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痿證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wěi zhèng

2 英文參考

flaccidity syndrome[21世紀雙語科技詞典]

3 概述

痿證為病證名。是指肢體筋脈弛緩、軟弱無力,日久因不能隨意運動而致肌肉萎縮的一種癥證[1]。《素問玄機原病式·五運主病》:“痿,謂手足痿弱,無力以運行也。”臨床上以下肢痿弱,較為多見,故稱“痿躄[1]。“痿”是指肢體痿弱不用,“躄”是指下肢軟弱無力,不能步履之意[1]。輕者運動功能減弱,活動不便,肌肉略萎縮;重者則完全癱瘓,肌肉萎縮不用[2]。痿證還可表現為眼瞼下垂咀嚼無力,吞咽困難,手握無力,甚至呼吸困難,周身軟弱無力。現代醫學中的小兒麻痹后遺癥重癥肌無力多發性神經炎急性脊髓炎進行性肌萎縮癔病性癱瘓、周期性麻痹癥、肌營養不良癥等病中,凡出現肢體痿廢不用者,均可參照本證辨證論治[2]

痿證是由五志六淫房勞食滯等導致五臟內虛、肢體失養而引起,其病虛多實少,熱多寒少[3]。主要病理機制有肺熱津傷、濕熱浸淫、脾胃虛弱,肝腎髓枯等四種,亦有挾痰、挾瘀、挾積等[3]病機可涉及五臟,但與肺、胃、肝、腎關系最為密切[3]。其證型以肺熱津傷、濕熱浸淫、脾胃虧虛、肝腎虧損為多見[3]

治療上《素問·痿論篇》:“治痿者獨取陽明”,是指從補脾胃、清胃火、去濕熱以資養五臟的一種重要措施。另一方面朱丹溪用“瀉南方、補北方”,是從清內熱、滋腎陰方面,達到金水相生,滋潤五臟的另一種方法。總的治法正如《醫學心悟·痿》所云:“不外補中祛濕養陰清熱而已”。自然還要視具體病情選用填精、活血、化痰、運化等法,才能洞中肯綮。[3]

針灸治療痿證的某些疾患有不同程度效果,但療程較長,需堅持施治。治療時可配合藥物推拿、理療等,以提高療效。

4 各家論述

內經》對痿證的記載頗詳,在《素問·痿論篇》中作為專題論述,指出本病主要病理為“肺熱葉焦”,肺燥不能輸精于五臟,因而五體失養,產生痿軟證候。并據其病因、證候的不同,將痿證分為皮、脈、筋、肉、骨五痿。事實上五痿不能機械區分,但確有淺深輕重之異。在治療法則上,《痿論篇》提出“治痿者獨取陽明”之說。同時在《素問·生氣通天論篇》又有:“因于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說明濕熱也是痿證發病原因之一。

后世在漢唐時期對本病較少專題論說,(多混在風、痹、厥、虛勞等其他病證中敘述)到了宋代,《三因極一病證方論·五痿敘論》明確指出:人身五體內屬五臟,若“隨情妄用,喜怒不節,勞佚兼并,致內臟精血虛耗,榮衛失度……使皮毛、筋骨、肌肉痿弱無力以運動,故致痿躄”,并直接點明“痿躄證屬內臟氣不足之所為也”的病機特點,這是對《內經》諸痿的概括。

儒門事親·指風痹痿厥近世差互說》把風、痹、厥證的證候與痿病作了鑒別。又對《素問》內熱熏蒸肺熱成痿的病機作了進一步探討,認為:“痿之為狀……由腎水不能勝心火,心火上爍肺金,肺金受火制,六葉皆焦,皮毛虛弱急而薄者,則生痿躄。”此外張氏更直斷曰:“痿病無寒。”

朱丹溪則更擴充子和之說,糾正“風痿混同”之弊,提出“瀉南方、補北方”的治痿原則。而在具體辨證施治方面又分列濕熱、濕痰氣虛瘀血之別,為后世開示源頭。

景岳全書·痿證》又指出痿證非盡為火證,認為“元氣敗傷則精虛不能灌溉,血虛不能營養者,亦不少矣,若概從火論,則恐真陽衰敗,及土衰火涸者有不能堪。”補充了痿證悉從陰虛火旺之所未備。

臨證指南醫案·痿》鄒滋九按更總括前論明確指出本病為“肝腎肺胃四經之病”,說明四臟氣血津精不足是導成痿證的直接因素。

可見痿證是以臟氣內傷引起肢體失養,痿軟不能隨意任用的一種疾病。

5 病因病機

[4]

痿證是以肢體痿軟不能隨意運動為主要癥狀的一種疾病。導致肢體痿軟的原因十分繁雜,僅就《素問·痿論篇》所提到的就有“有所失亡,所求不得……發為痿躄……悲哀太甚……傳為脈痿……思想無窮,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發為筋痿……有漸于濕,以水為事,居處相濕……發為肉痿……遠行勞倦,逢大熱而渴……發為骨痿”。可見不論內傷情志、外感濕熱、勞倦色欲都能損傷內臟精氣,導致筋脈失養,產生痿證。正如《證治準繩·痿》所說:“若會通八十一篇言,便見五勞五志六淫盡得成五臟之熱以為痿也。”

5.1 肺熱傷津,津傷不布

感受溫熱毒邪,高熱不退,或病后余熱燔灼傷津耗氣,皆令

“肺熱葉焦”不能布送津液以潤澤五臟,遂致四肢筋脈失養,痿弱不用。此即《素問·痿論篇》:“五臟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躄”之謂也。

以上病機重點在于肺熱葉焦,導致五臟失濡,筋脈失養。若不及時調治,可能重傷五臟精氣,使痿病更加嚴重。

5.2 濕熱浸淫,氣血不運

久處濕地,或冒雨露,浸淫經脈,使營衛運行受阻,郁遏生熱,久則氣血運行不利,筋脈肌肉失卻濡養而馳縱不收,成為痿證,即《素問·痿論篇》:“有漸于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痹而不仁,發為肉痿。”也有因飲食不節,如過食肥甘,或嗜酒,或多食辛辣,損傷脾胃,內生濕熱,阻礙運化,導致脾運不輸,筋脈肌肉失養,產生痿證的。同時陽明濕熱不清,易灼肺金,加重痿證,正如《張氏醫通·痿》所說:“痿證,臟腑病因雖曰不一,大都起于陽明濕熱,內蘊不清,則肺受熱乘而日槁,脾受濕淫而日溢,遂成上枯下濕之候。”以上病機重點在脾胃,濕熱困脾,久則傷及中氣,轉為脾虛濕熱,虛實互見。或流注于下,傷及腎陰。

5.3 脾胃虧虛,精微不輸

脾胃為后天之本,素體脾胃虛弱,或久病成虛,中氣受損,則受納、運化、輸布的功能失常,氣血津液生化之源不足,無以濡養五臟,運行血氣、以致筋骨失養,關節不利,肌肉瘦削,而產生肢體痿弱不用。

如果原有痿證,經久不愈,導致脾胃虛弱則痿證可能更加嚴重,《醫宗必讀·痿》所云:“陽明者胃也,主納水谷,化精微以資養表里,故為五臟六腑之海,而下潤宗筋……主束骨利機關。”“陽明虛則血氣少,不能潤養宗筋,故弛縱,宗筋縱則帶脈不能收引,故足痿不用。”就是指這種情況。

以上病機重點在脾胃二經、多屬虛證。但脾胃虛弱,往往夾雜濕熱內滯,或痰濕之邪。

5.4 肝腎虧損,髓枯筋

素來腎虛,或因房色太過,乘醉入房,精損難復,或因勞役太過,罷極本傷,陰精虧損,導致腎中水虧水旺,筋脈失其營養,而產生痿證。

或因五志失調,火起于內,腎水虛不能制,以致火爍肺金,肺失治節,不能通調津液以溉五臟,臟氣傷則肢體失養,產生痿躄。諸此正如《儒門事親·指風痹痿厥近世差互說》:“痿之為病,由腎水不能勝心火……腎主兩足,故骨髓衰竭,由使內太過而致然”。

此外,脾虛濕熱不化,流注于下,久則亦能損傷肝腎,導致筋骨失養。《脾胃論·脾胃虛弱隨時為病隨病制方》:“夫痿者,濕熱乘于腎肝也,當急去之,不然則下焦元氣竭盡而成軟癱”,所說的即指這種情況。

5.5 其他病機

以上病機重點在肝腎二臟,亦可因肺燥、脾虛、濕熱久羈而致,臨床上與各型交叉摻雜的也不少見。由于真臟虧損,病多沉重深痼。

痿證的主要病理機轉,雖有以上幾種區分,但常常互相傳變。如肺熱葉焦,津失敷布,久則五臟失濡,內熱互起,腎水下虧,水不制水,則火爍肺金,導致肺熱津傷、脾虛與濕熱更是互為因果。濕熱亦能下注于腎,傷及腎陰,所以本病病證常常涉及諸臟,而不局限于一經一臟。但總的說來,肝藏血主筋,腎藏精生髓,津生于胃,散布于肺,本病與肝腎肺胃關系最為密切。

在臨床上應該注意幾點:一是痿證多屬五臟內傷,精血受損,陰虛火旺,一般是熱證、虛證居多,虛實夾雜者亦不鮮見,實證寒證則較少。《素問·生氣通天論篇》雖有“濕熱不攘……弛長為痿”之載,但畢竟多屬脾胃虛弱內傷引起,濕熱傷筋多是發病機轉的一個層次。二是痿證雖以內熱為本,而此熱又多與肺熱有關,但由于以上病因均能傷及五臟而產生五痿,是故對本病兼挾之證,也不可等閑視之。《證治匯補·痿躄》:“內熱成痿,此論病之本也,若有感發,必因所挾而致。”常見的如痰濕、死血、濕熱、溫邪積滯等都要兼顧及之。三是內傷成痿,漸至于百節緩縱不收,臟氣損傷已可概見,故本病多數沉痼難治。若感外邪傷筋成痿,或可驟發,但亦非輕易,務要及時救治,免成痼疾

6 類證鑒別

痿證須與痹證作鑒別,因痹證后期,由于肢體關節疼痛,不能運動,肢體長期廢用,亦有類似痿證之瘦削枯萎者。但痿證肢體關節一般不痛;痹證則均有疼痛,其病因病機也和痿證有異,治法也各不相同,二者不能混淆[5]

7 辨證分析

痿證的病因,大抵分為外感、內傷兩類。外感多因熱邪濕邪,內傷多因久病、勞倦、飲食失調等。其主要病理機制有肺熱津傷、濕熱浸淫、脾胃虛弱、肝腎髓枯等,導致肢體筋脈失養而起。病位與肺、脾、肝、腎四臟關系較密切。臨床辨證應分清虛實。凡起病急,發展快,多屬肺熱傷津,或濕熱浸淫,多為實證;病史較長,起病與發展較慢,以脾胃肝腎虧虛為多,二者均屬虛證,亦有虛中夾實者。實證治療宜清熱、潤燥利濕,虛證宜益氣健脾、滋肝腎,并應重視“治痿獨取陽明”的原則。

痿證以四肢筋肉弛緩無力,失去活動功能為主癥。初起多有發熱,繼則上肢或下肢,偏左或偏右,痿軟無力,重者完全不能活動,肌肉日漸削瘦,并有麻木、發涼等,與痹證的酸痛活動受限不同。

肺熱傷津:兼有發熱,咳嗽心煩口渴小便短赤,大便干燥舌紅苔黃,脈細數。

濕熱侵淫:兼有身重,胸院痞悶,小便赤澀熱痛,苔黃膩,脈濡數。

脾胃虛弱:兼見納差氣短腹脹便溏面色無華,神疲無力,苔薄白,脈細弱。

肝腎虧損:兼見腰脊酸軟,眩暈耳鳴遺精早泄,或月經不調,舌紅苔少,脈細數。

8 辨證論治

本病以下肢痿躄最為多見,亦有手足并見痿弱的。嚴重的甚至于足不能任地,手不能握物,久則肌肉痿削,甚至癱瘓。

痿證臨床辨證應分清虛實。凡起病急、發展較快,屬于肺熱傷津,或濕熱浸淫,多屬實證。病史較久,起病與發展較慢,以脾胃肝腎虧虛為多,二者均屬虛證,亦有虛中夾實的。

關于痿證的治療《素問·痿論篇》有“治痿者獨取陽明”之說。所謂獨取陽明,系指一般采用補益后天為治療原則。《素問·痿論篇》指出“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按肺之津液來源于脾胃,肝腎的精血有賴于脾胃的生化。若脾胃虛弱,受納運化功能失常,津液精血生化之源不足,肌肉筋脈失養,則肢體痿軟,不易恢復。若脾胃功能健旺,飲食得增,氣血津液充足,臟腑功能轉旺,筋脈得以濡養,有利于痿證的恢復。故迄今在臨床治療時,不論選方用藥,針灸取穴,一般都重視調理脾胃這一治療原則。但不能單以“獨取陽明”的法則治療各種類型的痿證,臨床上仍須辨證施治。

此外,由于七情六欲致痿的病源多端,所以在以上主要補養治法之外,要認清兼夾,或兼清濕熱,或化痰、祛瘀,或清郁熱,辨證論治,才能收效,所以不能被“治痿獨取陽明”所拘執。

8.1 肺熱津傷,筋失濡潤

8.1.1 癥狀

病起發熱,或熱后突然出現肢體軟弱無力,皮膚枯燥,心煩口渴,咳嗆少痰,咽干不利,小便黃少,大便干燥,舌質紅,苔黃,脈細數[5]

8.1.2 證候分析

溫熱之邪犯肺,肺臟氣陰受傷,津液不足以敷布全身,遂致筋脈皮膚失養而肢體痿軟,皮膚干燥。熱邪傷津,故心煩口渴、溲短便燥。肺津不能上潤肺系,故咽干不利、咳嗆少痰。舌質紅、苔黃、脈細數,均為陰傷津涸,虛熱內熾之象。[5]

8.1.3 治法

清熱潤燥,養肺生津[5]

8.1.4 方藥

清燥救肺湯[備注]清燥救肺湯(《醫門法律》):桑葉石膏杏仁甘草麥冬人參阿膠、炒胡麻仁、炙枇杷葉加減。方中人參、麥冬養肺生津;石膏、桑葉、杏仁、麻仁,清熱潤燥,若熱蒸氣分,高熱、口渴、汗多,可加重石膏,并加知母、銀花、連翹清熱祛邪;若咳嗆少痰,酌加栝萎,桑白皮川貝、枇杷葉等清潤肅肺,咽干不利加花粉玉竹百合蘆根滋陰清潤。[5]

身熱退凈,食欲減退,口燥咽干較甚者,證屬肺胃陰傷,宜用益胃湯[備注]益胃湯(《溫病條辨》):沙參、麥冬、生地黃、玉竹、冰糖薏仁山藥谷芽之類益胃生津,并參考陽明病論證。[5]

主方:清燥救肺湯(喻嘉言《醫門法律》)加減處方太子參30克,麥冬、枇杷葉、桑白皮、北杏仁各12克,石膏20克,玉竹15克,火麻仁25克,甘草6克。水煎服。

單方驗方:桑白牛膝湯(方藥中等《實用中醫內科學》)處方:桑白皮、石斛、淮牛膝各30克,甘草6克。水煎服。

8.1.5 注意

一是本型痿證,起病較驟。多有外感化熱,熱邪傷津灼營的病史,內熱顯然可見,故治應清熱救津,甘寒清上,俾肺金清肅而火自降,切勿浪用苦寒燥濕辛溫之品,導致重亡津液。二是肺熱傷津,不免耗灼胃液,務須結合養胃清火,胃火清則肺金肅,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臨床體現。三是本型不治,久延則肺熱耗津、五臟受灼,轉為肝腎陰虧脾胃津傷者,亦常屢見。[5]

8.2 濕熱浸淫,氣血不運

8.2.1 癥狀

四肢痿軟,身體困重,或麻木、微腫,尤以下肢多見,或足脛熱氣上騰,或有發熱,胸痞脘悶,小便短赤澀痛,苔黃膩,脈細數[6]

或病起發熱,或熱退后突然出現肢體軟弱無力,心煩口渴,清熱潤燥,養肺生津。

8.2.2 證候分析

濕熱浸漬肌膚,故見肢體困重、或微腫。濕熱不攘,氣血運行不暢,故或見麻木。濕熱浸淫經脈、氣血阻滯,故痿軟無力。濕熱郁蒸,氣機不化,可見身熱不盡。胸膈痞悶,乃濕阻氣機之故。濕熱下注,故小便熱赤澀痛。苔黃膩,脈濡數,為濕熱內蘊之征。[6]

8.2.3 治法

清熱利濕,通利筋脈[6]

8.2.4 方藥

加味二妙散[備注]加味二妙散(《丹溪心法》):黃柏蒼術當歸、牛膝、防已萆薢龜版化裁。方中黃柏清熱;蒼術燥濕;萆薢、防己導濕熱從小便而出。可加木通、薏仁、蠶砂木瓜、牛膝等利濕通絡。[6]

若濕偏盛、胸脘痞悶,肢重且腫者,可酌加厚樸茯苓澤瀉理氣化濕長夏雨季,酌加藿香佩蘭化濕。如形體消瘦,自覺足脛熱氣上騰、心煩、舌紅或中剝、脈細數,為熱偏甚傷陰,上方去蒼術酌加生地、龜版、麥冬以養陰清熱。如肢體麻木,關節運動不利,舌質紫,脈細澀,為夾瘀之征,酌加赤芍丹參桃仁紅花活血通絡[6]

主方:四妙丸張秉成成方便讀》)加味處方:蒼術12克,黃柏10克,牛膝15克,薏苡仁30克,萆薢15克,防己、木瓜、秦艽各12克,金銀花藤30克,桑枝20克,甘草6克。水煎服。

中成藥:妙丸,每次6克,每日3次。

單方驗方:桑枝苡仁合劑(劉國普驗方)處方:老桑枝60克,銀花藤50克,薏苡仁30克。水煎,分兩次服。

8.2.5 注意

一是本型因濕熱浸淫所致,故不可急于填補,以免助濕。二是本型濕熱易傷肺腎金水之源。故除濕之外,兼施清養。三是本型濕熱不去,下流入腎,腎被熱灼而陰虧,成為標本虛實夾雜者,所以去濕務要慎用辛溫苦燥,若濕熱傷陰,則應轉清滋善后。[6]

8.3 脾胃虧虛,精微不運

8.3.1 癥狀

肢體痿軟無力,逐漸加重,食少,便溏,腹脹,面浮而色不華,氣短,神疲乏力,苔薄白,脈細[6]

8.3.2 證候分析

脾胃虛弱,氣血化源不充,則筋脈失榮,故肢體痿軟,漸漸加重。脾不健運故食少。脾虛清陽不升,故便溏腹脹。氣虛不能運化水濕,故氣短、面浮。神疲乏力,面色不華,脈細,皆由脾胃虛弱、氣血不足所致[6]

8.3.3 治法

補脾益氣,健運升清[6]

8.3.4 方藥

參苓白術散[備注]參苓白術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人參、茯苓、白術桔梗、山藥、甘草、白扁豆蓮子肉砂仁、薏苡仁加減。方中黨參、白術、山藥、扁豆、蓮子肉益氣健脾,茯苓、薏苡仁利濕扶脾;陳皮、砂仁和胃理氣[6]

肥人痰多,可用六君子湯[備注]六君子湯(《醫學正傳》):人參、炙甘草、茯苓、白術、陳皮、制半夏補脾化痰[6]

中氣不足,可用補中益氣湯[備注]補中益氣湯(《脾胃論》):人參、黃芪、白術、甘草、當歸、陳皮、升麻柴胡[6]

主方:補中益氣湯(李杲《脾胃論》)加減處方:黃芪、黨參各30克,白術12克,升麻、柴胡各6克,當歸12克,陳皮6克,山藥20克,杜仲18克,續斷15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

中成藥:補中益氣丸,每次10克,每日3次。

單方驗方:黃芪羊藿山藥湯(田鳳鳴等《中國奇方全書》)處方:黃芪、淫羊藿各60克,山藥、黨參、茯苓、白術、當歸各9克,柴胡、升麻各5克。水煎服。

8.3.5 注意

一是本型雖痿在四末,病實發于中焦,脾胃虛者,最易兼挾食積不運,當結合運化、導其食滯,酌佐谷麥芽、楂肉、神曲。二是脾虛每兼挾濕熱不化,補脾益氣之時,當結合滲濕清熱。三是脾主運化,脾虛則五臟失濡;脾為后天之本,五臟之傷,久亦損脾。本型脾虛痿證每與其他各型摻見,治法總宜扶脾益胃以振奮后天本源,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體現。[6]

8.4 肝腎虧損,髓枯筋痿

8.4.1 癥狀

起病緩慢,下肢痿軟無力、腰脊酸軟,不能久立,或伴目眩發落,咽干耳鳴,遺精或遺尿,或婦女月經不調。甚至步履全廢,腿脛大肉漸脫。舌紅少苔,脈細數[6]

8.4.2 證候分析

肝腎虧虛,精血不能濡養筋骨經脈,故漸成痿證。腰為腎之府腎主骨,精髓不足,放腰脊酸軟,不能久立。目為肝之竅,耳為腎之竅,發為血之余,肝腎精血虧虛,不能上承,故見目眩發落、咽于耳鳴。腎司二便,主藏精,腎虛不能藏精,故見遺精遺尿。肝腎虧虛,沖任失調,故見月經不調。久則髓枯筋燥,而腿脛大肉消脫,成為痿廢不起。舌紅少苔,脈細數,均為陰虧內熱之象。[6]

8.4.3 治法

補益肝腎,滋陰清熱[3]

8.4.4 方藥

虎潛丸[備注]虎潛丸(《丹溪心法》):龜版、黃柏、知母、熟地黃白芍藥鎖陽、陳皮、虎骨干姜加減。方中虎骨、牛膝能壯筋骨;鎖陽溫腎益精;當歸、白芍養血柔肝;黃柏、知母、熟地、龜版滋陰清熱。本方治肝腎陰虧有熱的痿證,為臨床所常用。[3]

熱甚者宜去鎖陽,干姜,或用六味地黃丸[備注]六味地黃丸(《小兒藥誑直訣》):熟地黃、山藥、茯苓、丹皮、澤瀉、山茱萸牛骨髓、豬骨髓,鹿角膠枸杞子。若兼見面色萎黃不華,心悸怔忡,舌淡紅,脈細弱者,酌加黃芪、黨參、當歸、雞血藤以補養氣血。若久病陰損及陽,癥見怕冷,陽萎小便清長,舌淡,脈沉細無力者,不可用涼藥以伐生氣,虎潛丸去黃柏、知母,酌加鹿角片、補骨脂巴戟天肉桂附子等補腎助陽。或用鹿角膠丸[備注]鹿角膠丸(《醫學正傳》):鹿有膠、鹿角霜、熟地黃、川牛膝白茯苓菟絲子、人參、當歸、白術、杜仲、虎脛骨、龜版加味四斤丸[備注]加味四斤九(《因極•病證方論》):肉蓯蓉、牛膝、菟絲子、木瓜、鹿茸、熟地、天麻五味子[3]

此外也可配用紫河車粉,或用豬、牛骨髓煮熟,搗爛和入米粉,白糖調服。如食欲佳者,亦可用新鮮骨髓加入黃豆適量煮食[3]

主方:虎潛丸(朱丹溪《丹溪心法》)加減處方:熟地黃、杜仲、枸杞子、黃精各15克,龜板20克,鎖陽、當歸、白芍、牛膝各12克,黃柏、知母各6克。水煎服。若氣血虛者,可加黨參、黃芪、首烏各15克,雞血藤30克。久病陰損及陽者,可酌加巴戟天15克、補骨脂12克、肉桂6克,熟附子10克、鹿角膠12克。

中成藥:

虎潛丸,每次1丸,每日3次。健步丸,每次1丸,每日2次。

治痿湯(方藥中等《實用中醫內科學》)

單方驗方處方:鹿角片300克(酒浸一夜),熟地黃120克,附子片45克,與大麥米和煮至熟,焙干為末,用大麥粥和為丸。每日3次,每次7克,米飯湯送服。

加味金剛丸(《趙钖武醫療經驗》)處方:萆薢、杜仲、肉蓯蓉、巴戟天、天麻、僵蠶全蝎、木瓜、牛膝、烏賊骨各30克,菟絲子15克,蜈蚣50條,精制馬前子60克(嚴格炮制,以解其毒)。制成蜜丸,每丸3克,每服1~2粒,每日服1~2次,或單用或與湯合用,白開水化服。若見早期馬前子中毒癥狀,如牙關緊閉,可即停藥,并服涼水。

8.4.5 注意

一是本型比較常見,各種痿證無論肺熱津傷,濕熱下注,脾虛不運,久則無不傷及腎元,水愈虧則火愈熾,而傷陰愈甚。所以丹溪治痿“瀉南方、補北方”,即以補腎清熱為主要治療手段。二是本型痿證須分清有熱無熱,虛火當滋腎,無火專填精,陽虛要溫煦,但總的說來,仍以陰虛挾熱者為多。[3]

8.5 提示

痿證的辨證論治,大體上常見以上四類,但因本病是一種慢性重病,病機可涉及多臟,所以治療也不能拘泥于上述四型,務須結合標本傳變,細加辨證。《證治匯補·痿躄》認為:本病治法,首先要分氣虛還是陰虛。氣虛治陽明,陰虛補肝腎并視“七情六欲所挾多端,或行痰瘀,或清濕熱,瀉實補虛,是在神而明之”。如痰濕內蘊則陳皮、半夏、茯苓、白術隨宜而施;瘀血內停者,又宜桃仁、紅花、歸尾、赤芍等應證而用。至于內熱,尤當分經用藥,不能執一以概其余。

9 其他療法

痿證的治療,除內服藥物之外,還可以配合針灸、推拿、氣功綜合療法,適當加強肢體活動,這對痿證的恢復甚為重要,并有利于提高療效。

9.1 針灸治療

9.1.1 刺灸法

下肢取環跳髀關、伏免、足三里陽陵泉懸鐘等穴為主。上肢取肩髃曲池合谷陽溪等穴為主。肺熱者加尺澤肺俞胃熱者加內庭中脘;濕熱者加陰陵泉脾俞肝腎陰虛者加肝俞腎俞、懸鐘、陽陵泉;脊柱外傷者加相應節段華佗夾脊[2]

9.1.1.1 治則

利濕除熱,培補牌胃,滋養肝腎

9.1.1.2 處方

上肢—肩髃 曲池 合谷。

下肢—髀關 風市 陽陵泉 足三里。

肺熱加尺澤,濕熱加陰陵泉,脾胃虛弱加脾俞、胃俞,肝腎不足加肝俞、腎俞。

9.1.1.3 方義

取“治痿獨取陽明”之意:

本方取穴側重陽明之經,陽明多血多氣,“主潤宗筋”,宗筋約束骨骼,利于關節運動,故治痿證重在調理陽明,補益氣血,舒筋通絡;

配筋之會穴陽陵泉加強療效;

肺熱加肺之合穴尺澤,宣肺清熱;

濕熱加陰陵泉健脾除濕;

脾胃虛弱,取其背俞健補脾胃;

肝腎不足取其背俞,滋養肝腎。

9.1.1.4 隨證配穴

咽部麻痹上廉泉,失語—水溝

9.1.1.5 操作

毫針刺,實證瀉法,虛證補法,施灸,每日1次,每次留針30min,10次為一療程。

9.1.2 耳針法

9.1.2.1 選穴

受累相應部位

肺、胃、肝、腎

9.1.2.2 方法

每次選取3~5穴,毫針刺,每次留針20min,每日1次,亦可撳針埋藏或王不留行籽貼壓,每3~5日更換1次。

9.1.3 頭針法

9.1.3.1 選穴

頂中線

頂顳前斜線

頂旁1線

9.1.3.2 方法

28~30號長1.5寸毫針刺入頭皮下,快速持續捻轉2~3min,每次留針5~10min,反復操作2~3歡,每日或隔日1次,10次為一療程。

9.1.4 穴位注射法

9.1.4.1 選穴

參照刺灸法穴位

9.1.4.2 方法

維生素B1或維生素B12注射液,每穴位注射0.5ml,每日1次,10次為一療程。

9.1.5 皮膚針

沿手足陽明經線和背部肺、胃、肝、脾等背俞穴輕叩。肌膚不仁者,可叩刺麻木區域至微出血。隔日1次,10次為1個療程。[2]

9.1.6 電針法

9.1.6.1 選穴

參照刺灸法穴位。

9.1.6.2 方法

針刺得氣后,連接電針機,選好波型,每日1次,每次留針30min,10次為一療程。

9.2 推拿療法

9.2.1.1 上肢

肩井筋,揉捏臂臑、手叁里、合谷部肌筋,點肩髃、曲池等穴,搓揉臂肌來回數遍。

9.2.1.2 下肢

陰廉承山昆侖筋,揉捏伏兔承扶、股門部肌筋,點腰陽關、環跳、足叁里、委中犢鼻解溪、內庭等穴,搓揉股肌來回數遍。

9.3 食療

大麥米(去皮)60克,薏苡仁60克,土茯苓90克,同煎為粥,烤干牛骨髓粉300克,黑芝麻300克,略炒香后研為細末,加白黃芪50克,豬脊骨適量,水煎,鹽調味服食。適用于脾胃虛弱煮熟后去土茯苓,常服。主治濕熱浸淫痿證。糖適量合拌,每次服9克,每日2次。適用于肝腎虧虛痿證。

10 文獻摘錄

《素問·痿論篇》:“黃帝問曰:‘五臟使人痿,何也?’岐伯對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脈,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內,腎主身之骨髓。故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躄也;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虛則生脈痿,樞折挈脛縱而不任地也;肝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則筋急而攣,發為筋痿;脾氣熱則胃干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腎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

《素問·痿論篇》:“帝曰:如夫子之言可矣,論言治痿者獨取陽明何也,’岐伯曰:‘陽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沖脈者,經脈之海也,主滲灌溪谷,與陽明合于宗筋,陰陽宗筋之會,會于氣街,而陽明為之長,皆屬于帶脈,而絡于督脈,故陽明虛則宗筋縱,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局方發揮》:“諸痿皆起于肺熱,傳人五臟,散為諸證,大抵只宜補養,若作外感風邪治之,寧免實實虛虛之禍乎?”

又:“予曰,諸痿生于肺熱,只此一句便見治法大意,經曰:東方實,西方虛,瀉南方、補北方,此固就生克言補瀉。而大經大法不外于此……五行之中,唯火有二,腎雖有二,水居其一,陽常有余……故經曰一水不勝二火……若嗜欲無節,則水失所養,火寡于畏而侮所勝,肺得火邪而熱矣……肺受熱則金失所養,木寡于畏而侮所勝,脾得木邪而傷矣,肺熱則不能管攝一身,脾傷則四肢不能為用而諸痿之病作。瀉南方則肺金清而東方不實,何脾傷之有,補北方則心火降而西方不虛,何肺熱之有,故陽明實則宗筋潤,能束骨而利機關矣。治痿之法,無出于此。”

《丹溪心法·痿》:“痿證斷不可作風治,而用風藥。有濕熱、濕痰、氣虛,血虛、瘀血。”

《景岳全書·痿證》:“痿證之義,內經言之詳矣。觀所列五臟之證,皆言為熱,而五臟之證,又總由肺熱葉焦,以致金燥水虧,乃成痿證。如丹溪之論治,誠得之矣。然細察經文,又日:悲哀太甚則胞絡絕,傳為脈痿,思想無窮,所愿不遂,發為筋痿,有漸于濕,以水為事,發為肉痿之類,則又非盡為火證,此其有余不盡之意,猶有可知,故因此而生火者有之,因此而敗傷元氣者亦有之。元氣敗傷則精虛不能灌溉,血虛不能營養者,亦不少矣。若概從火論,則恐真陽虧敗,及土衰水涸者,有不能堪,故當酌寒熱之淺深,審虛實之緩急,以施治療,庶得治痿之全矣。”

《臨證指南醫案·痿》鄒滋九按:“經云肺熱葉焦,則生痿躄,又云治痿獨取陽明,以及脈痿、筋痿、肉痿、骨痿之論,內經于痿證一門,可謂詳審精密矣。奈后賢不解病情,以諸痿一癥,或附錄于虛勞,或散見于風濕,大失經旨,賴丹溪先生特表而出之,惜乎其言之未備也。夫痿證之旨,不外乎肝腎肺胃四經之病。蓋肝主筋肝傷則四肢不為人用而筋骨拘攣。腎藏精,精血相生,精虛則不能灌溉諸末,血虛則不能營養筋骨。肺主氣,為清高之臟,肺虛則高源化絕,化絕則水涸,水涸則不能濡潤筋骨。陽明為宗筋之長。陽明虛則宗筋縱,宗筋縱則不能束筋骨以流利機關。此不能步履、痿弱筋縮之癥作矣。故先生治痿,無一定之法,用方無獨執之見”。

11 參考資料

  1. ^ [1]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70.
  2. ^ [2]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720.
  3. ^ [3]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74.
  4. ^ [4]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70-271.
  5. ^ [5]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72.
  6. ^ [6]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73.

治療痿證的穴位


治療痿證的方劑


治療痿證的中成藥


痿證相關藥物


古籍中的痿證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中醫學針灸學中醫病證名中醫內科學
詞條痿證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9/10/24 2:15:41 | #0
    歡迎您對痿證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15:30:03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