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淋證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lìn zhèng

2 英文參考

stranguria[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04)]

strangury[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

3 概述

淋證(stranguria[1][2])為病名[3][4]。是指以小便頻急,淋瀝不盡,尿道澀痛,小腹拘急,痛引腰腹為主要表現的疾病的統稱[1][2]。又稱淋瀝[3]

淋證的病因膀胱濕熱為主,病位在腎與膀胱,初起多邪實之證,久病則由實轉虛,亦可呈現虛實夾雜證候,其臨床癥狀有二類,一類是膀胱氣化失司引起的證候;一類是各種淋證的特殊癥狀,前者是診斷淋證的依據,后者是區別不同淋證的特征。應與淋證進行鑒別的病證有癃閉尿血尿濁等。[5]

根據病因病機和癥狀不同,淋證分為熱淋石淋氣淋血淋膏淋勞淋六種類型,在辨證時,除要辨明不同淋證的特征外,還要審察證候的虛實。初起濕熱蘊結,以致膀胱氣化失司者屬實,治宜清熱利濕通淋,佐以行氣。病久脾腎兩虧,膀胱氣化無權者屬虛,治宜培補脾腎。虛實夾雜者,宜標本兼治。并根據各個淋證的特征,或參以止血,或配以排石,或佐以泄濁等。針灸治療本病急性期可迅速緩解疼痛。對尿路中、下段結石,針刺后排石效果較好,而尿路上段和腎盂、腎盞部位的結石則應采取綜合療法。若淋證并發嚴重感染,腎功能受損,或查知結石體積較大,針灸難以奏效,則采用其他療法。患膏淋、勞淋而氣血虛衰者,應適當配合中藥補氣養血[6][5]

各種淋證之間,彼此又有一定的關系,表現在轉歸上,一是虛實的相互轉化,在不同淋證之間和同一淋證的本身都存在這種情況。二是各種淋證之間的相互轉化。也可二種淋證或虛實同時并見。認識這種轉化,對臨床有實際指導意義。[5]

現代醫學中的一些泌尿系感染、結石、結核、急慢性前列腺炎乳糜尿等病,有類似六淋證候者,可參考淋證施治[3]

4 古人論述

淋之名稱,始見于《內經》,《黃帝內經素問·六元正紀大論篇》稱“淋閟”,即《金匱要略·五臟風寒積聚病》的“淋秘”。《金匱要略·消渴小便不利淋病》篇對本病的癥狀作了描述:“淋之為病,小便如粟狀,小腹弦急,痛引臍中。”說明淋病是以小便不爽,尿道刺痛主證

5 淋證的癥狀

以小便頻急短澀、淋瀝痛澀,甚或小腹脹滿為主癥[3]

6 淋證的病因

淋證多因膀胱濕熱或腎虛氣化失司,水道不利而成[3]

淋證的病因,《金匱要略·五臟風寒積聚病》認為是“熱在下焦”。《丹溪心法·淋》篇亦認為“淋有五,皆屬乎熱。”《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進一步提出“諸淋者,由腎虛而膀胱熱故也”。后世醫家認為本病多由于熱積膀胱,但亦有由于氣郁及腎虛而發。《景岳全書·淋濁》篇說:“淋之初病,則無不由乎熱劇,無容辨矣……又有淋久不止,及痛澀皆去,而膏液不已,淋如白濁者,此惟中氣下陷命門不固之證也。”《證治要訣·淋閉》篇說:“氣淋,氣郁所致。”[5]

淋證病在膀胱和腎,且與肝脾有關[5]。主要因濕熱蘊結下焦,導致膀胱氣化不利[6]。也有因年老體弱,腎虛不固,或虛火灼絡所致者[6]

6.1 膀胱濕熱

多食辛熱肥甘之品,或嗜酒太過,釀成濕熱,下注膀胱;或下陰不潔,穢濁之邪侵入膀胱,釀成濕熱,發而為淋。若小便灼熱刺痛者為熱淋。若濕熱蘊積,尿液受其煎熬,日積月累,尿中雜質結為砂石,則為石淋。若濕熱蘊結于下,以致氣化不利,無以分清泌濁,脂液隨小便而去,小便如脂如膏,則為膏淋。若熱盛傷絡,迫血妄行,小便澀痛有血,則為血淋。[5]

6.2 脾腎虧虛

久淋不愈,濕熱耗傷正氣,或年老,久病體弱,以及勞累過度,房室不節,均可導致脾腎虧虛。脾虛則中氣下陷,腎虛則下元不固,因而小便淋瀝不已。如遇勞即發者,則為勞淋;中氣不足氣虛下陷者,則為氣淋;腎氣虧虛,下元不固,不能制約脂液,脂液下泄,尿液渾濁,則為膏淋;腎陰虧虛,虛火灼絡,尿中夾血,則為血淋。[5]

6.3 肝郁氣滯

怒傷肝氣滯不宣,氣郁化火,或氣火郁于下焦,影響膀胱的氣化,財少腹作脹,小便艱澀而痛,余瀝不盡,而發為氣淋。此屬氣淋的實證,中氣下陷所致氣淋,是為氣淋的虛證。所以《醫宗必讀·淋證》篇指出:“氣淋有虛實之分。”[5]

7 淋證的病機

淋證的病機主要是濕熱蘊結下焦,導致膀胱氣化不利。若病延日久,熱郁傷陰,濕遏陽氣,或陰傷及氣,可導致脾腎兩虛,膀胱氣化無權,則病證從實轉虛,而見虛實夾雜。[5]

8 淋證的分類

淋證的分類,《中藏經》已有冷淋、熱淋、氣淋、勞淋、膏淋、砂淋虛淋、實淋八種,為淋證臨床分類的雛形。《諸病源候論》把淋證分為石淋、勞淋、氣淋、血淋、膏淋、寒淋、熱淋七種,而以“諸淋”統之。《備急千金要方》提出“五淋”之名,《外臺秘要》具體指明五淋的內容:“集驗論五淋者:石淋、氣淋、膏淋、勞淋、熱淋也”。現代臨床仍沿用五淋之名,但有以氣淋、血淋、膏淋、石淋、勞淋為五淋者,亦有以熱淋、石淋、血淋、膏淋、勞淋為五淋者,按之臨床實際,熱淋、氣淋均屬常見,故現在臨床上將淋證分為熱淋、石淋、血淋、氣淋、膏淋、勞淋等類型[3][5]。并有暴淋卒淋、頑淋不痛、肝熱淋滯、精髓枯淋等[7]

9 診斷要點

1、小便頻急、淋瀝澀痛,小腹拘急,痛引腰腹,為淋證之基本特征,診斷的主要依據。

2、除上述共同癥狀外,各種淋證又有各自不同的特殊表現:

(1)熱淋:起病多急,或伴發熱,小便灼熱,尿時灼痛

(2)血淋:尿血而痛。

(3)石淋:小便窘急不能卒出,尿道刺痛,痛引少腹,尿出砂石而痛止。

(4)膏淋:小便澀痛,尿如脂膏或米泔水。

(5)氣淋:脘腹滿脹痛,小便澀滯,尿后余瀝不盡。

(6)勞淋:久淋,遇勞倦、房事即加重或誘發,小便澀痛不顯著,余瀝不盡,腰痛纏綿,痛墜及尻。

3、實驗室尿液檢查,可見異常;X線攝片,可發現泌尿系統結石等。

10 類證鑒別

淋證需與下列病證相鑒別:

10.1 癃閉

癃閉以排尿困難、小便量少,甚至點滴全無為特征,其小便量少,排尿困難與淋證相似,但淋證尿頻而疼痛,且每日排尿總量多為正常,癃閉則無尿痛,每日排出尿量低于正常,嚴重時,小便閉塞,無尿排出。[5]

10.2 尿血

血淋和尿血都以小便出血尿色紅赤,甚至溺出純血為共有的癥狀,其鑒別的要點是尿痛的有無,尿血多無疼痛之感,雖亦間有輕微的脹痛或熱痛,但終不若血淋的小便滴瀝而疼痛難忍。故一般以痛者為血淋,不痛者為尿血。[5]

10.3 尿濁

淋證的小便渾濁需與尿濁鑒別,尿濁雖然小便渾濁,白如泔漿,與膏淋相似。但排尿時無疼痛滯澀感,與淋證不同。[5]

11 淋證的辨證論治

辨證時應在區別各種不同淋證的基礎上,審察證候的虛實。一般說來,初起或在急性發作階段屬實,以膀胱濕熱、砂石結聚、氣滯不利為主,久病多虛,病在脾腎,以脾虛、腎虛、氣陰兩虛為主。同一種淋證,由于受各種因素的影響,病機并非單純劃一,如同一氣淋,既有實證,又有虛證,實證由于氣滯不利,虛證緣于氣虛下陷,一虛一實,迥然有別。又如同一血淋,由于濕熱下注,熱盛傷絡者屬實,由于陰虛火旺,虛火灼絡者屬虛。再如熱淋經過治療,有時濕熱尚未去盡,又出現腎陰不足或氣陰兩傷等虛實并見的證候。[5]

實則清利,虛則補益,是治療淋證的基本原則。實證以膀胱濕熱為主者,治宜清熱利濕;以熱傷血絡為主者,治宜涼血止血;以砂石結聚為主者,治宜通淋排石;以氣滯不利為主者,治宜利氣疏導。虛證以脾虎為主者,治宜健脾益氣;以腎虛為主者,治宜補虛益腎。所以徐靈胎評《臨證指南醫案·淋濁》指出:“治淋之法,有通有塞,要當分類。有瘀血積塞住溺管者,宜先通。無瘀積而虛滑者,宜峻補。”[5]

淋證的治法,古有忌汗、忌補之說,如《金匱要略方論》說:“淋家不可發汗。”《丹溪心法·淋》說:“最不可用補氣之藥,氣得補而愈脹,血得補而愈澀,熱得補而愈盛。”按之臨床實際,未必都是如此。淋證往往有畏寒發熱,此并非外邪襲表,而是濕熱薰蒸,邪正相搏所致,發汗解表,自非所宜,因淋證多屬膀胱有熱,陰液常感不足,而辛散發表,用之不當,不僅不能退熱,反有劫傷營陰之弊。若淋證確由外感誘發,或淋家新感外邪,癥見惡寒、發熱、鼻塞流涕、咳嗽咽痛者,仍可適當配合運用辛涼解表之劑。至于淋證忌補之說,是指實熱之證而言,諸如脾虛中氣下陷,腎虛下元不固,自當運用健脾益氣,補腎固澀等法治之,不必有所禁忌[5]

11.1 熱淋

熱淋者,濕熱下注,小便頻數熱痛,尿色黃赤、小腹墜脹,或伴寒熱[3]

11.1.1 熱淋的癥狀

小便短數,灼熱刺痛,溺色黃赤,少腹拘急脹痛,或有寒熱、口苦、嘔惡,或有腰痛拒按,或有大便秘結,苔黃膩,脈濡數。[5][6]

11.1.2 證候分析

濕熱蘊結下焦。膀胱氣化失司,是熱淋的主要病機,故見小便短數,灼熱刺痛,溺色黃赤;腰為腎之府,若濕熱之邪侵犯于腎,則腰痛拒按;若濕熱內蘊,邪正相爭,可見寒熱起伏、口苦、嘔惡;熱甚波及大腸,則大便秘結;苔黃膩,脈濡數,均系濕熱之象。[5][6]

11.1.3 熱淋的方藥治療

11.1.3.1 治法

清熱利濕通淋[5]

11.1.3.2 方一

可用八正散[備注]八正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木通車前子萹蓄瞿麥滑石甘草梢大黃山梔、燈芯。方中萹蓄、瞿麥、木通、車前子、滑石以通淋利濕;大黃、山梔、甘草梢以清熱瀉火。若大便秘結、腹脹者,可重用生大黃,并加用枳實,以通腑泄熱。若伴見寒熱、口苦嘔惡者,可合小柴胡湯[備注]小柴胡湯(《傷寒論》):柴胡黃芩半夏人參甘草生姜大棗和解少陽。若濕熱傷陰者去大黃,加生地、知母白茅根養陰清熱[5]

11.1.3.3 方二

主方:八正散(陳師文等《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加減處方:萹蓄、瞿麥、金銀花連翹各15克,梔子、木通各12克,滑石、車前草珍珠草土茯苓各30克,大黃10克,甘草 6克。水煎服。

11.1.3.4 中成藥

分清五淋丸,每次1袋,每日2~3次。

11.1.3.5 單方驗方

(1)地榆大黃湯(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處方:地榆30克,大黃、白茅根、川萆薢、瞿麥各15克,石榴皮12克,牡丹皮黃柏、石葦、白槿花各9克,琥珀6克(沖服),甘草5克。水煎服。

(2)柴芩湯(嚴澤潤《湖北中醫雜志》)1986.1)處方:柴胡、黃芩、車前草、石葦、六一散各30克。水煎服。

11.1.4 熱淋的針灸治療

11.1.4.1 方一

[6]

治法:清熱利濕通淋。

選穴:以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穴俞募穴為主。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

隨證配穴:寒熱口干便秘甚者,加刺支溝合谷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

方義:淋證以膀胱氣機不利為主,故取膀胱俞、中極以疏利膀胱氣機。陰陵泉通利小便,疏通氣機。因肝之脈絡陰器,故取肝經滎穴行間,以瀉熱而定痛。

11.1.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熱淋加合谷、昆侖外關[3]

11.1.5 熱淋的艾灸療法

[8]

選穴:太溪、膀胱俞、血海、合谷、外關

灸法:太溪艾條溫和灸,15分鐘,其余穴艾條雀啄灸,每穴10~15分鐘,灸至局部紅暈灼熱為度,每日1次,10次為1個療程,灸至小便恢復正常為止。

11.2 石淋

石淋者,又稱砂淋,濕熱蘊結,釀而成石,故尿中帶有砂石,排尿堵塞,刺痛難忍或少腹絞痛,或呈血尿[3]

11.2.1 石淋的癥狀

尿中時挾砂石,小便艱澀,或排尿時突然中斷,尿道窘迫疼痛,少腹拘急,或腰腹絞痛難忍,尿中帶血,舌紅,苔薄黃,脈弦或帶數。若病久砂石不去,可伴見面色少華,精神萎頓,少氣乏力,舌淡邊有齒印,脈細而弱,或腰腹隱痛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帶數。[5][6]

11.2.2 證候分析

濕熱下注,煎熬尿液,結為砂石,故為石淋。砂石不能隨尿排出,則小便艱澀,尿時疼痛;如砂粒較大,阻塞尿路,則尿時突然中斷,并因阻塞不通而致疼痛難忍,結石損傷脈絡,則見尿中帶血;初起陰血未虧,濕熱偏盛,故舌質紅,苔薄黃,脈弦或帶數。久則陰血虧耗,傷及正氣,或為陰虛,或為氣虛,而表現為虛實挾雜之證,陰虛者,腰酸隱痛,手足心熱,舌紅少苔,脈細帶數;氣虛者,面色少華,精神萎頓,少氣乏力,舌淡邊有齒印,脈細而弱。[5][6]

11.2.3 石淋的方藥治療

11.2.3.1 治法

清熱利濕,通淋排石。[5]

11.2.3.2 方一

可用石葦散[備注]石葦散(《證治匯補》):石葦、冬葵子、瞿麥、滑石、車前子作為主方,本方有清熱利濕,通淋排石的功效,并可加金錢草海金砂雞內金等以加強排石消堅的作用。腰腹絞痛者,可加芍藥、甘草以緩急止痛。如見尿中帶血,可加小薊草、生地、藕節以涼血止血。如兼有發熱,可加蒲公英、黃柏、大黃,以清熱瀉火。如石淋日久,證見虛實夾雜,當標本兼顧,氣血虛虧者,宜二神散[備注]二神散(《雜病源流犀燭》):海金砂、滑石八珍湯[備注]八珍湯(《正體類要》):人參、白術茯苓、甘草、當歸白芍藥川芎熟地黃、生姜、大棗;陰液耗傷者,宜六味地黃丸[備注]六味地黃丸(《小兒藥誑直訣》):熟地黃、山藥、茯苓、丹皮澤瀉山茱萸合石葦散[備注]石葦散(《證治匯補》):石葦、冬葵子、瞿麥、滑石、車前子[5]

11.2.3.3 方二

主方:石葦散(李用粹《證治匯補》)加減處方:石葦、冬葵子、瞿麥、車前子各15克,金錢草、滑石各30克,海金砂、木通、雞內金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尿血者,加小薊、藕節各30克、生地黃15克。兼發熱者,加蒲公英30克、黃柏、大黃各12克。病久氣虛者,加黃芪20~30克。

11.2.3.4 中成藥

石淋通片,每次5片,每日3次。

11.2.3.5 單方驗方

金龍排石湯(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處方:雞內金、生甘草梢各9克,金錢草、滑石、白芍各30克,懷牛膝廣地龍各12克,火硝6克(沖服),硼砂4克(沖服),茯苓15克,澤瀉、車前子各10克。水煎服。

11.2.4 石淋的針灸治療

11.2.4.1 方一

[6]

治法:清熱利濕,通淋排石。

選穴:以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穴為主。取膀胱俞、中極、秩邊透水道、委陽然谷

隨證配穴:結石而致腰腹急痛甚者,加刺水溝。陰虛者,加刺腎俞、太溪。氣虛者,加刺足三里氣海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

方義:淋證以膀胱氣機不利為主,故取膀胱俞、中極以疏利膀胱氣機。秩邊透水道、委陽、然谷具有通淋排石止痛之功。

11.2.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石淋加委陽、三焦俞、然谷[3]

11.2.5 艾灸療法

[8]

選穴:委陽、腎俞、膀胱俞、三焦俞、三陰交

灸法:艾條雀啄灸,每穴15分鐘,以局部紅暈灼熱為度,每日1次,10次為1個療程,平時可以配合排石藥與針灸治療。

11.3 氣淋

氣淋者,腎氣虛所致者,老人多見,排尿艱澀而余瀝不盡;氣滯所致者,小便澀滯而少腹滿[3]

11.3.1 氣淋的癥狀

[5][6]

實證:小便澀滯,淋瀝不宣,少腹滿痛,苔薄白,脈多沉弦。

虛證:少腹墜脹,尿有余瀝,面色眺白,舌質淡,脈虛細無力。

11.3.2 證候分析

少腹乃足厥陰肝經循行之處,情志怫郁,肝失條達,氣機郁結,膀胱氣化不利,故見小便澀滯,淋瀝不宣,少腹滿痛。脈沉弦為肝郁之征。此屬氣淋之實證。如病久不愈,或過用苦寒疏利之品,耗傷中氣,氣虛下陷,故見少腹墜脹,氣虛不能攝納,故尿有余瀝。面色㿠白,舌淡,脈虛細,均為氣血虧虛之征。此屬氣淋之虛證。[5][6]

11.3.3 氣淋的方藥治療

11.3.3.1 治法

實證宜利氣疏導;虛證宜補中益氣[5]

11.3.3.2 方一

實證用沉香散[備注]沉香散(《金匱翼》):沉香、石葦、滑石、當歸、橘皮、白芍、冬葵子、甘草、王不留行加味,方中沉香、橘皮利氣;當歸、白芍柔肝;甘草清熱;石葦、滑石、冬葵子、王不留行利尿通淋。胸悶脅脹者,可加青皮烏藥小茴香以疏通肝氣;日久氣滯血瘀者,可加紅花赤芍川牛膝以活血行瘀。虛證用補中益氣湯[備注]補中益氣湯(《脾胃論》):人參、黃芪、白術、甘草、當歸、陳皮升麻、柴胡,以補益中氣。若兼血虛腎虧者,可用八珍湯[備注]八珍湯(《正體類要》):人參、白術、茯苓、甘草、當歸、白芍藥、川芎、熟地黃、生姜、大棗倍茯苓加杜仲枸杞、懷牛膝,以益氣養血,脾腎雙樸。[5]

11.3.3.3 方二

主方:沉香散(尤在涇《金匱翼》)加味處方:沉香、陳皮各10克,當歸、白芍各12克,石葦、王不留行、冬葵子各15克,甘草6克。水煎服。久病氣虛,不能攝納,尿有余瀝者,用補中益氣湯加減

11.3.3.4 中成藥

補中益氣丸,每次10克,每日3次。用于久病氣虛患者

11.3.4 氣淋的針灸治療

11.3.4.1 方一

[6]

治法:實證宜利氣疏導,虛證宜補中益氣。

選穴:以足太陽膀胱經穴為主。取膀胱俞、中極、秩邊透水道。

隨證配穴: 實證者,加刺肝俞期門間使。虛證者,加刺關元、足三里、脾俞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或實證可瀉,虛證可補。

11.3.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氣淋之氣滯者加肝俞、太沖[3]

11.3.5 氣淋的艾灸療法

[8]

選穴:膀胱俞、太沖、陰陵泉、氣海、脾俞

灸法:艾條溫和灸,每穴15分鐘,灸至局部紅暈溫熱為度,每日1次,10次為1個療程,治愈后鞏固1個療程。

11.4 血淋

血淋者,熱傷血絡,尿中帶血,熱澀刺痛[3]

11.4.1 血淋的癥狀

[5][6]

實證:小便熱澀刺痛,尿色深紅,或挾有血塊,疼痛滿急加劇,或見心煩,苔黃,脈滑數。

虛證:尿色淡紅,尿痛澀滯不顯著,腰酸膝軟,神疲乏力,舌淡紅,脈細數。

11.4.2 證候分析

濕熱下注膀胱,熱盛傷絡,迫血妄行,以致小便澀痛有血;血塊阻塞尿路;故疼痛滿急加劇;如心火亢盛,則可見心煩,苔黃,脈數,為實熱之象。病延日久,腎陰不足,虛火灼絡,絡傷血溢,則可見尿色淡紅。澀痛不明顯,腰膝酸軟,為血淋之虛證。[5][6]

11.4.3 血淋的方藥治療

11.4.3.1 治法

實證宜清熱通淋,涼血止血;虛證宜滋陰清熱,補虛止血。[5]

11.4.3.2 方一

實證用小薊飲子[備注]小薊飲子(《嚴氏濟生方》):生地黃、小薊、滑石、通草炒蒲黃淡竹葉、藕節、當歸、山梔、甘草導赤散[備注]導赤散(《小兒藥證直訣》):生地黃、木通、竹葉、甘草。方中小薊草、生地、蒲黃、藕節涼血止血,小薊草可重用至30克,生地以鮮者為宜;木通、竹葉降心火、利小便;梔子清泄三焦之火;滑石利水通淋;當歸引血歸經;生甘草梢瀉火而能走達莖中以止痛;若血多痛甚者,可另吞參三七、琥珀粉,以化瘀通淋止血。虛證用知柏地黃丸[備注]知柏地黃丸(《醫宗金鑒》):知母、黃柏、熟地黃、山萸肉、山藥、茯苓、丹皮、澤瀉以滋陰清熱,并可加旱蓮草阿膠、小薊草等以補虛止血。[5]

11.4.3.3 方二

主方:小薊飲子(嚴用和《嚴氏濟生方》)加減處方:小薊、藕節、滑石各30克,生地黃、茅根20克,蒲黃、赤芍、牡丹皮、木通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久病腎陰虧虛,火旺傷絡尿血者,可選用知柏地黃丸(吳謙等《醫宗金鑒》)加減:生地黃、山萸肉、淮山藥各15克,茯苓、知母、黃柏、牡丹皮、澤瀉各12克,旱蓮草18克,甘草6克。水煎服。

11.4.3.4 中成藥

紫地寧血散,每次2瓶,每日3次。

11.4.4 血淋的針灸治療

11.4.4.1 方一

[6]

治法: 實證宜清熱通淋,涼血止血;虛證宜滋陰清熱,補虛生血。

選穴:以任脈足太陰脾經穴為主。取膀胱俞、中極、血海、三陰交。

隨證配穴:實證者,加刺少府勞宮。虛證者,加刺復溜、太溪,或加足三里、氣海。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或實證宜瀉,虛證宜補。

方義:淋證以膀胱氣機不利為主,故取膀胱俞、中極以疏利膀胱氣機。三陰交、血海可清利濕熱,涼血止血。

11.4.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血淋加血海、三陰交[3]

11.5 膏淋

膏淋者,脾腎兩虛,清濁不分,尿如米泔,或如膏脂,排尿澀痛不暢[3]

11.5.1 膏淋的癥狀

[5][6]

實證:小便混濁如米泔水,置之沉淀如絮狀,上有浮油如脂,或夾有凝塊,或混有血液,尿道熱澀疼痛,舌紅,苔黃膩,脈濡數。

虛證:病久不已,反復發作,淋出如脂,澀痛反見減輕,但形體日漸消瘦頭昏無力,腰酸膝軟,舌淡,苔膩,脈細弱無力。

11.5.2 證候分析

濕熱下注,氣化不利,脂液失于約束,故見小便混濁如米泔水,尿道熱澀疼痛等實證。如日久反復不愈,腎虛下元不固,不能制約脂液,脂液下泄,故見淋出如脂,形瘦、頭昏乏力、腰酸膝軟等虛證。[5][6]

11.5.3 膏淋的方藥治療

11.5.3.1 治法

實證宜清熱利濕,分清泄濁;虛證宜補虛固澀。[5]

11.5.3.2 方一

實證用程氏萆薢分清飲[備注]程氏萆薢分清飲(《醫學心悟》):萆薢、車前子、茯苓、蓮子心、菖蒲、黃柏、丹參、白術加減,方中萆薢、菖蒲清利濕濁;黃柏、車前子清熱利濕;白術、茯苓健脾除濕;蓮子芯、丹參以清心活血通絡,使清濁分,濕熱去,絡脈通,脂液重歸其道。若少腹脹,尿澀不暢者,加烏藥、青皮;小便挾血者,加小薊草、藕節、茅根。虛證用膏淋湯[備注]膏淋湯(《醫學衷中參西錄》):山藥、芡實龍骨牡蠣、生地黃、黨參、白芍。方中黨參、山藥補脾;地黃、芡實滋腎;龍骨、牡蠣、白芍固澀脂液。若脾腎兩虛,中氣下陷,腎失固澀者,可用補中益氣湯[備注]補中益氣湯(《脾胃論》):人參、黃芪、白術、甘草、當歸、陳皮、升麻、柴胡七味都氣丸[備注]七味都氣丸(《醫宗已任篇》):地黃、山茱萸、山藥、茯苓、丹皮、澤瀉、五味子,益氣升陷,滋腎固澀。[5]

11.5.3.3 方二

主方:程氏萆薢分清飲(程鍾齡《醫學心悟》)加減處方:萆薢30克,石葦20克,黃柏12克,車前子15克,石菖蒲10克,蓮子心12克,茯苓12克,滑石30克,丹參15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久病腎虛下元不固者,可選用膏淋湯(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加減:黨參、山藥各30克,熟地黃、芡實、白芍、菟絲子、山萸肉各15克,龍骨、牡蠣20克,炙甘草6克。

11.5.3.4 中成藥

萆薢分清丸,每次9克,每日3次。

11.5.3.5 單方驗方

乳糜尿方(賴天松等《臨床奇效新方》)處方:石葦、萹蓄、萆薢、劉寄奴雞血藤各30克,茯苓、生地黃各12克,紅花10克。水煎服。

11.5.4 膏淋的針灸治療

11.5.4.1 方一

[6]

治法:實證宜清熱利濕,分清瀉濁;虛證宜補虛固澀。

選穴:以足太陽膀胱經、足太陰脾經穴為主。取膀胱俞、中極、腎俞、命門、陰陵泉、三陰交。

隨證配穴:小便混濁如膏者,加灸氣海俞百會

刺灸方法:針用平補平瀉法;或實證宜瀉,虛證宜補。

方義:淋證以膀胱氣機不利為主,故取膀胱俞、中極以疏利膀胱氣機。腎俞、命門補腎固澀。三陰交、陰陵泉實者分清泌濁;虛者滋補脾腎,以達補虛固澀之功。

11.5.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膏淋加灸氣海俞、百會[3]

11.6 勞淋

勞淋者,過勞傷及脾腎,久淋不愈,遇勞則發,小便澀而淋瀝[3]

11.6.1 勞淋的癥狀

小便不甚赤澀。但淋瀝不已,時作肘止,遇勞即發,腰酸膝軟,神疲乏力,舌質淡,脈虛弱。[5][6]

11.6.2 證候分析

諸淋日久,或過服寒涼,或久病體虛,或勞傷過度,以致脾腎兩虛。濕濁留戀不去,故小便不甚赤澀,但淋瀝不已,遇勞即發。氣血不足,故舌淡脈弱。[5][6]

11.6.3 勞淋的方藥治療

11.6.3.1 治法

健脾益腎[5]

11.6.3.2 方一

可用無比山藥丸[備注]無比山藥丸(《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山藥、肉蓯蓉、熟地黃、山茱萸、茯神、菟絲子、五味子、赤石脂巴戟天、澤瀉、杜仲、牛膝加減。方中山藥、茯苓、澤瀉以健脾利濕;熟地、山茱萸、巴戟天、菟絲子、杜仲、牛膝、五味子、蓯蓉以益腎固澀。如脾虛氣陷,少腹墜脹,小便點滴而出,可配合補中益氣湯以益氣升陷。如腎陰虧虛,面色潮紅、五心煩熱,舌質紅,脈細數,可配合知柏地黃丸[備注]知柏地黃丸(《醫宗金鑒》):知母、黃柏、熟地黃、山萸肉、山藥、茯苓、丹皮、澤瀉滋陰降火腎陽虛衰者,可配合右歸丸[備注]右歸丸(《景岳全書》):熟地黃、山藥、山茱萸、枸杞子、杜仲、菟絲子、附子肉桂、當歸、鹿角膠溫補腎陽,或用鹿角粉3克,分二次吞服亦佳。[5]

11.6.3.3 方二

主方:無比山藥丸(陳師文等《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加減處方:山藥15克,茯苓12克,澤瀉10克,熟地黃15克,山萸肉12克,巴戟天12克,菟絲子15克,杜仲15克,牛膝12克,五味子6克,肉蓯蓉15克,黨參15克,北芪20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若腎陰虧虛者,可配合知柏地黃丸。腎陽虛衰者,可配合右歸丸。

11.6.3.4 中成藥

補中益氣丸,每次10克,每日3次。小便不甚赤澀,但淋瀝不已,時作時止,遇勞即發,腰酸健脾益腎。膝軟,神疲乏力。舌質淡,脈虛弱。小便澀滯,淋瀝不宣,少腹滿痛,苔薄白,脈沉弦。利氣疏導。

11.6.4 勞淋的針灸治療

11.6.4.1 方一

[6]

治法:健脾益腎。

選穴:以背俞穴、任脈和足陽明胃經穴為主。取脾俞、腎俞、胃俞、中極、命門、關元、足三里。

隨證配穴:心悸氣短者,加內關

刺灸方法:針用補瀉兼施法。中極用瀉法,余穴用補法

方義:中極為膀胱募穴,可疏利膀胱氣機而通淋。勞淋多因脾腎兩虛,脾俞、腎俞補益脾腎。關元、命門強壯腎元。足三里、胃俞健中州,強生化之源

11.6.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極、陰陵泉、行間、太溪等穴為主[3]。勞淋加百會、氣海、足三里[3]

11.6.5 勞淋的艾灸療法

[8]

選穴:神闕、氣海、中極、膏肓、足三里

灸法:艾炷無瘢痕灸,用黃豆大艾炷,每穴10壯,灸至局部紅暈溫熱為度,每日1次,10次為1個療程,應堅持長期施灸,可配合中藥針灸治療。

11.7 各類淋證之間的鑒別

小便頻數短澀、滴瀝刺痛、欲出未盡、小腹拘急、或痛引腰腹,為諸淋所共有。但各種淋證,又有其特殊的癥狀[5]

石淋:以小便排出砂石為主證。

膏淋:淋證而見小便渾濁如米泔水或滑膩如脂膏。

血淋:溺血而痛。

氣淋:少腹脹滿較為明顯,小便艱澀疼痛,尿有余瀝。

熱淋:小便灼熱刺痛。

勞淋:小便淋瀝不已,遇勞即發。

11.8 各種淋證之間的相互轉化

各種淋證之間還存在著一定的關系。表現在轉歸上,首先是虛實之間的相互轉化,如實證的熱淋、氣淋、血淋可以轉化為虛證的勞淋,反之虛證的勞淋,也可轉化為實證的熱淋、氣淋、血淋。而當濕熱未盡,正氣已傷,處于實證向虛證移行階段,則表現為虛實夾雜的證候。在氣淋、血淋、膏淋等淋證的本身,這種虛實互相轉化的情況亦同樣存在。如石淋由實轉虛時,由于砂石未去,則表現為正虛邪實之證。其次是某些淋證之間的互相轉化或同時并見,前者如熱淋可轉化為血淋,后者如在石淋的基礎上,再發生熱淋、血淋,或膏淋再并發熱淋、血淋。認識淋證的各種轉化關系,對臨床靈活運用辨證論治,有實際指導意義。[5]

12 淋證的其他療法

12.1 飲食療法

(1)車前草煲豬小肚:鮮車前草60克(干品30克),豬小肚2個,加清水煲爛,飲湯食肚肉。適用于熱淋。

(2)金錢苡仁茶:金錢草50克,薏苡仁60克,雞內金20克,水煎取汁,加適量白糖代茶飲用。適用于治石淋。

12.2 耳針療法

12.2.1 方一

膀胱、腎、交感、枕、腎上腺強刺激,每次取2~4穴,留針20~30min,每日1次。[6]

12.2.2 方二

取膀胱、腎、下腳端下屏尖、枕等穴。每次選2~4穴,中強刺激[3]

12.3 皮膚針療法

三陰交、曲泉、關元、曲骨歸來、水道、腹股溝、夾脊(14~21椎)。用皮膚針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循經叩打,以皮膚紅潤為度。適用于慢性前列腺炎。[6]

12.4 艾灸對癥治療

淋證常伴有腹痛、便秘等癥狀,臨床可以根據伴隨癥狀加用以下方法[8]

12.4.1 腹痛

選穴:天樞阿是穴

灸法:艾條溫和灸,每穴15分鐘,每日1次,局部紅暈溫熱為度,腹痛消失即止。

12.4.2 便秘

選穴:支溝、豐隆

灸法:艾條雀啄灸,每穴10~15分鐘,灸至局部紅暈溫熱為度,每日1次,便秘消失后鞏固5~6次。

13 淋證的預防調護

(1)淋證預防主要是消除各種外邪入侵和濕熱內生的有關因素,如忍尿、過食肥甘、縱欲過勞、外陰不潔等。

(2)石淋應囑患者多做跑跳動作,以促進排石[6]

(3)飲食宜清淡,應忌食一切辛辣刺激和肥膩煎炸食品,宜吃赤小豆粥藕粉、蓮子、蘋果等食物[6]

(4)應禁房事,注意適當休息。

14 淋證的預后

淋證的預后,往往與其類型和病情輕重有關,一般說來淋證初起,多較易治愈,但少數熱淋、血淋,有時亦可濕熱彌漫三焦,溫熱傳入營血,而出現高熱神昏譫語等重危證候。淋證日久不愈,或反復發作,可以轉為勞淋,導致脾腎兩虛,甚則脾胃衰敗,腎虧肝旺,肝風上擾,而出現頭暈肢倦,惡心嘔吐,不思納食,煩躁不安,甚則昏迷抽筋等證候。至于血淋日久,尿血纏綿不止,患者面色憔悴,形體瘦削,或見少腹有腫塊捫及,此乃氣滯血瘀,進而導致癥積形成。臨證時在處方中,可佐以化瘀軟堅之法,選用丹參、蒲黃、赤芍、紅花、石見穿白花蛇舌草山慈姑夏枯草之類。[5]

15 醫案

黃×,女,60歲,尿頻、尿急、尿痛1周,加重2日。1周前,少腹墜痛,小便結脹,隨即小便頻數,一晝夜20余次,伴腰酸、尿痛、尿急、發熱,服四環素等藥治療,癥狀略見好轉;近2日,癥狀加劇,且感下腹墜脹,尿道口燒痛。尿檢:紅細胞(++),白細胞(++),膿液(++),上皮細胞少許。診斷:尿路感染。針刺:關元、中極、足三里、三陰交穴,中等刺激,留針20min,每日1次。1次后少腹墜痛,尿急、尿痛、尿頻減輕,24h小便10余次。繼針上穴,6次針治后癥狀基本消除,10次針治后痊愈。(針灸臨床實踐)

仇某,男,46歲,經理。自述于1年前出現少腹墜脹,小便帶有白色黏液。病史:病史1年,因過度疲勞全身乏力,頭昏腦漲,小便時黃濁,后段有白色黏液,尿道發熱刺痛,繼而出現陽痿腸鳴腹瀉,瀉下稀黃色水樣便。辨證:為膏淋虛證。治則:補氣益腎,化濁利水。取穴:腎俞、足三里、天樞、氣海、大腸俞,針刺得氣后留針20分鐘加艾條施灸,隔日針灸1次,治療3次后,小便清亮,白色黏液明顯減少;7次后小便淋濁已基本消失,大便成形,陽痿亦明顯好轉。針后囑患者每晚臨睡前艾條溫和灸氣海、天樞、關元、足三里,2周后復診,已痊愈。[8]

16 文獻摘錄

《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諸淋者,由腎虛而膀胱熱故也……腎虛則小便數,膀胱熱則水下澀,數而且澀,則淋瀝不宣,故謂之為淋。”

《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熱淋者,三焦有熱,氣搏于腎,流入于胞而成淋也,其狀小便赤澀。”

《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石淋者,淋而出石也,腎主水,水結則化為石,故腎客沙石。腎虛為熱所乘,熱則成淋,其病之狀,小便則莖里痛,尿不能卒出,痛引少腹,膀胱里急,沙石從小便道出,甚者塞痛令悶絕。”

《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膏淋者,淋而有肥,狀似膏,故謂之膏淋,亦日肉淋,此腎虛不能制于肥液,故與小便俱出也。”

《丹溪心法·淋》:“血淋一證,須看血色分冷熱。色鮮者,心、小腸實熱;色瘀者,腎、膀胱虛冷。”

《證治匯補·下竅門》:“勞淋,遇勞即發,痛引氣街,又名虛淋。”

17 參考資料

  1. ^ [1]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中醫藥學名詞(2010)[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2. ^ [2]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 中醫藥學名詞(2004)[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3. ^ [3]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647.
  4. ^ [4]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654.
  5. ^ [5] 張伯臾主編.中醫內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233-238.
  6. ^ [6]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100-103.
  7. ^ [7]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653.
  8. ^ [8] 柴鐵劬主編.灸法速成圖解[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9.

治療淋證的穴位


治療淋證的方劑


治療淋證的中成藥


淋證相關藥物


古籍中的淋證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中醫學中醫病名常見病飲食療法常見病方藥治療常見病耳針療法常見病皮膚針療法淋證中醫內科學中醫常見病常見病艾灸療法常見病針灸治療
詞條淋證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8/5/24 21:40:22 | #0
    歡迎您對淋證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3:24:11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