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革命根據地的醫學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gé mìng gēn jù dì de yī xué

2 簡介

革命根據地的醫學系指1927~1949年間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根據地(包括解放區)的醫藥衛生發展概況。這一時期又大致上可分為紅軍時期、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

3 (1)紅軍時期 (1927~1937年)

這一時期物質條件極端困難。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圍剿”,毛澤東同志在《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1928年)一文提出了一系列光輝論斷。該文把“建設較好的紅軍醫院”,作為鞏固根據地的有效方法之一。古田會議決議(1929年12月)指出:“加強衛生教育和優待傷病員是對士兵政治訓練的良好方法”。為此,革命根據地開展了群眾性的衛生運動。1931年中國共產黨六屆四中全會公布了《暫行防疫條例》。1932年中央軍委朱德主席簽發了開展衛生運動的訓令。毛澤東同志在《長岡鄉調查》一文中明確指出:“發動廣大群眾的衛生運動,減少疾病以至消滅疾病,是每個鄉蘇維埃的責任。”同年蘇維埃政府頒布了《衛生運動綱要》,在部隊和各基層單位成立衛生運動委員會及衛生小組。對傳染病隔離預防等措施,在《暫定傳染病預防條例》中有明確的規定

在當時缺醫少藥的情況下,邊區蘇維埃政府重視發揮中醫藥作用,用中西兩法防治疾病。井崗山紅軍醫院、中央紅色醫院都有中西醫工作人員。紅四方面軍總醫院還設有中醫部(后改為中醫醫院),聘請了中醫參加工作,生活上給優待。紅軍的許多醫院設有中藥科、采藥隊,以解決藥品的短缺。并有紅色中醫進修班、中醫研究班進行培養中醫學員,逐步擴大了紅軍中的中醫隊伍。

隨著革命根據地的不斷鞏固和擴大,軍隊和地方的衛生機構也逐步建立起來。1931年在蘇維埃政府內務部人民委員會下,設立衛生部;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下設總軍醫處。1933年紅軍中先后成立了野戰醫院、后方醫院、兵戰醫院。各級蘇維埃政府也成立了一系列衛生組織醫學教育也受到重視,1931年江西中央蘇區建立第一所中國紅軍衛生學校,1932年福建汀州成立中央紅色醫務學校。此外,還開辦了紅色看護學校、醫藥干部學校、衛生員訓練班等,以“培養政治堅定,技術優良的紅色醫生”為辦學方針。

各根據地先后開辦了一些藥廠。1932年在江西開辦了衛生材料廠,采用當地草藥制成丸劑、水劑和敷料。湘鄂贛紅二醫院制藥廠自行采藥并進行加工。紅軍開辦的藥廠自制白芷膏紅升丹白降丹以及柴胡制劑等成藥都有較好的療效。此外,革命根據地還出版《衛生講話》(1932年)、《紅色衛生》(1933年)、《健康報》(1934年)等報刊,編寫了不少醫學教材。紅軍時期革命根據地的醫藥衛生工作的發展為中國紅色政權的不斷壯大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4 (2)抗日戰爭時期

總衛生部明確提出“預防第一”的口號。1942年延安整風運動以后,中央直接領導了反巫神、反迷信的斗爭,部隊經常協助地方進行衛生防疫和宣傳教育。在艱苦的敵后抗日根據地,醫務人員發揚“救死扶傷,實行革命人道主義精神,創建了地下醫院、山地醫院、流動醫院、地道休養所、葦塘醫院等,還創造了梯田病室、懸崖病室、山洞病室。各個根據地的醫院先后收容治療了三十多萬傷病員。抗戰八年中,根據地沒有發生過嚴重的傳染病流行,部隊還經常協助地方進行疾病防治。

這一時期,許多國內愛國抗日的醫務技術人員及國外的反法西斯主義人士來到根據地參加抗日。1938年1月,加拿大著外科專家、共產黨員白求恩大夫率一支由三人組成的加美援華醫療隊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同年9月由愛德、巴蘇、木克、卓克和柯棣華五人組成的印度援華醫療隊也來到了中國。白求恩、柯棣華大夫為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白求恩(Henry Norman Bethune,1890~1939)大夫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鎮。1916年畢業于多倫多大學醫學院。1922年被選為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會會員,1935年當選為美國胸外科學會會員和理事,同年加入加拿大共產黨。1936年赴西班牙支援反納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斗爭。1937年受加拿大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的派遣,來中國支援抗日。先后在延安、晉察冀邊區工作。在他的倡導下,組織了群眾志愿輸血隊,創建了特種外科醫院等。先后施行手術315次,設計了適合運動戰、游擊戰特點的“蘆溝橋藥馱子”、“白求恩換藥籃”等。編寫了《游擊戰爭中師野戰區醫院的組織和技術》一書及20余種教材,制定了“消毒十三步法”等。后白求恩大夫因手術中不慎被割破的中指嚴重感染而成敗血癥,不幸逝世。毛澤東同志寫了《紀念白求恩》一文,高度贊揚了他的國際主義精神和共產主義精神。

柯棣華大夫(1910~1942年)的印度名為德壓卡納特·桑塔拉姆·柯棣尼斯(Dwar-Kanath Kotnis),出生于印度孟買省紹拉普爾村。1936年畢業于孟買格蘭特醫學院。1938年來華援助抗日,先后在第64后方醫院及重慶市醫院工作。1940年在晉察冀軍區白求恩衛生學校及所屬醫院工作,次年正式參加八路軍,任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第一任院長。1942年被批準參加中國共產黨。同年12月因積勞成疾逝世。他對工作極端負責,救死扶傷,發揚了崇高的國際主義精神。

此外,還有蘇聯的阿爾夫大夫,奧地利的羅生特大夫,以及現在仍在我國工作的馬海德教授和傅萊大夫也先后來到抗日革命根據地,為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創造了英雄業績。

抗日戰爭時期各地方政府的衛生機構日趨健全,各縣成立了衛生科(股),分區建立了醫藥合作社。陜甘寧邊區建立了比較正規的衛生工作制度。各個根據地先后成立了五十多個醫院。在艱苦的戰爭環境中,醫學教育仍然不斷發展,延安醫科大學、新四軍醫學校、晉察冀軍區衛生學校(后改名“晉察冀軍區白求恩衛生學校”)等八所醫藥衛生學校相繼建立,共培養了三千多醫務技術人員。各種短期訓練班是培養提高衛生干部的主要辦法。例如1941年2月延安中央醫院開辦了護士訓練班;1944年陜甘寧邊區開辦了助產、司藥訓練班;1944~45年晉察冀邊區協助地方舉辦了助產訓練班、區衛生協理員訓練班、衛生員訓練班等。更多的藥品器材廠建立起來了,例如1938年建立的延安制藥廠,每年可制注射用安瓿幾萬盒,丸、片、水劑十幾萬磅,并自制一些玻璃金屬的醫療用具。

5 (3)解放戰爭時期

為了統一領導各解放區的衛生工作,1946年成立了延安總部總衛生部,并在地方各解放區建立了設備較完善的醫院。延安總部衛生部在《工作計劃大綱》(1946年)中提出: “預防醫學設施自1946年起應成為解放區醫學界的主要工作方針。”在預防工作為主的方針指導下,戰傷預防工作和部隊的營養改善,以及地方的衛生工作都取得了顯著的成績。總衛生部還明確指示,要更加努力動員民間中西醫藥的一切力量,從而使中醫中藥的作用在解放戰爭中得到進一步的發揮。

解放區的醫學教育日益充實完善,各醫學院校辦學方針和教學方法更加明確,提出了分科重點教育制度和理論聯系實際的教學方法,要求教、學、用一致,聽、看、做合一,基礎服從臨床,臨床服從需要。在學校管理、課程設置、師資培養、教學方法等方面都逐步走向正規化。同時還繼續普遍地開展了短期的衛生干部訓練工作,在職干部的業務技術學習也更加有計劃的進行。到全國解放時各醫學院校畢業的醫生和司藥已近六千人。全軍護士以上的衛生人員70%以上是自己培養出來的。

解放區的廣大衛生工作人員,為了適應大規模運動戰和攻堅戰的要求,在醫療救護方面提出了“高度運動,大量收容”、“哪里作戰,哪里收容”以及階梯戰傷治療的方針,開展普包互救的教學運動,成立了許多機動醫院,戰傷治療技術顯著提高,完成了一百萬以上的傷員的治療任務,使70%以上的傷員治療歸隊,重傷的治療率也大大提高。對破傷風的預防,經過普遍注射破傷風類毒素后,使破傷風的發病率降到占傷員總數的2%。

此外,部隊還在人員少、任務重、藥品缺、條件差的情況下,盡一切努力為群眾防病治病,1946年冀晉軍駐地天花麻疹嚴重流行,軍區衛生部發出緊急指示,組織防疫組,并將所有駐區的大小村莊,具體分配部隊衛生所負責,不但使該區天花、麻疹的患兒得到及時治療,而且阻止了疫病的流行。人民支援部隊,部隊愛護關心人民,這也是根據地醫學迅速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

解放區的藥品逐漸依靠自力更生來解決。藥材生產有較大的發展。制藥方面從一般成藥發展到制造原料藥、特效藥,而且已能生產葡萄糖磺胺麻醉藥疫苗血清等醫療用具的制造在種類和質量上也有顯著的提高。到建國前夕部隊所需藥品的70%以上是自己生產的。

革命根據地的醫藥事業隨著革命戰爭的勝利發展,從無到有,從小到大迅速成長,取得了輝煌的成績,形成了光榮的傳統,為新中國成立后衛生工作的蓬勃發展積累了經驗,培養了干部,在近現代醫學史上寫下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新篇章。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工農武裝割據
詞條革命根據地的醫學tatata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21/4/15 3:58:38 | #0
    歡迎您對革命根據地的醫學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10:51:26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