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傷寒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shāng hán

2 英文參考

typhoid fever[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exogenous cold disease[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

cold damage[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

military fever[21世紀英漢漢英雙向詞典]

abdominal typhus[朗道漢英字典]

cesspool fever[朗道漢英字典]

dothienenteria[朗道漢英字典]

enteric fever enterotropism[朗道漢英字典]

febris nervosa[朗道漢英字典]

ileotyphus[朗道漢英字典]

jejunotyphoid[朗道漢英字典]

lent fever low fever[朗道漢英字典]

nervous fever[朗道漢英字典]

night-soil fever[朗道漢英字典]

orthotyphoid pythogenic fever[朗道漢英字典]

typhia[朗道漢英字典]

typhoid[朗道漢英字典]

3 中醫·傷寒

3.1 外感熱病·傷寒

傷寒(typhoid fever[1]、exogenous febrile disease[2])為病名[3]。泛指外感熱病[2][4]。《黃帝內經素問·熱論》:“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故張仲景傷寒論》以傷寒命名,即為多種外感病的總稱[3]。《難經·五十八難》:“傷寒有五,有中風,有傷寒,有濕溫,有熱病,有溫病,其所苦各不同。”

3.2 感受寒邪的太陽表證·傷寒

傷寒指感受寒邪太陽表證[3]。《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名曰傷寒。”《備急千金要方·傷寒》:“王叔和曰:……夫傷寒病者,起自風寒,入于腠理,與精氣分爭,榮衛否隔,周行不通。病一日至二日,氣在孔竅皮膚之間,故病者頭痛,惡寒,腰背強重。此邪氣在表,發汗則愈。”

3.3 冬季感寒所致的病證·傷寒

傷寒(exogenous cold disease cold damage[2]、typhoid fever[1])為病證名。

中醫藥學名詞》(2004):傷寒是感受寒邪引起的外感熱病的統稱[4]

《中醫藥學名詞》(2010):傷寒是指感受風寒之邪引起的外感熱病[2]

傷寒亦名正傷寒[3]。《傷寒例》:“冬時嚴寒,觸冒之者,乃名傷寒耳。”又:“從霜降以后,至春分以前,凡有觸冒露霧,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正傷寒指冬令感受寒邪而即發的疾患[5]。《傷寒全生集》卷一:“夫傷寒者,自霜降后至春分前,天令嚴寒,水冰地凍而成殺厲之氣,人觸犯之,即時病者,為正傷寒。”《醫學心悟》卷二:“霜降以后,天令嚴寒,感之而即病者,正傷寒也。其癥發熱惡寒,頭項痛腰脊強,身體痛。但脈浮緊、無汗為傷寒;脈浮緩、有汗傷風。寒用麻黃湯,風用桂枝湯。予以加味香蘇散代之,隨手而愈。”《傷寒大白》稱南方無正傷寒,麻黃桂枝僅可用于北方冬月[5]

3.4 感受寒邪的淺深程度·傷寒

傷寒指感受寒邪的淺深程度[3]。《傷寒全生集》卷一:“四時天令,惟冬寒為重,暴寒為輕;傷寒為重,感寒為輕,中寒尤甚重也。”

3.5 關于大傷寒、太陽病

大傷寒為病名[6]。指外受寒邪感而即發的病[6]。《通俗傷寒論·傷寒本證》:“大傷寒,一名正傷寒。立冬后,嚴寒為重,春夏秋暴寒為輕。”《傷寒全生集》則以正傷寒發病于冬季[6]。與大傷寒之以季節分辨病情輕重者不同[6]

太陽病為病名[7]。《傷寒論》六經病之一[7]。太陽病包括經證腑證[7]。多由外感風寒所致[7]。經病包括太陽中風太陽傷寒,腑病包括太陽蓄水證太陽蓄血證[7]。《尚論篇》卷一:“太陽病之總脈總證,統中風傷寒為言也。太陽膀胱經,乃六經之首,主皮膚而統營衛,所以為受病之始。”《傷寒指掌》卷一:“凡風寒初感,先入皮毛肌表,外癥便有頭痛,項強身痛腰痛骨節煩疼,發熱,惡寒,此皆太陽經之見癥。如無汗而脈浮緊,此營衛俱強而表實也,用麻黃湯以發表,使營衛之邪,從皮毛而出,則諸癥自除矣;如脈浮而弱,汗自出者,此營強衛弱而表虛也,用桂枝湯以解肌,使營衛和,而邪自解矣。”《傷寒醫訣串解·太陽篇》:“太陽為寒水之經,主一身之表。何謂太陽經證?曰頭痛、項強、發熱、惡寒是也。……何謂太陽腑證?曰表邪不去,必人于里,膀胱為表中之里也,有蓄水、蓄血之辨。”

4 西醫·傷寒桿菌引起的急性傳染病

傷寒(typhoid fever)是由傷寒桿菌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以持續菌血癥,網狀內皮系統受累,回腸遠端微小膿腫潰瘍形成為基本病理特征。

病原菌經食物進入人體后,先在腸系膜淋巴組織生長繁殖,釋放入血,進入肝、脾、骨髓等大量繁殖,再次入血,引起人體典型感染發作[8]傷寒與副傷寒患者帶菌者是其主要傳染源,經消化傳播,在水源受到污染時,可引起暴發性流行;人群普遍易感,夏秋季節多發[8]

典型的臨床表現包括持續高熱,腹部不適,肝脾腫大,白細胞低下,部分病人有玫瑰疹和相對緩脈。本病又稱為腸熱病(enteric fever)。但本病的臨床表現主要系病原經血播散至全身全器官,而并非腸道局部病變所引起。

傷寒為我國法定乙類傳染病,需要報告疫情[8]

4.1 流行病學

4.1.1 傳染源

傷寒的傳染源為病人及帶菌者。病人從潛伏期開始可從糞便排菌,從病程第1周末開始從尿排菌,故整個病程中均有傳染性,尤以病程的2~4周內傳染性最大。

慢性帶菌者以膽囊、膽管帶菌居多,主要見于40歲以上的婦女;泌尿系帶菌者罕見。原有慢性肝膽管疾患(如膽囊炎膽石癥,后睪吸蟲病),或泌尿系疾患(如腎盂炎,膀胱炎)的傷寒病人則易成為慢性帶菌者。

4.1.2 傳播途徑

傷寒桿菌隨病人或帶菌者的糞、尿排出后,通過污水,食物,日常生活接觸和蒼蠅,蟬螂等媒介而傳播。

4.1.3 人群易感性

人對傷寒普遍易感。病后可獲得持久性免疫,再次患病者極少。

4.1.4 流行特征

傷寒終年可見,但以夏秋季最多。發病高峰在北方地區常較南方遲1~2個月才出現。近年來,我國各地發病率降低,其流行高峰已較為平坦。本病以兒童和青壯年居多,在成人病例中20~40歲者約占60%~80%,40~50歲以上者少見。近年來,兒童及幼兒發病有相對增多的趨勢,15歲以下的病人可占總例數的35%~60%。

4.2 病原學

傷寒的病原是傷寒桿菌,屬沙門菌屬D族(組),革蘭染色陰性,呈短桿狀,長1~3.5μm,寬0.5~0.8μm,周有鞭毛,能活動,不產生芽胞,無莢膜。在普通培養基上能生長,在含有膽汁的培養基中生長較好。

傷寒桿菌在自然界中的生活力較強,在水中一般可存活2~3周,在糞便中能維持1~2月,在牛奶中不僅能生存,且可繁殖,能耐低溫,在冰凍環境中可持續數月,但對光、熱,干燥消毒劑的抵抗力較弱,日光直射數小時即死,加熱至60℃經30分鐘或煮沸后立即死亡,在3%石炭酸中5分鐘即被殺死,消毒飲水余氯達0.2~0.4mg/L可迅速致死。

傷寒桿菌只感染人類,在自然條件下不感染動物。此菌在菌體裂解時可釋放強烈的內毒素,對本病的發生和發展起著較重要的作用。以少量內毒素注射于人或家兔靜脈內,可引起寒戰,發熱,不適和白細胞減少,這些現象和傷寒病人的表現極相類似。傷寒桿菌的菌體(“O”)抗原,鞭毛(“H”)抗原和表面(“Vi”)抗原均能產生相應的抗體,但這些并非保護性抗體。由于“O”及“H”抗原性較強,故常用于血清凝集試驗(肥達反應)以輔助臨床診斷,亦可用以制做傷寒菌苗預防接種。“Vi”抗原見于新分離(特別是從病人血液分離)的菌株,能干擾血清中的殺菌效能和吞噬功能,是決定傷寒桿菌毒力的重要因素。但抗原性不強,所產生的“Vi”抗體的凝集效價一般較低且為時甚短;當病原菌從人體中清除后,“Vi”抗體滴度迅速下降。“Vi”抗體的檢出雖對本病的診斷無多大幫助,但卻有助于發現帶菌者。含有“Vi”抗原的傷寒桿菌可被特異的噬菌體裂解。利用“Vi”Ⅱ型噬菌體可將傷寒桿菌分為約100個噬菌體型,對追蹤傳染源有幫助。

4.3 發病機理

傷寒桿菌隨污染的水或食物進入消化道后,一般可被胃酸殺滅,若入侵病菌數量較多,或胃酸缺乏時,致病菌可進入小腸,侵入腸粘膜,此時部分病菌即被巨噬細胞吞噬并在其胞漿內繁殖,部分則經淋巴管進入回腸集合淋巴結,孤立淋巴濾泡及腸系膜淋巴結中生長繁殖,然后再由胸導管進入血流而引起短暫的菌血癥,即原發菌血癥期,此階段病人并無癥狀,相當于臨床上的潛伏期。

傷寒桿菌隨血流進入肝,脾,膽囊,腎和骨髓后繼續大量繁殖,再次進入血流,引起第二次嚴重菌血癥并釋放強烈的內毒素,產生發熱,全身不適等臨床癥狀,出現皮膚玫瑰疹和肝,脾腫大等,此時相當于病程的第1~2周,毒血癥狀逐漸加重,血培養常為陽性,骨髓中傷寒桿菌最多,持續時間較長,故培養陽性率最高。病程第2~3周,傷寒桿菌繼續隨血流散播至全身各臟器與皮膚等處,經膽管進入腸道隨糞便排出,經腎臟尿液排出,此時糞便,尿液培養可獲陽性。經膽管進入腸道的傷寒桿菌,部分穿過小腸粘膜再度侵入腸壁淋巴組織,在原已致敏的腸壁淋巴組織中產生嚴重的炎癥反應單核細胞浸潤,引起壞死,脫落而形成潰瘍,若波及病變部位血管可引起出血,若侵及肌層與漿膜層則可引起腸穿孔,此外,傷寒桿菌也可在其他組織引起化膿性炎癥如骨髓炎、腎膿腫、膽囊炎、腦膜炎心包炎等。

病程第4周開始,人體產生的免疫力漸次加強,表現為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功能增強,吞噬細胞作用加強等,傷寒桿菌從血流與臟器中逐漸消失,腸壁潰瘍漸趨愈后,疾病最終獲得痊愈。少數病例可能由于免疫功能不足等原因,潛伏在體內的傷寒桿菌可再度繁殖并侵入血流引起復發。

4.4 病理改變

傷寒的主要病理特點是全身網狀內皮系統中大單核細胞(巨噬細胞)的增生性反應,以腸道為最顯著。病程第7~10天,腸道淋巴組織增生腫脹呈鈕扣樣突起,尤以回腸末段的集合淋巴結和孤立淋巴結最為顯著,少數病例的結腸起始段亦有同樣變化。腸系膜淋巴結也顯著增生與腫大。其他部位的淋巴結,脾臟,骨髓,肝竇星形細胞亦呈增生。繼而腸道淋巴組織的病變加劇,使局部發生營養障礙而出現壞死,形成黃色結痂。病程第3周,結痂脫落形成潰瘍,若波及病變部血管可引起出血,若侵入肌層與漿膜層可引起腸穿孔。因回腸末段的淋巴結較大且多,病變最嚴重,故穿孔多見于此部位。潰瘍常呈橢圓形或圓形,沿腸縱軸排列,周圍腸粘膜充血。病程第4~5周,潰瘍愈合,不留疤痕,也不引起腸道狹窄。腸道病變不一定與臨床癥狀的嚴重程度成正比,伴有嚴重毒血癥者,尤其是嬰兒,其腸道病變可能不明顯,反之,毒血癥狀輕微或缺如的病人卻可突然發生腸出血與腸穿孔。

鏡下檢查,上述病變的顯著特征是炎癥細胞的浸潤以巨噬細胞為主而無中性粒細胞,此種巨噬細胞可大量見于小腸潰瘍的底部及周圍,具有強大的吞噬能力,胞質內含被吞噬的淋巴細胞紅細胞,傷寒桿菌及壞死組織碎屑,是本病的相對特征性病變,故又稱“傷寒細胞”。若傷寒細胞聚集成團,則稱為傷寒肉芽腫或傷寒小結。

其他臟器中,脾和肝的病變最為顯著。脾腫大,常重達500g以上,有充血,網狀內皮細胞增生及傷寒肉芽腫形成。肝的最常見病變是肝細胞局灶性壞死伴有單核細胞浸潤。有人認為此種病變屬于“非特異性反應性肝炎”,也可見于潰瘍性結腸炎局限性腸炎腸阿米巴病等患者。

膽囊可呈輕度炎癥,急性炎癥少見,心肌及腎呈混濁,是毒血癥的一種表現。極少發生心內膜炎和心包炎。偶見血栓性靜脈炎,多發生于左股靜脈。膀胱炎和腎盂炎并不常見。睪丸炎罕見。骨膜炎及骨髓炎(脛骨多見)及脊椎炎偶可發生。神經系統無特殊病變,傷寒桿菌腦膜炎僅偶見。呼吸系統支氣管炎為常見,但亦有繼發的支氣管肺炎大葉性肺炎。斑丘狀皮疹即玫瑰疹的鏡下檢查顯示單核細胞浸潤及毛細血管擴張,有時可見傷寒桿菌。

4.5 臨床表現

潛伏期10天左右,其長短與感染菌量有關,食物型暴發流行可短至48小時,而水源性暴發流行時間可長達30天。

4.5.1 典型傷寒

典型的傷寒自然病程為時約4周,可分為4期:

4.5.1.1 初期

相當于病程第1周,起病大多緩慢(75%~90%),發熱是最早出現的癥狀,常伴有全身不適,乏力,食欲減退,咽痛咳嗽等。病情逐漸加重,本溫呈階梯形上升,于5~7天內達39~40℃,發熱前可有畏寒而少寒戰,退熱時出汗不顯著。

4.5.1.2 極期

相當于病程第2~3周,常有傷寒的典型表現,有助于診斷。

1.高熱

高熱持續不退,多數(50%~75%)呈稽留熱型,少數呈弛張熱型或不規則熱型,持續約10~14天。

2.消化系統癥狀

食欲不振較前更為明顯,舌尖與舌緣的舌質紅,苔厚膩(即所謂傷寒舌),腹部不適,腹脹,多有便秘,少數則以腹瀉為主。由于腸道病多在回腸末段與回盲部,右下腹可有輕度壓痛。

3.神經系統癥狀

與疾病的嚴重程度成正比,是由于傷寒桿菌內毒素作用中樞神經系統所致。患者精神恍惚表情淡漠,呆滯,反應遲鈍,聽力減退,重者可有譫妄昏迷或出現腦膜刺激征(虛性腦膜炎)。此等神經系統癥狀多隨體溫下降至逐漸恢復。

4.循環系統癥狀

常有相對緩脈(20%~73%)或有時出現重脈是本病的臨床特征之一,但并發中毒性心肌炎時,相對緩脈不明顯。

5.脾腫大

病程第6天開始,在左季肋下常可觸及腺腫大(60%~80%),質軟或伴壓痛。少數患者肝臟亦可腫大(30%~40%),質軟或伴壓痛,重者出現黃疸,肝功能有明顯異常者,提示中毒性肝炎存在。

6.皮疹

病程7~13天,部分患者(20%~40%)的皮膚出現淡紅色小斑丘疹(玫瑰疹),直徑約2~4mm,壓之退色,為數在12個以下,分批出現,主要分布于胸,腹,也可見于背部及四肢,多在2~4天內消失。水晶形汗疹(或稱白痱)也不少見,多發生于出汗較多者。

4.5.1.3 緩解期

相當于病程第3~4周,人體對傷寒桿菌的抵抗力逐漸增強,體溫出現波動并開始下降,食欲逐漸好轉,腹脹逐漸消失,脾腫開始回縮。但本期內有發生腸出血或腸穿孔的危險,需特別提高警惕。

4.5.1.4 恢復期

相當于病程第4周末開始。體溫恢復正常,食欲好轉,一般在1個月左右完全恢復健康。

4.5.2 其它臨床類型

除上述典型傷寒外,根據發病年齡,人體免疫狀態,致病菌的毒力與數量,病程初期不規則應用抗菌藥物以及有無加雜癥等因素,傷寒又可分為下列各種類型。

4.5.2.1 輕型

全身毒血癥狀輕,病程短,1~2周內痊愈。多見于發病前曾接受傷寒菌苗注射或發病初期已應用過有效抗菌藥物治療者,在兒童病例中亦非少見。由于病情輕,癥狀不典型,易致漏診或誤診

4.5.2.2 暴發型

起病急,毒血癥狀嚴重,有畏寒,高熱,腹痛,腹瀉,中毒性腦病,心肌炎,肝炎,腸麻痹休克等表現。常有顯著皮疹,也可并發DIC

4.5.2.3 遷延型

起病與典型傷寒相似,由于人體免疫功能低下,發熱持續不退,可達45~60天之久。伴有慢性血吸蟲病的傷寒患者常屬此型。

傷寒合并血吸蟲病時,起病多急,發熱常為弛張型或間歇型,肝脾腫大較著,嗜酸粒細胞在發熱期及極期顯著減少或消失,熱退后回升,常超過正常值,熱程可遷延1~2月。

4.5.2.4 小兒傷寒

一般年齡越大,臨床表現越似于成人,年齡越小,癥狀越不典型。

學齡期兒童癥狀與成人相似,但多屬輕型。常急性起病,有持續發熱,食欲不振,腹痛,便秘,表情淡漠,嗜睡煩躁鼻衄舌苔厚,腹脹及肝脾腫大等,而緩脈及玫瑰疹少見,白細胞計數常不減少。病程較短,有時僅2~3周即自然痊愈。由于腸道病變輕,故腸出血,腸穿孔等并發癥也較少。

嬰幼兒傷寒常不典型,病程亦輕重。起病急,伴有嘔吐驚厥,不規則高熱,脈快,腹脹,腹瀉等。玫瑰疹少見,白細胞計數常增多,并發支氣管炎或肺炎頗為常見。

4.5.2.5 老年傷寒

體溫多不高,癥狀多不典型,虛弱現象明顯;易并發支氣管肺炎與心功能不全,常有持續的腸功能紊亂和記憶力減退,病程遷延,恢復不易,病死率較高。

復發與再燃:癥狀消失后1~2周,臨床表現與初次發作相似,血培養陽轉為復發,復發的癥狀較輕,病程較短,與膽囊或網狀內皮系統中潛伏的病菌大量繁殖,再度侵入血循環有關;療程不足,機體抵抗力低下時易見。偶可復發2~3次。再燃是指病程中,體溫于逐漸下降的過程中又重升高,5~7天后方正常,血培養常陽性,機理與初發相似。

4.6 并發癥

近年來國內傷寒的并發癥已顯著減少,但國外報道傷寒并發溶血性尿毒綜合征有增加趨勢,并發DIC者也不在少數,應引起警惕。

4.6.1 腸出血

為常見并發癥,發生率約2.4%~15%多見于病程第2~3周可從大便隱血至大量血便。少量出血可無癥狀或僅有輕度頭暈,脈快;大量出血時熱度驟降,脈搏細速,體溫與脈搏曲線呈交叉現象,并有頭暈,面色蒼白,煩躁,冷汗血壓下降等休克表現。有腹瀉者并發腸出血機會較多。病程中隨意起床活動,飲食中含固體及纖維渣滓較多,過量飲食,排便時用力過度以及治療性灌腸等均可為腸出血誘因。

4.6.2 腸穿孔

為最嚴重的并發癥,發生率約1.4%~4%,多見于病程第2~3周。腸穿孔常發生于回腸末段,但亦可見于結腸或其他腸段;穿孔數目大多為1個,少數2~3個,也有報告多達13個者。腸穿孔的表現為突然右下腹劇痛,伴有惡心,嘔吐,冷汗,脈細數,呼吸促,體溫與血壓下降(休克期),經1~2小時后腹痛及其他癥狀暫時緩解(平靜靜)。不久體溫又迅速上升并出現腹膜炎征象,表現為腹脹,持續性腹痛,腹壁緊張,廣泛壓痛及反跳痛,腸鳴音減弱至消失,腹腔內有游離液體,X線檢查膈下有游離氣體白細胞數較原先增高伴核左移(腹膜炎期)。腸穿孔的誘因大致與腸出血相同,有的病例并發腸出血的同時發生腸穿孔。

4.6.3 中毒性心肌炎

發生率3.5%~5%,常見于病程第2~3周伴有嚴重毒血癥者。臨床特征為心率加快,第一心音減弱,心律不齊,期前收縮,舒張期奔馬律,血壓偏低,心電圖顯示P-R間期延長,T波改變,S-T段偏移等。這些癥狀,體征及心電圖改變隨著病情好轉而恢復正常,但有報告傷寒痊愈1年仍遺留完全性房室傳導阻滯并曾一度發生阿-斯綜合征者。

4.6.4 中毒性肝炎

發生率約12.8%~60%,常見于病程第1~2周。主要特征為肝腫大,可伴有壓痛,少數(0.4%~26.6%)出現輕度黃疸,轉氨酸活性輕度升高,絮狀反應及濁度試驗一般正常。臨床容易與病毒性肝炎或阿米巴肝炎相混淆。隨著病情好轉,肝腫大及肝功能可于2~3周恢復正常,僅個別病例可因深度黃疸并發肝性腦病而危及生命

4.6.5 溶血性尿毒綜合征

近年來國外報道的發病數有增加趨勢,達12.5%~13.9%,國內亦有零星報道。一般見于病程第1~3周,約半數發生于第1周。主要表現為溶血性貧血和腎功能衰竭,并有纖維蛋白降解產物增加,血小板減少及紅細胞碎裂現象。此征的發生與傷寒病情輕重,患者紅細胞G-6PD有否缺陷以及氯霉素應用無關,可能由于傷寒桿菌內毒素誘使腎小球微血管凝血所致。

除上述并發癥外,傷寒桿菌所致肺部感染急性膽囊炎,溶血性貧血,DIC等也可見到。

4.7 輔助檢查

4.7.1 常規檢查

血白細胞大多為3×109/L~4×109/L,伴中性粒細胞減少和嗜酸粒細胞消失,后者隨病情的好轉逐漸回升。極期嗜酸粒細胞>2%,絕對計數超過4×108/L者可基本除外傷寒。高熱時可有輕度蛋白尿。糞便隱血試驗陽性。

4.7.2 細菌學檢查

①血培養是確診的論據,病程早期即可陽性,第7~10病日陽性率可達90%,第三周降為30%~40%,第四周時常陰性;②骨髓培養陽性率較血培養高,尤適合于已用抗菌素藥物治療,血培養陰性者;③糞便培養,從潛伏期起便可獲陽性,第3~4周可高達80%,病后6周陽性率迅速下降,3%患者排菌可超過一年;④尿培養:病程后期陽性率可達25%,但應避免糞便污染;⑤玫瑰疹的刮取物或活檢切片也可獲陽性培養。

4.7.3 免疫學檢查

1.肥達氏試驗

傷寒血清凝集試驗即肥達反應陽性者對傷寒,副傷寒有輔助診斷價值。檢查中所用的抗原有傷寒桿菌菌體(O)抗原,鞭毛(H)抗原,副傷寒甲,乙,丙鞭毛抗原共5種,目的在于用凝集法測定病人血清中各種抗體的凝集效價。病程第1周陽性反應不多,一般從第2周開始陽性率逐漸增高,至第4周可達90%,病愈后陽性反應可持續數月之久。有少數病人抗體很遲才升高,甚至整個病程抗體效價很低(14.4%)或陰性(7.8%~10%),故不能據此而排除本病。

Widal試驗已沿用近100年,60年代曾有人對其特異性提出異議,認為其結果存在著混亂模糊的情況,非傷寒發熱性疾病Widal's試驗也呈陽性結果,如各種急性感染,腫瘤結締組織病性疾病,慢性潰瘍性結腸炎,均可出現陽性結果。Perlnan等認為無菌的結腸細胞和腸桿菌可能有共同的抗原,結腸粘膜損害所產生的抗結腸抗體與沙門菌菌體抗原起交叉反應,因此對肥達氏反應結果的判定宜審慎,必須密切結合臨床資料,還應強調恢復期血清抗體效價的對比,有人提出應用流行菌株抗原與國際菌株相比,陽性率可提高,建議用當地流行菌株取代國際標準菌株,以提高流行區域傷寒診斷的陽性率。

2.其他免疫學檢查

(1)被動血凝試驗(PHA):用傷寒桿菌菌體抗原致敏紅細胞,使之與被檢血清反應,根據紅細胞凝集狀況判斷有無傷寒特異性抗體存在,國內外報道陽性率90%~98.35%,假陽性率5%左右。鮑行豪等曾報道LSP-PHA對傷寒血培養患者的檢出率為89.66%,早期病人90.02%,臨床確診者為82.5%,且主要檢測的是特異IgM抗體,故可用于早期診斷。

(2)對流免疫電泳(CIE):本方法可用于血清中可溶性傷寒抗原或抗體的檢測,操作簡便,便于基層推廣,特異性較高;但敏感性較低,不同作者報道為24%~92%,主要受采集血清時間的影響,發病初期最易測出,故可用于傷寒的早期診斷。

(3)協同凝集試驗(COA):利用金葡菌的葡萄球菌A蛋白(SPA)可與抗體IgG的Fc段結合的原理,先用傷寒抗體致敏帶有SPA的金葡菌,然后與抗原發生反應,本試驗的陽性率在81%~92.5%,特異性為94%~98%,一般來說,其敏感性高于CIE,而特異性較CIE差。

(4)免疫熒光試驗(IFT):Doshi等用傷寒桿菌菌體Vi懸液作抗原進行間免疫熒光抗體檢測,140例血培養陽性的傷寒患者134例(95.7%)陽性;394例對照者僅4例(1%)假陽性,目前有關本法的報道尚少,傷寒疫苗預防接種和其它沙門氏菌感染是否會影響本試驗特異性,尚需進一步研究。

(5)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ELISA的基本原理是用酶促反應的放大作用來顯示初級免疫學反應,既可檢測抗原,又可檢測抗體,用ELISA法檢測傷寒患者Vi抗原,靈敏性達1ng/ml,高于CoA法9100ng/ml,并可檢測到1∶1024稀釋后尿液中的Vi抗原。國內、外用ELISA檢測過臨床標本中的Vi抗原,V9抗原,LPS,H抗原等,敏感性在62.5%~93.1%,因檢測抗原的不同而異,多數在80%以上。杭州鮑行豪等應用ELISA同時檢測IgM和IgG抗體,LPS-IgM-ELISA的敏感性為91.38%,特異性為99.02%,LPS-IgG-ELISA分別為93.1%和98.02%,在傷寒的血清免疫學診斷方法中,ELISA方法簡便,快速,敏感,特異性高,是公認較好的一種診斷方法。

4.7.4 分子生物學診斷方法

1.DNA探針DNA Probe)

DNA探針是用DNA制備的診斷試劑,用于檢測或鑒定特定的細菌,方法是用一段已標記的特定的DNA片段(探針)與標本中已變性的細菌DNA雜交,通過測定是否發生雜交反應來達到檢測目的,由于此探針是以細菌專有的特異性基因片斷制備,故特異性很高。用DNA探針對培養所得的傷寒桿菌進行檢測,敏感性需標本中達1000個細菌才能檢出。DNA Probe的特異性高而敏感性低,一般用于菌種鑒定及分離。

2.聚合酶鏈反應PCR

PCR方法是80年代中后期發展起來的一種分子生物學方法,它能在數小時內在體外將目標基因或DNA片段擴增到數百萬倍,檢出率較DNA探針高100~10000倍,國外Jae HS等用PCR方法擴增傷寒的鞭毛抗原編碼基因,敏感度能檢出10個傷寒菌,特異性為100%,PCR方法因其高度敏感,易出現產物污染,所以控制PCR方法的假陽性及假陰性,是提高準確度的關鍵。

4.8 診斷

傷寒可依據流行病學資料,臨床經過及免疫學檢查結果作出臨床診斷,但確診傷寒則以檢出致病菌為依據。

4.8.1 診斷標準

4.8.1.1 臨床診斷標準

在傷寒流行季節和地區有持續性高熱(40~41℃)為時1~2周以上,并出現特殊中毒面容,相對緩脈,皮膚玫瑰疹,肝脾腫大,周圍血象白細胞總數低下,嗜酸性粒細胞消失,骨髓象中有傷寒細胞(戒指細胞),可臨床診斷為傷寒。

4.8.1.2 確診標準

疑似病例如有以下項目之一者即可確診。

(1)從血,骨髓,尿,糞便,玫瑰疹刮取物中,任一種標本分離到傷寒桿菌。

(2)血清特異性抗體陽性,肥達氏反應“O”抗體凝集效價≥1∶80,“H”抗體凝集效價≥1∶160,恢復期效價增高4倍以上者。

4.8.2 鑒別診斷

傷寒病早期(第1周以內),特征性表現尚未顯露,應與病毒感染,瘧疾鉤端螺旋體病,急性病毒性肝炎等病相鑒別。

傷寒的極期(第2周以后),多數病例無典型傷寒表現,須與敗血癥,粟粒性肺結核布氏桿菌病地方性斑疹傷寒結核性腦膜炎惡組等相鑒別。

4.9 治療措施

4.9.1 一般治療與對癥治療

病人入院后,即按消化道傳染病隔離,臨床癥狀消失后每隔5~7天送檢糞便培養,連續2次陰性可解除隔離。發熱期病人必須臥床休息,退熱后2~3天可在床上稍坐,退熱后2周可輕度活動。

應給予高熱量,高營養,易消化的飲食,包括足量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及各種維生素,以補充發熱期的消耗,促進恢復,發熱期間宜用流質或細軟無渣飲食,少量多餐。退熱后,食欲增加后,可逐漸進稀飯,軟飯,忌吃堅硬多渣食物,以免誘發腸出血和腸穿孔,一般退熱后2周才恢復正常飲食。

應鼓勵病人多進水分,每日約2000~3000ml(包括飲食在內),以利毒素排泄        。如因病重不能進食者可用5%葡萄糖生理鹽水靜脈滴注。

有嚴重毒血癥者,可在足量有效抗菌治療配合下使用激素。常用氫化可的松25~50mg或地塞米松1~2mg,每日1次靜脈緩慢滴注;或口服強的松5mg,每日3~4次,療程不超過3天。

若傷寒合并血吸蟲病,尤其是急性血吸蟲病時,一般宜先用腎上腺皮質激素配合傷寒的病原治療,待體溫被控制,全身情況明顯改善后,才給予口服吡喹酮治療血吸蟲病。

對兼有毒血癥和顯著鼓腸或腹瀉的患者,激素的使用宜慎重,以免發生腸出血及腸穿孔。

4.9.2 傷寒患者抗菌藥物的選擇

4.9.2.1 氟喹諾酮類藥物

喹諾酮類藥物為首選治療,我國臨床分離傷寒與副傷寒沙門菌對這類藥物耐藥率還比較[8]

氟喹諾酮類藥物具有下列共同特點:①抗菌譜廣,尤其對革蘭陰性桿菌活性高;②細菌對其產生突變耐藥的發生率低;③體內分布廣,組織體液中藥物濃度高,可達有效抑菌或殺菌水平;④大多品種系口服制劑,使用方便;⑤因其影響骨骼發育,孕婦、兒童、哺乳期婦女慎用。

成人常用諾氟沙星(0.4g,每日3次)、環丙沙星(0.5g,每日2次)或左氧氟沙星(0.5g,每日1次),療程10~14天;口服困難者可先靜脈滴注,繼后改為口服給藥;18歲以下兒童慎用;慢性病原攜帶者需要治療至少4周以上;[8]

目前常用的有氧氟沙星劑量:300mg每日兩次,口服或200mg每8~12小時一次,靜滴,療程14天。環丙沙星,劑量:500mg每日兩次或每8小時一次,口服或靜滴,療程:14天。

4.9.2.2 頭孢菌素類

第二,三代頭孢菌素在體外對傷寒桿菌有強大抗菌活性,毒副反應低,尤其適用于孕婦,兒童,哺乳期婦女以及氯霉素耐藥菌所致傷寒。可用頭孢三嗪,劑量:成人1g,每12小時一次,兒童每天100mg/kg,療程:14天。頭孢噻肟,劑量:成人1~2g,每8~12小時一次,兒童每天100~150mg/kg,療程:14天。

頭孢曲松適用于兒童與孕婦,成人2g,靜脈滴注,每日1次給藥;兒童100mg/kg,靜脈滴注,每日1次[8]

4.9.2.3 氯霉素

劑量:為每天25mg/kg,分2~4次口服或靜脈滴注,體溫正常后,劑量減半。療程:兩周。注意事項:①新生兒,孕婦,肝功能明顯損害者忌用;②注意毒副作用,經常復查血象,白細胞低于2500/mm3時停藥。

4.9.2.4 氨芐(或阿莫)西林

劑量:成人2~6g/d,兒童每天100~150mg/kg,分3~4次口服或靜脈滴注。阿莫西林成人2~4g/天,分3~4次口服,療程:14天。注意事項:①本藥效果不太理想,故療程宜長,以減少復發及排菌。②一旦出現藥疹,應及時停藥。

4.9.2.5 復方新諾明

劑量:成人,2片每日兩次,兒童每天SMZ40~50mg/kg,TMP10mg/kg,一日二次,療程:14天。

4.9.3 帶菌者的治療

4.9.3.1 氨芐西林(或阿莫西林)

劑量:成人氨芐西林4~6g/天或阿莫西林6g/天加丙磺舒2g/天,分3~4次口服,療程:6周。

4.9.3.2 氧氟沙星或環丙沙星

劑量:氧氟沙星300mg一日二次,環丙沙星500~750mg,一日二次口服,療程:6周。

4.9.4 并發癥的治療

4.9.4.1 腸出血

①絕對臥床休息,嚴密觀察血壓,脈搏,神志變化及便血情況;②暫停飲食,或進少量流質;③靜脈滴注葡萄糖生理鹽水,注意電解質平衡,并加用維生素K安絡血抗血纖溶芳酸止血粉止血藥;④根據出血情況,酌量輸血;⑤如病人煩躁不安,可注射鎮靜劑,如安定苯巴比妥鈉,禁用瀉劑及灌腸;⑥經積極治療仍出血不止者,應考慮手術治療。

4.9.4.2 腸穿孔

除局限者外,腸穿孔伴發腹膜炎的患者應及早手術治療,同時加用足量有效的抗生素,如氯霉素或氨芐青霉素慶大卡那霉素聯合應用,以控制腹膜炎。

4.9.4.3 中毒性心肌炎

嚴格臥床休息,加用腎上腺皮質激素,維生素B1ATP,靜注高滲葡萄糖液。如出現心力衰竭,應積極處理,可使用洋地黃速尿并維持至臨床癥狀好轉,但病人對洋地黃耐受性差,故用藥時宜謹慎。

4.9.4.4 中毒性肝炎

除護肝治療外,可加用腎上腺皮質激素。

4.9.4.5 膽囊炎

按一般內科治療。

4.9.4.6 溶血性尿毒綜合征

①控制傷寒桿菌的原發感染,可用氨芐青霉素或羥氨芐青霉素;②輸血,補液;③使用皮質激素如促腎上腺皮質激素,地塞米松,強的松龍等。尤對兒童患者可迅速緩解病情;④抗凝療法,可用小劑量肝素每日50~100u/kg靜注或靜滴,控制此征有顯著療效,也可用低分子右旋糖酐靜滴;⑤必要時行腹膜血液透析,以及時清除氮質血癥,促進腎功能恢復。

4.9.4.7 DIC

給予抗凝治療,酌情輸血,并應用氨芐青霉素控制原發感染。

4.10 預防

重點是加強飲食,飲水衛生和糞便管理,切斷傳播途徑。病人和帶菌者按腸道傳染病隔離,直至停藥后一周,每周作糞培養,連續兩次陰性為止。沿用已久的死菌疫苗保護作用不理想,口服減毒菌苗在試用中。

4.11 預后

傷寒的預后與病人的情況,年齡,有無并發癥,治療早晚,治療方法,過去曾否接受預防注射以及病原菌的毒力等有關。

有效抗菌藥物應用前病死率約為20%,自應用氯霉素以來病死率明顯降低,約在1%~5%。老年人,嬰幼兒預后較差,明顯貧血營養不良者預后也較差。并發腸穿孔,腸出血,心肌炎,嚴重毒血癥等病死率較高。國內一組傷寒,副傷寒死亡38例中,腸穿孔占39.5%,毒血癥39.5%,心肌炎9.9%,中毒性休克5.3%,腸出血2.6%,肺炎2.6%,心力衰竭2.6%。曾接受預防接種者病情較輕,預后較好。

5 參考資料

  1. ^ [1]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2. ^ [2]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3. ^ [3]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641.
  4. ^ [4]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 中醫藥學名詞(2004)[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5. ^ [5]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418.
  6. ^ [6]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88.
  7. ^ [7]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246.
  8. ^ [8] 國家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和處方集編委會主編.國家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2012年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3:50-51.

治療傷寒的穴位


治療傷寒的方劑


治療傷寒的中成藥


傷寒相關藥物


古籍中的傷寒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細菌性感染傳染病感染性疾病疾病急性傳染病中醫學中醫病因病理學名詞中醫病證名中醫病名中醫診斷學中醫內科學乙類傳染病沙門菌感染中醫病因
詞條傷寒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8/5/25 13:29:23 | #0
    歡迎您對傷寒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13:32:57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