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癇證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xián zhèng

2 英文參考

epileptic syndrome[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epilepsy[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epilepsy[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

3 概述

癇證為病名[1]。又稱癲癇[2][3]。俗稱羊癇風[2][3]。是一種發作性神志異常的疾患[2][3]。發作時常有意識障礙肌肉痙攣,感覺行動異常[1]

癇證多因小兒形氣未充,神志未定,如被驚恐,或風邪外感,或痰熱、食積所傷而引起;亦有由于妊母受驚,得之于先天[1]。發作前,患者常有頭暈神疲等先兆[2]。發作時,輕者只有短暫的失神面色泛白、雙目凝神,迅速又恢復常態[2]。重者則突然昏仆、口吐涎沫,或有鳴聲口中如作豬羊叫、兩目上視、肢體抽搐或二便失禁等,蘇醒后一如常人[2]。臨床以重癥多見[2]。發作時間及間隔時間的長短各人有異[2]。有一日一發,或數十日,數月發作一次者,本病按其病因病理及癥狀分型的不同,分五癇陰陽二癇風驚食三癇暴癇、腸癇、胎癇飲癇痰癇寒癇熱癇蟲癇[1]

針灸治療能改善癥狀,可作為輔助治療。

癇證與現代醫學之癲癇病類似[2],可按本證辨證論治。現代醫學將癲癇病分為原發性繼發性兩種,以大腦灰質神經元異常放電為病理基礎。原發性者病因不明,繼發性者主要繼發于先天性腦畸形、腦部感染、腦腫瘤、腦寄生蟲、顱腦外傷、腦動脈硬化中毒等。繼發性癲癇,應重視原發病的治療[4]。持續發作伴有高熱昏迷等危重病例,必須采取綜合療法[4]

4 古人論述

[3]

內經》所記述之“巔疾”包括本證在內。《黃帝內經素問·奇病論篇》說:“人生而有病巔疾者……此得之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氣上而不下,精氣并居,故令子發為巔疾也。”明確指出了先天因素在本證發生中的作用。后代醫家多認為本證系各種因素導致“臟氣不平”,“痰涎壅塞”所致。如《三因極一病證方論·癲癇敘論》說:“夫癲癇病,皆由驚動,使臟氣不平,郁而生涎,閉塞諸經,厥而乃成。或在母胎中受驚,或少小感風寒暑濕,或飲食不節,逆于臟氣。”《丹溪心法·癇》篇也指出本證之發生“非無痰涎壅塞,迷悶也竅”。

對于癇證的臨床表現,歷代也有確切的描述。如《古今醫鑒·五癇》篇說:“發則卒然倒仆,口眼相引,手足搐搦,背脊強直,口吐涎沫,聲類畜叫,食頃乃蘇。”至于癇證分類,古有五癇之別,又有風癇驚癇、食癇之分,但對臨床價值不大。

5 癇證的病因病機

肝、脾、腎損傷癇病的發病基礎。癇證的形成,大多由于七情失調,先天因素,腦部外傷,飲食不節,勞累過度,或患它病之后,造成臟腑失調,痰濁阻滯,氣機逆亂,風陽內動所致,而尤以痰邪和祟最為重要。《醫學納目·癲癇》說:“癲癇者,痰邪逆上也。”即是此意。導致肝脾腎的損傷是癇證的主要病理基礎,而風陽痰濁,蒙閉心竅,流竄經絡,則是造成癇證發作的基本病理因素。痰濁與氣滯血瘀可相互影響,痰濁壅滯可使氣血不暢,氣滯血瘀則津液不布而化生痰濁。痰瘀互結,可使癇病反復發作。久發不愈,臟腑愈虛,痰濁愈結愈深,形成頑痰。頑痰不除,乃成瘤疾。[3][4]

5.1 七情失調

[3]

主要責之于驚恐。《黃帝內經素問·舉痛論篇》說:“恐則氣下”,“驚則氣亂”。由于突受大驚大恐,造成氣機逆亂,進而損傷臟腑,肝腎受損,則易致陰不斂陽而生熱生風。脾胃受損,則易致精微不布,痰濁內聚,經久失調,一遇誘因,痰濁或隨氣逆,或隨火炎,或隨風動,蒙閉心神清竅,是以癇證作矣。

小兒臟腑嬌嫩,元氣未充,神氣怯弱,或素蘊風痰,更易因驚恐而發生本證。因此。《景岳全書·癲狂癡呆》篇指出:小兒癇證“有從胎氣而得者,有從生后受驚而得者,蓋小兒神氣尚弱,驚則肝膽奪氣而神不守舍,舍空則正氣不能主而痰邪足以亂之。”

5.2 先天因素

[3]

癇證之始于幼年者,與先天因素有密切關系,所謂“病從胎氣而得之”。前人多責之于“在母腹中時,其母有所大驚”所致。若母體突受驚恐,一則導致氣機逆亂,一則導致精傷而腎虧,所謂“恐則精卻”。母體精氣之耗傷,必使胎兒發育產生異常,出生后,遂易發生病證。

5.3 腦部外傷

[3]

由于跌仆撞擊,或出生時難產,均能導致顱腦受傷。《本草綱目》指出:“腦為元神之府”,《本草備要》認為:“人之記性皆在腦中”。外傷之后,則神志逆亂,昏不知人,氣血瘀阻,則絡脈不和,肢體抽搐,遂發癲癇。

5.4 其他因素

此外,或因六淫邪所干,或因飲食失調,或患它病之后,均可致臟腑受損,積痰內伏,一遇勞作過度,生活起居失于調攝,遂致氣機逆亂而觸動積痰,痰濁上擾,閉塞心竅,壅塞經絡,發為癇證[3]

5.5 現代醫學解釋

癇證發作是腦部神經元興奮性增高而產生異常放電的結果,而腦缺氧、低血糖腦血管病等對誘發腦部神經元的異常放電有很大關系。

6 診斷要點

1、大發作時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兩目斜視,口肢抽搐,口吐涎沫,或有異常叫聲,醒后如常人。

2、小發作時,僅有突然呆木,面色蒼白,或兩目凝視,頭向前傾,短時間即恢復正常。

3、反復發作,發無定時,發作時間長短不等,多數在數秒至幾分鐘即止,少數可達數小時以上。蘇醒后對發作情況一無所知。

4、發作前常有眩暈胸悶等癥。

5、腦電圖檢查可見異常。

7 類證鑒別

癇證與中風厥證均有突然仆倒,昏不知人的主癥,不同之點就在于本證常伴見口吐涎沫,兩目上視,四肢抽搐,或口中發出豬羊叫聲等候。臨床上不難區別。

8 癇證的辨證治療

癇證之形成,大多由于七情失調,先天因素,腦部外傷,飲食不節,勞累過度,或患它病之后,造成肝脾腎損傷,痰濁阻滯,氣機逆亂,風陽內動所致,而尤以痰邪作崇最為重要。

癇證雖有比較典型的證候,但病情各有不同[3]

發作持續時間有長有短,有數秒鐘、數分鐘至數小時[3]。發作間歇有久有暫,有每日發作或日發數次,乃至數日一發者,長則幾年一發[3]

發作程度又有輕重之別,輕則僅有呆木無知,不聞不見,不動不語,面色蒼白,但無抽搐,病人可突然中斷活動,手中物件突然落下,或頭突然向前傾下而又迅速抬起,或短暫時間眼睛上翻,或兩目上視,經數秒鐘或數分鐘后即可恢復,事后對發作情況完全不知。重則來勢急驟,卒倒號叫,抽搐涎涌,小便自遺,昏不知人,蘇醒后對發作情況一無所知,常遺有頭昏乏力等癥。本證的輕重常與痰濁的深淺,正氣的盛衰有關。一般初起正氣未衰,痰濁不重,故發作持續時間短,間歇期長。如反復發作,正氣漸衰,痰濁不化,愈發愈頻,使正氣更衰,互為因果,其病亦漸重。[3]

治療宜分標本虛實。頻繁發作時,以治標為主,著重豁痰順氣,熄風開竅定癇。平時以治本為重,宜健脾化痰,補益肝腎,養心安神。而調攝精神注意飲食,避免勞逸無度,亦屬重要。[3]

8.1 休止期/間歇期

癇病·休止期(quiescent stage of epilepsy[5])是指暫時不發病階段的癇病[6]。癇證之治療當依其標本緩急而有所區別[3]。間歇期當調理臟腑以治本為主,或佐除痰、清熱、平肝、通絡、寧心諸法以標本兼顧[3]。間歇期長者,可用丸劑緩圖,以期根治,防止復發[3]

8.1.1 治則

滌痰熄風,開竅定癇

8.1.1.1 癇證間歇期的針灸治療

選穴:印堂 鳩尾 間使 太沖

方義:間歇期間取印堂、鳩尾交通督任,協調陰陽,舒理逆亂,間使疏通心氣;太沖平肝熄風

隨證配穴:痰濁壅盛—豐隆肝腎陰虛太溪脾胃虛弱足三里,昏迷—涌泉

操作:毫針刺,瀉法,發作時水溝向上刺雀啄捻轉眼球充滿淚水為度,每日1次,每次留針30min,10次為一療程。

8.1.2 癇病間歇期的電針療法

選用神庭內關太陽與足三里、風池仆參組穴位,交替作用。用脈沖電密波,通電10~20分鐘。適用于間歇期[2]

8.1.3 癇病間歇期的水針療法

取足三里、內關、大椎、風池等穴,用維生素B1注射液100毫克或維生素B12注射液0.5毫克,每穴注入0.5毫升,每次選2~3穴,用于間隔期[2]

8.2 發作期

癇病·發作期(attacking stage of epilepsy seizure[5])是指發作階段的癇病[5]。分陽癇陰癇[6]。癇證之治療當依其標本緩急而有所區別[3]。發作之時,以治標、控制發作為當務之急,可按病情選用豁痰順氣、平肝熄風、通絡鎮痙、寧心安神定驚、清肝瀉火等法為治[3]。病情驟急,不及煎藥內服者,可先用針刺,以促其蘇醒,后再投以煎劑[3]

8.2.1 癇證發作期針灸治療

方一:

發作時取百會、水溝、后溪神門、涌泉等穴為主。夜間發作加照海;白晝發作加申脈;發作難醒者加灸氣海。間隔期取鳩尾、大椎、腰奇、內心俞、豐隆、間使等穴為主。氣血虛者加灸關元、足三里;陰虛者加腎俞三陰交[2]

方二:

下列兩組穴位交替使用:

百合,印堂,人中,內關,神門,叁陰交

②鳩尾,中脘,內關,間使,太沖。適用于發作期,用瀉法。濕痰盛者,酌加天突、豐隆,灸百會、氣海、足叁里。癇證反復頻發者,針印堂、人中,灸中脘,也可針會陰長強穴。

8.2.2 陽癇

陽癇(yang epilepsy[5])為病證名[7]。是指風火痰邪,上擾神竅,平素情緒急躁,心煩失眠口苦咽干便秘尿黃;病發前多有眩暈、頭痛而脹,胸悶乏力,喜伸欠等先兆癥狀;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牙關緊閉,兩目上視,四肢抽搐,面色潮紅、紫紅轉為青紫或蒼白,口唇發紺,口吐涎沫,或喉中痰鳴,或怪叫,移時蘇醒如常人,甚至二便自遺,舌紅,苔白膩,脈弦滑等為常見癥的癇病發作期證候[5]。即兼見陽證為主的癇癥[7]

諸病源候論》卷四十五:“病先身熱瘈疭驚啼喚而后發癇,脈浮者為陽癇。”

雜病源流犀燭·諸癇源流》:“陽癇必由痰熱客心胃,聞驚而作,甚則不聞驚亦作。宜用寒涼藥。”方宜妙香散等 。

8.2.2.1 肝火痰熱

癇病·肝火痰熱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liver-fire and phlegm-heat[5])是指肝火痰熱互結,以平日情緒急躁,每因焦急郁怒誘發癲 ,發作時昏仆抽搐吐涎,或有吼叫,二便自遺; 止后,仍煩躁不安,失眠等為常見癥的陽癇證候[6]

8.2.2.2 風痰閉阻/風痰閉竅

癇病·風痰閉竅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wind-phlegm blocking orifices[5])是指風痰閉阻清竅,以猝然昏仆,目晴上視,口吐白沫,手足抽搐,喉中痰鳴,舌淡紅,苔白膩,脈滑等為常見癥的陽癇證候[6]

8.2.2.2.1 癥狀

在發作前常有眩暈,胸悶,乏力等癥(亦有無明顯先兆者)。發則突然跌倒,神志不清,抽搐吐涎,或伴尖叫與二便失禁。也有短暫神志不清,或精神恍惚而無抽搐者。舌苔白膩,脈多弦滑。[3]

8.2.2.2.2 證候分析

眩暈,頭昏,胸悶乏力等癥,均為風痰上逆之先兆癥狀。肝風內動,痰隨風動,風痰閉阻,心神被蒙,則癇證發作。肝郁則脾不健運,痰濁內生,風痰上涌而吐涎沫。苔白膩,脈弦滑,均為肝風挾痰濁之象。[3]

8.2.2.2.3 治法

滌痰熄風,開竅定癇[3]

8.2.2.2.4 治療風痰閉阻型癇證的方藥

定癇丸[備注]定癇丸(《醫學心悟》):天麻川貝膽南星姜半夏為主方。方用竹瀝、菖蒲、膽星半夏等以豁痰開竅;天麻、全蝎僵蠶以平肝熄風鎮痙;琥珀、辰砂、茯神遠志以鎮心安神。[3]

定癇丸(程鐘齡《醫學心悟》)加減處方茯苓20克,石菖蒲10克,遠志9克,全蝎6克,僵蠶12克,琥珀末3克(沖服),天竺黃10克,天麻10克,膽南星10克,法半夏12克,地龍12克,陳皮6克。水煎服。

可在辨證處方中,加入全蝎、蜈蚣等蟲等藥物,以熄風解痙鎮癇,可以提高臨床療效。一般以研粉吞服為宜,每服1~1.5克,日服2次。如全蝎、蜈蚣并用,可各服0.5~1克,日服2次。小兒劑量酌減。[3]

8.2.2.2.5 治療風痰閉阻型癇證的中成藥

醫癇丸,每次6克,每日2次。

白金丸,每次6克,每日2次。

8.2.2.2.6 治療風痰閉阻型癇證的單方驗方

河南鎮癇方(劉玲驗方)處方:白蒺藜、僵蠶、蛇床子各62克,蜈蚣7條,膽南星45克,朱砂9克,青礞石93克,共研為細面末,制成蜜丸,每丸重2.5克(含生藥蜂蜜各1.25克)。成人每次1丸,每日3次。

鎮癇方(孫景堯驗方)處方:全蝎50克,白礬、膽南星、郁金各25克,共研為細末。每晚服10克。

8.2.2.2.7 風痰閉阻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選穴:以任、督兩脈及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穴為主。取長強、鳩尾、陽陵泉筋縮本神、風池、太沖、豐隆。

隨證配穴:眩暈者,加合谷、百會。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

方義:選長強、鳩尾以交通任督,調整陰陽,為治癇之效穴。陽陵泉為筋會,配督脈之筋縮可解痙止搐。足少陽經穴本神、風池,配足厥陰原穴太沖平肝熄風。豐隆清熱化痰

8.2.2.2.8 風痰閉阻型癇證的飲食療法

天麻陳皮粥:天麻、陳皮各10克,大米100克,同煮粥,粥成加入白糖適量調勻,分2次服。適用于風痰阻閉型。

8.2.2.3 痰火內盛/痰火擾神

癇病·痰火擾神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phlegm-fire disturbing spirit[5])是指火熱與痰濁交結,閉擾心神,以猝然仆倒,不省人事,四肢強痙拘攣,口中有聲,口吐白沫,煩躁不安,氣高息粗,痰鳴漉漉口臭便干,舌紅或暗紅,苔黃膩,脈弦滑等為常見癥的陽癇證候[6]

8.2.2.3.1 癥狀

發作時昏仆抽搐吐涎,或有叫吼,平日情緒急躁,心煩失眠,咯痰不爽,口苦而干,便秘,舌紅苔黃膩,脈弦滑數。[3]

8.2.2.3.2 證候分析

肝火偏旺,火動生風,煎熬津液,結而為痰,風動痰升,阻塞心竅,則昏仆抽搐吐涎。肝氣不舒,則情緒急躁。火擾心神,則心煩失眠。舌紅苔黃膩,脈弦滑數,均為肝火痰熱偏盛之征。[3]

8.2.2.3.3 治法

清肝瀉火,化痰開竅[3]

8.2.2.3.4 治療痰火內盛型癇證的方藥

龍膽瀉肝湯[備注]龍膽瀉肝湯(《蘭室秘藏》):龍膽草澤瀉木通車前子當歸柴胡生地黃(近代方有黃芩梔子滌痰湯[備注]滌痰湯(《嚴氏濟生方》):制半夏、制南星、陳皮、枳實、茯苓、人參、石菖蒲、竹茹甘草生姜加減。前方用龍膽草、木通、生地等瀉肝清熱為主;后方用半夏、南星、枳實、菖蒲等滌痰開竅為主。并可加入石決明鉤藤、竹瀝、地龍等以加強平肝熄風,化痰定癇之力。若痰火壅實,大便秘結,可用竹瀝達痰丸[備注]竹瀝達痰丸(《古今醫鑒》):青礞石、沉香大黃、黃芩、竹瀝、半夏、橘紅、甘草、姜汁、茯苓、人參祛痰瀉火通腑。[3]

可在辨證處方中,加入全蝎、蜈蚣等蟲等藥物,以熄風解痙鎮癇,可以提高臨床療效。一般以研粉吞服為宜,每服1~1.5克,日服2次。如全蝎、蜈蚣并用,可各服0.5~1克,日服2次。小兒劑量酌減。[3]

龍膽瀉肝湯(李杲《蘭室秘藏》)合滌痰湯(嚴用和《嚴氏濟生方》)加減處方:龍膽草12克,梔子10克,黃芩12克,木通10克,法半夏12克,膽南星10克,石菖蒲9克,枳實12克,陳皮6克,天竺黃12克,地龍12克,郁金10克,鉤藤15克,甘草6克。水煎服。

8.2.2.3.5 治療痰火內盛型癇證的中成藥

癇癥鎮心丹,每次1粒,每日2次。

8.2.2.3.6 治療痰火內盛型癇證的單方驗方

石膏朱砂散(蘇通臣等《河北中醫》1988.6)處方:生石膏30克,朱砂12克,白礬9克,共研為細末,每次服1克,每日2~3次。

8.2.2.3.7 痰火內盛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治法:豁痰開竅,清肝瀉火。

選穴:以任、督兩脈和足陽明胃經、足厥陰肝經穴為主。取長強、鳩尾、陽陵泉、筋縮、豐隆、行間

隨證配穴:發作時,加水溝、頰車、神門。夜間發作加照海,白晝發作加申脈。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

方義:選長強、鳩尾以交通任督,調整陰陽,為治癇之效穴。陽陵泉為筋會,配督脈之筋縮可解痙止搐。豐隆和胃降濁,清熱化痰。行間為肝經滎穴,以清肝膽之火。共奏開竅止搐,豁痰清熱,平肝熄風之功。

8.2.2.3.8 痰火內盛型癇證的飲食療法

絲瓜飲:老絲瓜1段,杏仁12克,陳皮10克,水煎服。適用于痰火內盛型。

8.2.3 陰癇

陰癇(yin epilepsy[5])為病證名[8]。是指虛體瘀痰,內閉神竅,平素食欲不佳,神疲乏力,惡心泛嘔,胸悶咯痰,大便溏薄,以發 時面色暗晦萎黃,手足清冷,雙眼半開半合,神昏,僵臥拘急,或顫動,抽搐時發,口吐涎沫,口不啼叫,或聲音微小,呆木無知,但一日十數次或數十次頻作,醒后全身疲憊癱軟,數日后逐漸恢復,舌淡,苔白厚膩,脈沉細或沉遲等為常見癥的癇病發作期證候[5]。即兼見寒象的癲癇[8]

《諸病源候論》卷四十五:“病先身冷,不驚瘼,不啼喚,而病發時脈沉者為陰癇。”

《雜病源流犀燭·諸癇源流》:“陰癇亦本痰熱,緣醫用寒藥太過,損傷脾胃,變而成陰。宜用溫補燥濕藥。”方用五生丸、引神歸星丹等[8]

8.2.3.1 瘀阻腦絡

癇病·瘀阻腦絡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static blood blocking brain collateral[5])是指瘀血內阻腦絡,以猝然昏仆,瘈疭抽搐,或單以口角眼角、肢體抽搐,顏面口唇青紫,舌紫暗或有瘀點,脈弦或澀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1.1 癥狀

發則卒然昏仆,瘛疭抽搐,或單以口角、眼角、肢體抽搐,顏面口唇青紫,舌紫黯或有瘀點,脈澀[4]

8.2.3.1.2 證候分析

瘀血阻滯于腦部,脈絡不通,竅閉神匿,發為癇病。舌紫黯或有瘀點、脈澀,均為血瘀之象。[4]

8.2.3.1.3 治法

醒神止搐,活血通絡[4]

癲癇常與氣血瘀滯有關,尤以外傷引起本病證者為最多見[3]。故可配合丹參紅花桃仁川芎活血化瘀之品[3]

8.2.3.1.4 瘀阻腦絡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選穴:以督脈穴為主。取水溝、上星、太陽、角孫、陽陵泉、筋縮、血海膈俞

隨證配穴:頭痛者,在局部以梅花針叩刺微出血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或點刺出血。

方義:水溝以醒神開竅。上星、太陽、角孫針用瀉法或點刺出血,以活血通絡。血海、膈俞功專活血化瘀。陽陵泉、筋縮以止抽搐。

8.2.3.2 血虛風動

癇病·血虛動風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wind stirring due to blood deficiency[5])是指血虛精虧,引動肝風,以猝然仆倒,面部烘熱,兩目瞪視,四肢抽搐無力,手足蠕動,二便自遺,舌淡,少苔,脈細弱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2.1 癥狀

或卒然仆倒,或面部烘熱,或兩目上視,或局限性抽搐,或四肢抽搐無力,手足蠕動,二便自遺,舌淡少苔,脈細弱。[4]

8.2.3.2.2 證候分析

勞倦思慮,耗傷氣血,或病久體虛,血虛則風陽內動,蒙蔽清竅,而卒然仆倒、兩目上視、肢體抽搐、二便自遺。陰虧血虛,風陽上擾,則面部烘熱。手足蠕動、四肢抽搐而無力、舌淡少苔、脈細弱,為血虛之象。[4]

8.2.3.2.3 治法

益氣養血,熄風止搐[4]

8.2.3.2.4 血虛風動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選穴:以任脈穴背俞穴為主。取脾俞、氣海、膈俞、血海、通里、陽陵泉、筋縮。

隨證配穴:虛煩不眠者,加三陰交、神門。心悸氣短者,加內關、膻中

刺灸方法:針用補法,并可加灸。

方義:脾俞、氣海健脾益氣,配膈俞、血海以活血養血。通里養心益智。陽陵泉、筋縮解痙攣而止抽搐。

8.2.3.3 心腎虧虛

癇病·心腎兩虛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deficiency of heart and kidney[5])是指心腎陰虛,以癇病頻發,神思恍惚,心悸,健忘失眠,頭暈目眩,兩目干澀面色晦暗耳輪焦枯不澤,腰膝酸軟,大便干燥,舌淡紅,脈沉細數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3.1 癥狀

癲癇發作日久,健忘,心悸,頭暈目眩,腰膝疫軟,神疲乏力。苔薄膩,脈細弱。[3]

8.2.3.3.2 證候分析

由于癲癇反復發作,日久不愈,導致心血不足腎氣虧虛,故健忘,心悸,頭暈目眩,腰膝痰軟。精氣虧耗,故見神疲乏力,脈象細弱。[3]

8.2.3.3.3 治法

補益心腎,健脾化痰[3]

8.2.3.3.4 治療心腎虧虛型癇證的方藥

大補元煎[備注]大補元煎(《景岳全書》):人參、炒山藥熟地黃杜仲枸杞子、當歸、山茱萸炙甘草六君子湯[備注]六君子湯(《醫學正傳》):人參、炙甘草、茯苓、白術、陳皮、制半夏加減。前方用熟地、山藥、萸肉、杞子、當歸、杜仲以補養肝腎,人參、甘草補益心氣。后方著重益氣健脾化痰。可加菖蒲、遠志以安神宣竅。偏于腎虛為主者,亦可用河車大造丸[備注]河車大造丸(《扶壽精方》):紫河車、熟地黃、杜仲、天冬麥冬龜版黃柏牛膝調治。若癇證日久不愈,而見神志恍惚,恐懼,抑郁,焦虛,可合甘麥大棗湯[備注]甘麥大棗湯(《金匱要略方論》):甘草、淮小麥大棗甘以緩急,養心潤燥[3]

可在辨證處方中,加入全蝎、蜈蚣等蟲等藥物,以熄風解痙鎮癇,可以提高臨床療效。一般以研粉吞服為宜,每服1~1.5克,日服2次。如全蝎、蜈蚣并用,可各服0.5~1克,日服2次。小兒劑量酌減。[3]

大補元煎(張介賓《景岳全書》)合六君子湯(虞摶《醫學正傳》)處方:黨參20克,山藥18克,熟地黃15克,杜仲15克,當歸12克,枸杞子12克,法半夏15克,陳皮9克,茯苓15克,白術12克,酸棗仁12克,遠志6克,石菖蒲6克,甘草6克。水煎服。

8.2.3.3.5 治療心腎虧虛型癇證的中成藥

鎮癇片,每次4片,每日3次。

8.2.3.3.6 治療心腎虧虛型癇證的單方驗方

通脈愈癇丸(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處方:黃芪、黨參、紫河車、當歸各60克,肉桂、紅花、川芎各15克,赤芍、桃仁各30克,丹參90克,法半夏、生南星、煅礞石各45克,石菖蒲20克,天麻50克,共研細末,煉蜜為丸。每丸10克,每次1丸,每日3次,用姜湯送服。一個月為一療程。癲癇發作日久,健忘,心悸,頭暈目眩,腰膝酸軟,神疲乏補益心腎,健脾化痰。力。苔黃膩,脈細弱。性情急燥,心煩失眠,口干苦,大便秘結,發作時癥狀與清肝瀉火,化痰開竅。風痰閉阻型相同。舌質紅苔黃膩,脈弦滑數。

8.2.3.3.7 心腎虧虛型癇證的飲食療法

杞子燉羊腦:枸杞子30克,羊腦1副,放燉盅內加適量水,隔水燉,鹽調味服。適用于心腎虧虛型。

8.2.3.4 脾虛濕困

癇病·脾虛濕困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damp retention due to spleen deficiency[6])是指脾氣不足,痰濁內盛,以倦怠乏力,身體瘦弱,胸悶,眩暈,納差,便溏,發作時面色晦滯或晄白,四肢清冷,蜷臥拘急,嘔吐涎沫,啼聲低怯,舌淡,苔白膩,脈濡滑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5 心脾兩虛

癇病·心脾兩虛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deficiency of both heart and spleen[5])是指心脾陽氣不足,以反復發 不愈,猝然昏仆,神疲乏力,面色蒼白,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無力,口噤目閉,二便自遺,體瘦,納呆,舌淡,苔白膩,脈沉弱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5.1 癥狀

久發不愈,卒然昏仆,或僅頭部下垂,四肢無力,伴面色蒼白、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無力、口噤目閉、二便自遺,舌淡,苔白,脈弱。[4]

8.2.3.5.2 證候分析

患病日久,正氣耗傷,氣血不足,故癲癇發作時四肢抽搐無力,或僅頭部下垂。氣虛統攝無力,故二便自遺。舌淡、苔白、脈弱,均為氣血兩虧之象。[4]

8.2.3.5.3 治法

補益心脾,養血熄風[4]

8.2.3.5.4 心脾兩虛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足太陰脾經足陽明胃經穴為主。取三陰交、中脘、足三里、豐隆、陽陵泉、筋縮。

隨證配穴:發作持續昏迷不醒者,可針補涌泉,灸氣海。

刺灸方法:針用補法,并可加灸。

方義:三陰交、中脘、足三里健脾益胃,補益氣血。豐隆和中化痰。筋會陽陵泉與筋縮相配解痙攣而止抽搐。

8.2.3.6 肝腎陰虛

癇病·肝腎陰虛證(epilepsy with syndrome of yin deficiency of liver and kidney[6])是指肝腎陰虛,虛熱內擾,以癇病頻作,神思恍惚,面色晦暗,頭暈目眩,兩目干澀,耳輪焦枯,健忘失眠,腰膝酸軟,大便干燥,舌紅,苔薄黃,脈沉細數等為常見癥的陰癇證候[6]

8.2.3.6.1 癥狀

發則卒然昏仆,或失神發作,或語蹇,四肢逆冷,肢體抽搐瘼疚,手足蠕動,健忘失眠,腰膝酸軟,舌紅絳,少苔或無苔,脈弦細數。[4]

8.2.3.6.2 證候分析

肝腎陰虛,陰不斂陽,虛火伏痰上擾心神,故發為癇病。腎精虧虛,腦髓不足,故健忘失眠、腰膝酸軟。陰損及陽陽虛則四肢逆冷。舌紅絳、脈弦細數,均為肝腎陰虛之象。[4]

8.2.3.6.3 治法

滋補肝腎潛陽安神[4]

8.2.3.6.4 肝腎陰虛型癇證的針灸治療

[4]

選穴:以足少陰腎經、足厥陰肝經穴為主。取肝俞、腎俞、三陰交、太溪、通里、鳩尾、陽陵泉、筋縮。

隨證配穴:神疲面白、久而不復者,為陰精氣血俱虛之象,加氣海、足三里、百會。

刺灸方法:針用補法。

方義:通里養心安神。肝俞、腎俞、太溪、三陰交調補肝腎。鳩尾為治癇效穴。陽陵泉、筋縮解痙攣而止抽搐。

9 癇證的其他療法

9.1 耳針

方一:胃、腦、神門、心、枕、腦點。每次選2~3穴,強刺激,留針30min,間歇捻針。隔日1次。

方二:取腦、神門、心、枕、緣中、胃、腎等穴為主。每次選2~3穴。[2]

9.2 穴位注射

足三里、內關、大椎、風池。用100mg維生素B1注射液或0.5mg維生素 B12注射液,每穴注入0.5ml,每次選用2~3穴。

9.3 外治法

吳茱萸適量研為細末,撒入臍窩、神闕穴,外用膏藥固定,7~10天換1次。

10 特別提示

繼發性癲癇,應重視原發病的治療。持續發作伴有高熱、昏迷等危重病例,必須采取綜合療法。

11 醫案

張××,女,11歲。家長代訴:患兒3歲時患抽搐,時常發作,曾經精神病院診斷為癲癇,原因不明。常服西藥控制癥狀。家長想用針灸代替藥物,故來門診。據述,數日至數月發作1次,每次發作抽搐劇烈,口吐白沫,約10min停止。間歇期患兒智力如常。但畏其突然發作,因而停學。取百會、間使、神門、足三里、豐隆、四神聰、肝俞、太沖、筋縮、照海等穴,每次針3~5穴,隔日1次,連針3個月,竟未發作。家長自動讓患兒停服西藥。又針3個月,療效鞏固,遂復學讀書。追訪3年,家長喜告痊愈。(江蘇省中醫院門診病歷)

12 癇證患者的生活調理

生活的調理在癇證的治療上占有重要地位[3]

患者必須避免勞累過度及精神刺激保持心情舒暢,力求去除發病之誘因[3]

羊肉、酒漿等燥熱之品,常易誘發癇證,應當禁忌[3]

本證患者不宜從事駕駛工作、高空及水上作業,不宜騎自行車,以免發生意外[3]

發作期間,須注意去除義齒,保護舌頭[3]。保持呼吸道通暢,以免窒息

昏迷時間較長者,要特別注意口腔衛生及痰液排出的通暢。[3]

13 文獻摘錄

《古今醫鑒·五癇》:“夫癇者有五等,而類五畜,以應五臟。發則卒然倒仆,口眼相引,手足搐搦,背脊強直,口吐涎沫,聲類畜叫,食傾乃蘇,原其所由,或因七情之氣郁結,或為六淫之邪所干,或因受大驚恐,神氣不守,或自幼受驚,感觸而成,皆是痰迷心竅,如癡如愚。治之不須分五,俱宜豁痰順氣,清火平肝。”

壽世保元·癇證》:“蓋癇疾之原,得之驚,或在母腹之時,或在有生之后,必因驚恐而致疾。蓋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恐氣歸腎,驚氣歸心。并于心腎,則肝脾獨虛,肝虛則生風,脾虛則生痰,蓄極而通,其發也暴,故令風痰上涌而癇作矣。”

證治準繩·癲狂癇總論》:“癇病發則昏不知人,眩仆倒地,不省高下,甚至瘛疭抽掣,目上視,或口眼㖞斜,或口作六畜之聲。”

《證治準繩·癇》篇:“癇病與卒中痙病相同,但癇病仆時口中作聲,將醒時吐涎沫,醒后又復發,有連日發者,有一日三、五發者。中風中寒中暑之類則仆時無聲,醒時無涎沫,醒后不復再發。痙病雖亦時發時止,然身強直反張如弓,不如癇之身軟,或如豬犬牛羊之鳴也。”

臨證指南醫案·癲癇》:“癇病或由驚恐,或由飲食不節,或由母腹中受驚,以致內臟不平,經久失調,一觸積痰,厥氣內風,猝焉暴逆,莫能禁止,待其氣反然后已。”

劉惠民醫案選·癲癇》:“本病機理可概括為臟腑機能失調,陰陽升降失職,以致風、痰、火、氣四者交雜,但以臟腑病變為主,與肝脾心腎關聯密切。如肝腎陰虛,水不涵木,木旺化火熱極生風,肝風內動,出現肢體抽搐,角弓反張。若脾虛不能運化,津液水濕積聚成痰,痰迷心竅,則出現神不守舍,意識喪失。”

《諸病源候論》卷四十五:“癇者小兒病也,十歲以上為癲,十歲以下為癇。”

14 參考資料

  1. ^ [1]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764.
  2. ^ [2]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683.
  3. ^ [3]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129-132.
  4. ^ [4]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88-91.
  5. ^ [5]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6. ^ [6]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 中醫藥學名詞(2010)[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7. ^ [7]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732.
  8. ^ [8]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743.

治療癇證的穴位





古籍中的癇證


相關文獻

瀏覽本頁的人還關注了以下詞條:

開放分類:中醫學中醫病名常見病方藥治療常見病耳針療法中醫內科學中醫常見病常見病針灸治療
詞條癇證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8/10/16 20:28:45 | #0
    歡迎您對癇證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14:09:37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