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看病最慢的醫生王丕琳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她被稱為“看病最慢的醫生”,病人都說“等多久都值”。她潛心研究醫療服務的藝術,倡導朋友式醫患關系,用一顆仁心溫暖了無數患者。她所在的科室連續7年做到“醫療服務零投訴”,被評為醫院優質護理“星級病房”。她,就是北京天壇醫院乳腺科主任王丕琳。

堅守原則的大夫

乳腺科是天壇醫院最小的科室,只有4名醫生,但它的名氣卻并不比神經外科小。王丕琳每周看兩個上午的門診,其他時間幾乎都在手術室和病房。去年,她共做了560臺手術。

按照規定,每次門診她只掛20個號,但由于病人太多,她總要加到40多個號。然而,無論有多少病人,她給每個病人的時間都是5—10分鐘。因此,她被稱為“看病最慢的醫生”。

剛開始,有的病人因為等候時間太長,常常抱怨,甚至說她“沒本事”。但是,當他們親自體驗了王丕琳的看病過程,就再也不抱怨了,反而說“等多久都值”。為此,王丕琳每次門診都要到下午一兩點鐘,連飯也顧不上吃,就又上了手術臺。

王丕琳看病有個原則,不摸病人不開單。很多乳腺病人一進診室,就要求做CT檢查。而她總是先摸病人,再決定是否做檢查。對于不需要做檢查的病人,她就告訴患者:“你根本不需要做檢查。濫做射線檢查,反而容易致癌,省下錢去旅游多好啊。”

不該做的檢查堅決不做,不該開的藥堅決不開,這是王丕琳堅守的底線。有的病人說:“我不怕花錢,你給我用最貴的藥吧。”王丕琳解釋說:“最貴的藥未必是最好的,最合適你的藥才是最好的。我知道你有錢,但誰掙錢也不容易,不能浪費啊。”

王丕琳還有一個原則,不收患者的“紅包”。手術前,很多患者總是習慣地給她塞“紅包”,說是“表示感謝”。王丕琳就告訴患者:“我還沒為你服務呢,你感謝我什么呢?你這是對我不信任。我做人是有原則的,你別讓我為難。我們是一生一世的朋友,朋友相處還需要錢嗎?”聽了她的話,患者就不再堅持了。

醫患溝通的藝術

乳房是女性的第二張臉。乳腺疾病患者除了承受疾病痛苦外,還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為此,王丕琳創造了全程心理干預的治療模式。

王丕琳制定了醫患溝通的細則:入院當天給予支持治療;確診后溝通制定治療計劃;手術前進行放松訓練;術后安慰鼓勵;換藥過程中營造輕松氣氛;化療前進行脫發心理預處理;出院時對患者的飲食、生活鍛煉及佩戴義乳等進行指導等。

對于女人來說,患上乳腺癌,猶如突遭刀霜劍雨,陡然間會擄去女性的許多美麗,這會讓無數患者陡增恐懼、茫然、無助、自卑和恥辱,許多人躲避著,甚至選擇放棄。

面對如上特點的患者,王丕琳和她的團隊把醫患關系改為醫友關系,改叫患者名字為“咱們、病友、咱家”,變單純施治為“愛傷治療”,還有嚴守病人隱私,換藥、體檢不能有他人在場……

愛心關懷與優質服務緊密結合,成為“醫友式”的核心。面對病友都會遇到病情危重、心境惡劣、經費拮據三重困境,王丕琳采用一條綠色通道,這是一條溫馨協力、富于支持、通達寬闊的綠色通道。

王丕琳可以不用藥或少用藥卻會用心跟病人溝通,進行心理疏導,一次次幫助姐妹渡過“苦海”……

對于乳腺癌患者,醫生如何告知病情是一門藝術。王丕琳運用心理學中的脫敏治療法,巧妙地解決了這一難題。當患者來就診時,往往已經預感到情況不好。王丕琳總是先告訴患者:“你長了一個東西,但究竟是什么,還需要進一步觀察。先做個穿刺,才能知道究竟好不好。”等到穿刺結果出來后,證實是乳腺癌,王丕琳就會特別慎重。她讓患者把家人都叫來,在一個安靜的環境里,和醫生護士一起談病情。她先把檢查單交給患者,讓她自己看結論,等患者有了心理緩沖后,她再鄭重地陳述病情。在醫護人員和親人的陪伴下,患者往往就不會感到孤獨無助,也不會有過激情緒。然后,她再拿出治療方案,和患者及家屬商量。

王丕琳特別善于安撫患者。有一次,她進行夜查房時,一位乳腺癌患者拉住她的手不停地哭,原來明天要化療了,她害怕脫發、惡心嘔吐。王丕琳和患者溝通之后,告訴護士明天等她來了再輸液,但不要告訴患者是化療藥。第二天一早,王丕琳來到病房,坐在床邊和患者聊起家常。乘她們聊得開心之際,護士悄悄把化療藥輸上了。半個小時后,輸液結束。王丕琳說:“你的化療藥已經輸完了,我也要上手術了,有感覺嗎?”患者吃驚地說:“太好了,一點感覺也沒有啊。”

一生一世的朋友

在乳腺癌患者中,很多人家庭經濟困難,難以承受高額的醫療費用。為此,王丕琳總是想方設法降低費用,盡量不讓患者放棄治療。

一些醫藥代表來推銷藥品。她問:“這個藥有什么特點?”對方回答:“價格貴,提成高。”她立刻就搖頭。對方不解地問:“你難道喜歡便宜的?”她說:“當然了。患者都是我的朋友,朋友來了,肯定不能用最貴的。”

2008年10月,來自內蒙古的曾女士因患乳腺癌住進醫院。她家庭貧困,身上只帶了幾千元錢。丈夫悄悄告訴護士,他們不想治了,次日就出院了。回到家鄉后,曾女士給王丕琳打來電話,希望她救救自己。為此,王丕琳親自給曾女士的丈夫打電話,說:“你們是一家人,不治病最受損失的是你,將來兒子也會恨你,你忍心嗎?快過來,我們一起想辦法。”于是,丈夫借了1萬元,又帶著曾女士重返病房。王丕琳精打細算,處處給她省錢。同時,她還向中國防治乳腺癌基金會遞交了救助申請,獲得了1.3萬元善款。最終,曾女士完成了6期化療,總費用不到3萬元。如今,這個三口之家生活得很幸福。最近,在曾女士來京復查時,她的丈夫給王丕琳帶了一袋山核桃,并慚愧地說:“在妻子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逃避了,是您救了我們全家!”

王丕琳的真情贏得了無數患者和家屬的感激。打開她的書柜,那一件件病友贈送的實物,無聲地道出了濃濃的醫患情:河北張大娘親手縫制的繡花鞋墊;莉莉編織的五彩平安結;朱大姐親手制作的絹花……“這些都鞭策著我要更用心去呵護乳腺癌姐妹。”王丕琳說。

王丕琳曾做過一次問卷調查,發現乳腺癌病人有三怕:怕死,怕復發,怕到醫院。

于是,她在科室內制定了醫患溝通細則:入院當天給予鼓勵支持;確診后共同制定治療計劃;手術前進行放松訓練;術后安慰鼓勵;換藥過程中營造輕松氣氛;化療前進行脫發心理預處理;出院對患者飲食、生活、鍛煉及佩戴義乳等進行指導等。

在王丕琳看來,乳腺癌患者最大的心理問題跟該病的特點分不開,病人可以活得很長,這樣一來,對于復發的擔心就會無休止地伴隨著病人,小火慢烤似的煎熬著。“不讓患者擔心復發,就得幫助她們戰勝對乳腺癌的恐懼。”

對于恐懼不能自拔的病人,王丕琳認為,最好辦法就是舉出比她嚴重的病人的例子,來說明這樣的擔憂沒有必要。2006年,王丕琳在天壇醫院創辦了“汝康沙龍”,為病友們營造了團體抗癌的氛圍。病友可以互相心理支撐,可以分享彼此的經驗,通過心理康復知識講座,心理游戲、心理劇表演,主題辯論、醫患互動討論,優秀病友抗癌經驗交流分享,病友才藝展示,更多的病友在姐妹般的溝通、互動、分享中消除了孤獨情緒,并獲得來自其他病友的情感支持。“這可以增強戰勝疾病的信心!”。王丕琳說。

這個以身心康復為目標的團體,目前已擁有會員八百余人。作為沙龍的負責人,王丕琳自己動手寫劇本,在每年舉辦多次活動中,她創作的《成立慶典》、《擁抱春天》、《多彩人生》等多部生活情景劇,支持和鼓勵著乳癌姐妹們快樂地走在抗癌路上。

(綜合《人民日報》(2011年02月01日  06 版)“看病最慢的醫生——記北京天壇醫院乳腺科主任王丕琳”與新華網“王丕琳:攜手乳癌姐妹們快樂地走在抗癌路上” )

新聞日期:2011年02月01日

本文知識點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