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苯丙酮尿癥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1 拼音

běn bǐng tóng niào zhèng

2 英文參考

phenylketonuria

3 概述

苯丙酮尿癥(phenylketonuria,PKU)或稱苯丙氨酸羥化酶缺乏癥(phenylalanine hydroxylase deficiency)是由于肝臟苯丙氨酸羥化酶(phenylalanine hydroxylase,PAH)缺乏或活性減低而導致苯丙氨酸代謝障礙的一種遺傳性疾病

PKU是氨基酸代謝性疾病最常見的類型,全球發病率約1/1.5萬,隨民族和地區而不同。與其他氨基酸尿癥不同,該病有特殊的歷史意義。自1934年Folling發現本病以來,一直被作為氨基酸尿癥的經典實例說明醫學遺傳學的3個基本原則:①具有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特征;②證實Garrod基因作用的主要原理,遺傳因素決定化學反應及個體生物化學差異;③PKU是以高苯丙氨酸血癥(hyperphenylalaninemia)為表現型的疾病,只有當等位基因表達于高水平左旋苯丙氨酸(L-phenylalanine)環境時才能發病。因此,最終表現型是血統與營養(nature and nutrition)或基因與環境相結合的產物。

苯丙酮尿癥臨床表現不均一,主要臨床特征為智力低下精神神經癥狀、濕疹皮膚抓痕征及色素脫失和鼠氣味等,腦電圖異常。多在兒童及青少年中發病。特點是患者尿中可排泄大量的苯丙酮酸。如果能得到早期診斷和早期治療,則前述臨床表現可不發生智力正常,腦電圖異常也可得到恢復。

4 疾病名稱

苯丙酮尿癥

5 英文名稱

phenyl ketonuria

6 縮寫

PKU

7 苯丙酮尿癥的別名

phenylalanine hydroxylase deficiency;苯丙氨酸羥化酶缺乏癥;苯酮尿癥

8 分類

神經內科 > 糖原貯積病氨基酸代謝病

代謝科 > 代謝性疾病

9 ICD

E70.1

10 流行病學

苯丙酮尿癥為一種典型的隱性遺傳疾病,多在兒童及青少年中發病,全球發病率約1/1.5萬,隨民族和地區而不同。北京大學醫學院報告(1985)我國新生兒PKU的發病率為1/1.6萬活嬰,絕大多數為典型PKU,僅約1%為四氫蝶呤缺乏性PKU,PKU突變基因攜帶者的頻率為1/65。

11 病因

隨著年齡的增大,攝入的苯丙氨酸用于合成蛋白的量逐漸減少。出生以后,每天攝入的苯丙氨酸約為0.5g,兒童和成人增加到4g。其中較大部分被氧化成酪氨酸,這一過程主要依賴于苯丙氨酸羥化酶(PAH),但也需要輔因子參與。如果這一氧化過程發生障礙,則有苯丙氨酸在體內堆積,在此情況下,苯丙氨酸則通過其他途徑進行代謝而產生苯丙酮酸有害物質。苯丙酮尿(PKU)就是因為PAH活性減低或缺如而引起的一種遺傳性疾病。PAH活性減低還可使酪氨酸受抑而使黑色素生成減少,羥苯丙酮酸酶受抑而使羥苯酮酸在體內堆積。

苯丙酮尿癥為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突變基因位于12號染色體長臂(12q24.1),該基因的微小變異即可引起發病,并非由于基因缺失。系由兩個雜合子的婚配而導致的遺傳性疾病,以近親結婚的子代為多見,患兒同胞約40%患病。由于苯丙氨酸羥化酶(phenylalanine hydroxylase)基因突變,導致肝臟中苯丙氨酸羥化酶缺乏,是本病基本的生化異常。如果發生變異的堿基對不同,引起臨床表現的嚴重程度有很大差異,可表現為典型PKU或輕度高苯丙氨酸血癥。

12 病機

苯丙氨酸(phenylalamine,PA)是一種人體必需氨基酸,它參與構成各種蛋白質成分,但在人體內不能合成。正常情況下,攝入的PA中約有50%左右用于合成各種成分的蛋白質,其余部分在苯丙氨酸羥化酶的作用下變為酪氨酸,再經其他酶的作用轉化為多巴、多巴胺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上腺上腺素及黑色素等。苯丙氨酸羥化酶是復合酶系統,除羥化酶本身外,還包括二氫蝶呤還原酶及輔酶四氫生物蝶呤,任何一種酶缺陷均可引起血苯丙氨酸增高。

當PA羥化酶缺乏時,未參與第一步蛋白質合成的苯丙氨酸在血漿內貯積,并沉積于全身組織包括腦。血中苯丙氨酸超過腎閾而排出,產生苯丙氨基酸尿。

PA的主要途徑(羥化)受阻后,PA的次要代謝途徑則代償性地亢進,使PA轉化為苯丙酮酸、苯乳酸、正羥苯乙酸和苯乙酸的比重逐步增加。正常時這條代謝旁路進行得很少,因此這些代謝產物的含量極少;當PA羥化酶缺乏時,這些代謝產物才達到異常增高的水平,積蓄于組織、血漿和腦脊液中,并大量從尿中排出,產生苯丙酮尿尿癥。

12.1 分類

根據生化缺陷的不同可分為

(1)典型PKU:先天性苯丙氨酸羥化酶缺陷。

(2)持續性高苯丙氨酸血癥:見于苯丙氨酸羥化酶異構酶缺陷或典型苯丙酮尿尿癥雜合子,血苯丙氨酸增高。

(3)一過性輕度高苯丙氨酸血癥:多見于早產兒,是苯丙氨酸羥化酶成熟延遲所致。

(4)苯丙氨酸轉氨酶缺乏:雖然血苯丙氨酸含量增加,但尿中苯丙酮酸及羥苯乙酸可不增高,給予負荷量的苯丙氨酸口服后血酪氨酸也不增加。

(5)二氫蝶呤還原酶缺乏:酶活性完全或部分缺乏,除影響腦發育外可使基底節鈣化。

(6)二氫蝶呤合成缺陷:缺乏甲醇脫水酶或其他多種酶。

典型PKU患兒出生時神經系統正常,由于純合子患兒缺乏神經系統保護措施,神經系統長期暴露于苯丙氨酸而出現癥狀。如母親是純合子,血苯丙氨酸水平很高,患兒是雜合子,在子宮中就可發生中樞神經系統損害,出生時表現為智力障礙。

普通型PKU及某些輕度和嚴重變異型,疾病早期未經治療可出現精神衰退。推測可能為等位基因突變型,表現為高苯丙氨酸血癥(hyperphenylalaninemia),無苯丙酮尿尿癥及神經系統受累。此外,即使少數(約3%)病人控制高苯丙氨酸血癥,也不能預防神經系統病變的進展。

12.2 分子生物學研究

正常人PAH蛋白有折疊,并有鐵結合位點。鐵結合位點結構保持與位于與活性位點相關的3D結構中的第349位的絲氨酸有關,這個位點的絲氨酸與PAH結構的穩定性聚合和PAH的催化性質也具重要性。Fusetti等測定了人PAH(殘基118~452)的結晶結構,發現此酶與組成催化和四聚體化區的每個單聚體以四聚體結晶出現。在四聚體化區的特性是存在與其他單聚體相互作用的交換臂,因而形成一反平行的盤旋卷,而且明顯的不對稱,這是由于在導致盤旋卷螺旋的螯合區有兩個交替構形所引起。最常見的PAH突變中的某些突變即發生于催化區和四聚體區的交界處。

不同的PAH基因的突變使PAH活性受影響的程度不同,對PAH結構的影響也不一樣。Camez等用不同的表達系統揭示PAH突變:Leu348Val、Ser349Leu、Val388Met引起PAH蛋白有折疊缺陷。將突變的PAH蛋白在大腸埃希桿菌中表達顯示比野生型PAH蛋白有對熱不穩定,降解的時間過程也不相同。Bjorgo等研究了PAH7種錯義點突變,即R252G/Q、L255V/S、A259V/T及R270S。另外還有一種突變為G272X。當將這些突變的PAH蛋白與麥芽糖酶以融合蛋白形式共同表達于大腸埃希桿菌中,證明人PAH蛋白折疊和聚合為同種四聚體/二聚體的能力有缺陷,大多數回收為無活性聚集型。R252Q和R252G回收到具有催化活性的四聚體和二聚體,R252G回收到一些二聚體。前述3種突變使PAH活性分別只有野生型活性的20%、44%和4.4%。當在體外以耦聯的轉錄-翻譯系統表達時,所有突變的PAH均回收到具有低同種特異性活性的非磷酸化和磷酸化型的混合物。所有這些PAH基因突變所表達的變異的人PAH蛋白在寡聚化方面均有缺陷,在體外實驗對限制性蛋白溶解敏感性增加,在細胞中的穩定性減低,催化活性也有不同程度的減低。所有前述作用看來是由于單聚體結構紊亂的結果。根據人PAH催化區的晶體結構,突變對折疊和單聚體寡聚體化的影響提供一種解析。

以上是一些肝PAH基因突變所引起的PAH蛋白結構和活性變異的相關性。99%的高苯丙氨酸血癥或PKU都是由于PAH基因突變引起,只有1%是由于輔因子生物合成再生有障礙所致。PAH基因突變可累及外顯子內含子,可為錯義突變無義突變。突變類型有點突變、插入或缺失、提前停止編碼、剪接和多態性。突變的基因型有純合子、雜合子和復合性雜合子。Scriver等于1996年綜述了PAH基因突變,在全世界26個國家,81位研究者分析了3986突變的染色體,確定了243種不同的突變。到1999年3月Zekanowski等在論文中指出:世界上PAH基因突變已達350種以上。該作者研究了編碼PAH酶調節區:部分的外顯子3突變可引起經典的PKU、輕度的PKU和輕度的高苯丙氨酸血癥,后者的突變常位于71~94位的氨基酸殘基。汪寧指出到1998年4月止全世界PAH基因突變已增加到390種。在我國1996年徐陵亭等報道已確定PAH基因突變有20多種,約占PAH突變基因的80%。大多數學者認為PAH突變的基因型與表型之間有相關,只少數病人例外。Guldberg等人認為:部分病人PAH突變的基因型與表型之間的不一致可能是由于用以檢查突變的方法或者由于表型分類不同所致。

不同的國家和地區PKU患者PAH基因突變有所不同,我國北方和南方人群PAH基因突變類型分布也不一致。土耳其祖先病人的亞組中最常見突變為IVS1O-11 G→A(占分析的等位基因的38%);羅馬尼亞PKU病人中PAH基因突變以Arg408Trp居多(占等位基因47.72%),Lys363fsdelG(13.63%)和Phe225Thr占6.81%,3種突變占突變等位基因的70%;在捷克PKU病人中Arg408Trp突變占54.9%。對各地區人群PAH基因突變類型的分布的不同可能反映PAH基因突變有多種機制,包括拓荒者作用(founder effect)、遺傳漂流(genetic drift)、過度互換性(hypermutability)和選擇(selection)。

以上是肝臟PAH基因結構、性質和突變及突變所引起的PAH蛋白的異常。PAH蛋白除了在肝臟細胞中表達外,在非肝臟組織中也有表達,包括腎臟胰腺和腦。腎臟中PAH一級結構與肝臟中的一致,只是其調節不同于肝臟中的PAH,但在機體苯丙氨酸平衡中,腎臟的PAH可能起作用。

除了肝PAH活性缺如或降低可引起PKU外,還有PAH的輔因子發生變化也可引起。參與PAH作用的主要輔因子有5,6,7,8-四氫生物蝶呤(5,6,7,8-tetrahydrobiopterin),此物質為苯丙氨酸、酪氨酸和色氨酸羥化必須的輔因子。負責編碼此物質的基因為6-丙酮酰四氫蝶呤合酶(6-pyruvoyltetrahydropterin)合成酶(PTPS)基因。如果這種酶基因發生突變,則PTP缺乏,PAH活性即使正常,也可引起PKU。另一種可引起PKU的酶是二氫蝶呤還原酶。據此,PKU的發病牽涉到至少3種酶基因,其中一個基因發生突變即可引起PAH活性缺如或減低,從而引起PKU。

12.3 腦部病理改變

表現為非特異性變化,通常以白質改變為明顯。大致可有下列數種情況。

(1)腦成熟障礙。胎兒妊娠后期即開始有腦發育異常,腦的白質、灰質分層不清楚。白質中有異位灰質出現。

(2)髓鞘生成障礙。以視束,皮質脊髓束、皮質-腦橋-小腦纖維的髓鞘形成不全為最明顯。

(3)灰質和白質囊樣變性;此外,還有腦的黑質、藍斑部的色素消失,腦重量減輕等變化。

13 苯丙酮尿癥的臨床表現

苯丙酮尿癥是一種遺傳性疾病,故新生兒即有高苯丙氨酸血癥,因未進食,血苯丙氨酸及其有害的代謝產物濃度不高,故出生時無臨床表現。如果對新生兒未作苯丙酮尿癥篩選,隨著喂食的時間延長,血中苯丙氨酸及其代謝產物逐漸升高,臨床癥狀才漸漸表現出來。

1.典型PKU病例出生時多表現正常,在1~6個月后嬰兒逐步出現智商IQ)降低,并出現易激惹,嘔吐,過度活動或焦躁不安,有些嬰兒出現濕疹。身體或衣服可聞到特殊的氣味,如霉味或“鼠味”,是該病患兒的特征性表現。智力低下是本病最常見的癥狀,約90%以上的患兒可有中至重度智力低下,6個月以后IQ迅速下降,至1歲時降至50;3歲時降到40左右; 5~6歲時測定IQ評分通常<20,偶爾為20~50,很少>50。

2.患兒1歲后運動發育也明顯落后,語言障礙最突出,可有步態笨拙、雙手細震顫、協調障礙、姿勢怪異及重復性手指作態等。行為異常表現為多動、易激惹、激越行為和情緒不穩等,見于約60%以上的患兒。

3.癲癇發作是本病的又一特征,常在1歲左右發病,約25%的嚴重智力遲鈍患兒可有癲癇發作。臨床表現最常見為屈肌痙攣(flexor spasm),其次為失神性發作和全面性強直-陣攣性發作,也可見嬰兒痙攣癥。隨年齡長大,嬰兒痙攣發作減少,轉變為小發作或大發作。

4.神經系統體格檢查異常發現不多,1/3患兒正常;1/3有輕微多動、震顫、腱反射亢進、踝陣攣等;錐體束征較常見;不自主運動扭轉痙攣、手足徐動、肌張力障礙等以及明顯小腦性共濟失調有過報道,但很少見。嚴重者可出現腦性癱瘓

5.一般體態、生長發育多數正常;90%的患兒有黑色素缺乏,皮膚特別白,但又不是白化病,頭發淡黃或棕色,虹膜色素淡呈棕黃色,白種人呈藍色。此外,小孩的前牙稀疏、駢指、脊柱裂等亦可常見。

6.腦電圖檢查80%可見異常。CT可見腦萎縮

苯丙酮尿尿癥的癥狀和體征除智能低下外大部分是可逆的。當PA濃度控制后癥狀可以消失,癲癇可以控制,腦電圖異常可以恢復,毛發色素可以加深,身體氣味可以消失。

14 苯丙酮尿癥的并發癥

約2/3的患兒有輕度小顱畸形,眼底正常,無內臟腫大或骨骼異常。

15 實驗室檢查

15.1 尿苯丙酮酸試驗

由于患兒尿中排出苯丙酮酸增多,可作定性試驗。方法有:

(1)三氯化鐵試驗:將5%三氯化鐵滴入5ml尿中立即出現綠色反應則為陽性。新生兒尚未喂食,此試驗呈陰性楓糖尿病者尿也可呈陽性,故此試驗特異性較差。

(2)2,4-硝基苯肼試驗:如果產生黃色混濁沉淀則為陽性。

15.2 血苯丙氨酸測定

正常人血中苯丙氨酸為60~180μmol/L,PKU患者可高達600~3600μmol/L。如果以258μmol/L為正常人與PKU病人的分界點,則有高達4%的假陽性。用色層析法則在生后幾天的新生兒中可出現假陰性MS/MS法可減少假陽性率,此方法可同時測定血苯丙氨酸和酪氨酸,并可計算苯丙氨酸/酷氨酸比值。如果以比值2.5為正常兒童與患PKU者的分界點,則可將假陽性減少到1%。故目前多用此方法來篩選新生兒苯丙酮尿尿癥。此方法還可用來篩選半乳糖血癥、楓糖尿病、同型胱氨酸尿尿癥和先天性甲狀腺功能減低癥,一次檢查可以篩選多種先天性疾病。

16 輔助檢查

16.1 腦電圖(EEG)

主要是棘慢波,偶見高波幅節律紊亂。EEG隨訪研究顯示,隨年齡增長,EEG異常表現逐漸增多,至12歲后EEG異常才逐漸減少。

16.2 產前檢查

由于絨毛及羊水細胞測不出苯丙氨酸羥化酶活性,所以產前診斷問題長期不能解決。目前我國已鑒定出25種中國人PKU致病基因突變型,約占我國苯丙氨酸羥化酶突變基因的80%,已成功用于PKU患者家系突變檢測和產前診斷。

16.3 X線檢查

可見小頭畸形,CT和MRI可發現彌漫性腦皮質萎縮等非特異性改變。

17 診斷

本病診斷應強調早期診斷,以便得到早期治療,以避免智力發育障礙。要得到早期診斷必須在新生兒中進行苯丙酮尿癥的篩查。乳兒期以后出現精神發育遲緩,智商降低,頭發紅棕色,皮膚色白,伴或不伴抽搐發作者,應考慮本病之可能。可作尿中苯丙酮酸測定(三氯化鐵試驗)和血漿苯丙氨酸在200mg/L以上者當可確診。尿液三氯化鐵試驗可能出現假陽性的結果,因為酪氨酸病,楓糖漿尿病和吩噻嗪藥物類的尿液均可出現三氯化鐵的綠色反應,此時可作2,4-二硝基苯肼試驗鑒定之。

17.1 篩查方法

國際上公認的常規篩查方法為Guthrie 發現的細菌抑制法。國內已有PKU 篩查試劑盒供應。此方法是根據患兒血對培養的變異性枯草桿菌生長帶的大小來估計血中苯丙氨酸的水平。如果估計的血苯丙氨酸的水平在0.24mmol/L 則為陽性。此方法可用于出生后3~5 天的嬰兒。對有家族史的新生兒更應進行新生兒期篩查。

17.2 苯丙氨酸負荷試驗

此試驗可以直接了解PAH 的活性。負荷劑量為口服苯丙氨酸0.1g/kg,連服3 天。經典的PKU 患兒血中苯丙氨酸水平在1.22mmol/L以上,輕型者則常在1.22mmol/L 以下,后一種結果提示這些患兒可能是無PKU的高苯丙氨酸血癥。

17.3 病因診斷

引起苯丙酮尿癥的基因是PAH 基因,病因診斷就是檢測PAH基因突變。PAH 基因突變的檢測不僅可以對患者做出病因診斷,而且對胎兒可做出產前診斷。基因型與表型之間在大多數病人中存在相關性。不同的突變類型對PAH 活性的影響程度也不相同,因此檢測PAH 基因突變對判定預后和指導治療也有指導意義。

檢測PAH 基因的突變方法很多,但多以多聚酶鏈式反應(PCR)再聯合后述檢測方法中的1 種或2 種,包括單鏈構形多態性(SSCP)、限切酶片段長度多態性(RFLP)、變性梯度凝膠電泳(DGGE)、DNA 直接測序、突變位點特異性寡核苷酸探針(ASO)、PCR-聚丙烯胺凝膠電泳-銀染色、雙脫氧指紋法、擴增不應性突變系(anplification refractory mutation system,ARMS)、酶錯配裂解方法等。可以分析擴增的DNA,也可對RNA 進行SSCP 分析。分析標本用周圍血淋巴細胞,產前診斷可分析極體(配子產物)。分析極體和ASO 可作產前診斷,對已知突變位點的PAH 基因也可用ASO 方法檢查。我國最常見的PAH 基因突變有5 種:R243Q、Y204C、V399V、Y356X、R413P,此5 種PAH 基因突變占56.7%。在突變中以點突變最常見,占突變類型中的77.4%。

18 鑒別診斷

需與其他病因(如脂類沉積病、圍生期疾病)導致的精神發育遲緩,癲癇發作、震顫、肌張力增高、共濟失調、腱反射亢進及腦性癱瘓相鑒別。

19 苯丙酮尿癥的治療

PKU 癥是遺傳性疾病,PAH 基因突變是無法根治的。但可避免高苯丙氨酸血癥所帶來的嚴重后果(即對大腦的損害)。治療目的在于減少體液中苯丙氨酸及代謝產物含量,防止或減輕腦損害。

1.典型PKU的治療關鍵是控制飲食中苯丙氨酸(PA)的含量,采取低苯丙氨酸飲食,嬰兒期可用人工合成低苯丙氨酸奶粉喂養,國內也有出品,既能滿足機體代謝和生長發育的最低需要,又不會使血中 PA含量過高造成腦損傷。人的大腦發育在出生后頭1 年(特別是頭半年)是最重要的時期,故飲食治療應從新生兒開始,如生后6個月才開始療效差,4~5歲開始因神經系統發育已基本完成而無效(Holtzman etal,1986)。如控制患兒飲食中PA,血PA含量維持在0.18~0.92mmol/L(5~10mg/dl)療效可能較理想,可提高智力發育。然而,斷奶后再維持低苯丙氨酸飲食并非容易,因動植物蛋白中PA含量均可達0.18~0.31mmol/L,必須嚴格限制蛋白質飲食,還要充分滿足熱卡、脂肪維生素礦物質等需求,需要營養醫師制定食譜,進行嚴密隨訪。特殊膳食的口味很差,許多患兒難于接受。文獻報告飲食控制愈好,IQ發育愈高。如兒童期中斷飲食治療,可再次出現精神運動發育遲滯,IQ下降;恢復飲食治療,仍可望獲得一定療效。國內許多病例是在嬰兒后期或兒童期已發生腦損傷時才確診,此時采取飲食治療雖不能改善智商,但對控制癇性發作及改善發育遲滯、皮膚濕疹、皮膚及毛發色素減退硬皮癥精液減少和生殖功能缺陷等仍有裨益。

目前,飲食治療的期限仍有爭論。多數患兒6歲后可不必嚴格限制膳食,但苯丙氨酸攝入仍在限制之列。有苯丙氨酸血癥而無PKU的兒童無必要飲食治療。也有學者認為,飲食治療應持續至青春期后以至終生。對飲食治療的副作用,如生長落后、短身材、低體重低血糖、低蛋白血癥及骨齡延遲等必須有充分預料。因PA是人體必需氨基酸,完全缺乏可能導致嚴重后果,如嗜睡貧血厭食腹瀉和皮疹,甚至死亡。

在限制苯丙氨酸攝入的飲食治療過程中,應密切觀察患兒的生長發育、營養狀況及血中苯丙氨酸水平及副作用。副作用主要是其他營養缺乏,可出現腹瀉、貧血(大細胞性)、低血糖、低蛋白血癥和煙酸缺乏樣皮疹等。

2.少數患兒是PKU變異型,限制PA飲食不能阻止神經系統受累,有些這類患兒早在新生兒早期即有肌張力障礙性錐體外系肌強直,稱僵嬰綜合征(stiff-baby syndrome),用生蝶呤(生物蝶呤)可能有效,因這類患兒肝臟苯丙氨酸羥化酶水平正常,該酶缺乏是由于四氫生物蝶呤活性協同因子合成障礙,可因二氫蝶呤降解酶缺乏或生蝶呤(生物蝶呤)合成減少所致;尿中兒茶酚胺代謝物5-羥色胺減少,限制飲食PA無效,對這些病例的治療主要通過補充神經遞質前體左旋多巴(L-dopa)和5-羥色氨酸(5-hydroxytryptophan)加以糾正。

20 預后

苯丙酮尿癥的預后取決于PAH活性減低的程度和是否能早期診斷和早期治療。輕度PAH活性減低者,可能只有輕度高苯丙氨酸血癥,智力不受損害,能夠得到早期診斷和早期治療者預后良好。

21 苯丙酮尿癥的預防

遺傳病治療困難,療效不滿意,預防顯得更為重要。預防措施包括避免近親結婚,推行遺傳咨詢、攜帶者基因檢測及產前診斷和選擇性人工流產等,防止患兒出生。患PKU 癥婦女在懷孕前和懷孕過程中也應采用飲食治療,使血中苯丙氨酸降低到允許水平0.6mmol/L,否則對胎兒帶來嚴重后果。一般而言,對胎兒安全的母親血中苯丙氨酸水平在0.24~0.36mmol/L(4~6mg)。如果患有PKU 的妊娠母親高苯丙氨酸血癥得到控制,前述對胎兒的不良的嚴重影響將可完全避免。

提倡母乳喂養。盡早發現苯丙酮尿尿癥攜帶者和普及三氯化鐵尿布,使已致病嬰兒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是預防智能低下的重要辦法。

22 相關藥品

氧、多巴胺、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麥芽、胱氨酸、左旋多巴

23 相關檢查

丙氨酸、絲氨酸、色氨酸、胱氨酸、兒茶酚胺、5-羥色胺

治療苯丙酮尿癥的中成藥


苯丙酮尿癥相關藥物


相關文獻

開放分類:神經內科疾病糖原貯積病和氨基酸代謝病代謝性疾病代謝科
詞條苯丙酮尿癥banlang创建
參與評價: ()

相關條目:

參與討論
  • 評論總管
    2019/6/19 9:02:57 | #0
    歡迎您對苯丙酮尿癥進行討論。您發表的觀點可以包括咨詢、探討、質疑、材料補充等學術性的內容。
    我們不歡迎的內容包括政治話題、廣告、垃圾鏈接等。請您參與討論時遵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
抱歉,功能升級中,暫停討論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本頁最后修訂于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13:19:41 (GMT+08:00)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