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抗抑郁藥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kàng yì yù yào

2 英文參考

antidepressant

tidepressant

counterdepressant

thymoleptic

3 概述及分類

抗抑郁藥是一類主要治療情緒低落、心情郁郁寡歡、悲觀、消極的藥物,用藥后可以使情緒振奮,提高情緒,增強思維能力及使精力好轉。這類藥物有許多種,自從50年代問世以來,發展很快,特別是近十幾年以來,許多新型抗抑郁藥層出不窮。這類藥物不僅有抗抑郁的療效,對焦慮不安、強迫狀態恐怖癥也有一定療效。

4 抗抑郁藥分類

抗抑郁藥可分以下兩大類:單胺氧化酶抑制劑(MAOI)和三環類抗抑郁藥 (TCA)。其中以三環類的應用最為廣泛,品種也較多。近年又在三環類的基礎上研制成四環抗抑郁藥,其實四環類和三環類的治療作用副作用都很相似,可以看作同一類別。

根據化學結構的不同,抗抑郁藥大致分為三類:單胺氧化酶抑制劑、三環類抗抑郁劑及雜環類抗抑郁劑。

除以上三類抗抑郁藥之外,有些抗精神病藥也有抗抑郁、抗焦慮作用,常用來作為抑郁癥焦慮癥的輔助治療,特別是對精神分裂癥后抑郁。應用這些藥物起到抗抑郁和治療精神病癥狀的雙重作用,一舉兩得。常用的藥物有:舒必利泰爾登甲硫達嗪

5 抗抑郁藥的藥代動力學

這類抗抑郁藥口服后很快吸收,在肝內代謝,由尿排出,可治療各種抑郁癥,對內源性抑郁癥療效尤佳;對反應性抑郁癥、抑郁性神經癥、軀體疾病或抗精神病藥物治療伴發的抑郁癥狀也有療效。

6 常用抗抑郁藥

目前國內常用的幾種抗抑郁藥,分為6類:①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藥(SSRIs);②5-羥色胺及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再攝取抑制藥(SNRIs);③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特異性5-羥色胺受體拮抗藥(NaSSAs);④三環類及雜環類抗抑郁藥(TCAs);⑤單胺氧化化酶抑制藥(MAOIs);⑥其他抗抑郁藥,如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藥,5-羥色胺2A受體拮抗藥及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藥等。

在使用抗抑郁藥的過程中,應使用療效好、不良反應小的藥物,應保證足量足療程。少數患者療效差需合并用藥,選擇化學結構不同、藥理作用不同的兩種藥物聯用,盡可能采用最小的有效劑量,一般使用常規劑量,必要時,醫生可根據病情加大劑量。

6.1 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藥(SSRIs)

6.1.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1)各種類型和不同嚴重程度的抑郁障礙

(2)焦慮癥。

(3)強迫癥

(4)驚恐障礙

(5)貪食癥。

(6)創傷后應激障礙

6.1.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1)對SSRIs過敏者。

(2)嚴重心、肝、腎病慎用。

(3)禁與MAOIs、氯米帕明色氨酸聯用,否則易導致中樞5-羥色胺綜合征

(4)慎與鋰鹽抗心律失常藥、降糖藥聯用。

6.1.3 使用方法

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藥(SSRIs) 具有療效好,不良反應小,耐受性好,服用方便等特點。目前臨床有氟西汀帕羅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蘭

(1)氟西汀(百優解優克、奧麥侖):適用于治療各種抑郁癥及貪食癥。有效治療劑量20~60mg/d,常用劑量20mg/d,1/d。治療強迫癥和貪食癥時,劑量相對較大。對肝臟CYP2D6酶抑制作用較強,與其他有關藥物合用時有所禁忌

(2)帕羅西汀(賽樂特):對伴焦慮的抑郁癥較適合,亦可用于治療恐懼癥和強迫癥。常用劑量為20~60mg/d,1~2/d。帕羅西汀對CYP2D6酶的抑制作用也較強,應注意藥物相互作用

(3)舍曲林(左洛復):用于治療抑郁癥、強迫癥及創傷后應激障礙。常用劑量為50~200mg/d。對肝臟細胞色素P450酶抑制作用弱。

(4)氟伏沙明(蘭釋):適用于治療伴焦慮、或睡眠障礙的抑郁癥及強迫癥。常用劑量100~300mg/d,分1~2次服用。對肝臟CYP1A2酶抑制作用強,應注意藥物的相互作用

(5)西酞普蘭(喜普妙):主要治療抑郁癥。常用劑量20~60mg/d,1/d。西酞普蘭對肝臟細胞色素P450酶的影響在SSRIs中最小,因此幾乎沒有藥物配伍禁忌

6.1.4 注意事項

(1)-羥色胺再攝取抑制藥(SSRIs)類抗抑郁作用與TCAs相當,其抗膽堿能不良反應和心血管不良反應比TCAs小;過量時一般安全,但前列腺肥大和青光眼患者應慎用。

(2)不良反應有食欲降低、惡心腹瀉失眠、焦慮、痙攣、轉為狂躁發作、過敏反應性功能障礙。帕羅西汀、氟伏沙明有輕度的抗膽堿能作用,如口干便秘等。罕見有低鈉血癥白細胞減少。多數不良反應持續時間短,一過性,可耐受。

(3)SSRIs鎮靜作用較輕(除氟伏沙明外),均可白天服藥,如出現倦睡乏力可改在晚上服,為減輕胃腸刺激,通常在早餐后服藥。年老體弱者宜從半量或1/4量開始,酌情緩慢加量。

(4)SSRIs類藥物,應逐漸停藥,避免出現撤藥綜合征。

6.2 5-羥色胺及去甲腎上腺素

6.2.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適用于抑郁癥、焦慮癥及難治性抑郁癥。低劑量可用于遲滯、睡眠過多、體重增加的非典型抑郁癥。

6.2.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嚴重肝、腎疾病、高血壓癲癇患者應慎用。禁與MAOIs聯用,避免出現中樞5-羥色胺綜合征。

6.2.3 使用方法

5-羥色胺及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 再攝取抑制藥 其代表藥為文拉法辛(怡諾思、博樂欣),低劑量僅有5-羥色胺再攝取阻滯,中至高劑量有5-羥色胺和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再攝取阻滯。對M1、H1、α1受體作用輕微,相應不良反應亦少。治療劑量為75~300mg/d,一般為150~200mg/d。速釋劑,分2~3次服;緩釋膠囊,1/d。起效較快,1~2周見效。

6.2.4 注意事項

文拉法辛安全性好,不良反應少。其發生與劑量有關。常見不良反應有惡心、激越、失眠、陽萎射精障礙;少見的有失眠、頭痛血壓輕度升高。撤藥反應較常見,如胃腸反應、頭暈出汗等。

6.3 去甲腎上腺素及特異性5-羥色胺受體拮抗藥(NaSSAs)

6.3.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適用各種抑郁障礙及焦慮癥,尤其適用于重度抑郁和伴明顯焦慮、激越及失眠的抑郁癥患者,亦適用于難治性抑郁癥。

6.3.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1)嚴重心、肝、腎病,白細胞計數偏低的患者慎用。

(2)不宜與乙醇地西泮和其他抗抑郁藥聯用。

(3)禁與MAOIs聯用,避免出現中樞5-羥色胺綜合征。

6.3.3 使用方法

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特異性5-羥色胺受體拮抗藥(NaSSAs) 該類藥具有NE和特異性5-HT雙重作用機制的新型抗抑郁藥,主要有米氮平瑞美隆)。常用劑量30mg/d,必要時可增至45mg/d,晚頓服,起效快,通常1周內見效。

6.3.4 注意事項

米氮平耐受性好,不良反應較少。有較強的鎮靜和抗焦慮作用,常見的不良反應為鎮靜、倦睡、頭暈、疲乏、食欲和體重增加,無明顯抗膽堿能作用,少見性功能障礙、惡心及腹瀉。

6.4 三環類及雜環類抗抑郁藥

6.4.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1)各種抑郁障礙,如抑郁癥、惡劣心境、反應性抑郁癥及各種繼發性抑郁等。

(2)精神分裂癥患者伴發的抑郁。

(3)焦慮癥、驚恐障礙、恐懼癥和強迫癥等。

6.4.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嚴重心肝腎疾患、粒細胞減少、急性閉角型青光眼、前列腺肥大、妊娠頭3個月禁用。12歲以下兒童慎用,癲癇、TCAs過敏者禁用。禁與MAOIs聯用。

6.4.3 使用方法

三環類及雜環類抗抑郁藥 主要包括丙米嗪米帕明)、阿米替林、氯米帕明(氯丙米嗪安拿芬尼)、多塞平多慮平)、地昔帕明(去甲米帕明)、去甲替林馬普替林路滴美)等。起效較慢,2~3周才起效。

(1)藥物的選擇:丙米嗪鎮靜作用弱,適用于遲滯性抑郁癥。氯丙米嗪主要選擇性抑制5-羥色胺再攝取,它既能改善抑郁,亦可治療強迫癥。阿米替林的鎮靜和抗焦慮作用較強,適用于伴嚴重焦慮或激越抑郁癥。多塞平抗抑郁作用相對較弱,但鎮靜和抗焦慮作用較強,常用于治療惡劣心境和慢性疼痛

(2)用法和劑量:TCAs治療指數低,劑量受鎮靜、抗膽堿能和心血管不良反應限制。常用劑量為50~250mg/d,從小劑量開始,根據不良反應、患者的耐受性和臨床療效,1~2周逐漸增加至治療劑量。

6.4.4 注意事項

(1)常見不良反應有口干、便秘、視物模糊、排尿困難;心動過速、體位低血壓傳導阻滯;嗜睡記憶力減退,轉躁狂作用較明顯。

(2)TCAs與擬交感藥合用導致高血壓、癲癇,可增強抗膽堿能藥、抗精神病藥的抗膽堿不良反應,促進單胺氧化化酶抑制藥的中樞神經毒性作用

(3)TCAs用于精神分裂癥時,有可能促使癥狀加重或明顯化。

(4)停藥時應逐漸減量,避免出現撤藥反應。

6.5 單胺氧化酶抑制藥

6.5.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嗎氯貝胺主要用于SSRIs類、三環類或其他藥物治療無效的抑郁癥。此外,對伴睡眠過多、食欲和體重增加的非典型抑郁癥或惡劣心境或伴焦慮、激越抑郁癥效果較好,對老年性抑郁癥、社交焦慮癥、驚恐障礙也有效;亦可用于癲癇伴發的抑郁障礙。

6.5.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MAOIs不能和SSRIs同時應用,兩藥的使用間隔時間至少為2周。

6.5.3 使用方法

單胺氧化化酶抑制藥(MAOIs)分為兩大類型。一類稱為不可逆性MAOIs,即以肼類化合物反苯環丙胺為代表的老一代MAOIs,如苯乙肼、反苯環丙胺,因不良反應大,禁忌證較多,目前很少使用。另一類為新型的可逆性單胺氧化化酶A抑制藥,以嗎氯貝胺(朗天)為代表。治療劑量為300~450mg/d,分2~3次服用。嗎氯貝胺最大可達到600mg/d。

6.5.4 注意事項

不良反應有頭痛、頭暈、惡心、口干、便秘、失眠,少數患者血壓降低。轉躁狂作用較明顯。

6.6 其他抗抑郁藥

6.6.1 抗抑郁藥的適應證

(1)去甲腎上腺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藥適應證:適用于各種抑郁障礙。特別適用于遲滯性抑郁及睡眠過多、對 5-羥色胺能藥物無效或不能耐受者。轉躁狂風險小,尤適用于雙相抑郁患者。

(2)5-HT受體拮抗及5-HT再攝取抑制藥

曲唑酮(美抒玉)適應證:各種輕、中度抑郁障礙,重度抑郁效果稍遜;因有鎮靜作用,適用于伴有焦慮、激越、失眠的抑郁癥的患者,以及有性功能障礙的抑郁癥患者。

奈法唑酮適應證:同曲唑酮。尤其適用于伴有睡眠障礙的抑郁癥。

(3)阿莫沙平適應證:適用于抑郁障礙,尤其是精神病性抑郁。

(4)噻奈普汀達體朗)適應證:對老年抑郁癥具有較好的療效,能改善抑郁癥伴發的焦慮癥狀,其抗焦慮作用與丙米嗪相當。

6.6.2 抗抑郁藥的禁忌證

(1)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藥禁忌證:禁用于癲癇、器質性腦病的患者,禁與MAOIs、SSRIs和鋰鹽聯用。

(2)5-HT2A受體拮抗及5-HT再攝取抑制藥

①曲唑酮(美抒玉)禁忌證:禁用于低血壓、室性心律失常的患者。曲唑酮可加強中樞抑制藥,包括乙醇的抑制作用,也不宜和降壓藥聯用,和其他5-羥色胺能藥聯用可能引起5-羥色胺綜合征,禁與MAOIs聯用。

②奈法唑酮禁忌證:同曲唑酮。

③阿莫沙平禁忌證:心律失常、帕金森病患者禁用,老年人慎用。

④噻奈普汀(達體朗):無特殊禁忌證

6.6.3 使用方法

(1)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藥:系一類中度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和相對弱的DA再攝取抑制藥,不作用于5-羥色胺。主要有安非他酮(布普品、丁胺苯丙酮),為單環胺酮結構,化學結構與精神興奮苯丙胺類似。劑量150~450mg/d,緩慢加量,因半衰期短,一般分為3次口服,每次劑量不應大于150mg。

(2)5-HT2A受體拮抗及5-HT再攝取抑制藥

①曲唑酮(美抒玉):對5-羥色胺系統既有激動作用又有拮抗作用。抗抑郁作用主要可能由于5-HT2A受體拮抗,從而興奮其他受體特別是5-HT1A受體對5-HT的反應,被稱為5-HT受體拮抗和攝取抑制藥。有相對強的H1、α2受體拮抗作用,故有較強鎮靜作用,α2受體拮抗與陰莖異常勃起有關;α受體阻斷可引起體位性低血壓。開始50mg或100mg,每晚1次,每隔3~4d增加50mg,常用劑量150~300mg/d,分2~3次服用。

②奈法唑酮:藥理作用類似曲唑酮,但鎮靜作用、體位性血壓較曲唑酮輕,其優點是不引起體重增加,性功能障礙亦較少見。常用劑量300~500mg/d,分次服,從小劑量開始50~100mg/d,緩慢加量。

(3)阿莫沙平:系苯二氮類的衍生物,對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攝取抑制作用強,5-羥色胺攝取抑制作用弱,代謝產物7-羥代謝物對D2受體有較強抑制作用,和氟哌啶醇近似。化學結構類似于抗精神病藥洛沙平克噻平),其性能和丙米嗪相似。治療劑量為100~500mg/d,起始量50mg/d,3d后視病情緩慢加量,可單次或分次服。

(4)噻奈普汀(達體朗):結構上屬于三環類抗抑郁藥,具有獨特的藥理作用,可增加突觸前5-羥色胺的再攝取,增加囊泡中5-羥色胺的貯存,且改變其活性,使突觸間隙5-羥色胺濃度減少,而對5-羥色胺的合成及突觸元前膜的釋放無影響。其肝臟首關效應小,生物利用度高。半衰期較短,為2.5h。常用劑量為37.5mg/d,分3次服用。腎功能損害者及老年人應適當減少劑量,建議服用25mg/d。

6.6.4 注意事項

(1)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多巴胺再攝取抑制藥注意事項:常見不良反應有失眠、頭疼、坐立不安、惡心和出汗。少數患者可能出現幻覺妄想。少見而嚴重的不良反應為抽搐,誘發精神病性癥狀或癲癇大發作,發生率與劑量相關。無抗膽堿能不良反應,心血管不良反應小,無鎮靜作用,不增加體重,不引起性功能障礙。

(2)5-HT2A受體拮抗及5-HT再攝取抑制藥

①曲唑酮(美抒玉)注意事項:常見不良反應有頭痛、鎮靜、體位性低血壓、口干、惡心、嘔吐、乏力,陰莖異常勃起等。

②奈法唑酮注意事項:

A.常見不良反應有頭昏、乏力、口干、惡心、便秘、思睡。

B.本藥對CYP3A4酶有抑制作用,與由該酶代謝的藥聯用應小心

C.可輕度增高地高辛血藥濃度,地高辛治療指數低,兩藥不宜聯用。

(3)阿莫沙平注意事項:優點是鎮靜作用輕,但有口干、體位性低血壓,老年患者可能出現心律失常。大劑量對D2受體有較強抑制,可出現靜坐不能運動障礙,少數患者有性功能障礙、溢乳,偶見粒細胞減少。過量時可能致命。

(4)噻奈普汀(達體朗)注意事項:不良反應較輕,鎮靜、抗膽堿能及心血管系統的不良反應較少。常見的有口干、便秘、失眠/多夢、頭暈、體重增加、激惹/緊張、惡心等。

7 特殊人群用藥

7.1 婦女用藥

妊娠后期不宜服用抗抑郁藥

美國的一項研究表明,孕婦若在妊娠后期服用某些抗抑郁藥物,所產嬰兒在出生頭幾周內易于極度緊張不安、煩躁和出現嚴重呼吸系統問題,其發生這些現象的可能性是妊娠早期服藥和不服藥孕婦所產嬰兒的3倍。

匹茲堡大學研究人員在于18日出版的《美國醫學會雜志》上報告說,雖然上述高風險嬰兒的大部分問題癥狀都比較溫和,大約在出生后兩周后消失,但有些嬰兒情況很嚴重,需要住院特護。研究人員指出,美國至少每年有8萬名孕婦服用抗抑郁藥物,其所產嬰兒發生嚴重呼吸系統問題的比例大約為1%。

研究報告說,這些不宜服用的抗抑郁藥物為選擇性5-羥色胺再吸收抑制劑型,包括帕羅西丁緩釋制劑等;還有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再吸收抑制劑型。不過研究人員同時指出,雖然迄今還沒有對孕婦服用這些藥物是否會對嬰兒造成長期影響進行過研究,但人們不必為此太過擔心。

7.2 兒童用藥

兩類抗抑郁藥不適用于兒童

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s)和5-羥色胺去甲腺上腺素再攝取抑制劑(SNRIs)這兩類藥品不應用于兒童和青少年的治療。日前,歐洲藥品評價局在對這兩類藥品進行評價后得出這樣的結論。

歐洲藥品評價局的人用醫藥產品委員會審查了兒童和青少年使用這兩類藥品潛在的自殺行為的危險,發現服用這些抗抑郁藥的兒童和青少年自殺企圖和自殺想法以及敵對狀態,如攻擊行為、敵對行為、憤怒的發生頻率安慰劑組高。該委員會建議,在歐盟范圍內向醫生和病人發出警告,這些產品不要超出批準的適應癥范圍用于兒童和青少年的治療。

據悉,在歐盟,這兩類藥品多是用來治療成人抑郁癥和焦慮癥,但沒有被批準用于治療兒童和青少年的抑郁癥和焦慮癥。其中一些產品被批準用于兒科強迫癥和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治療。歐洲藥品評價局的人用醫藥產品委員會建議:已經使用了這些產品的,在未向醫生咨詢前不要突然停藥,否則會有產生停藥癥狀的危險,如眩暈、睡眠障礙、焦慮等;如果打算停藥,建議在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內逐漸減少藥量;患兒或其父母若有任何疑問應向醫生咨詢獲得幫助。

8 毒副作用

藥物的副作用是困倦、口干、視物模糊、便秘、心跳加快、排尿困難和體位性低血壓,這類副作用一般不影響治療,在治療過程中可逐漸適應;嚴重的心血管副作用、尿潴留和腸麻痹少見。過量可致急性中毒甚至死亡。

9 最新研究成果

英國抗抑郁藥研發現

據英國ABPI公司最新發表的一篇題為《瞄準抑郁癥》的報告稱,對三個神經遞質系統同時起作用的抗抑郁劑和具有附加受體活性的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只是新抗抑郁劑藥品中的一部分,而報告中介紹的另兩個具“三重作用”即阻斷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和5-羥色胺的重攝取的化合物,分別是NeuroSearch,公司處于Ⅱ期臨床試驗早期的NS2389和Organon公司的處于臨床前開發階段的Ory-32782,兩化合物目前被人們寄予相當期望。

Merck KgaA公司的EMD68843是一種結合了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和對其它受體活性的抗抑郁劑,具有5-羥色胺THT1A受體部分激動劑活性,是一個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據信這是唯一的結合了上述特性的化合物,并可能有助于提供更多的5-羥色胺來刺激這些與抑郁癥有關的受體,目前正處于Ⅲ期/Ⅲ期臨床試驗(最近有報道日本山之內公司的YM992,也于處Ⅱ期臨床試驗階段,但它結合了SSRI活性和并具有阻滯5HT2A受體的能力)。

自從Myeth公司的文拉法辛在1995年投放市場以來,還沒有其它純粹的5-羥色胺——去甲腎上腺素再攝取抑制劑面市。其后盡管禮萊公司已經完成了該類化合物度洛西汀(duloxetine)的擴大研究,但至今仍未見準許用于臨床,因此Orgnon公司的米氮平就成了目前市場上唯一一個可以買到的去甲腎上腺素和5-羥色胺選擇性抗抑郁劑(NaSSA)。其它探索受體亞型的公司包括阿斯特拉捷利康,有報道該公司目前正在評估一種高選擇性的5HT1A受體抑制劑NAD299(正處于Ⅱ期臨床試驗)。據信,NAD299在抑郁和焦慮兩方面都有開發的潛力。Merck Sharp & Dohme公司正在研究與兩種不同的去甲腎上腺素受體相互作用的MK912。然而,Organon公司擁有Org-13011和Org-12962,分別刺激5HT1A和5HT2C受體,這兩個化合物都處于Ⅱ期臨床試驗。賽諾菲圣德拉堡公司有兩個化合物也處于Ⅱ期臨床試驗,它們分別是阻滯5HT2受體亞型的SR46349和SR142801。另外史克必成公司也正在開發一個5HT2C受體拮抗劑SB243213,目前剛結束Ⅰ期臨床評估并已進入Ⅱ期臨床試驗。其它處于評估階段的神經遞質系統包括P物質。輝瑞公司以P-物質拮抗劑CP96345為基礎,擁有一系列的正處于開發階段的化合物,CO96345阻滯在藍斑部位(中樞神經系統(CNS)中涉及情緒調節的區域)神經活動。Merck Sharp and Dohme公司也在臨床前試驗中評價數個P-物質拮抗劑,它們在試驗中顯示出與SSRI抗抑郁劑活性相似的水平。

另據報告介紹,SSRI方面的工作可能已經成熟,但仍有一些公司在嘗試改進。Lundbeck公司對上市的SSRI西酞普蘭,開發其純粹的活性型S-西酞普蘭,并已經進入Ⅰ期臨床試驗。葛蘭素威康公司和Park-Davis公司正在評估過去的治療癲癇藥物用于雙極性疾病和其它疾病。GW的抗癲癇藥拉莫三嗪,已經到達Ⅲ期臨床試驗。用于治療同樣的疾病,Parke-Davis公司也在評估抗癲癇藥加巴噴丁

10 市場占有率

近日,中華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的有關專家透露,目前我國至少有超過2600萬人患有抑郁癥,但只有不到10%的患者接受了相關的藥物治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表的《世界衛生報告》,抑郁癥目前已成為世界第四大疾患,到2020年抑郁癥可能成為僅次于心臟病的第二大疾病,抑郁癥問題正成為一個嚴重問題。但它給社會經濟帶來沉重負擔的同時, 也為醫藥企業醞釀著無限的商機。

求醫比例迅速上升

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副所長于欣告訴記者,雖然目前國內抑郁癥患者的確切數據難于統計,但其患者比例不會比美國等發達國家低很多,近幾年更呈高速發展態勢。目前抑郁癥患者已經占到神經系統科室門診病房總人數的20%~30%。另據專家估計,中國抑郁癥患者接受合理治療的比例將從現在的25%上升到2010年的40%。

美國加州大學衛生經濟學胡德偉教授則在最新的調查報告中透露,抑郁癥在中國造成的直接經濟負擔約為141億元人民幣,間接經濟損失481億元人民幣,總經濟負擔達到621億元人民幣。如不采取有效措施,損失還將繼續加劇。

在我國,各種壓力的增強,精神疾病的患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患者年齡也呈現低齡化傾向。據調查顯示,我國17歲以下的3.4億名兒童、青少年中,約有3000萬人受到情緒障礙心理問題的困擾,成為潛在患病者。

抗抑郁藥市場剛剛起步

據記者了解,原本占抗抑郁癥藥市場最大份額的“百優解”目前已經漸漸“淡出江湖”。因為百優解的專利在近年到期,比百優解更便宜的仿制藥蜂擁而上,搶占市場,令百優解優勢銳減。禮來(中國)公司的百優解產品也隨之減小了推廣力度,市場行為日趨保守。

目前,接替百優解的新主角是美國惠氏制藥公司的治療抑郁癥和廣泛焦慮癥的新藥物怡諾思。截至2005年10月份,該藥在金額上和數量上都已成為全球銷量第一位的抗抑郁產品。更值得注意的是,該藥已順利通過新一輪的中國的醫保評審,列入各省市醫保目錄。而怡諾思的美國專利是到2008年到期,在2001年該藥就在中國取得了長達7年的行政保護。

從全國藥品市場看,抗抑郁癥藥物市場雖然總體規模尚小,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的抗抑郁藥市場總額約為7000萬美元。但這個市場的增長速度卻是最快的,可以預見,未來抗抑郁藥物市場的潛力會相當巨大。

提示:

從全國市場上看,目前抗抑郁藥市場總體規模雖小,但增長速度很快,對于醫藥企業來說,快速增長的市場尚有進入和成長空間。

11 未來發展

抗抑郁藥國內外市場分析

1、國外抗郁藥市場情況。隨著人口的逐步老齡化,抑郁癥在60歲以上人群中的發病率將高達20%~50%。據預測到2005年,這些國家的抑郁癥發病率會提高到8%~10%左右。美國每年治療抑郁癥的費用高達440億美元(冠心病為430億美元)。美國估計有1700萬人患有抑郁癥,加拿大估計約有80萬人罹患抑郁癥。抑郁癥正成為一個嚴重的全球性問題,同時也醞釀著無限的商機。抗抑郁藥物中,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類(SS-RIs)產品占據了主宰地位,據有關人士分析,SS-RIs的全球銷售額在75億美元左右,占抗抑郁藥市場總額的72%。

2、國內抗抑郁藥市場情況。隨著我國社會生活節奏的加快,各種壓力的增強,精神疾病的患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據調查顯示,目前抑郁癥患者已經占到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門診病房總人數的20%~30%。另據專家估計,中國抑郁癥患者接受合理治療的比例將從現在的25%上升到2010年的40%。我國的抗抑郁藥物市場的總體規模還相當小,2001年銷售額約15億元人民幣,并且占醫藥市場總額的比例很低。考慮到精神類疾病呈上升趨勢和中國即將進入老齡化社會,抗抑郁藥物市場的潛力會相當大。前不久中國衛生部門也已將抑郁癥列為今后的防治重點。

3、我國抗抑郁藥品市場格局與展望。隨著社會的發展,感染性疾病與非感染慢性病呈交替、波浪式發展,抑郁癥的發病率將日益增加,國外許多專家預言到2020年全球抗抑郁藥市場將從目前的第4位躍居第2位,各類抗抑郁藥物將為商家帶來巨大的回報。從國內抗抑郁藥產品結構上細看,市場結構特點與歐美主要發達國家接近,選擇性的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已逐漸占據了抗抑郁藥物市場的絕對份額。在新藥學術推廣與醫患教育的策劃下,市場得以培育,我國基本上形成了以氟西汀、帕羅西汀、氯米帕明、文拉法辛、舍曲林為主體的藥物消費市場格局。在臨床使用的十幾個品種中,進口藥占據了抗抑郁藥市場的45%左右,合資藥占據了45%左右,而國產藥只占10%左右。抑郁癥新藥的合成工藝較復雜,生產步驟和控制手段繁瑣,制備中須用一些特殊催化劑,在解決好工藝技術和成果轉化的同時,注重產品質量與新藥的推廣應用仍是重要的課題。

相關文獻

詞條抗抑郁藥banlang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8/2/22 8:55:09 | #0
    歡迎您對抗抑郁藥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11:51:46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