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酸棗仁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suān zǎo rén

2 英文參考

ZIZIPHI SPINOSAE SEMEN[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

semen zizyphi spinosae[朗道漢英字典]

jujube seed[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spine date seed[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zizyphi spinosi semen[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zizyphi,semen[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Semen Ziziphi Spinosae(拉)[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spine date seed[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3 概述

酸棗仁原植物及藥材

酸棗仁

酸棗仁為中藥名,出《雷公炮炙論[1]。為鼠李科植物酸棗Ziziphus jujuba Mill. var. spinosa (Bunge) Hu ex H. F. Chou 的干燥成熟種子[2]。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長5~9mm,寬5~7mm,厚約3mm 。表面紫紅色或紫褐色,平滑有光澤,有的有裂紋。有的兩面均呈圓隆狀突起;有的一面較平坦,中間有1條隆起的縱線紋[3];另一面稍突起;一端凹陷,可見線形種臍;另端有細小突起的合點。種皮較脆,胚乳白色,子葉2,淺黃色,富油性。氣微,味淡。炒酸棗仁鼓起,表面顏色加深,斷面淺黃色,有香氣[4]

酸棗仁味甘、酸,性平[4]。歸肝、膽、心經[4]。具有養心補肝,寧心安神,斂汗,生津的功效。用于虛煩不眠,驚悸多夢,體虛多汗盜汗,津傷口渴。酸棗仁的養心安神作用很好,多用于心陰不足和肝腎虧損的驚悸,健忘眩暈,虛煩不眠等癥[4]。炒酸棗仁作用與生酸棗仁相近,養心安神作用強于生酸棗仁[4]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記載有此中藥的藥典標準。

4 拉丁名

Semen Ziziphi Spinosae(拉)(《中醫藥學名詞(2004)》)

5 英文名

spine date seed(《中醫藥學名詞(2004)》)

6 日文名

サンソウニン

7 酸棗仁的別名

棗仁《藥品化義》,酸棗核(江蘇),棘,順棗,東棗,角針(山東),山棗、硬棗(河南)。

8 酸棗仁的處方用名

酸棗仁、炒酸棗仁[4]

9 來源

酸棗仁為鼠李科植物酸棗Ziziphus jujaba Mill. var. spinosa (Bunge) Hu ex H.F. Chou的干燥成熟種子[4][2]

酸棗仁為鼠李科植物酸棗Ziziphusjujuba Mill. var. spinosa (Bge.) Hu ex H.F.chowr的種子[1]

10 酸棗仁品種考證

酸棗始載于《神農本草經》,列為上品。《名醫別錄》云:“生河東叫澤,八月采實,陰干。”《新修本草》曰:“此即樲棗實也,樹大如大棗,實無常形,但大棗中味酸者是。”《開寶本草》指出:“此乃棘實,更非他物。若謂是大棗味酸者,全非也。酸棗小而圓,其核中仁微扁;大棗仁大而長,不類也。”《本草圖經沙謂:“今近京及西北州郡皆有之,野生多在坡坂及城壘間。似棗木而皮細,其木心赤色,莖葉俱青,花似棗花,八月結實,紫紅色,似棗而圓小味酸。”《開寶本草》、《本草圖經》所述及《本草圖經》附圖與今之酸棗原植物特征一致。

11 原植物形態

落葉灌木或小喬木,枝節上有直的和彎曲的刺。葉互生,長橢圓形至卵狀針形,先端鈍,邊緣有細鋸齒,基部偏斜,基出三脈。花黃綠色,常2~3朵簇生于葉腋;花小形,5出數;子房上位,2室,埋于花盤中,柱頭2裂。核果小,長圓形或近圓形,暗紅色。花期6~7月,果期8~9月。

分布于我國中部、北部。生于向陽或干燥山坡、丘陵、平原、路旁。

12 產地

酸棗仁主產山東、河北、河南、陜西、遼寧[1]

酸棗仁主產于河北、陜西、遼寧、河南;內蒙古、甘肅、山西、山東、江蘇、安徽亦產。河北產量最大,銷全國并出口。

13 酸棗的栽培

喜溫暖干燥氣候,耐旱,耐寒,耐堿。適于向陽干燥的山坡、丘陵、山谷、平原及路旁的砂石土壤栽培,不宜在低洼水澇地種植。 用種子繁殖和分株繁殖。

種子繁殖:9月采收成熟果實,堆積,漚爛果肉,洗凈。春播的種子須進行沙藏處理,在解凍后進行。秋播在10月中、下旬進行,按行距33cm開溝,深7~10cm,每隔7~10cm播種1粒,覆±2~3cm,澆水保濕。育苗1~2年即可定植,按2~3m×1.0m開穴,穴深寬備30cm,每穴1株,培土一半時,邊踩邊提茁,再培土踩實、澆水。

分株繁殖:在春季發芽前和秋季落葉后,將老株根部發出的新株連根劈下栽種,方法同定植。育苗田在苗出齊后進行淺鋤松土除草,冬至前要進行2~3次。苗高6~10cm時每1hm2追施硫酸銨225kg,苗高30cm時每1hm2追施過磷酸鈣180~225kg。為提高酸棗座果率,春季須進行合理的整形修剪,或進行樹形改造,把主干1m以上的部位鋸去,使抽生多個側枝,形成樹冠;也可進行環狀剝皮,在盛花期,離地面10cm高的主干上環切1圈,深達木質部,隔0.5~0.6cm再環切1圈,剝去兩圈間樹皮即可,20日左右傷口開始愈合,1個月后傷口愈合面在70%以上。

蟲害有黃俐蛾,幼蟲期可噴90%敵百蟲800倍液或青蟲菌粉500倍液。

14 酸棗仁的采收與初加工

栽后7~8年,在9~10月果實呈紅色時,摘下浸泡1夜,搓去果肉,撈出,碾破核殼,淘取酸棗仁,曬干

秋末冬初采收成熟果實,除去果肉及核殼,收集種子,曬干[4]

15 生藥性狀

酸棗仁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長5~9mm,寬5~7mm,厚約3mm 。表面紫紅色或紫褐色,平滑有光澤,有的有裂紋。有的兩面均呈圓隆狀突起;有的一面較平坦,中間有1條隆起的縱線紋[3];另一面稍突起;一端凹陷,可見線形種臍;另端有細小突起的合點。種皮較脆,胚乳白色,子葉2,淺黃色,富油性。氣微,味淡。(《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

16 商品規格

商品有順棗仁、東棗仁兩種,均分為一、二等。以粒大、飽滿、外皮色紫紅,光滑油潤,種仁色黃白、無核殼者為佳、習慣以順棗仁為最優。

規格等級標準:

一等: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飽滿。色,有油性。味甘淡。核殼不超過2%。

二等:干貨。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色,有油性。味甘淡。核殼不超過5%,出口商品均不分等級、要求:身干。雜質不得超過5%,無蟲蛀霉變

17 酸棗仁的鑒別

17.1 粉末特征

酸棗仁粉末:

1. 種皮柵狀細胞斷面觀1列,長條形,外壁增厚,側壁上中部甚厚,下部漸薄;胞腔線形,含紅棕色顆粒狀物,光輝帶位于柵狀細胞外側;頂面觀類多角形,于最上部可見垂周壁具多數輻射狀孔溝;底面觀類多角形或圓多角形,壁具層紋。

2. 種皮內表皮細胞表面觀多角形或類方形,垂周壁呈密集的連珠狀增厚;斷面觀扁長方形,垂周壁呈梯狀增厚。

17.2 理化鑒別

1. 酸棗仁藥材商品(河北邢臺)

2. 酸棗仁藥材商品(河北石家莊)

3. 酸棗仁藥材商品(山東泰安)

4. 酸棗仁皂甙B

5. 酸棗仁藥材商品(山東濟南)

6. 酸棗仁藥材商品(山東臨沂)

7. 酸棗仁皂甙A

8. 酸棗仁藥材商品(山東棗莊)

薄層層析

樣品液:稱取酸棗仁粉末5g,置于索氏提取器中加乙醚回流提取3h,醚液棄去,藥渣加甲醇回流提取12h,甲液醇棄去,藥渣再加水20ml,分次轉移到分液漏斗中;用水飽和的正丁醇提取,提取液再用正丁醇飽和的氨水洗滌2次,洗液棄去,正丁醇提取液置水浴上蒸干;殘渣加甲醇溶解至5ml,作為供試品溶液

對照品液:取酸棗仁皂甙A和酸棗仁皂甙B各約5mg,分別加甲醇溶解至5ml(1mg/1ml)。

展 開:硅膠G-CMC-Na薄層板,以正丁醇-冰醋酸-水(4:1:5,上層液)展開,展距8~9cm。

顯 色:2%香草醛濃硫酸乙醇溶液,100℃烘2~3分鐘,樣品液在與對照品相對應的位置顯相同色斑。

成分分析研究進展:與中藥成分分析研究數據庫鏈接

18 酸棗仁的炮制

酸棗仁的炮制初見于《雷公炮炙論》,云:“凡使,采得后,(曬)干,取葉重拌酸棗入,蒸半日了,去皮尖了,任研用[4]。”

宋代有微炒、炒香熟(《太平圣惠方》);酒浸(《女科百問》)[4]

其后歷代都以炒法為主[4]

現在主要的炮制方法有炒黃等[4]

18.1 酸棗仁的炮制方法

18.1.1 酸棗仁

取原藥材,去凈雜質[4]。用時搗碎[4]

18.1.2 炒酸棗仁

取凈酸棗仁,置炒制容器內,用文火加熱,炒至鼓起,顏色加深,有爆鳴聲,斷面淺黃色時取出[4]。用時搗碎[4]

18.2 成品性狀

酸棗仁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表面紫紅色或紫褐色,平滑有光澤,有的有裂紋[4]。一面較平坦,中間有一條隆起的縱線紋;另一面稍凸起,一端凹陷,可見線形種臍[4]。種皮較脆,胚乳白色[4]。富油性,氣微,味淡[4]

炒酸棗仁鼓起,表面顏色加深,斷面淺黃色,有香氣[4]

18.3 質量要求

含雜質(核殼等)不得過5%[4]

18.4 炮制作用

酸棗仁具有補肝,寧心,斂汗,生津的功能[4]。尤其是其養心安神作用很好,多用于心陰不足和肝腎虧損的驚悸,健忘,眩暈,虛煩不眠等癥,如酸棗仁湯(《金匱要略方論》)[4]

酸棗仁炒后種皮開裂,易于粉碎和煎出;同時炒制能起到殺酶保苷的作用[4]。其作用與生酸棗仁相近,養心安神作用強于生酸棗仁[4]。如治心虛血少之心悸健忘、失眠多夢的養心湯(《良方》);治療勞傷心脾、氣血不足常與人參白術茯苓遠志配伍,如歸脾湯(《嚴氏濟生方》)[4]。治療陰虧血少,虛煩少寐常與人參、遠志、柏子仁麥冬等配伍,如天王補心丹(《中國藥典》)[4]

18.5 炮制研究

酸棗仁含酸棗仁皂苷A和B、黃酮類三萜類化合物脂肪蛋白質、甾醇、維生素C[4]。尚含微量具強烈刺激性的揮發油[4]

酸棗仁自古生熟同治,但從宋代以后逐漸出現了生熟異治之說[4]。如《證類本草》記載:“睡多生使,不得睡炒熟[4]。”后來歷代有沿用,即使現在也有此類用法[4]。那么酸棗仁到底是生熟同治還是生熟異治呢?經過對古今文獻研究,認為是生熟同治[4]。早在陶弘景時代就明確了,如《證類本草》云:“陶云醒睡,而經云療不得眠,子肉味酸,食之使不思睡,核中仁服之療不得眠[4]。正如麻黃發汗,根節止汗也[4]。”又“子似武昌棗而味極酸,東人啖之以醒睡,與此療不得眠正相反矣”[4]。清《本草從新》亦有論述,云:“(酸棗仁湯)一方加桂一兩,二方棗仁皆生用,治不得眠[4]。則生用療膽熱好眠之說,未可信也,蓋膽熱必有心煩口苦之癥,何以反能好眠乎?若肝火郁于胃中,以致倦怠嗜臥,則當用辛瀉透發肝火,如柴薄之屬,非棗仁所得司也[4]。”另《本草便讀》云:“至于炒熟治膽虛不眠,生用治膽熱好眠之說,亦習俗相治,究竟不眠好眠,各有成病之由,非一物棗仁可以統治也[4]。”顯然是一種“習俗相治”[4]

從現代資料看,生、炒酸棗仁的化學成分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不同[4]。藥理作用上,生、炒酸棗仁均有鎮靜安眠作用,只是炒品略強于生品[4]。曾用棗仁甘草合劑治療失眠60例,分三組,酸棗仁分為炒、半生半炒和生用各20例,另20例直接用炒棗仁粉6g[4]。結果各煎劑粉劑均有很好的鎮靜安眠作用[4]。另有研究也證明生酸棗仁有同樣的安眠作用,還有鎮痛、降溫(降血壓)及抗驚厥作用[4]。用生、炒酸棗仁給大鼠灌胃,記錄睡眠腦電波,發現慢波睡眠深睡平均時間明顯增加,深睡發作頻率亦增加,且發作時間持續延長,總睡眠量增加[4]。對淺睡階段無明顯影響,主要影響深睡[4]。通過生、炒酸棗仁水煎劑對小白鼠鎮靜、安眠、抗驚厥作用的比較,生、炒酸棗仁對中樞神經系統均呈現鎮靜、安眠、抗驚厥作用,二者之間無差別[4]

驗證明,微炒或炒黃的酸棗仁,水提取物或乙醚提取物含量均比生品增高;炒焦和炒黑均低于生品,尤以炒黑為甚[4]。乙醇提取物含量各炒制品均低于生品,微炒差異較小,烘制差異較大,炒焦和炒黑差異最顯著[4]。實驗結果表明,生、炒酸棗仁無論用熱回流提取或冷浸提取均含有酸棗仁皂苷A和B,黃酮C(spinosin與zivulgarin的混合物)和黃酮D(swertisin),薄層層析亦顯示,生酸棗仁在清炒和回流提取過程中,有效成分基本沒有發生變化,二種酸棗仁皂苷和黃酮成分相同[4]。又以薄層掃描法測定其生、炒酸棗仁兩種提取液中的酸棗仁皂苷含量,結果表明,炒酸棗仁中的酸棗仁總皂苷(苷A和苷B之和)明顯高于生棗仁,其中酸棗仁皂苷A的含量差別較大,酸棗仁皂苷B的含量差別較小,這說明炒酸棗仁中酸棗仁皂苷易于煎提[4]

酸棗仁生、炒品脂肪油均在27%~30%,炒品油略多[4]。其層析圖譜也一致[4]。總黃酮含量略有增加,生品0.252%,炒品0.338%[4]

18.6 貯存方法

貯干燥容器內,密閉,置通風干燥處[4]

19 性味歸經

酸棗仁味甘、酸,性平;歸肝、膽、心經[4][1]

20 酸棗仁的功效與主治

酸棗仁具有養心補肝,寧心安神,斂汗,生津的功效。用于虛煩不眠,驚悸多夢,體虛多汗,津傷口渴。(《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

酸棗仁用于神經衰弱、失眠、多夢、盜汗。

酸棗仁具有養心,安神,斂汗的功效,治虛煩不眠,驚悸怔忡,健忘,虛汗,神經衰弱[1]

酸棗仁的養心安神作用很好,多用于心陰不足和肝腎虧損的驚悸,健忘,眩暈,虛煩不眠等癥,如酸棗仁湯(《金匱要略方論》)[4]

炒酸棗仁作用與生酸棗仁相近,養心安神作用強于生酸棗仁[4]。如治心虛血少之心悸健忘、失眠多夢的養心湯(《良方》);治療勞傷心脾、氣血不足常與人參、白術、茯苓、遠志等配伍,如歸脾湯(《嚴氏濟生方》)[4]。治療陰虧血少,虛煩少寐常與人參、遠志、柏子仁、麥冬等配伍,如天王補心丹(《中國藥典》)[4]

酸棗仁治心悸失眠:酸棗仁味甘,入心、肝經,能養心陰,益心、肝之血而有安神之效 故多用于陰血虛,心失所養之心悸、怔忡、失眠、健忘等癥,且主要用于心肝血虛之心悸、失眠,常與當歸何首烏龍眼肉等配伍。若肝虛有熱之虛煩不眠,常與知母、茯苓、川芎等配伍,如酸棗仁湯;若心脾氣虛之心悸失眠,常與當歸、黃芪黨參等配伍,如歸脾湯;若心腎不足,陰虛陽亢之心悸失眠、健忘夢遺,可與麥門冬生地黃、遠志等配伍,如天王補心丹。

酸棗仁治體虛多汗:酸棗仁味酸,可收斂止汗,用治體虛自汗、盜汗,每與五味子、山榮萸、黃芪等同用。

21 酸棗仁的用法用量

煎服,6~15g[1]

22 酸棗仁的化學成分

酸棗仁種子含酸棗仁皂苷A及B,當藥素,斯皮諾素(spinosin)等黃酮類,肉豆蔻酸[1]

酸棗仁尚含酸棗仁堿、山礬堿、酸棗仁環肽、白樺脂酸、胡蘿卜苷等[1]

22.1 三萜及三萜皂甙類

酸棗仁中三萜類成分分為羽扇豆烷型(lupane--type)和齊墩果烷型五環三萜(oleanane—type pentacyclic triterpenoids)二類。前者包括白樺脂酸(betulinic acid),白樺脂醇等;后者包括oleanonic acid, maslinic acid等。到目前為止,從酸棗仁中分離的皂甙有9種,主要有酸棗仁皂甙(jujuboside) A、B等,屬于達瑪甾烷型, 是由酸棗仁皂甙元(jujubogenin)所衍生的皂甙。

22.2 黃酮類

至目前為止,從酸棗仁的水提物中共分離、鑒定了9個黃酮類化合物swertisin,spinosin,zivulgarin,6”’-feruloylspinosin,6”’-sinapoylspinosin等等。這些化合物均屬于黃酮碳甙(falvone—C—glucoside)。

22.3 生物堿類

棗屬植物中所含生物堿主要有環肽生物堿(cyclic peptide alkaloids)和異喹啉生物堿(isoquinoline alkaloids)兩大類。Han B. H.等對酸棗仁中生物堿類化學成分進行了系統研究,共分離鑒別了8個14元環肽類生物堿(14—merbered cyclopeprtide alkaloids):sanjoinine-A(frangufoline), sanjoinine-B, sanjoineine-D, sanjoinine-F,sahjoinine-G1等等, 7個阿樸菲類生物堿sanjoinine-E(nuciferine), sanjoinine-Ia(nornuciferine), sanjoinine-Ib(norisocorydine), sanjoinine-K((+)-coclaurine) 等等。

22.4 脂肪酸類

酸棗仁中脂肪酸類高達32% , 其中不飽和脂肪酸(主要為油酸40% ,亞油酸28% , 棕櫚酸7%)占總量的90%。

23 酸棗仁的藥理作用

酸棗仁可防治動脈粥樣硬化,保護大鼠缺血性心肌,增強免疫功能,提高耐缺氧能力[1]

酸棗仁煎劑對動物還有降溫、鎮痛及降低血壓作用[1]

23.1 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

酸棗仁煎劑有鎮靜作用,有效成分可能含于油中,也有認為是水溶性成分[1]

酸棗仁有顯著的鎮靜及嗜睡現象,主要影響慢波睡眠的深睡階段。酸棗仁煎劑給大鼠腹腔注射,有顯著的鎮靜及嗜睡現象,并能延長硫噴妥納對兔的睡眠時間;用熱板法給小鼠腹腔注射有鎮痛作用,還具有對抗士的寧驚厥及降溫作用;給貓腹腔注射能對抗嗎啡引起的狂躁。煎劑灌胃,1天2次,可使大鼠每天慢波睡眠深睡的平均時間延長,深睡的發作頻率也增加,對慢波睡眠中的淺睡階段和快波睡眠無影響,表明酸棗仁主要影響慢波睡眠的深睡階段。酸棗仁中黃酮甙(spiosin黃酮碳甙)靜脈注射,以小鼠抖動籠法表明有鎮靜作用,認為是酸棗仁中催眠鎮靜有效成分之一。

23.2 抗心律失常

酸棗仁提取物有抗實驗性心律失常作用[1]

酸棗仁水提物12.5g/kg腹腔注射對氯仿烏頭堿誘發的小鼠心律失常及1.9~11.4g/kg靜脈注射對烏頭堿、氯仿及氯化鋇誘發的大鼠心律失常均有預防作用。酸棗仁總甙33mg/ml離體實驗,能明顯減輕缺氧、缺糖、氯丙嗪絲裂霉素引起的大鼠乳心肌細胞釋放乳酸脫氫酸,表明其對心肌細胞損傷有保護作用。

23.3 抗高血壓及降血脂

酸棗仁總甙能顯著降低正常及高脂飼養大鼠的血清膽固醇,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表明其通過降低血脂和調理血脂蛋白,可能對動脈硬化形成和發展有抑制作用。以炒熟的酸棗仁飼喂大鼠,每日20~30g/kg,術前術后各給1天,對大鼠腎高血壓形成有抑制作用。酸棗果肉粉10g/kg喂飼3月對家兔實驗性動脈硬化有明顯減輕,并降低血清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甘油酯。酸棗仁總甙64mg/kg腹腔注射連續20天,能顯著降低正常及高脂飼養大鼠的血清膽固醇,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表明其通過降低血脂和調理血脂蛋白,可能對動脈硬化形成和發展有抑制作用。

23.4 抗燙傷

酸棗仁提取物對小鼠的燙傷有治療作用[1]

酸棗仁乙醇提取液5g/kg腹腔注射,能提高燙傷小鼠的存活率,并延長存活時間

23.5 毒性

酸棗仁毒性極低[1]

酸棗仁煎劑對小鼠腹腔注射的LD5014.3g/kg。

24 酸棗仁的用法用量

煎服,10~20g。研末吞服,每次1.5~3g。

25 使用禁忌

實邪滑泄者慎服。

1.《本草經集注》:“惡防己。”

2.《本草經疏》:“凡肝、膽、牌三經有實邪熱者勿用,以其收斂故也。”

3.《軒岐救正論·藥性微蘊》:“凡命門火衰滑泄,及素患夢遺者忌用之。”

4.《得配本草》:“肝旺煩躁,肝強不眠,心陰不足,致驚悸者,俱禁用。”

5.《本單求真》:“性多潤,滑泄最忌。”

26 酸棗仁的食療應用

26.1 綠豆酸棗釀藕

原料:綠豆200克,酸棗仁50克,連節大藕4節(約500克) 做法;以清水浸泡綠豆、酸棗仁半小時,處理干凈備用。再將藕一端切斷后并把豆棗仁裝入藕孔中,待裝滿后,可將切斷端之藕蓋于原處。

26.2 酸棗仁飲

原料:炒酸棗仁15克,蜂蜜10-20克。做法:將酸棗仁研為細末,蜂蜜加溫開水半杯攪勻,然后送服。每日1次,連服7-10天。功能:補血安神。(1-2條引自《中華臨床藥膳食療學》)

27 組方精選

27.1 治虛勞虛煩不得眠

酸棗仁二升,甘草一兩,知母二兩,茯苓二兩,芎勞二兩。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棗仁得六升,納諸藥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金匱要略方論》酸棗仁湯)

27.2 治思慮過度,勞傷心脾,健忘怔仲

白術一兩,茯神(去木)一兩,黃芪(去蘆)一兩,龍眠肉一兩,酸棗仁(炒,去殼)一兩,人叁半兩,木香(不見火)半兩,甘草(炙)二錢半。上口父咀,每服四錢,水一盞半,生姜五片,棗一枚,煎至七分,去滓溫服,不拘時候。(《嚴氏濟生方》歸脾湯)

27.3 治骨蒸,心煩不得眠臥

酸棗仁二兩,以水二大盞半,研濾取汁,以米二合煮作粥,候臨熟,入地黃汁一合,更微煮過,不計時候食之。(《太平圣惠方》酸棗仁粥

27.4 治膽虛睡臥不安,心多驚悸

酸棗仁一兩,炒熟令香,搗細羅為散。每服二錢,以竹葉湯調下,不計時候。(《太平圣惠方》)

27.5 治心臟虧虛,神志不守,恐怖驚惕,常多恍惚,易于健忘,睡臥不寧,夢涉危險,一切心疾

酸棗仁(微炒,去皮)、人參各一兩,辰砂(研細,水飛)半兩,乳香 (以乳缽坐水盆中研)一分。上四味研和停,煉蜜丸如彈子大。每服一粒,溫酒化下,棗湯亦得,空心臨臥服。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寧志膏

27.6 治虛勞,煩熱不得睡臥

酸棗仁(微炒)、榆葉、麥門冬(去心焙)各二兩。上為末,煉蜜和搗百余杵,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不計時候,以糯米粥飲下三十丸。 (《普濟方酸棗仁丸

27.7 治睡中汗出

酸棗仁、人參、茯苓各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用米飲調下。(《直指小兒方論》)

27.8 治肝臟風虛,目視䀮䀮,常多淚出

酸棗仁、五味子、蕤仁(湯浸去赤皮)各一兩。上件藥,搗細羅為散,每于食后,以溫酒調下一錢。(《太平圣惠方》)

28 酸棗仁現代臨床研究

28.1 治療失眠

每晚睡前1小時左右服生棗仁散或炒棗仁散,或兩者交替服用,每次3g、 5g和l0g,最多有1次服30g者,連服7日。治療失眠患者87例,有效率為73.5%,并表明生品與炒用同樣有效,據此認為“多眠用生”恐系不確之談。有7例一次口服生或炒棗仁散20—30g,未發現任何副作用麻醉作用[5]。又用以酸棗仁、延胡索主藥復方酸棗仁安神膠囊,每次服1粒(重0.5g,相當原生藥5g),睡前半小時溫開水吞服,連服3日為1療程,一般1— 2療程。治療失眠癥172例,有效率為84.15%,優于朱砂安神丸(有效率67.06%),與安眠酮(有效率 81.61%)相仿[6]。以耳穴貼炒酸棗仁,主穴為耳神門皮質下配穴為心、腎、腦點。每次選1--2穴,雙耳同時應用。一般5日換藥1次(夏季3日),4次1療程。一般1療程。觀察30例,結果9例顯效,19例進步,2例無效[7]

28.2 治療不射精癥

酸棗仁30g,細茶末60g,共研細末。人參須6g,煎水送服藥末,每次6g,每日2次。治療不射精癥4例,均愈。[《現代中藥臨床研究》294]

29 酸棗仁的成方制劑

29.1 酸棗仁合劑

酸棗仁385g,知母 154g,川芎154g,茯苓231g,甘草77g。川芎蒸餾揮發油,藥渣與茯苓用蒸餾后的藥液配成25%乙醇液滲漉,漉液回收乙醇。其余三味加水煎煮3次,濾過,合并濾液,濃縮至約920ml,與漉液合并,靜置,濾過,再濃縮至約1 000ml,加入防腐劑和揮發油,混勻,加水至1000ml,即得。本品為棕黑色液體;氣香,味微甘,略酸。比重應不低于1.02。功能養血安神。用于虛煩不眠,心悸不寧,頭目眩暈。口服,每次10—15ml,每日3次。用時搖勻。(《四川省藥品標準》1983年)

29.2 酸棗仁糖漿

酸棗仁300g,知母120g,茯苓 180g,川芎120g,甘草60g。以上五味,川芎提取揮發油;藥渣與其余酸棗仁等四味加水煎煮3次,合并煎液,濾過,濾液濃縮至適量,靜置,濾過,再濃縮至約 400ml。另取蔗糖400g,加水煮沸,濾過,濾液與濃縮液合并,混勻,濃縮至約1 000ml,加入防腐劑適量,放冷,加入揮發油及水,調整總量至1 000ml,攪勻,即得。本品為黃棕色至棕色的澄清液體;氣香,味甜。相對密度應不低于1.02。功能清熱泄火,養血安神。用于虛煩不眠,心悸不寧,頭目眩暈。口服,每次15— 20ml,每日3次。[衛生部《藥品標準·中藥成方制劑》 (第五冊)1992年]

29.3 安眠酊

炒酸棗仁1000g,五味子1 000g,柏子仁1 000g,40%乙醇適量。按滲漉法操作,調節每分鐘3-5ml的流速,收集滲漉液6000ml,靜置24小時;濾過,分裝即得。功能養心安神。用于神經衰弱;失眠;頭暈眼花,心煩,心慌等癥。口服,每次10~15ml,每日3次,或每晚1次20ml。對乙醇過敏及某些心、肝疾病患者慎用。(《北京市中草藥制劑選編》1973年)

29.4 復方酸棗仁片

酸棗仁(炒)250g,梔于83g,遠志167g,甘草83g,茯苓167g,六神曲83g。以上六味,甘草,六神曲粉碎成細粉,過100目篩;其余酸棗仁、遠志等四味,水煎2次,分別為3小時、2小時,濾過,合并濾液,濃縮成膏;將細粉及輔料加入清膏中,混勻,制粒,干燥,壓制成1 000片,每片相當于原藥材0.83g,包糖衣。本品除去糖衣呈黃褐色,味微甜稍苦。功能除煩,安神。用于神經衰弱,失眠,多夢,易驚,疲倦等癥。口服,每次4—6片,每日3次。(《陜西省藥品標準》1985年;《遼寧省藥品標準》1987年)

29.5 棗仁散

酸棗仁(炒)50g,酸棗仁(生)50g,竺黃 50g,琥珀25g,朱砂25g。以上五味,除朱砂研成極細粉外,其余四味,共研細粉,過100目篩;用等量遞加法將朱砂細粉與上混合粉混勻,即得。本品為紅褐色粉末,氣微香,味微酸。功能寧心安神,鎮驚化痰。用于虛煩多汗,驚悸失眠。口服,每次3g,每日3次。(《陜西省醫院制劑規范》1983年)

30 藥論

30.1 論酸棗仁“安五臟”之功效

繆希雍:“酸棗仁,實酸平,仁則兼甘。專補肝膽,亦復醒脾。熟則芳香,香氣入脾,故能歸脾。能補膽氣,故可溫膽。母于之氣相通,故亦主虛煩、煩心不得眠。其主心腹寨熱,邪結氣聚及四肢酸疼濕痹者,皆脾虛受邪之病,脾主四肢故也。膽為諸臟之首,十一臟皆取決于膽,五臟精氣,皆稟于脾,故久服之,功能安五臟。”((本草經疏))②倪朱謨:“酸棗仁,均補五藏,如心氣不足,驚悸怔忡,神明失守;或腠理不密,自汗盜汗;肺氣不足氣短神怯,干咳無痰;肝氣不足.筋骨拳攣,爪甲枯折;腎氣不足,遺精夢泄小便淋瀝脾氣不足,寒熱結聚,肌肉羸瘦;膽氣不足,振悸恐畏,虛煩不寐等癥,是皆五臟偏失之病,得酸棗仁之酸甘而溫,安乎血氣,斂而能運者也。”(《本草匯言》)③賈所學:“棗仁,仁主補,皮赤類心,用益心血,其氣炒香,化為微溫,藉香以透心氣,得溫以助心神。凡志苦傷血;用智損神,致心虛不足,精神失守,驚悸怔仲,恍惚多忘,虛汗煩渴,所當必用。又取香溫以溫肝膽,若膽虛血少,心煩不寐,用此使肝膽血足,則五臟安和,睡臥得寧;如膽有實熱,則多睡,宜生用以平膽氣。因其味甘炒香,香氣入脾,能醒脾陰,用治思慮傷脾久瀉者,皆能奏效。”(《藥品化義》)④嚴潔:“收肝脾之液,以滋養營氣,斂心膽之氣,以止消渴,補君火以生胃土,強筋骨以除酸痛。”(《得配本草》)

30.2 論酸棗仁生用與熟用

①張石頑:“酸棗仁,熟則收斂精液,故療膽虛不得眠,煩渴虛汗之證;生則導虛熱,故療膽熱好眠,神昏倦怠之證。按酸棗本酸而性收,其仁則甘潤而性溫,能散肝、膽二經之滯,故《神農本草經》治心腹寒熱,邪氣結聚,酸痛血痹等證皆生用,以疏利肝、脾之血脈也。蓋肝虛則陰傷而煩心,不能藏魂,故不得眠也。傷寒虛煩多汗及虛人盜汗,皆炒熟用之,總取收斂肝脾之津液也。”(《本經逢原》)②清太醫院:“或問酸棗仁之治心也,不寐則宜炒,多寐則宜生。又云夜不能寐者,必須生用,何以自相背謬耶?曰:此用藥之機權也。夫人之不寐,乃心氣之不安也,酸棗仁安心,宜用之以治不寐矣。然何以炒用?炒則補心也。人心多寐,乃心氣之太昏也。炒用則補心氣而愈昏,生用則心清而不寐耳。夜不能寐者,乃心氣不交腎也,日不能寐者,乃腎氣不交于心也。腎氣不交于心宜補腎,心氣不交于腎宜補心,用棗仁正所以補心,補心宜用炒矣。何以又生用,不知夜之不寐,正心氣之有余,清其心,則心氣不足,而腎氣乘之矣,所以必須生用。若日夜不寐,正宜用炒,而不宜用生也。”(《藥性通考》)③汪紱:“炒用則平,甘多而補,能補心和脾,緩肝養陰,治膽寒不寐并虛煩;生用微寒,酸多而斂,能止渴生津,治膽熱好眠。”(《醫林纂要·藥性》)④張秉成:“炒熟治膽虛不眠,生用治膽熱好眠之說,亦習俗相沿,究竟不眠好眠,各有成病之因,非一物棗仁可以統也。”(《本草便讀》)

30.3 論炒酸棗仁不宜久置

馮兆張:“酸棗仁,性油而潤,滑泄者禁之。且其奏功者全仗芳香之氣,以入心、入脾也,必須臨用方炒熟研碎,入劑方效,炒久則油臭不香,若碎久則氣味俱失,便難見功矣。”(《馮氏錦囊·藥性》)

31 酸棗仁的藥典標準

31.1 品名

酸棗仁

Suanzaoren

ZIZIPHI SPINOSAE SEMEN

31.2 來源

本品為鼠李科植物酸棗Ziziphus jujuba Mill.var.spinosa(Bunge)Hu ex H.F.Chou的干燥成熟種子。秋末冬初采收成熟果實,除去果肉和核殼,收集種子,曬干。

31.3 性狀

本品呈扁圓形或扁橢圓形,長5~9mm,寬5~7mm,厚約3mm 。表面紫紅色或紫褐色,平滑有光澤,有的有裂紋。有的兩面均呈圓隆狀突起;有的一面較平坦,中間有1條隆起的縱線紋[3];另一面稍突起;一端凹陷,可見線形種臍;另端有細小突起的合點。種皮較脆,胚乳白色,子葉2,淺黃色,富油性。氣微,味淡。

31.4 鑒別

(1)本品粉末棕紅色。種皮柵狀細胞棕紅色,表面觀多角形,直徑約15μm,壁厚,木化,胞腔小;側面觀呈長條形,外壁增厚,側壁上、中部甚厚,下部漸薄;底面觀類多角形或圓多角形。種皮內表皮細胞棕黃色,表面觀長方形或類方形,垂周壁連珠狀增厚,木化。子葉表皮細胞含細小草酸鈣簇晶和方晶。

(2)取本品粉末1g,加甲醇30ml,加熱回流1小時,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甲醇0.5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酸棗仁皂苷A對照品、酸棗仁皂苷B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各含1mg的混合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VIB)試驗,吸取上述兩種溶液各5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水飽和的正丁醇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香草醛硫酸溶液,立即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3)取本品粉末1g,加石油醚(60~90℃)30ml,加熱回流2小時,濾過,棄去石油醚液,藥渣揮干,加甲醇30 ml,加熱回流1小時,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甲醇2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酸棗仁對照藥材1g,同法制成對照藥材溶液。再取斯皮諾素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各含 0.5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VIB)試驗,吸取上述三種溶液各2u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飽和的正丁醇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香草醛硫酸溶液,置紫外光燈(365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藥材色譜和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的藍色的熒光斑點。

31.5 檢查

31.5.1 雜質

(核殼等)  不得過5%(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Ⅸ A)。

31.5.2 水分

不得過9.0%(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IX H第一法)。

31.5.3 總灰分

不得過7.0%(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IX K)。

31.5.4 黃曲霉毒素

黃曲霉毒素測定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IX V)測定。

取本品粉末(過二號篩)約5g,精密稱定,加入氯化鈉3g,照黃曲霉毒素測定法項下供試品的制備方法,測定,計算,即得。

本品每1000g含黃曲霉毒素B1不得過5ug,含黃曲霉毒素G2、黃曲霉毒素G1、黃曲霉毒素B2、黃曲霉毒素B1的總量不得過10ug。

31.6 含量測定

31.6.1 酸棗仁皂苷A

高效液相色譜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VI  D)測定。

31.6.1.1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以十八烷基硅烷鍵合硅膠為填充劑;以乙腈為流動相A,以水為流動相B,按下表中的規定進行梯度洗脫蒸發光散射檢測器檢測。理論板數按酸棗仁皂苷A峰計算應不低于2000。

時間(分鐘)流動相A(%)流動相B(%)
0~1520→4080→60
15~284060
28~3040→7060→30
30~3270→10030→0
31.6.1.2 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取酸棗仁皂苷A峰對照品適量,精密稱定,加甲醇制成每1ml含0.1mg的溶液,即得。

31.6.1.3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取本品粉末(過四號篩)約1g,精密稱定,置索氏提取器中,加石油醚(60~90℃)適量,加熱回流4小時,棄去石油醚液,藥渣揮去溶劑,轉移至錐形瓶中, 加入70%乙醇20ml,加熱回流2小時,濾過,濾渣用70%乙醇5ml洗滌,合并洗液與濾液。回收溶劑至干,殘渣加甲醇溶解,轉移至5m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搖勻,濾過,取續濾液,即得。

31.6.1.4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5ul、20ul,供試品溶液10ul,注入液相色譜儀,測定,用外標兩點法對數方程計算,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計算,含酸棗仁皂苷A(C58H94O26)不得少于0.030%。

31.6.2 斯皮諾素

照高效液相色譜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VI  D)測定。

31.6.2.1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以十八烷基硅烷鍵合硅膠為填充劑;以乙腈為流動相A,以水為流動相B,按下表中的規定進行梯度洗脫;檢測波長為335nm。理論板數按斯皮諾素峰計算應不低于2000。

時間(分鐘)流動相A(%)流動相B(%)
0~1012→1988→81
10~1619→2081→80
16~2220→10080→0
22~301000
31.6.2.2 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取斯皮諾素峰對照品適量,精密稱定,加甲醇制成每1ml含0.2mg的溶液,即得。

31.6.2.3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取酸棗仁皂苷A[含量測定]項下的續濾液,作為供試品溶液。

31.6.2.4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與供試品溶液10ul,注入液相色譜儀,測定,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計算,含斯皮諾素(C28H32O15)不得少于0.080%。

31.7 酸棗仁飲片

31.7.1 炮制

31.7.1.1 酸棗仁

除去殘留核殼。用時搗碎。

[參考資料] 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第二增補本[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0.

31.7.1.1.1 含量測定

同藥材。

31.7.1.2 炒酸棗仁

取凈酸棗仁,照清炒法2010年版藥典一部附錄Ⅱ D)炒至鼓起,色微變深。用時搗碎。

本品形如酸棗仁。表面微鼓起,微具焦斑。略有焦香氣,味淡。

[參考資料] 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第二增補本[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0.

灰分 同藥材,不得過4.0%。

31.7.1.2.1 鑒別、含量測定

同藥材。

31.7.2 性味與歸經

甘、酸,平。歸肝、膽、心經。

31.7.3 功能與主治

養心補肝,寧心安神,斂汗,生津。用于虛煩不眠,驚悸多夢,體虛多汗,津傷口渴。

31.7.4 用法與用量

10~15g。

31.7.5 貯藏

置陰涼干燥處,防蛀。

31.8 出處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10年版

32 參考資料

  1. ^ [1]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885.
  2. ^ [2]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3. ^ [3] 國家藥典委員會.關于勘誤《中國藥典》2010年版有關內容的通知(國藥典綜發〔2010〕246號).2010-09-28.
  4. ^ [4] 龔千鋒主編.中藥炮制學[M].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3:112-113.
  5. ^ [5] 孫侃,中華醫學雜志,1959,44(12):1168
  6. ^ [6] 馬有度,李榮享,陶元津,《復方酸棗仁安神膠囊治療失眠癥的療效觀察及藥理研究》,中西醫結合雜志,1989,9(2):85
  7. ^ [7] 焦新民,等,新中醫,1992,(11):35

用到中藥酸棗仁的方劑


用到中藥酸棗仁的中成藥


古籍中的酸棗仁


酸棗仁藥品說明書

相關文獻

瀏覽本頁的人還關注了以下詞條:

開放分類:中藥材安神藥中藥學中藥炮制學養心安神藥炒法清炒法炒黃中藥飲片果實種子類
詞條酸棗仁banlangwangyuan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kim
    2015/3/22 16:45:37 | #1

    酸棗仁對子宮有興奮作用, 會不會從而引起宮縮,導致胎兒流產?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11:44:42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