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急性咽炎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目錄

1 拼音

jí xìng yān yán

2 英文參考

acute pharyngitis[國家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2012年版.化學藥品和生物制品]

catarrhal pharyngitis[朗道漢英字典]

acpuei pharyngitis[朗道漢英字典]

Acute sore throat[湘雅醫學專業詞典]

3 西醫·急性咽炎

急性咽炎(acute pharyngitis)是病毒細菌引起咽黏膜、黏膜下組織淋巴組織急性炎癥[1]。常繼發于急性鼻炎或急性扁桃體之后或為上呼吸道感染之一部分。亦常為全身疾病的局部表現或為急性傳染病之前驅癥狀。多見于冬春兩季[1]。常在全身抵抗力下降時,如受涼、過度勞累、體弱及煙酒過度時發病[1]

3.1 急性咽炎的病因

常因受涼,過度疲勞,煙酒過度等致全身及局部抵抗力下降,病原微生物乘虛而入而引發本病。營養不良,患慢性心、腎、關節疾病,生活及工作環境不佳,經常接觸高溫、粉塵、有害刺激氣體等皆易罹本病。

病原微生物主要為溶血鏈球菌肺炎雙球菌流行性感冒桿菌及病毒。

3.2 急性咽炎的臨床表現

臨床表現起病急、初起時咽部干燥灼熱、繼之疼痛吞咽時加重,并可放射至耳部。有時全身不適、關節酸困、頭痛食欲不振,并有不同程度的發熱檢查口咽鼻咽粘膜彌漫性充血、腫脹、腭弓及懸壅垂水腫,咽后壁淋巴濾泡和咽側索紅腫;表面有黃白色點狀滲出物,下頜淋巴結腫大并有壓痛。體溫可升高至38°C,根據病原的不同白細胞可增多,正常或減少。

3.3 急性咽炎的診斷

根據發病急,咽部疼痛,咽粘膜彌漫性充血,本病診斷不難。某些急性傳染病(如麻疹猩紅熱流感百日咳等)的前驅期有類似急性咽炎的癥狀和體征,應注意鑒別。對兒童病人應注意口頰部粘膜及全身皮膚等,以防誤診

1.急性起病,咽干咽痛,吞咽時加重[1]

2.全身癥狀輕重不一,輕者有低熱、乏力;重者有高熱、頭痛和全身酸痛[1]

3.咽部急性充血、水腫,可有點、片狀滲出物;病變可局限于口咽一部分,也可累及整個咽部,甚至累及會厭及杓會厭襞[1]

4.頜下淋巴結可腫大及壓痛[1]

5.若為細菌感染,可有白細胞增高[1]

3.4 需要與急性咽炎相鑒別的疾病

急性咽炎應與流感、麻疹、猩紅熱、粒緬胞減少性咽峽炎等相鑒別[2]

3.5 急性咽炎的治療

3.5.1 一般及對癥治療

癥狀顯著者臥床休息,多飲水,通便,對癥治療[1]

3.5.2 發熱的治療

發熱者應用抗生素磺胺類藥抗病毒藥(如嗎啉雙胍、金剛胺病毒靈等)。

兒童、年老體弱或癥狀顯著者,合并細菌感染者,可選用以下藥物治療[1]

(1)阿莫西林:口服,成人0.5g,一日3次;重癥者加至每次1.0g,一日3次[1]。療程1周,無效者換藥[1]

(2)頭孢氨芐:口服,成人0.25~0.5g,一日4次;小兒一日50~70mg/kg[1]

(3)頭孢拉定:口服,成人一次0.25~0.5g,一日4次,一日最高4g。小兒按體重一次6.25~12.5mg/kg,一日4次[1]

(4)紅霉素:成人一日1~2g,分34次用;小兒一日30~50mg/kg,分3~4次用[1]

(5)地紅霉素:成人口服每次250~500mg,一日1次,餐前服[1]

(6)阿奇霉素:成人0.5g,一日1次,連用5日;兒童一日10mg/kg,一日1次,連用3日[1]

(7)克拉霉素:成人0.25g,一日2次,嚴重患者劑量可增至0.5g,一日2次,療程7~14日。12歲以上兒童按成人量。12歲以下兒童不應用此藥[1]

注意:

青霉素過敏者禁用青霉素類藥物,應用前須按規定方法做皮試[1]

頭孢菌素常見惡心嘔吐腹瀉和腹部不適等胃腸道反應,有胃腸道疾病病史患者應慎用[1]。對青霉素過敏或過敏性體質者慎用,對頭孢菌素過敏者禁用[1]。腎功能減退者或老年患者慎用。孕期及哺乳期婦女也應慎用[1]

大環內酯類嚴重不良反應少見,一般有胃腸道反應,嚴重肝硬化者宜減量[1]。阿奇霉素可使地高辛的血藥濃度升高,不能與麥角類藥物合用[1]大環內酯類藥物對于孕婦及哺乳期婦女均應慎用,肝功能不全者慎用[1]。對大環內酯類過敏者禁用[1]

3.5.3 局部治療

局部可用1:5000呋喃西林液或復方硼砂液漱口,杜來芬、洗必太、薄荷片或含碘片含化,或抗生素加激素霧化吸入

淡飲食,淡鹽水漱口,可用各種含片[1]

4 中醫·急性咽炎

急性咽炎為病癥名,指咽部黏膜的急性炎癥,屬祖國醫學“喉痹”范疇[2]

急性咽炎相當于中醫的風熱喉痹[3]

風熱喉痹為病名[4]。見《焦氏喉科枕秘》。又稱風熱喉紅喉[3]。為喉痹的一種。是指由風熱邪毒而致的喉痹,以咽部紅腫痛為其主要癥狀[3]

急性扁桃體炎請參照風熱乳蛾條。

4.1 急性咽炎的病因病機

急性咽炎多因邪熱積聚,復感風邪,風邪化熱,客于肺系而致病[4]

急性咽炎,常因氣候急劇變化,起居不慎,肺衛失固,而為風熱邪毒乘虛侵犯,從口鼻直襲咽喉內傷于肺,相搏不去,致咽喉腫痛而為喉痹[3]。此時邪在衛表,故病情較輕,若由誤治,失治,或肺胃邪熱壅盛傳里,則出現胃經熱盛之證候,病情轉重[3]

咽喉為肺胃所屬,咽接食管,通于胃;喉接氣管,通于肺[5]外感風熱,肺胃實熱肺腎陰虛,皆可引起咽喉腫痛[5]

4.1.1 風熱外襲

外感風熱,邪毒循口、鼻而入,首先犯肺,搏結咽喉[5]

4.1.2 肺胃實熱

外邪入里化熱,或肺胃熱盛,熱邪上灼煎津成痰,搏結于咽喉;或多食炙烤,過飲熱酒,熱毒上攻咽喉[5]

4.1.3 肺腎陰虛

腎精氣耗損于內,虛火上炎咽喉[5]。小兒形氣未充,故罹病者居多[5]

4.2 急性咽炎的癥狀

初起,患者咽干微紅腫,灼痛面赤,繼之邪熱壅盛于里,則腫痛加劇,梗塞咽喉,致飲食吞咽障礙,或聲嘶,或發寒熱[4]

以咽喉疼痛,咽部紅腫,喉底或有顆粒突起,喉核腫脹不明顯為其特征,全身有風熱癥狀。

4.3 急性咽炎的診斷要點

①常因受涼、疲勞、煙酒過度等引起,或由物理、化學物質刺激引起,或為急性傳染病的前驅癥狀[2]

②咽部干燥、燒灼感、疼痛租吞咽痛,伴畏寒發熱、全身不適、四肢酸痛、食欲不振等全身癥狀[2]

③咽部黏膜彌漫性充血、腫脹,咽后壁淋巴濾泡和咽側索紅腫,有黃白色黏稠分泌物附著,懸雍垂軟腭水腫[2]

④白細胞及中性粒細胞計數增多[2]

⑤應與流感、麻疹、猩紅熱、粒緬胞減少性咽峽炎等相鑒別[2]

4.4 需要與風熱喉痹相鑒別的疾病

風熱喉痹與風熱乳蛾均有咽喉紅腫疼痛的癥狀,但風熱喉痹病變部位主要在咽部,故喉核腫脹不明顯,風熱乳蛾病變部位主要在喉核,故喉核紅腫,有黃白色膿點[3]。風熱乳蛾者,每兼有風熱喉痹,而風熱喉痹者,卻不一定兼有風熱乳蛾[3]

4.5 急性咽炎的中醫辨證治療

4.5.1 風熱外侵,肺經有熱

喉痹·風邪外襲證(throat obstruction with pattern of external assault by wind)是指風邪外襲,以咽部疼痛,吞咽不利,咽部紅腫,伴發熱、惡風、頭痛、咳嗽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浮等為常見癥的喉痹證候[6]

4.5.1.1 癥狀

初起時,患者咽部干燥灼熱,微痛,吞咽感覺不利,其后疼痛逐漸加重,有異物阻塞感,當吞咽或咳嗽時加劇[3][5]

檢查見咽部微紅,微腫,隨癥狀加重,懸雍垂色紅、腫脹,喉底紅腫,或有顆粒突起[3]

全身有發熱,惡寒、頭痛、咳嗽痰黃,舌質淡紅、苔薄白或微黃,脈浮數等癥狀[3][6][5]

4.5.1.2 證候分析

風熱邪毒侵犯,搏結于咽喉,傷及咽部,邪尚在肺衛,病情較輕,故出現咽部微紅、微腫、微痛,干燥灼熱感,吞咽不利等癥[3][5]

發熱惡寒,是邪正相爭,抗邪外出的表現[3]

肺失肅降,則咳嗽有痰[3]

苔薄白或微黃,脈浮數為風熱表證[3]

4.5.1.3 方藥治療
4.5.1.3.1 治法

疏風清熱,解毒利咽[3]

4.5.1.3.2 方藥

可用疏風清熱湯[備注]疏風清熱湯(經驗方):荊芥防風牛蒡子甘草金銀花連翹桑白皮赤芍桔梗黃芩天花粉玄參浙貝母加減治療[3]

4.5.1.4 外治法

可用吹藥、含漱、含服等法,并可結合針刺治療[3]

4.5.1.4.1 吹藥

清熱解毒,豁痰宣肺,祛腐生肌,用錫類散[備注]錫類散(《金匱翼》):象牙屑、珍珠青黛(飛)、冰片、壁線、牛黃人指甲,共研極細末,密裝,備用,少許吹喉中[7]

清熱解毒,祛腐消腫,用冰硼散[備注]冰硼散(《外科正宗》):玄明粉朱砂、硼砂、冰片,共研極細末。[7]

寒泄熱,祛腐除膿,可用珠黃散[備注]珠黃散(經驗方):人中白3g、馬勃粉15 g、青黛3g、孩兒茶3g、玄明粉1.5 g、硼砂3g、薄荷1.5g、黃連1.5g、牛黃0.9 g、珍珠末0.9 g、梅片0.9 g,共研為極細末。[7]

每次吹藥少許,每隔1~2 h 一次[7]

4.5.1.4.2 含漱

漱口方[備注]漱口方(經驗方):防風4.5g、甘草4.5 g、金銀花15 g、連翹15 g、薄荷3g、荊芥4.5 g,加水二碗,煎成一碗,漱口。漱口,以清潔口腔,并有疏風清熱、解毒消腫止痛作用,或用荊芥、菊花煎水含漱[7]

4.5.1.4.3 含服

含服鐵笛丸[備注]鐵笛丸(經驗方):訶子麥冬茯苓瓜蔞皮各300g,貝母、甘草、桔梗各600g,鳳凰衣30 g,玄參300g,青果120g潤喉丸[備注]潤喉丸(經驗方):甘草粉300g、硼砂15 g、食鹽15 g、玄明粉30 g、酸梅750 g(去核),共研為細末,以荸芥粉250 g為糊制丸,每丸重3 g。,以清熱潤燥

4.5.1.5 針灸療法
4.5.1.5.1 針刺

4.5.1.5.1.1 方一

治法:疏通經絡,泄熱消腫止痛[7]

選穴:選合谷內庭曲池主穴天突少澤魚際配穴[7]

刺灸法:每次選3~4穴強刺激瀉法,每天可針1~2次[7]

4.5.1.5.1.2 方二

[5]

治法:疏風清肺,清利咽喉。

選穴:以手太陰肺經穴為主。取少商商陽尺澤、合谷。少商、商陽分別為手太陰手陽明井穴刺血可清瀉肺熱。尺澤為手太陰經合、水穴,取實則瀉其子之意。合谷疏風解表清咽止痛。

隨證配穴:聲音嘶啞者,加廉泉扶突。咳嗽者,加風門,針后拔罐咯痰不爽者,加天突。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少商、尺澤用三棱針點刺出血

4.5.1.5.2 耳針

取扁桃體區壓痛點埋針,在埋針期間,病人可自行按摩以加強刺激[7]

4.5.1.5.3 穴位注射

脾俞、曲池、每穴注射魚腥草注射液柴胡注射液0.5~1 ml[7]

4.5.2 邪毒傳里,肺胃熱盛

喉痹·肺胃熱盛證(throat obstruction with pattern of heat exuberance in lung and stomach)是指肺胃熱盛,以咽部疼痛較劇,吞咽困難,咽部紅赤腫脹明顯,喉底顆粒紅腫,頜下有臖核,伴發熱、口渴喜飲、口氣臭穢、大便燥結小便短赤,舌質紅,舌苔黃,脈洪數等為常見癥的喉痹證候[6]

4.5.2.1 癥狀

咽部疼痛逐漸加劇,痛連耳根和頜下,痰涎多,吞咽困難,言語艱澀,咽喉梗塞感[3][5]

檢查見咽部及喉核紅腫,懸雍垂腫脹,喉底濾泡腫大,頜下有臖核,壓痛明顯[3][5]

全身癥狀表現為高熱頭痛,口干喜飲,口氣臭穢,頭痛劇,痰黃而粘稠,腹脹大便秘結,小便黃,舌質紅,苔黃,脈數有力等[3][6][5]

4.5.2.2 證候分析

邪熱壅盛傳里,火邪蒸灼咽喉,則咽喉紅腫,疼痛加劇,吞咽困難[3]

風熱邪毒結于頜下,則頜下起臖核,壓痛明顯,肺胃經熱,邪熱灼爍津液成痰,痰火結聚,則痰黃而粘稠[3][5]

陽明腑熱,則出現腹脹、大便秘結等癥[5]

高熱,口干,頭痛,大便秘結,小便黃,舌赤苔黃,脈洪數等癥,均是陽明熱盛之證[3][5]

4.5.2.3 方藥治療
4.5.2.3.1 治法

泄熱解毒,利咽消腫[3]

4.5.2.3.2 方藥

可選用清咽利膈湯加減治療[3]

《丹溪心法》卷四指出:“喉痹大概多是痰熱。”因此,本病的治療,應適當配清咽化痰藥物,以清除熱痰,開結利咽喉,常用藥物如瓜蔞前胡百部竹茹射干、桔梗、杏仁天竺黃[3]

4.5.2.4 外治法
4.5.2.4.1 含漱

用漱口方[備注]漱口方(經驗方):防風4.5g、甘草4.5 g、金銀花15 g、連翹15 g、薄荷3g、荊芥4.5 g,加水二碗,煎成一碗,漱口。漱口,以清潔口腔,并有疏風清熱、解毒消腫止痛作用,或用荊芥、菊花煎水含漱[7]

4.5.2.4.2 吹藥

乳蛾見有膿點或偽膜,吹藥更為需要。

清熱解毒,豁痰宣肺,祛腐生肌,用錫類散[備注]錫類散(《金匱翼》):象牙屑、珍珠、青黛(飛)、冰片、壁線、牛黃、人指甲,共研極細末,密裝,備用,少許吹喉中。[7]

清熱解毒,祛腐消腫,用冰硼散[備注]冰硼散(《外科正宗》):玄明粉、朱砂、硼砂、冰片,共研極細末。[7]

苦寒泄熱,祛腐除膿,可用珠黃散[備注]珠黃散(經驗方):人中白3g、馬勃粉15 g、青黛3g、孩兒茶3g、玄明粉1.5 g、硼砂3g、薄荷1.5g、黃連1.5g、牛黃0.9 g、珍珠末0.9 g、梅片0.9 g,共研為極細末。[7]

每次吹藥少許,每隔1~2 h 一次[7]

4.5.2.5 針灸治療
4.5.2.5.1 針刺

4.5.2.5.1.1 方一

選穴:選合谷、內庭、曲池為主穴,天突、少澤、魚際為配穴[7]

刺灸法:每次選3~4穴強刺激瀉法,每天可針1~2次[7]

4.5.2.5.1.2 方二

[5]

治法:清胃瀉熱,消腫止痛。

選穴:以足陽明胃經穴為主。取內庭、天突、豐隆天鼎、少商穴。取足陽明滎穴內庭,配手陽明經少商、天鼎,清陽明郁熱,以消腫止痛。天突為任脈陰維脈交會穴,可清利咽喉。豐隆為足陽明的絡穴,瀉之以清熱滌痰

隨證配穴:便秘腹痛者,加支溝天樞

刺灸方法:針用瀉法。少商點刺出血。

4.5.2.5.2 放血療法

若紅腫痛甚時,放血少許以泄熱邪,在耳輪1、2、3上用三棱針、粗針或縫衣針,針刺1~2分深,放血1~2滴;或在耳殼背部找出明顯之小靜脈,用三棱針刺破,放血2~5滴。亦可針刺少商、商陽,出血1~2滴。[8]

4.6 急性咽炎的針灸治療

4.6.1 針刺

4.6.1.1 方一

以廉泉、天突、合谷、少商等穴為主[2]。酌配尺澤、曲池、外關天柱等穴[2]。針以強刺激瀉法為主,留針15~30分鐘,其間間隙運針以加強針感,并可配合淡鹽水漱口[2]

4.6.1.2 方二

針刺頰車,合谷,少商或作下頜角封閉,可使炎癥消退,止痛效果尤佳。

4.6.2 艾灸

[9]

4.6.2.1 癥狀

發病較急,咽喉感覺疼痛難忍,如有物堵在喉間,吞咽困難,口氣辛臭,常誘發風熱感冒舌紅苔薄,脈浮數。

4.6.2.2 選穴

大椎、曲池、肺俞、少商

4.6.2.3 灸法

艾條雀啄灸,即像麻雀進食時頭部一上一下地運動,艾條距皮膚最近0.5~1厘米,從而產生一陣陣的灼熱感,每穴10~15分鐘,以穴位紅暈灼熱為度,每日2次,痊愈即止。

4.6.2.4 對癥治療

咽炎常伴有風熱感冒、牙痛等癥狀,臨床可以根據伴隨癥狀加用以下方法。

4.6.2.4.1 風熱感冒

選穴:曲池、合谷

灸法:艾條雀啄灸,即像麻雀進食時頭部一上一下運動,艾條距皮膚最近0.5~1厘米,從而產生一陣陣灼熱感,10~15分鐘,以穴位紅暈灼熱為度,每日1次。

4.6.2.4.2 牙痛

選穴:列缺

灸法:艾條溫和灸,每穴15分鐘,以穴位紅暈灼熱為度,每日1次。

4.7 其他療法

4.7.1 刮痧

咽喉腫痛,多先提刮風府穴,繼而提刮兩耳后顱息穴,兩側臂臑穴,以及曲池、間使大陵太淵等。背部常順足太陽膀胱經,自上而下提刮(由肺俞至肝俞胃俞,由大腸俞膀胱俞),體質虛弱者,少用此法。[10]

初覺咽喉疼痛,常取頸窩部(即頸動脈部位),擦香油少許,用厚銅錢的邊緣刮之。自上而下順刮,忌用由下向上的倒刮法。左側咽痛刮右側,右側咽痛刮左側。輕病多在刮后而愈,重病也能減輕癥狀。[10]

4.7.2 擒拿

拿法適用于急性咽喉疾病之腫脹疼痛劇烈,滴水難入者。擒拿法能調和氣血,疏通經絡,減輕癥狀。方法有多種,現介紹單側擒拿法雙側擒拿法[10]

4.7.2.1 單側擒拿法

操作時囑病人正坐,手向側平舉,拇指在上,小指在下。若病人左手平舉,術者立于病人舉手之正側面。用左手食指、中指無名指緊按患者魚際背部(相當于合谷穴處),小指扣住腕部,拇指與病人拇指羅紋面相對,并用力向前壓緊,另用右手拇指按住患者鎖骨上緣肩關節處(相當于肩髃穴處),食指、中指、無名指緊握腋窩處,并用力向外拉開。施術時,可囑第三者立于病人前面,將湯藥或半流質等緩緩灌下。此時,因咽喉疼痛明顯減輕,就能吞咽。此法可連續使用。[10]

4.7.2.2 雙側擒拿法

[10]

患者坐在沒有靠背的椅上,醫者站在患者背后,用兩手從患者腋下伸向胸前,并以食指、中指、無名指按住鎖骨上緣,兩肘臂壓住患者脅肋,同時醫者胸部貼緊患者背部。位置固定好后,便開始用力。兩手用力向左右兩側拉開,(沿鎖骨到肩胛),同時,兩肘臂和胸部將患者脅肋及背部壓緊。要三方面同時使用氣力,這樣可使患者咽喉部松動,便于吞咽,助手即把預先制好的藥湯或稀粥喂給患者吞服。

施術時須注意患者全身情況,施術者用力須得宜,不可過于粗暴。

4.7.3 導引

《諸病源候論》卷三十所說:“一手長舒令掌仰,一手提頦,挽之向外,一時極勢二七。左右亦然,手不動,兩向側極勢,急挽之二七。去……喉痹。”

4.7.4 按摩法

咽喉疼痛的按摩:取穴風池、風府、天突、曲池、合谷、肩井。操作時患者取仰臥位,先在喉結兩旁及天突穴處用推拿或一指推揉手法,上下往返數次。再取坐位,按揉風池、風府、肩井等穴,配合拿風池、肩井、曲池、合谷等。[10]

4.8 急性咽炎的護理

室內空氣流通,冷暖適中[8]

病者不可直接吹風,以預防感冒[8]

注意咽喉部衛生,常用含漱藥含漱[8]

4.9 急性咽炎患者飲食宜忌

急性咽炎患者應避免過食辛辣刺激、肥膩、炙煿食物[8]

急性咽炎患者飲食宜選擇易于消化、清淡之食物[8]

可多服清涼潤肺飲料,如荸薺白茅根、竹蔗煎水,或玄參、生地,麥冬煎水服[8]

4.10 急性咽炎的預防

積極鍛煉身體,增強體質,提高機體抵抗力[8]

注意口腔衛生,及時治療附近組織疾病,避免過食辛辣刺激食物[8]

多服清涼潤肺飲料,如荸薺、白茅根、竹蔗煎水,或玄參、生地,麥冬煎水服有助于預防風熱喉痹[8]

用于防治喉痹的導引法:每日丑寅時,握固,轉頸,反肘后向,頓掣五六度,叩齒六六,吐納漱咽三三[11]

4.11 關于喉痹

喉痹(throat obstruction;pharyngitis)為病名[12]。出《黃帝內經素問·陰陽別論》。又稱喉閉[13]。是指以咽部紅腫疼痛,或干燥、異物感不適,吞咽不利等為主要表現的咽喉病[6]。廣義為咽喉腫痛病證的統稱[13]。但通常所說的喉痹,多指發病及病程演變不危急,咽喉紅腫疼痛較輕,并有輕度吞咽不順或聲音低啞、寒熱等證[13]。喉痹的病因病理有風熱與陰虛之不同,故將風熱邪毒引起的喉痹,稱為風熱喉痹,由臟腑虧損、虛火上炎而致的喉痹,稱為虛火喉痹[3]

風熱喉痹相當于西醫的急性咽炎,虛火喉痹相當于西醫的慢性咽炎[3]

詳見喉痹條。

5 參考資料

  1. ^ [1] 國家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和處方集編委會主編.國家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2012年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3:289-290.
  2. ^ [2]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533.
  3. ^ [3]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72-73.
  4. ^ [4]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356.
  5. ^ [5] 石學敏主編. 針灸治療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248-251.
  6. ^ [6] 中醫藥學名詞審定委員會. 中醫藥學名詞(2013)[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4.
  7. ^ [7]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69.
  8. ^ [8]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70.
  9. ^ [9] 柴鐵劬主編.灸法速成圖解[M].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9.
  10. ^ [10]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66-68.
  11. ^ [11] 王德鑑主編.中醫耳鼻喉科學[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5:67.
  12. ^ [12] 李經緯等主編.中醫大詞典——2版[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4:1711.
  13. ^ [13] 高忻洙,胡玲主編.中國針灸學詞典[M].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2010:671.

治療急性咽炎的方劑


治療急性咽炎的穴位


治療急性咽炎的中成藥


急性咽炎相關藥物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耳鼻喉科疾病疾病中醫學針灸學中醫喉科常見病方藥治療常見病耳針療法常見病穴位注射療法中醫常見病咽炎常見病針灸治療常見病艾灸療法中醫耳鼻喉科學喉痹風熱喉痹
詞條急性咽炎abababfengchui合作编辑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20/10/20 16:30:01 | #0
    歡迎您對急性咽炎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20年1月17日 星期五 11:39:08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