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luǎn cháo guò dù cì jī zōng hé zhēng

2 英文參考

OHSS

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

3 疾病代碼

ICD:E28.8

4 疾病分類

內分泌

5 疾病概述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OHSS)為體外受孕輔助生育的主要并發癥之一。表現為惡心嘔吐、腹部不適、體重增加、卵巢增大、胸腹腔積液、少尿、水電解質平衡紊亂、腎衰血栓形成等,嚴重的可危及生命

6 疾病描述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OHSS)為體外受孕輔助生育的主要并發癥之一。多見于促性腺激素(HMG/HMG+hCG 等)治療期間,表現為惡心、嘔吐、腹部不適、體重增加、卵巢增大、胸腹腔積液、少尿、水電解質平衡紊亂、腎衰、血栓形成等,嚴重的可危及生命。監測排卵手段和臨床經驗的不斷豐富使得現在這種并發癥比以前大大減少。

7 癥狀體征

1.OHSS 的臨床分級 主要臨床表現為卵巢囊性增大、毛細血管透性增加、體液積聚組織間隙,引起腹水、胸水,伴局部或全身水腫。一般可將OHSS 分為輕、中、重3 度。

(1)輕度OHSS:表現為體重增加、口渴、腹部不適、下腹稍腫脹、輕度惡心及嘔吐等。體格檢查無失水及腹部陽性體征,B 超示卵巢增大(直徑>5cm),有多個黃體,可見腹腔少量積液。

(2)中度OHSS:惡心嘔吐,腹脹加重,腹痛、呼吸急促,但無顯著液體丟失及電解質平衡失調表現。體檢可見腹部膨隆但無腹肌緊張,腹水征可能為陽性,可捫及腫大的卵巢。B 超示卵巢囊性腫大(>7cm)和中等量腹腔積液。

(3)重度OHSS:中度OHSS 的癥狀進一步加重,并有大量體液丟失的臨床表現(如煩躁不安、脈搏快、血壓低)。第三間隙液體積聚,出現腹腔積液甚至腸腔積液,低血容量休克血液濃縮、尿少、水電解質平衡紊亂等,體檢見腹部緊張、腹水征陽性、卵巢明顯增大。B 超檢查示卵巢直徑>10cm,極重癥病例可因大量腹水、胸水、心包積液而發生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也可并發肝、腎衰竭和血栓形成等并發癥。如血細胞容積≥45%,白細胞≥15×109/L,大量腹水、少尿、輕度肝、腎功能障礙即可診斷為重度OHSS。如血細胞容積≥55%,白細胞≥25×109/L,大量腹水、腎衰、血栓栓塞現象,并發展為呼吸窘迫綜合征提示病情極其嚴重。

某些病人因卵巢巨大,可出現卵巢扭轉、黃素囊腫破裂出血急腹癥。最近,有人將輕、中、重度OHSS 分為5 個級別。輕度:Ⅰ級,腹脹明顯;Ⅱ級,出現Ⅰ級癥狀并有惡心、嘔吐和(或)腹瀉,卵巢增大但直徑<5cm。中度:Ⅲ級,癥狀同前,B 超檢查有腹水。重度:Ⅳ級,上述癥狀并呼吸困難,臨床上可查出腹水和(或)胸水;V 級,除有上述癥狀外,出現血容量改變,表現為血液濃縮,血黏稠度增加,凝血機制異常及腎血流量減少等。

2.實驗室及超聲檢查 疑診OHSS 者應作全血細胞分析、肝腎功能檢查、水電解質測定、盆腔超聲檢查、體重測量、E2 水平測定等。監測觀察卵巢對促性腺激素的反應是預防OHSS 的重要措施。OHSS 可表現為血細胞容積和白細胞升高,低鈉、低蛋白血癥。超聲檢查可見卵巢增大、卵泡黃素囊腫、輕度者卵巢增大至5~7cm,中度為7~10cm,重度為10cm 以上。同時可見腹腔積液、胸腔積液或心包積液。重度OHSS 可出現肝功能不全(表現為肝細胞損害)和膽汁淤積、堿性磷酸酶、谷丙轉氨酶谷草轉氨酶膽紅素肌酸激酶增高,通常于1 個月內恢復正常,一些病人的肝活檢可見肝脂肪變性,Kuffer 細胞增生。腹水屬滲出液,含較高濃度的蛋白質

3.病情觀察和預測

(1)卵巢過度刺激的預測:血清E2 和卵巢形態學變化可反映卵巢的刺激程度。在刺激的7~8 天開始,每天進行B 超監測及E2 測定。Brinsden 等認為,在行IVF或配子輸卵管移植(gamete intra-fallopian transfer;GIFT)者,血清E2≥10000pmol/L(3000pg/ml),卵巢直徑≥12mm,卵泡數≥20 是卵巢過度刺激的閾值指標。超過此閾值OHSS 的危險性明顯增加。故在助孕過程中應嚴密監測卵巢的反應,但E2 水平應考慮所采用的實驗方法不同而有差異。有人提出血雌激素升高的速度比其絕對水平更能反應卵巢對刺激的敏感性。

Ellenbogen 提出用卵泡超聲評分法預測OHSS。他們用陰道超聲檢測了34 例PCOS 患者的63 個促排周期(HMG 加HCG);評分方法為:卵泡平均直徑5~8mm為1 分,9~12mm 為1.5 分,13~16mm 為2 分,≥17mm 為3 分,并累計雙側卵巢卵泡總分。結果發現總分<25 者不發生OHSS,總分>30 分均發生OHSS。另外,總分還與血E2 水平相平行。

(2)根據雌激素水平選擇預防措施:Brinsden 等認為,在助孕過程中,可根據雌激素水平采取適當的措施預防OHSS 的發生。① 血清E2 ≤10000pmol/L(3000pg/ml),無OHSS 表現者可直接作胚胎移植。②E2 在5000~10000pmol/L(1500~3000pg/ml)移植胚泡后需作黃體支持時,宜選用黃體酮。③血清E2≥17000pmol/L(5500pg/ml)、總卵泡數≥40 者禁用HCG 促排卵,此時可繼續使用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激動劑(GnRH agonist,GnRH-A)抑制卵巢過度刺激反應(機制見下述),待恢復正常大小后再以小劑量促性腺激素刺激卵巢。④血清E2 在10000~17000pmol/L(3000~5500pg/ml),卵泡數在20~40 的病例,仍可用HCG,但宜采用胚泡冷凍,暫不作新鮮胚泡移植,這樣可避免OHSS 惡化。新近,Thinen 等對23 例OHSS 高危病例作胚泡冷凍處理,結果僅2 例發生OHSS,1 例為輕度,另1 例重度,凍融胚泡移植成功率較高(22.7%)。⑤在促排卵過程中,血清E2>1000pg/ml,出現4 個以上直徑≥14mm 的卵泡時,有多胎妊娠的危險,多胎妊娠易引起OHSS,應盡量避免用HCG 促排卵。

(3)促排卵藥物的選擇:有關GnRH-A 研究的資料表明,采用GnRH-A 代替HCG可誘導卵泡成熟和排卵,并有效減少了OHSS 的發生,與HCG 相比,排卵率、妊娠相似多胎率減少,而對卵子數量和質量無影響,但黃體期血E2 和孕酮水平較低,可能出現黃體功能不足,使流產率增加,應適當進行黃體支持治療。其發生原因可能是:①GnRH-A 調節垂體促性腺激素分泌細胞自身受體,使LH 分泌減少。②GnRH-A 誘導的LH/FSH 峰降調節卵巢黃體的相應受體,使其反應性降低。③GnRH-A 直接溶解黃體的作用不能排除。因此,GnRH-A 誘發排卵后必須經人工補充孕酮,有些學者主張同時補充,以支持黃體功能。用孕酮支持黃體功能較HCG 明顯減少OHSS 的發生,但如E2 不很高,也可補充HCG。GnRH-A 誘發排卵有利于減少黃體期OHSS 的發生,雖然仍可見多個增大的黃體化囊腫,但其功能較差,血E2、孕酮水平較低,因此臨床癥狀較輕。Lewitt 對HCG 促排卵有重度OHSS史的患者,用GnRH-A 取代HCG 作促排卵治療,結果使用GnRH-A 后無一例發生重度OHSS,妊娠率與使用HCG 促排卵相似。超促排卵治療宜采用GnRH-A 長程方案(即從治療周期前1 周期的黃體期使用到HCG 注射日)。PCOS 超排卵前宜用GnRH-A1 個周期,既可降低OHSS 發生,又可治療其雄激素過多。GnRH-A 誘導排卵的適應證為:對HMG/FSH 促排卵或助孕技術超排卵治療高度敏感,有OHSS 高危的患者。Aboulghar 等主張,以前使用FSH 發生重度OHSS 史的PCOS 患者可以選用HMG或重組的人FSH(小劑量遞增法)治療。他們比較了HMC 和重組的人FSH(劑量為75U/d,每周遞增37.5U),結果兩組均無重度OHSS 發生,妊娠率分別為20%和15.4%。

8 疾病病因

在卵泡受到各種刺激后均可發生OHSS。與OHSS 有關的高危因素主要有:①卵巢對促排卵藥物高度敏感(高敏卵巢)者,常見于多囊卵巢患者及年輕(年齡<35 歲)瘦小者;②使用HCG 促排卵或維持妊娠黃體;③早孕期的內源性HCG 分泌;④既往有OHSS 病史者。

卵巢的高敏反應特征是血清雌激素濃度明顯增高(>10000pmol/L)和出現大量卵泡(>20 個),常為中等大小的卵泡(直徑<14mm)。一般認為,出現過多卵泡是OHSS 的重要標志。許多資料表明,PCOS 是OHSS 的最重要高危因素。最近發現,高胰島素血癥PCOS 者,OHSS 的危險性極大,有人比較了用促卵泡生成素(FSH)治療的PCOS 病例,發現高胰島素血癥的OHSS 發病率明顯高于對照組;高胰島素血癥組卵巢增長速度及未成熟卵泡數量亦高于對照組,排卵期血漿E2 水平也以高胰島素組為高。故認為,胰島素與FSH 可能具有協同作用,使卵巢對FSH的敏感性明顯提高。

在體外受孕(IVF)過程中,HCG 常用作促卵泡成熟和促排卵劑,與內源性黃體生成素(LH)比較,HCG 更易導致OHSS,其原因是:①HCG 制劑半衰期較長,排卵后的后續作用較明顯;②HCG 制劑對LH 受體的親和力較內源性LH 強且作用時間長。資料表明,HCG 與其受體結合的親和力較LH 強2~4 倍,半衰期為24~36h(LH 半衰期為60min)。藥代動力學研究顯示,肌注HCG 5000U 或10000U 后,HCG 水平的增高可持續6~10 天。因此,在HMG/FSH 超促排卵時,HCG 注射可引起卵巢進一步增大,形成多個黃體囊腫,超生理量的血F2 和孕激素(P)水平在卵巢反應過度的患者中易引起多胎妊娠及OHSS;③HCG 制劑同時具有LH 和FSH 樣作用,可持續刺激卵巢,促進粒層細胞黃素化。另外,注射HCG 加上妊娠時內源性HCG 加重OHSS。所以在IVF 或促排卵治療過程中,妊娠成功者發生重度OHSS的危險性更高。

9 病理生理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OHSS)為體外受孕輔助生育的主要并發癥之一。輔助生育、體外受孕時,人為的過度刺激卵巢可出現3 類常見并發癥:①OHSS及多囊卵巢綜合征(PCOS),其發生機制未明,可能主要與血管內皮生長因素(VEGF)的過度表達、前列腺素合成過多、炎性因子血管緊張素-2(AT-2)釋放等因素有關。②血栓栓塞性病變,尤其對已存在高凝狀態者來說。輔助生育過度刺激卵巢后可發生嚴重的血栓栓塞性病變。③多胎妊娠和異位妊娠,主要是多個卵子同時成熟,同時受孕所致。臨床上使用排卵誘導劑,如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人絕經后促性腺激素(human menopausal gonadotropin,HMG)及氯米芬時,卵巢被過度刺激而引起的一系列臨床表現。嚴重者可危及生命。

10 診斷檢查

診斷:

1.根據病史和臨床表現。體重增加、口渴、腹部不適、下腹稍腫脹、輕度惡心及嘔吐等。

2.B 超示卵巢增大(直徑>5cm),有多個黃體,可見腹腔少量積液。

3.血細胞容積和白細胞升高,低鈉、低蛋白血癥。重度OHSS 可出現肝功能不全(表現為肝細胞損害)和膽汁淤積、堿性磷酸酶、谷丙轉氨酶、谷草轉氨酶、膽紅素、肌酸激酶增高。

4.疑診OHSS 者應作全血細胞分析、肝腎功能檢查、水電解質測定、盆腔超聲檢查、體重測量、E2 水平測定等。

實驗室檢查:疑診OHSS 者應作全血細胞分析、肝腎功能檢查、水電解質測定、體重測量、E2 水平測定等。監測觀察卵巢對促性腺激素的反應是預防OHSS 的重要措施。OHSS 可表現為血細胞容積和白細胞升高,低鈉、低蛋白血癥。重度OHSS可出現肝功能不全(表現為肝細胞損害)和膽汁淤積、堿性磷酸酶、谷丙轉氨酶、谷草轉氨酶、膽紅素、肌酸激酶增高,通常于1 個月內恢復正常,一些病人的肝活檢可見肝脂肪變性,Kuffer 細胞增生。腹水屬滲出液,含較高濃度的蛋白質。

其他輔助檢查:

1.腹部、盆腔超聲檢查 可見卵巢增大、卵泡黃素囊腫、輕度者卵巢增大至5~7cm,中度為7~10cm,重度為10cm 以上。同時可見腹腔積液。

2.胸部X 線檢查 胸腔積液或心包積液。

3.重度OHSS 可出現肝功能不全,一些病人的肝活檢可見肝脂肪變性,Kuffer細胞增生。

11 鑒別診斷

目前無相關資料。

12 治療方案

輕度OHSS 一般不需特殊處理,鼓勵病人多進水,大多數病人可在1 周內恢復,但應作門診監護并作相應處理,癥狀加劇者,應繼續觀察4~6 天。中度OHSS 治療以臥床休息和補液為主,腹痛者可給少量鎮痛劑,但應考慮到藥物對胚胎的影響(如受孕成功的話),多數病例在采卵或人工授精后1 周內病情緩解。門診監護時,如病情加重應住院治療,如超過1 周仍無緩解,表明可能是滋養細胞產生的HCG 持續刺激黃體所致。

重度OHSS 者應立即入院治療,糾正低血容量和電解質、酸堿平衡紊亂是治療OHSS 的關鍵,晶體液不能維持體液平衡,應選用白蛋白(50%)、血漿或低分子右旋糖酐,每天記錄液體進、出量及腹圍和體重,也可用中心靜脈壓監測補液。OHSS 血栓形成并不多見,有異常表現時,應鼓勵病人活動下肢,必要時使用肝素(5000U,2 次/d),避免使用利尿劑。大量腹腔或胸腔積液導致呼吸窘迫者,可在超聲指導下做腹腔穿刺胸腔穿刺放液(量宜小)。最近研究證實腹腔穿刺放液不僅可迅速緩解癥狀,而且可去除過度刺激卵巢向腹腔內釋放大量AT-2。對嚴重少尿、無尿、高氮質血癥、急性腎功能衰竭、嚴重胸水、腹水、電解質紊亂者可行血液透析,不主張穿刺放液。多數病例在黃體中期后,病情可減輕,完全緩解要到下次月經后。妊娠成功者可能病程較長,病情較嚴重。

Koike 等報道,用持續性腹水自動輸系統(continuousautotransfusionsystem of ascites,CASA)治療重癥OHSS 取得良好效果。采用CASA 系統,每天給患者行腹水回輸5h,回輸速度100~200ml/h,可有效擴充血容量,避免應用白蛋白,縮短了住院日。

此外,在OHSS 防治中,有人用組胺受體阻斷氯苯那敏(撲爾敏)在兔OHSS模型中防治漿膜腔積液有效。也有人設法用糖皮質激素防止OHSS 發展,然而隨機對照試驗并沒有證明其在防治OHSS 中有作用。

對巨大卵巢囊腫、扭轉或破裂者,應急診剖腹探查,合并多胎妊娠(>2 胎)者,應中止妊娠。由于OHSS 致死的病例很少,約占刺激周期數的1/1 萬以下,因此,相對來說誘導排卵仍是較安全的。

據報道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對OHSS 發展有抑制作用,Morris等觀察到卡托普利(巰甲丙脯酸,Captopril)可減少促排卵者E2和孕酮的產生。在月經周期卵泡期,卵泡液中的腎素活性明顯增加,應用LH 或HCG 后,腎素升至峰值(排卵前期),這提示卵泡組織中的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處于促性腺激素的調控之下,發生OHSS 前、后,病人的血漿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活性亦明顯升高。由于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參與OHSS 發生,且與繼發性血流動力學、體液平衡紊亂有關,因此,在臨床上可試用ACEI 來防治OHSS。白蛋白可結合和滅活尚未知曉的卵巢因子,且能提高血管內膠體滲透壓

Lsik 等給患者輸注白蛋白10g,結果治療組未見中重度OHSS,而對照組有5 例發生OHSS。凍融胚泡移植可預防OHSS 的發生,Shaker 等則比較了凍融胚泡移植和白蛋白的預防效果,他們將26 例高危OHSS 病例分成兩組,各13 例,A 組作凍融胚泡移植,B 組在采卵時輸注白蛋白40g,5 天后重復1 次,然后作新鮮胚泡移植。結果發現輕度OHSS 為A 組10 例,B 組9 例,兩組均無中、重度OHSS發生。上述資料表明,凍融胚泡移植和白蛋白輸注均有預防OHSS 的作用。

OHSS 病人的血漿和腹水中的可溶性血管細胞黏附分子-1(soluble vascularcell adhesion molecule-1,SVCAM-1)和可溶性細胞間黏附分子-1(SICAM-1)明顯升高,SVCAM-1 和血漿E2 呈正相關(HCG 刺激期間),SICAM-1 和卵子獲得數目之間亦呈正相關,提示這兩種黏附分子的變化在OHSS 的發病中起了重要作用,但發生機制有待進一步研究。嚴重OHSS 病人血漿γ-球蛋白下降,腹水中的IgGIgA 濃度升高。OHSS 病人血漿抗凝血酶Ⅲ活性下降,這可能是大量抗凝血酶Ⅲ滲入腹水所致。

總之,凡使用HCG、HMG、氯米芬等促排卵治療時,均應想到本癥發生的可能,應定期測定血E2 及采用B 超監護,凡可能發生OHSS 的高危病人,應停止HCG注射或采用胚泡冷凍,避免用HCG 支持黃體功能。

13 并發癥

1.肺部并發癥:其特點是非肺組織實質性、限制性肺功能障礙,這至少與腹水形成、腹內壓升高、膈肌活動(下降)受限、胸廓擴張受限有關。由于以上原因,使肺擴張不全、肺通氣下降、通氣/血流比值失調,導致通氣障礙性低氧血癥。如伴有肺部感染、肺血管的血栓栓塞性病變可導致嚴重的成人呼吸窘迫癥和肺功能衰竭。Howat 等報道1 例輔助體外受孕后患者發生重癥ARDS 和敗血癥,經長期治療,并用氨甲蝶呤(MTX)預防以后可能發生的異位妊娠,獲得成功。

2.胸腔積液、心包積液、膽汁淤積綜合征、深部靜脈血栓形成動脈懸浮性血栓、良性顱內高壓綜合征、多發性腦梗死(由于高凝狀態腦血管栓塞所致)、假性膽堿酯酶缺乏癥。

14 預后及預防

預后:

1.血清E2 和卵巢形態學變化可反映卵巢的刺激程度。在刺激的7~8 天開始,每天進行B 超監測及E2 測定。卵巢直徑≥12mm,卵泡數≥20 是卵巢過度刺激的閾值指標。超過此閾值OHSS 的危險性明顯增加。故在助孕過程中應嚴密監測卵巢的反應,但E2 水平應考慮所采用的實驗方法不同而有差異。有人提出血雌激素升高的速度比其絕對水平更能反應卵巢對刺激的敏感性。

2.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原發性抗磷脂綜合征(primary antiphospholipidsyndrome,PAPS)者,由于本身的高凝狀態,行體外助孕應用促性腺激素GnRH-A等制劑時,更易發生血栓栓塞性病變及其他并發癥。給予肝素治療后又易發生骨量減少,妊娠后易并發妊娠中毒癥、多胎妊娠、糖尿病,產后易并發腎炎肋軟骨炎精神抑郁,并可使自身免疫性疾病病情惡化。分娩嬰兒抗磷脂抗體陽性,可出現性早熟新生兒狼瘡、先天畸形(如肺動脈狹窄)等。因此,患這些疾病的母親和嬰兒的并發癥均明顯高于一般的體外助孕者。

3.Gal 等報道,在排卵誘導期用小劑量的酮康唑(Ketoconazole)可降低多囊卵巢病人的卵巢類固醇類激素生成量,可協助控制對卵巢的過度刺激。

預防:

1.防止OHSS 發生的重要措施是選擇合適的體外受孕對象,凡有嚴重自身免疫性疾病(如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系統性紅斑狼瘡)、肝功能障礙、嚴重腎臟病變、高凝狀態及既往有血栓栓塞性疾病者不宜接受體外受孕。

2.亦有人主張用小劑量FSH 刺激法誘導排卵,尤其是對多囊卵巢患者可明顯降低OHSS 及多胎妊娠的發生率。例如,以重組的人FSH(rhFSH)75U/d 治療,共用14 天,必要時再稍增加劑量,用此法的排卵率與常規方法相當。OHSS 伴有肝功能損害時,血清IL-6 明顯高于無肝功能損害者,而且體外受孕的成功率明顯下降。

3.根據雌激素水平選擇預防措施:Brinsden 等認為,在助孕過程中,可根據雌激素水平采取適當的措施預防O H S S 的發生。① 血清E 2≤ 10000pmol/L(3000pg/ml) , 無OHSS 表現者可直接作胚胎移植。②E2 在5000~10000pmol/L(1500~3000pg/ml)移植胚泡后需作黃體支持時,宜選用黃體酮。③血清E2≥17000pmol/L(5500pg/ml)、總卵泡數≥40 者禁用HCG 促排卵,此時可繼續使用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激動劑(GnRH agonist,GnRH-A)抑制卵巢過度刺激反應(機制見下述),待恢復正常大小后再以小劑量促性腺激素刺激卵巢。④血清E2 在10000~17000pmol/L(3000~5500pg/ml),卵泡數在20~40 的病例,仍可用HCG,但宜采用胚泡冷凍,暫不作新鮮胚泡移植,這樣可避免OHSS 惡化。⑤在促排卵過程中,血清E2>1000pg/ml,出現4 個以上直徑≥14mm 的卵泡時,有多胎妊娠的危險,多胎妊娠易引起OHSS,應盡量避免用HCG 促排卵。

15 流行病學

據文獻報道,在體外受孕(external fertilization)過程中,OHSS的發生率為1%~10%,促排卵治療的OHSS 發生率約4%。山東省立醫院的報道為6.8%。由于該綜合征為醫源性,亦有報道總體發生率約23.3%,其中中、重度發生率1%~2%,2/3 發生在受孕周期。1/3 發生在非受孕周期。

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相關藥物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內分泌科疾病
詞條卵巢過度刺激綜合征banlang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老學生
    2011/1/25 10:17:47 | #1
    Ovarian hyperstimulation syndrome. hyperstimulation為hyper+stimulation.關鍵是stimulation,興奮,刺激。是卵巢受到刺激過度,還是卵巢對外源刺激的興奮、反應過度,也就是說:是用藥過度,還是卵巢對藥物的過度敏感(超敏)。目前的大量臨床證明:年齡、體重、PCOS均不是高風險、高危發病因素。根據內因外因理論,加之自發性OHSS發現和研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個體自身因素-基因遺傳因素(如SNP)加之外源性藥物誘導、刺激因素,內外因同時起作用引起的。(最簡單的哲學思維:雞蛋和石頭的辯證關系)
    一味強調外因作用(醫生用藥過度、或強調醫源性)對本病進一步研究極為不利,嚴重阻礙醫學的發展,并增加醫患糾紛!所以,疾病的命名更應該謹慎,該糾正時必須糾正!強力呼吁修改為:卵巢過度敏感綜合征!或:卵巢過度興奮綜合征!
  • 老學生
    2011/1/25 9:50:08 | #2
    另外,OHSS大部分為醫源性的,但是,在中國目前的大眾解讀、特別是律師的解讀就不同了,還是不提“醫源性”這三字為妥。
  • 老學生
    2011/1/25 9:39:03 | #3
    OHSS并非僅在“體外受孕輔助生育”時發生,如:無排卵的病人需要促排卵,(或稱誘導、誘發等)應用的病人總數遠遠超過“體外受孕輔助生育”的人數,而發生OHSS的病人基數更大,相對人數更多,加之并非穿刺取卵,更多的卵泡是靠自身調節排除或消失,所以,應去掉“體外受孕''這4字.
    輔助生育:無排卵的病人用藥促排卵、有排卵的為了多取卵而超促排卵,都可稱之為輔助。故“(OHSS)為輔助生育的主要并發癥之一”或“(OHSS)為藥物輔助生育的主要并發癥之一”。雖然有自發性的OHSS發生,但畢竟發病率極低。
    “A serious and potentially fatal iatrogenic complication of ovarian induction therapy
    一個卵巢誘導治療作用的嚴重又可能致命醫源性并發癥”
    可參考。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20:49:04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