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閉經溢乳綜合征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bì jīng yì rǔ zōng hé zhēng

2 英文參考

amenorrhea galactorrhea syndrome

3 概述

妊娠哺乳期婦女,或婦女停止授乳1年后,出現持續性溢乳且伴有閉經者,稱為閉經溢乳綜合征(amenorrhea galactorrhea syndrome),包括不同的病因及病理。應注意的是,閉經-溢乳綜合征常常是垂體泌乳素腺瘤癥狀,并在X線照片上證實腫瘤之前10年即可有此癥狀。閉經-溢乳綜合征伴高泌乳素血癥者為79%~97%。

泌乳素腺垂體的泌乳素細胞分泌,夜間分泌增多,醒后1h逐漸降低;下丘腦合成PIF(多巴胺)及PRF(TRH)經垂體門脈到達腺垂體,調節其合成與釋放泌乳素,但以PIF的作用為主,即經常處于抑制狀態。5羥色胺及雌激素使垂體的泌乳細胞合成泌乳素。成年婦女血中濃度保持在20μg/L以下。正常水平的泌乳素對卵巢功能的作用尚不十分清楚,但水平過高,則阻礙卵巢黃體合成孕激素,如同時伴有LHFSH分泌障礙,則引起不排卵而閉經。

4 疾病名稱

閉經溢乳綜合征

5 英文名稱

amenorrhea galactorrhea syndrome

6 閉經溢乳綜合征的別名

閉經溢乳綜合癥

7 分類

內分泌科 > 女性性腺疾病

8 ICD

E34.8

9 流行病學

Fiedeleff等對一組圍青春發育期PRL瘤(40例,女29例,男11例)的病情演變進行了仔細觀察。女性患者發病年齡為8~16歲,絕大多數為微小PRL瘤。臨床表現以月經紊亂、溢乳等為主。男性的發病年齡為8~17歲,絕大多數為大的PRL腺瘤,臨床表現以腫瘤本身引起局部癥狀為突出。因此,圍青春期前女性的PRL瘤與生育期患病者的表現不盡相同,藥物治療可使多數病人的促性腺激素分泌正常。

Kleinberg等分析235例(5.5%為男性)溢乳患者的臨床資料,女性伴閉經者有34%存在垂體腫瘤,其血清PRL也較高,約1/3病人僅有溢乳而無閉經,在這些病人中,86%的血PRL正常,5例伴空泡蝶鞍綜合征。有些人經藥物、手術甚至放射治療后仍有溢乳和(或)閉經。溴隱亭或甲磺酸麥角腈(lergotrile mesylate)可使半數病例的溢乳停止,使70%患者恢復月經。

10 病因

引起高泌乳素血癥的病因很多,但高泌乳素血癥不一定導致溢乳,溢乳亦非必然伴有高泌乳素血癥。

10.1 生理因素

睡眠血漿泌乳泌乳素升高,PRL分泌增多開始于睡眠后,并持續于整個睡眠過程。妊娠時PRL的分泌也增加,較非妊娠期升高10倍以上。吸吮可使PRL的分泌暫時增多,但在哺乳3個月后,上升的幅度逐漸下降。長期哺乳時,正常范圍的泌乳素水平即可引起乳汁分泌;體力活動應激精神刺激及刺激乳頭,月經黃體期均可增加泌乳素的分泌。

10.2 病理因素

(1)腫瘤性高泌乳素血癥(Forbes-Albright syndrome):系下丘腦-垂體系統腫瘤所引起。據報道,該型高PRL血癥占高泌乳素血癥全部患者的71.6%,其中泌乳素瘤占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的33%~76.9%。多數為微腺瘤(直徑<1cm,66%),少數為巨腺瘤,占30%。腫瘤細胞不受下丘腦PIF的抑制,自主性分泌大量泌乳素。生長激素GH)瘤、GH/PRL混合瘤、ACIH瘤及嫌色細胞瘤也可引起高泌乳素血癥。腫瘤增大壓迫垂體柄、腺垂體的LH及FSH分泌細胞或下丘腦的PIF及GnRH運送受阻時,則泌乳素升高伴有LH及FSH的分泌異常,發生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胃腸類癌或胃泌素瘤偶爾合并高GH血癥和高PRL血癥,病人有閉經-溢乳表現,垂體可擴大,有垂體瘤影像學表現,切除胃腸類癌后,垂體瘤亦消退,其原因未明。垂體的促性腺激素(LH/FSH)分泌性腫瘤少見,男性患者的平均發病年齡在50歲以上,血FSH升高;女性病人的血FSH/LH亦升高,但由于絕經等原因,常不易想到本病可能,測定血清α-亞基水平可有助于早期診斷,高分辨MRI可明確診斷。當絕經后婦女出現溢乳(已絕經),血PRL升高時,要想到垂體促性腺激素分泌性腫瘤可能。如病人對多巴胺能神經激動劑治療的反應差,療效不明顯,垂體瘤無縮小,癥狀無改善,或者在治療過程中血PRL雖下降,但出現皮質醇ACTH升高,應想到垂體泌乳素瘤衍化為ACTH瘤可能,極少數PRL瘤病人可發展為Cushing綜合征(并非PRL/ACTH混合混合瘤、腫瘤細胞的PRL免疫組化染色陰性而ACTH染色陽性)。當垂體柄受壓迫或由于下丘腦的調節因子(如galanin)分泌障礙可出現這一現象。除PRL瘤可與GH瘤、LH/FSH瘤、TSH瘤、α-亞基瘤并存外,還可合并中樞性尿崩癥

此外,空泡蝶鞍綜合征、下丘腦及其附近的腫瘤,壓迫垂體使PIF降低而致泌乳素升高。顱腦創傷、垂體意外瘤、顱咽管瘤、垂體囊腫腦膜瘤、第3腦室血腫蛛網膜囊腫、Rathke囊腫、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炎、多發性內分泌腫瘤綜合征(MEN)等亦可伴有本征。

(2)產后性高泌乳素血癥(Chiafi-Frommel綜合征):約占全部高泌乳素血癥的30%,繼發于妊娠、分娩流產或引產后者,泌乳素一旦升高后不易下降。本癥的PRL僅輕度升高,癥狀輕微,預后較好。

(3)特發性高泌乳素血癥(Ahumada-Argonzdel Castillo綜合征):少見。原因不明,多為精神創傷、應激因素所致,部分是由極微小腺瘤或大分子高泌乳素引起的。

(4)其他疾病:甲狀腺功能減退并高PRL血癥可能由于TRH刺激PRL釋放所致。此外,Addison病慢性腎衰也可引起PRL分泌。某些腫瘤(如支氣管肺癌腎上腺癌、胚胎癌)亦可分泌異位PRL。

原發性甲減伴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多屬甲減本身的表現,但也可能是合并有垂體PRL瘤,甲狀腺激素替代治療后,伴發的高PRL血癥甚至垂體PRL瘤均可消失。產后甲狀腺炎(患病率約5.5%)的發病有一定的遺傳背景,也與高碘攝入等環境因素有關。甲狀腺組織漿細胞/淋巴細胞浸潤,早期伴甲亢,數月后出現甲減表現,并可伴有月經紊亂、閉經-溢乳及甲狀腺腫。閉經-溢乳癥狀較輕,多數隨甲減的恢復而自行緩解。

(5)醫源性高泌乳素血癥(iatrogenic hyperprolactinemia):某些藥物可長期抑制下丘腦合成多巴胺或影響其作用而引起泌乳素分泌,停藥后可自然恢復。

抗精神病藥物,尤其是安定類藥物可抑制中樞多巴胺神經遞質的釋放,引起高PRL血癥和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長期應用甚至導致PRL瘤。一般主張加用多巴胺激動劑,但溴隱亭又可拮抗安定類藥物的作用,使病人的精神癥狀難以控制。Melkersson等主張在使用安定劑(如氯氮平,Clozapine)同時加用司可巴比妥(Quinalbarbitone),既有利于精神癥狀的控制,又防止PRL的升高。

(6)反射性因素:刺激乳頭、胸部手術或胸部病變可通過神經反射刺激泌乳素分泌,泌乳素呈輕至中度升高,常伴溢乳,但不一定伴有閉經。去除病因后,血泌乳素恢復正常。

在最近的病例對照研究中,持續服用避孕藥未見垂體瘤生長。前瞻性研究顯示激素替代療法對由于垂體微腺瘤所致的高泌乳素血癥無不良影響。

11 病機

11.1 抑制下丘腦-垂體功能

高泌乳素血癥抑制下丘腦多巴胺(DA)的分泌,抑制GnRH的合成和釋放,使E2正反饋反應和LH誘導的排卵峰消失。

11.2 抑制卵巢功能

降低竇狀卵泡FSH、LH、PRL受體數目,加速卵泡閉鎖。抑制FSH介導的粒層細胞芳香化酶活性,減少雌激素分泌,致黃體功能不全。如PRL≥100μg/ml,孕酮合成完全停止。Yoshimura等在兔離體粒層細胞培養中發現,向培養基中加入PRL后,卵泡發育受阻,卵巢類固醇激素和孕酮的合成停止,卵泡內纖溶酶原活性下降,使卵泡上皮細胞及卵泡壁不能分解,即使偶有卵泡發育成熟和排卵,其卵子卵裂受精能力亦明顯降低,說明高水平的PRL可直接抑制卵泡發育成熟和排卵,并降低卵子的質量。

11.3 乳腺的作用

泌乳素通過其在乳腺組織上的相應受體作用而影響乳腺的乳汁分泌,促進乳腺酪蛋白和乳白蛋白的生成,高泌乳素可引起乳腺小葉增生、巨乳和溢乳。溢乳可為自主性(顯性)或隱匿性(擠壓乳房時出現),可為漿液性、脂性或乳汁樣。近年來人們注意到PRL在乳腺癌的發生發展中起重要作用,有人認為高泌乳素血癥是乳腺癌不良預后的一個可靠指標。

12 閉經溢乳綜合征的臨床表現

主要表現為閉經、溢乳、血泌乳素增高和不孕。絕大部分是繼發性閉經(89%),但也有原發性閉經(4%)和青春發育延遲伴高泌乳素血癥的報道。閉經前多有月經稀少。2/3者合并有溢乳,可雙側性或單側性。乳房多正常或伴小葉增生。一般先發生閉經,而溢乳常被醫師發現,亦有先出現溢乳,以后出現月經紊亂乃至閉經者。高泌乳素血癥時,卵巢黃體功能不足,排卵稀少或不排卵而引起不孕。泌乳素輕度增高者,可為排卵性月經,但黃體期縮短,有時可有孕激素撤退性出血。一些伴高泌乳素血癥的婦女不出現溢乳,可能與同時缺乏雌激素有關。也有少數溢乳婦女泌乳素水平正常。高泌乳素血癥伴排卵性月經周期者可分泌大分子泌乳素(巨泌乳素)。

長期閉經者可出現雌激素缺乏,如潮紅、心悸出汗陰道干澀、性交疼痛性欲減退等。頭痛、肢端肥大、視力下降、視野縮小及甲狀腺功能減退的表現,多為PRL瘤或下丘腦垂體病變所致。泌乳素瘤絕大部分生長緩慢,很少為巨大腺瘤,部分病人的臨床癥狀及影像學可自發改善,甚至自行消退。

高泌乳素血癥病人如未經治療,常出現肥胖,并伴有胰島素抵抗和骨質疏松骨質疏松癥主要與雌激素不足和PRL升高本身有關。

Fiedeleff等對一組圍青春發育期PRL瘤(40例,女29例,男ll例)的病情演變進行了仔細觀察。女性患者發病年齡為8~16歲,絕大多數為微小PRL瘤。臨床表現以月經紊亂、溢乳等為主。男性的發病年齡為8~17歲,絕大多數為大的PRL腺瘤,臨床表現以腫瘤本身引起局部癥狀為突出。因此,圍青春期前女性的PRL瘤與生育期患病者的表現不盡相同,藥物治療可使多數病人的促性腺激素分泌正常。

Kleinberg等分析235例(5.5%為男性)溢乳患者的臨床資料,女性伴閉經者有34%存在垂體腫瘤,其血清PRL也較高,約1/3病人僅有溢乳而無閉經,在這些病人中,86%的血PRL正常,5例伴空泡蝶鞍綜合征。有些人經藥物、手術甚至放射治療后仍有溢乳和(或)閉經。溴隱亭或甲磺酸麥角腈(lergotrile mesylate)可使半數病例的溢乳停止,使70%患者恢復月經。

13 閉經溢乳綜合征的并發癥

高泌乳素血癥病人如未經治療,常出現肥胖,并伴有胰島素抵抗和骨質疏松,骨質疏松癥主要與雌激素不足和PRL升高本身有關。

14 實驗室檢查

14.1 垂體功能

(1)PRL:正常生育期婦女血PRL<20μg/L,有人提出PRL20~30μg/L應行影像學方面檢查。PRL50~100μg/L泌乳素瘤的發生率達20%;>100μg/L泌乳素瘤發生率達50%:PRL100~300μg發生率更高;PRL>300μg/L,如無妊娠幾乎全部為垂體腫瘤所致。腫瘤越大PRL越高,如直徑≤5mm,PRL為171±38μg/L;5~10mm,PRL為206±29μg/L;≥10mm,PRL為485±158μg/L。巨大腺瘤出血壞死時PRL可不升高。

藥物引起者,血PRL一般在80μg/L以內,停藥36h后可降至正常。雌激素引起者,停藥數月后PRL可明顯下降。Imai等總結Chiari-Frommel綜合征(3例)、Argonzdel Castillo綜合征(5例)、藥物所致性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12例)的臨床特征發現:①血PRL正常的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患者所占比例相當高,其中Chiari-Frommel綜合征占66.7%,Argonz-del Castillo綜合征占40%,藥物性者占33.3%;②許多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血PRL,正常,對TRH等的刺激反應也無過度反應,其發生機制未明;③月經紊亂和閉經的主要原因不是LH/FSH分泌減少或分泌異常所致。

由于PRL的分泌波動較大,應多次采血測定。目前臨床所用PRL放免藥盒僅測定小分子PRL(2500),而不能測定大分子和巨大分子(5萬~10萬)PRL,故某些臨床癥狀明顯而PRL正常者,不能排除所謂隱匿型高泌乳素血癥(occult hyperprolactinemia),即大分子和巨大分子高泌乳素血癥。如高度疑為假性升高,應同時測定血清抗PRL抗體,或作不同組分PRL的HPLC分析與定量。

(2)FSH、LH常降低,LH/FSH比值升高。

(3)GH、TSH、ACTH根據病情需要測定。

14.2 卵巢功能檢查血

E2、孕酮降低,測定E2可準確判斷患者的雌激素分泌狀態,孕酮測定僅用于未閉經的溢乳患者,而對閉經-溢乳者無必要。對于高泌乳素血癥伴多毛者睪酮可升高。

14.3 甲狀腺功能檢查

合并甲減時,T3、T4降低,TSH升高。

14.4 泌乳素動態試驗

(1)TRH興奮試驗:TRH除刺激垂體釋放TSH外,還同時刺激PRL分泌。正常婦女1次靜注TRH 100~400μg,15~30minPRL較注藥前升高5~10倍,TSH升高2倍。垂體瘤時不升高,或PRL水平較基值升高不到1.5倍時,有助于泌乳素瘤的診斷。試驗前應停用一切對PRL分泌有干擾的藥物。飲酒和吸煙對結果無明顯影響,但甘草或甘草制劑(絕大部分中處方中含有甘草)可抑制PRL的基礎分泌及TRH刺激后的最大分泌量。

(2)氯丙嗪試驗(Chlorpromazine test):氯丙嗪通過受體作用,阻抑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吸收、轉化及多巴胺功能,從而促進PRL分泌。基礎狀態取血后空腹服氯丙嗪25~50mg,服藥后60min與120min分別取血測PRL,正常婦女經氯丙嗪興奮后,PRL峰值較基礎值增加2~5倍,垂體腫瘤者不升高。

(3)甲氧氯普氯普胺滅吐靈)試驗(胃復安,Metoclopramide test):該藥為多巴胺受體拮抗劑,可促進PRL合成和釋放,空腹取血后注射甲氧氯普氯普胺(滅吐靈)10mg,于注藥后20、30和60min分別取血測PRL,正常人注射甲氧氯普氯普胺(胃復安)后,PRL高峰出現于20~30min,PRL峰值比基礎值增加7~16倍,而功能性溢乳者,PRL升高為基礎值2~3倍,泌乳素瘤者升高不明顯,PRL峰值至少要超過基礎值的3倍,才能認為屬正常,低于以上標準者,提示有泌乳素瘤可能。

(4)維拉帕米(Verapamil)興奮試驗:維拉帕米為鈣通道阻滯劑,靜注維拉帕米(異搏定)后,雖不能激發正常人分泌PRL但特發性高PRL血癥者的血清PRL明顯升高,而垂體PRL瘤者無反應。Barbaro等認為此兩組病人無重疊現象,因而是鑒別特發性高PRL血癥和PRL瘤的良好試驗,但對基礎PRL已較高,PRL的凈增值可不明顯,而且維拉帕米(異搏定)試驗不能將假性PRL瘤(即多巴胺能神經沖動減弱)鑒別開來。

(5)泌乳素抑制試驗:左旋多巴為多巴胺前體物,經脫羧酶作用生成DA而抑制PRL分泌。正常人口服500mg后2~3hPRL明顯降低。垂體腫瘤者不降低。溴隱亭為多巴胺受體激動劑,可強力抑制PRL的合成和釋放。正常婦女口服2.5~5.0mg后2~4hPRL降低≥50%,持續20~30h。功能性高泌乳素血癥和PRL腺瘤時下降明顯,而GH、ACTH下降幅度低于前者。

15 輔助檢查

15.1 蝶鞍X線斷層

對垂體腫瘤診斷有重要價值,但不能發現微腺瘤,正常婦女蝶鞍前后徑<17mm,深徑<13mm,面積<130mm2,容積<1100mm3。如出現如下影像應作CT檢查:①氣球樣擴大(ballooning);②雙鞍底或重緣(double floor);③鞍內存在高/低密度區或密度不均質;④平皿樣變形;⑤鞍上骨化(hyperostosis);⑥前后床突骨質疏松或鞍內空泡樣變;⑦骨質破壞(erosion)。

15.2 CT和MRI

可行顱內病灶精確定位和放射測定。

15.3 造影檢查

包括海綿竇造影、氣腦造影、腦血管造影和巖下竇采樣造影等檢查。

16 診斷

16.1 病史

著重了解閉經、溢乳出現的誘因、全身疾病及引起高泌素血癥相關藥物史。如病人乳罩是否合適,有無乳頭瘙癢,經常摩擦等刺激,有無不耐寒、嗜睡浮腫等甲減的病史及頭痛、視力改變等與下丘腦-垂體病變有關的癥狀,對于可能引起高泌乳素血癥的藥物如避孕藥、抗組胺制劑、多巴胺拮抗劑應詳細了解其用法、用量及與本征的關系。

16.2 體格檢查

凡閉經者,不論有無溢乳癥狀,均需檢查雙側乳腺有無溢乳(雙手輕擠壓乳腺),有泌乳者即可診斷為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注意乳腺大小形態、有無腫塊,乳頭有無皺裂,溢出物的性狀和量等。同時注意全身檢查,有無肢端肥大、黏液性水腫等與甲狀腺及下丘腦、垂體相關方面的體征,注意檢查視力、視野。婦科檢查需了解與性器官第二性征有關的體征。

16.3 眼科檢查

包括視力、視野、眼壓眼底檢查,以確定有無顱內腫瘤壓迫征象。

根據病史、體格檢查及實驗室檢查發現,一般可確診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并鑒別和區分引起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的各類病因,以指導治療(圖1)。

17 鑒別診斷

1.首先詢問服藥史,因氯丙嗪、甲基多巴哌嗪類、奮乃靜氟哌啶醇氟哌丁苯)、利血平等均可引起催乳激素增多。停藥后多數癥狀逐漸消失。除外乳腺及胸壁疾患(如手術、外傷帶狀皰疹等),以及乳頭刺激、長期吸吮等所引起。

2.如果在產后發病,可能是“chiari-Frommel綜合征”。

3.X線蝶鞍檢查提示有垂體腫瘤者,屬于Forbes-Albright綜合征

4.原發甲狀腺功能低下,伴有全身癥狀,測定甲狀腺功能低下,用甲狀腺激素治療有效。

5.空蝶鞍綜合征,通過氣腦造影檢查,可發現氣體自由出入鞍內,有時可見液平面。

原發性甲狀腺功能低下的患者可能只出現乳溢-閉經綜合綜合征,而血中PRL濃度并不升高。

18 閉經溢乳綜合征的治療

針對病因治療。同時用藥物抑制PRL的分泌,增加PRL抑制因子活性,降低血PRL水平,達到阻止溢乳、誘發排卵、恢復月經、防止性器官萎縮等目的。

18.1 病因治療

主要包括下列數個方面的治療:①由藥物引起者(包括口服避孕藥),一般停藥可自然恢復,若停藥半年后月經未恢復,可用藥物治療。②原發性甲狀腺功能減退者用甲狀腺素制劑替代治療,不宜因溢乳或閉經而盲目用溴隱亭治療,如單用溴隱亭可通過下丘腦抑制TSH分泌,使病情加重。③顱內腫瘤患者,根據病情采用手術切除或放射治療。近來臨床觀察,對垂體泌乳素瘤合并不孕者,單純藥物治療優于手術及放射治療。由于無損傷,有利于性腺軸功能的恢復,但巨腺瘤出現壓迫癥狀時,以及溴隱亭治療無效和無激素分泌性垂體瘤且D2受體減少者,宜手術治療,手術前后配合溴隱亭治療可提高療效。

18.2 藥物治療

(1)溴隱亭:屬半合成麥角堿衍生物,為多巴胺受體激動劑,促進PIF合成和分泌,抑制PRL合成和釋放,并直接作用于垂體腫瘤和PRL細胞,遏制腫瘤生長和阻抑PRL、GH、TSH和ACTH分泌,適用于各種類型高泌乳素血癥,也是垂體腺瘤(微腺瘤或巨腺瘤)首選療法,尤其適合于年輕不孕患者希望生育時的治療。一般從小劑量開始,每天1.25~2.5mg,根據血PRL、癥狀及基礎體溫變化判斷療效并調整用藥劑量,當增至5mg以上,則需分次服用,70%~90%的患者治療8周左右可恢復排卵,溢乳停止。副作用惡心頭暈體位低血壓等,與用量有關,停藥后消失。用藥期間妊娠者,不增加流產率及畸胎率,但因藥物能通過胎盤并抑制胎兒PRL合成,故早期妊娠者應盡量停用溴隱亭;由于泌乳素微腺瘤的自然病程是良性的,經過幾年治療,一些病人可恢復排卵性月經。

(2)左旋多巴:在體內代謝為多巴胺,作用于下丘腦,釋放PIF,每次0.2~0.5g,3次/d,可使PRL下降,促性腺激素上升,多數用藥1個月后恢復月經,2個月后溢乳停止,但惡心、嘔吐反應較重。

(3)八氫苯并啉(CV205-502):是一種非麥角堿類多巴胺能激動劑,為新一代特異、高效、長效的抗PRL藥,適應證同溴隱亭,尤其適用于不能耐受溴隱亭、治療無效和復發者,開始劑量0.025mg/d,睡前服用。根據治療反應和PRL水平調整劑量,在3個月內達0.1mg/d,劑量范圍為0.04~0.1mg/d。

(4)維生素B6:增加下丘腦多巴胺的轉換率,從而增加PIF的作用。

多巴胺能神經激動劑為PRL瘤的主要有效治療藥物,但其療效取決于腫瘤細胞(亦包括增生的PRL細胞和非PRL分泌性其他垂體腫瘤細胞)膜上的多巴胺D2受體的表達強度。用123Ⅰ-甲氧苯酰胺123Ⅰ-methoxybenzamide;123I-IBZM)閃爍掃描可估計D2受體密度,如腫瘤呈123I-IBZM高攝取(D2受體高表達),一般對溴隱亭、喹高利特(Quinagolide)和卡麥角林(Cabergoline)治療有良好反應。123I-IBZM掃描對所謂的“無功能”性垂體瘤也有重要診斷價值,尤其可篩選出適合于用多巴胺激動劑治療的患者。

18.3 促排卵治療

單純溴隱亭治療不能成功排卵和妊娠者,即采用以溴隱亭為主,配合其他促排卵藥物的綜合療法,縮短治療周期,提高排卵率和妊娠率。雖高PRL血癥對排卵過程有不良影響,但不是可靠的避孕方法,事實上輕至中度(70~100ng/ml)PRL血癥的患者仍能自然妊娠。另外,要求避孕的患者,避孕藥能治療高PRL血癥婦女存在的低雌激素癥狀,研究表明激素替代治療對垂體腺瘤所致的高泌乳素血癥沒有不良影響。Zennaro等報道,1例45歲婦女患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和C型肝炎,在接受干擾素α治療后,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自行緩解,血PRL降至正常,干擾素α是否對PRL瘤有治療作用,尚待進一步觀察。

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者經藥物治療后,可恢復月經、排卵及妊娠。妊娠前為微腺瘤者,妊娠后變為較大腺瘤的幾率為1%,妊娠促使巨腺瘤進一步增大的幾率為23%,故PRL瘤者妊娠可先停用藥物治療(至少在懷孕后4~6周內應停止藥物治療),嚴密觀察病情變化,如發現血PRL升高與妊娠不呈比例,或見腫瘤增大,應服用多巴胺激動劑,溴隱亭對胎兒發育無明顯影響,但最好選用新一代的卡麥角林(Cabergoline)。

18.4 手術治療和放射治療

當藥物治療無效,或當腫瘤引起明顯壓迫癥狀,或合并有其他激素分泌性腫瘤時應考慮手術治療或放射治療(γ刀治療)。

19 預后

閉經-溢乳綜合-溢乳綜合征者經藥物治療后,可恢復月經,排卵,妊娠。

20 閉經溢乳綜合征的預防

對垂體PRL瘤來說,不應首選手術治療或放射治療。因為這兩項治療對下丘腦-垂體的正常功能干擾大,手術后的性腺功能恢復率低,而且還有促使良性腫瘤轉為惡性腫瘤可能。

21 相關藥品

多巴胺、溴隱亭、氯氮平、司可巴比妥、巴比妥、纖溶酶、睪酮、氯丙嗪、去甲腎上腺素腎上腺素、氧、甲氧氯普胺、維拉帕米、左旋多巴、組胺、喹高利特、卡麥角林、干擾素

22 相關檢查

雌激素、生長激素、胃泌素、漿細胞、孕酮、纖溶酶、纖溶酶原、胰島素、睪酮、維生素B6、干擾素

閉經溢乳綜合征相關藥物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疾病
詞條閉經溢乳綜合征ababab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20/10/24 14:14:03 | #0
    歡迎您對閉經溢乳綜合征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 13:54:57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