皮內或皮下形成出血性斑塊所致。首先血管壁通透性增加是發病的常見因素,大部分是由于病原微生物感染,變態反應風濕性疾病藥物或毒素、毛細血管結構異常等原因所致。其次是血小板異常,是各種原因導致的血小板減少和血小板功能異常。第三是凝血功能障礙,常見原因是遺傳因素及獲得性維生素K缺乏,各種原因導致的肝腎功能障礙及DIC等。[6]

4.7 犀角地黃湯的藥理作用

實驗研究顯示,犀角地黃湯對家兔發熱模型具有解熱作用[3]

從該方劑的適應證看大部分是感染性疾病;從中醫主治內容“身熱譫語,喜忘如狂”看皆為中樞神經系統病變所致;從“皮膚斑色紫黑,大便黑色易解”乃DIC或過敏性及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的癥狀體征。“脈數”乃有效循環量不足或心功能不全等心臟病癥狀,另外是各種出血性疾病如便血、尿血、鼻衄等。現就該方劑的治療機理分析如下[7]

4.7.1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君藥水牛角有抗感染、抗病原微生物作用,同時又有抗內毒素作用,其煎劑能降低大腸桿菌所致內毒素死亡率,縮短內毒素所致DIC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時間凝血酶原時間凝血酶時間,升高血小板數。臣藥生地有抗真菌作用。使藥白芍對多種致病性細菌有抑制作用,對金黃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鏈球菌腦膜炎球菌枯草桿菌銅綠假單胞桿菌痢疾桿菌以及許多真菌均有抑制作用,而且有直接抗病毒作用。牡丹皮除對上述細菌及真菌有抑制作用外,還對肺炎球菌、大腸桿菌、傷寒及副傷寒桿菌、百日咳桿菌霍亂弧菌以及10多種皮膚真菌有抑制作用。[7]

4.7.2 對神經、內分泌系統的影響

君藥水牛角有抗炎、解熱、鎮靜、鎮痛和抗驚厥作用,還有興奮垂體腎上腺皮質功能的作用,使糖皮質激素分泌增加。臣藥生地不僅能提高腦內SOD活性,降低MDA含量,而且能對抗地塞米松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的抑制作用,減少由糖皮質激素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功能和形態的影響,同時有鎮靜催眠作用,能拮抗腎上腺素的升血糖反應而有降糖作用。白芍總苷對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則具有雙相調節效應,既能使皮質酮ACTH明顯升高,又能使之下降而恢復正常,還能增敏腦內H1受體而具有降溫作用,同時具有顯著的鎮靜、鎮痛、抗驚厥作用;白芍總苷還有耐缺氧作用,明顯改善大腦活動,降低腦內Ca2+、Na+、水的含量,除此之外白芍總苷還有促進學習、增強記憶功能的作用。佐藥牡丹皮所含牡丹酚能抑制腦干網狀結構丘腦下部引起的覺醒反應,抑制小腦皮質區和運動區誘發電位,因而具有顯著的鎮靜和抗驚厥作用,同時能提高痛閾值,具有鎮痛作用,牡丹酚還具有解熱降溫作用;牡丹皮所含丹皮酚對反復性短暫性腦缺血再灌注所致腦損傷具有保護效應,并可降低腦缺血再灌注后的炎性反應;牡丹皮所含丹皮多糖還有顯著的降血糖作用。[7]

4.7.3 對肝膽功能的影響

臣藥生地煎劑能防止肝糖元減少,有保肝作用。白芍對多種實驗性肝損傷模型均有明顯的保護作用,使肝細胞病變及壞死恢復,使ALT下降,并對抗肝組織的嗜酸性變性和壞死,對自身免疫性肝損傷有明顯的治療作用。牡丹皮所含丹皮總苷可明顯減輕肝細胞毒性壞死程度,促進肝糖元合成和提高血清蛋白質含量,可明顯降低肝勻漿MDA含量,提高血清和肝臟GSH-Px的活力。由此可見該方劑中有3味藥具有保護肝臟作用。[7]

4.7.4 對血液、循環、心功能的影響

君藥水牛角具有強心作用,同時能降低毛細血管的通透性,對血壓有先略升高而后下降、最后恢復正常的作用,且水牛角在該方劑中用量比較大。臣藥生地黃煎劑有強心、利尿和降血壓作用,有擴張腎血管的作用,其降血壓機制可能與升高cAMP、使cGMP/cAMP比值降低有關,對于尿毒癥應有治療作用;同時生地黃具有刺激骨髓,增加紅細胞、血紅蛋白及升高血小板的作用,這對DIC、白血病、肝功能衰竭時血小板降低有明顯的治療作用,同時還有促凝血作用。使藥白芍可拮抗垂體后葉素所致心肌缺血,增加心肌營養性血流,擴張周圍血管;同時白芍總苷能抑制ADP花生四烯酸誘導的血小板聚集,減輕血小板血栓濕重,抑制血栓形成。使藥牡丹皮對血小板聚集有顯著的抑制作用,明顯減少TXA2的生成,可防止血栓形成,其所含丹皮酚能抑制凝血酶誘導的血小板5-HT釋放;丹皮酚還能降低全血黏度,降低RBC面積,降低RBC聚集性和血小板黏附性,顯著增強RBC變形能力;丹皮酚還能抑制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形成,牡丹皮水煎醇沉液能增加冠脈營養性血流,降低心肌耗氧量。該方劑中有4味藥可影響血流,抑制血栓形成,改善心臟功能,這就十分有利于各種重癥發展到DIC階段的治療,特別能預防和治療心功能及循環功能衰竭,同時其有一定的促凝和促血小板生成防止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強作用,這對鼻衄、紫癜等出血性疾病也會起到一定治療作用,該方劑對血液循環的雙相作用會受到白芍雙相調節作用的調節,而使之平衡[7]

4.7.5 免疫功能的影響

君藥水牛角煎劑能使環磷酰胺所致免疫低下的小鼠WBC升高,胸腺重量增加。臣藥生地可通過減弱、阻斷環磷酰胺及地塞米松的某些作用環節而起到保護機體免疫功能的作用,對ConA誘導的淋巴細胞DNA合成和蛋白質合成以及IL-2的產生有明顯的增強作用;地黃提取液能誘導人干擾素,使之效價明顯升高,對細胞免疫功能也有增強作用,提示生地黃具有明顯的免疫增強作用。而白芍對體液免疫、細胞免疫以及非特異性免疫具有雙相調節作用。使藥牡丹皮所含丹皮酚能顯著增強單核巨噬細胞吞噬功能,丹皮總苷可明顯促進ConA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反應和淋巴細胞產生IL-2,同時促進B淋巴細胞的增殖反應(LPS誘導),對Ⅰ~Ⅳ型變態反應均有抑制作用。該方劑中上述4味藥用量均較大,這對于重癥肝炎、DIC、過敏性紫癜等免疫性疾病無疑是有利的。[7]

4.7.6 對胃腸功能的影響

該方劑中主治范圍曾有“黑便”,實際上從現代醫學角度分析,凡黑色大便者皆因胃及十二指腸部出血所致,此“黑便”很可能是應激性潰瘍所致。君藥水牛角能縮短凝血時間,臣藥生地也能縮短凝血時間,有促凝作用,并能抑制胃酸分泌,明顯減少胃潰瘍的發生。佐藥白芍對腸道平滑肌解痙作用;芍藥苷對胃潰瘍有明顯的防治作用,提高機體對缺氧、高溫的應激能力,預防應激性潰瘍的發生。牡丹皮中所含的牡丹酚同樣具有抑制胃酸分泌和抗潰瘍作用,因此該方劑可治療胃及十二指腸出血所致的“黑便”。[7]

4.7.7 抗炎、抗氧化損傷作用

君藥水牛角有明顯的抗炎、抗氧化損傷作用。臣藥生地可明顯提高血清GSH-Px的活性,降低LPO含量,其氯仿提取物可降低腦MDA含量,延緩腦衰老,其水提取液可顯著提高RBC膜Na+-K+-ATP酶活性,降低心肌LPO含量,提高心肌GSH-Px活力,對心肌有保護作用。使藥白芍提取物及白芍總苷能抑制炎癥的IL-1、TNF、PGE2的過度分泌,降低MDA、NO水平,增強SOD及GSH-Px活力,從而對炎癥的滲出、水腫、增生等各個階段均產生明顯抑制作用。使藥牡丹皮所含牡丹酚可直接對抗炎性介質,抑制WBC游走,抑制PGE2生物合成,從而對炎癥的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滲出、水腫具有顯著的抑制作用,牡丹皮所含丹皮總苷同樣有顯著的抗炎作用。[7]

4.8 歌訣

犀角地黃芍牡丹,熱入血分服之安;昏譫蓄血狂癥,吐衄下紅紫黑斑[4]

4.9 出處

《備急千金要方》

5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卷八方之犀角地黃湯

5.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5.2 組成

生地黃、犀角各一兩,葛根玄參、梔子仁、升麻各三分,大黃(蒸)半兩,芍藥一兩半[3]

生地黃1兩,犀角(鎊)1兩,干葛3分,玄參3分,梔子仁3分,升麻3分,大黃半兩(蒸),芍藥1兩半。

5.3 功效與主治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卷八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筋實極,咳而兩脅下痛,不可轉動,腳下滿,不得遠行,腳心痛不可忍,手足爪甲青黑,四肢筋急煩滿

犀角地黃湯治筋實極,咳而兩脅下痛,不可轉動,腳下滿,不得遠行,腳心痛不可忍,手足爪甲青黑,四肢筋急,煩滿[3]

5.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為末,每服四錢,水煎,不拘時服[3]

每服4錢,水1盞半,煎7分,去滓,不拘時候服。

5.5 加減法

惡寒體痛加麻黃頭痛石膏半兩[3]

惡寒體痛,加麻黃;頭痛,加石膏。

5.6 制備方法

上為散。

5.7 出處

《三因極一病證方論》卷八

6 明·方賢著《奇效良方》之犀角地黃湯

6.1 處方

犀角(如無升麻代之)、生地黃、牡丹皮、芍藥,各一錢半。

6.2 功能主治

方賢著《奇效良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血證,大便黑,衂后脈微,發狂發黃當汗下,汗內有淤血

6.3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上作一服,水二鐘,煎至一鐘,食遠服。

6.4 出處

明·方賢著《奇效良方》

7 女科秘要》卷三方之犀角地黃湯

7.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7.2 組成

犀角1錢,白芍1錢,丹皮1錢,枳殼1錢,生地2錢,黃芩8分,桔梗8分,百草霜8分,甘草3分,陳皮7分。

7.3 主治

《女科秘要》卷三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經從口鼻出,咳嗽氣急。

7.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空心服。

7.5 出處

《女科秘要》卷三

8 圣濟總錄》四十一方之犀角地黃湯

8.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8.2 組成

犀角(鎊屑)1兩1分,熟干地黃(洗,切,焙)3兩,羌活去蘆頭)1兩,獨活(去蘆頭)1兩,赤箭1兩,石菖蒲1兩,芎1兩,藁本(洗,焙)1兩,沒藥(研)1兩,威靈仙(洗焙)1兩,黃耆(銼)1兩,烏藥(銼)1兩,甘草(炙,銼)1兩,木香1兩,當歸(切,焙)1兩,蟬蛻(洗,焙)1兩,防風(去叉)1兩,大黃(銼,炒)1兩,郁李仁(去皮,研)1兩。

8.3 主治

《圣濟總錄》四十一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肝臟壅實,風熱客搏經絡,動于心肺,上膈痰壅,喉嗌干燥不利,四肢淫濼,或秘或壅。

8.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每服3錢匕,水1盞,加薄荷5葉,煎至7分,去滓溫服,1日3次。

8.5 加減

如腸有熱,入地黃汁少許;大腸秘澀,加芒消1錢匕。

8.6 制備方法

上為粗末。

8.7 出處

《圣濟總錄》四十一

9 攝生眾妙方》卷九方之犀角地黃湯

9.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9.2 組成

犀角1兩,生地黃5錢,熟地黃5錢,牡丹皮5錢,白芍藥5錢,蒲黃5錢,梔子5錢,郁金5錢,生末水(即童便)5錢,黃柏5錢,黃芩5錢。

9.3 主治

《攝生眾妙方》卷九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鼻血不止。

9.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口父)咀,分作5服。水2鐘,煎至1盞,溫服。

9.5 出處

《攝生眾妙方》卷九

10 《云歧子脈訣》方之犀角地黃湯

10.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0.2 組成

犀角、生地黃2兩,黃芩1兩半,黃連1兩,大黃半兩。

10.3 主治

《云歧子脈訣》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諸熱甚,血積胸中,脈寸芤者。

10.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上(口父)咀。每服1兩,水2盞,煎至1盞,去滓,食后服之。

10.5 出處

《云歧子脈訣》

11 普濟方》卷三六九方之犀角地黃湯

11.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1.2 組成

赤芍藥3分,生姜、地黃2兩,牡丹皮1兩,犀角1兩(如無,升麻代)。

11.3 功效主治

《普濟方》卷三六九方之犀角地黃湯具有消化瘀血之功效。主治小兒傷寒及溫病,應發汗而不解,內有瘀血者;及鼻衄,吐血不盡,內余瘀血,大便黑者;兼治瘡疹出得太盛。

11.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上(口父)咀。每服1錢,水半盞,煎3分,去滓,加減服。

11.5 出處

《普濟方》卷三六九

12 仁齋直指方論》卷八方之犀角地黃湯

12.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2.2 犀角地黃湯的別名

犀角地黃散

12.3 組成

生地黃(凈)4兩,犀角半兩,牡丹皮半兩,芍藥半兩。

12.4 主治

《仁齋直指方論》卷八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血證,心忪語短,眩冒迷忘。

12.5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每服4錢加桃仁(去皮尖)7粒,水煎服。如無犀角,以升麻代。

12.6 制備方法

上銼。

12.7 附注

犀角地黃散(《普濟方》卷三六六)。

12.8 出處

《仁齋直指方論》卷八

13 《校注婦人良方》卷二十四方之犀角地黃湯

13.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3.2 組成

犀角(鎊)1錢,生地黃1錢,白芍藥1錢,黃芩(炒)1錢,牡丹皮1錢,黃連(炒)1錢。

13.3 主治

《校注婦人良方》卷二十四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上焦有熱,口舌生瘡發熱,或血妄行,或吐血,或下血

13.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13.5 加減

若因怒而患,加柴胡、山梔

13.6 出處

《校注婦人良方》卷二十四

14 脈因證治》卷四方之犀角地黃湯

14.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4.2 組成

犀角1兩,生地8兩,白芍3兩,丹皮2兩,大黃2兩。

14.3 主治

《脈因證治》卷四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瘀血狂妄。因汗不徹,吐衄不盡,瘀血在內,面黃唇白,便黑腳弱氣喘,甚則狂悶。

14.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14.5 出處

《脈因證治》卷四

15 證治準繩·瘍醫》卷二引《嚴氏濟生方》方之犀角地黃湯

15.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5.2 組成

犀角(鎊末)1錢半,生地黃1錢半,赤芍藥1錢半,牡丹皮1錢半,升麻1錢,黃芩(炒)1錢。

15.3 主治

《證治準繩·瘍醫》卷二引《嚴氏濟生方》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胃火血熱妄行,吐衄或大便下血者。

15.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熟,入犀角末服。

15.5 出處

《證治準繩·瘍醫》卷二引《嚴氏濟生方》

16 《證治準繩·類方》第三冊方之犀角地黃湯

16.1 組成

犀角、大黃各一錢,黃芩三錢,黃連二錢,生地黃四錢[3]

16.2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3]

16.3 功效與主治

《證治準繩·類方》第三冊方之犀角地黃湯治上焦熱甚,吐血咯血[3]

17 傷寒大白》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

17.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7.2 組成

生犀角、山梔、白芍藥、荊芥、牡丹皮、赤芍藥、生地、黃芩。

17.3 主治

《傷寒大白》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衄及咳血、吐血。

17.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17.5 加減

加黃芩、荊芥、則血涼不上升;若大便實者,加當歸、酒蒸大黃,其血立即歸經

17.6 出處

《傷寒大白》卷二

18 醫學心悟》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

18.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8.2 組成

犀角1錢5分,生地黃4錢,牡丹皮1錢5分,麥冬1錢5分,白芍1錢5分。

18.3 主治

《醫學心悟》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傷寒吐血、衄血。

18.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18.5 出處

《醫學心悟》卷二

19 《青囊全集》卷上方之犀角地黃湯

19.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19.2 組成

明犀牛角2錢,生地3錢,丹皮1錢5分,黃芩1錢5分,紅胡1錢,生梔子1錢,歸尾3錢,甘草8分,桔梗1錢5分,紅花1錢,陳皮1錢。

19.3 主治

《青囊全集》卷上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吐血、下血。

19.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童便1杯兌服。

19.5 出處

《青囊全集》卷上方之犀角地黃

20 痧喉證治匯言》方之犀角地黃湯

20.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20.2 組成

犀角、生地、白芍、丹皮、柴胡、黃芩。

20.3 主治

《痧喉證治匯言》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爛喉丹痧

20.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20.5 出處

《痧喉證治匯言》

21 《傷寒全生集》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

21.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21.2 組成

犀角、生地、芍藥、丹皮、當歸、川芎

21.3 主治

《傷寒全生集》卷二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熱盛衄血,及漱水不欲咽。

21.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京墨入湯調服

21.5 加減

若活血,加桃仁、紅花;若止血,加黃連、山梔;止衄,加黃芩、茅花;破瘀血,加桃仁、大黃。

21.6 出處

《傷寒全生集》卷二

22 瘟疫論》卷上方之犀角地黃湯

22.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22.2 組成

地黃1兩,白芍2錢,犀角2錢(鎊碎)。

22.3 主治

《瘟疫論》卷上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蓄血證,服桃仁承氣湯后,而出血過多,余焰尚存者。

22.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先將地黃溫水潤透,銅刀切作片,石臼內搗爛,再加水調糊,絞汁聽用;其滓入藥同煎,藥成去滓,入前汁合服。

22.5 出處

《瘟疫論》卷上

23 《麻科活人》卷三方之犀角地黃湯

23.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23.2 組成

犀角、升麻、生地黃、木通、桔梗、京芍、甘草。

23.3 主治

《麻科活人》卷三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失血、衄血、便血、尿血。

23.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23.5 出處

《麻科活人》卷三

24 原瘄要論》方之犀角地黃湯

24.1 方名

犀角地黃湯

24.2 組成

犀角、白芍、黑山梔、生地黃、丹皮、黃芩、紅花、當歸、甘草、藕節

24.3 主治

《原瘄要論》方之犀角地黃湯主治疹退之后,余熱未盡,或熱甚而失血者。肺胃實火,血熱,嗽血,衄血,陽毒發斑。

24.4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24.5 出處

《原瘄要論》

25 雜病源流犀燭·面部門》卷二十四方之犀角地黃湯

25.1 組成

犀角、生地黃、赤芍藥、梔子、牡丹皮、甘草、黃芩[3]

25.2 犀角地黃湯的用法用量

燈心,水煎服[3]

25.3 功效與主治

喉癰,喉間紅腫而痛[3]

25.4 加減法

口渴,加麥門冬[3]

25.5 出處

《雜病源流犀燭·面部門》卷二十四

26 參考資料

  1. ^ [1] 李炳照等主編.實用中醫方劑雙解與臨床[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8:127.
  2. ^ [2]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3. ^ [3]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805.
  4. ^ [4] 魏睦新,王剛. 方劑一本通[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9.
  5. ^ [5] 李炳照等主編.實用中醫方劑雙解與臨床[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8:24.
  6. ^ [6] 李炳照等主編.實用中醫方劑雙解與臨床[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8:124-125.
  7. ^ [7] 李炳照等主編.實用中醫方劑雙解與臨床[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8:125-127.

古籍中的犀角地黃湯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清熱解毒清熱劑清營涼血劑熱入血分證重癥肝炎中醫學方劑中藥學方劑學涼血散瘀
詞條犀角地黃湯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9/8/18 11:29:17 | #0
    歡迎您對犀角地黃湯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23:29:43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