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榜

基因篩選“無癌”嬰兒誕生

廣告
廣告
醫學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網上藥品郵購信息!

 據人民網消息 英國第一個不具癌癥基因的女嬰于2009年1月9日在倫敦誕生,英國媒體稱她為“無癌寶寶”。對于基因醫學來說,“無癌寶寶”的誕生,是一項劃時代的里程碑,但同時也引發了有關倫理方面的爭議。

致癌基因

英國女子海倫一生的大多數時間,都是在癌癥和死亡的陰影下度過的。

海倫如今24歲。在她12歲那年,她的母親先后患上了乳腺癌卵巢癌,隨后去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過去的歲月里,她母親家族中,連續三代都有女性被乳腺癌殺死。

為海倫一家帶來噩運的是一種基因發生變異。這種被稱為BRCA1的基因,和另一種BRCA2基因,都是人體內的腫瘤抑制基因,它們的作用是維持基因組穩定,防止細胞組織不受控制地瘋長。

遺憾的是,在有些人的體內,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了。變異型的兩種基因失去了抑制腫瘤功能,因此,攜帶這種變異型基因的女性,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風險將提高3~7倍,而她們的后代也有可能將這個基因遺傳下來。

事實上,海倫一家并不孤單。一份統計顯示,在英國,每年有4萬多人患上乳腺癌,其中5%~10%,是因為攜帶了發生變異的BRCA1或BRCA2基因。

結婚后不久,海倫就獲悉,自己也遺傳了變異后的BRCA1基因。她開始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患上乳腺癌,“并有可能把致癌基因遺傳給我的孩子”。

她決定改變繼承自家族的命運。兩年前,海倫來到倫敦大學學院附屬醫院尋求幫助。在這里,她和丈夫遇到了另一對同病相憐的小夫妻。

這對夫婦希望隱去姓名。當時剛28歲的丈夫,也有著與海倫家相似的遭遇。他的外祖母、母親、姨媽、姐姐和一個表妹,先后患上了乳腺癌。

在親身經歷了姐姐發病時的痛苦后,他們同樣擔心,如果不做點兒什么,懷孕后的孩子,也得從父親身上將這種可怕的命運遺傳下去。

“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遇到許多坎坷,我不能為他們來預測。但對這一個,我們是確知的,我們覺得有責任做點什么。”他們面對記者,表白心跡。

基因篩選育出“無癌寶寶”

倫敦大學學院附屬醫院接受了他們的求助。而這兩個家庭的希望,維系在一種被稱作“胚胎植入診斷技術”的醫學手段上。從保羅·瑟哈爾醫生接待兩對夫婦的那天起,一場基因層面上的競爭就注定要發生了。

實驗于2008年5月開始進行,在此之前,通過藥物作用,醫生從海倫的身體里取得多個卵泡。給馬修取精前,保羅對夫婦倆進行一番嚴肅的談話。他說:“胚胎植入前診斷,在普通人理解看來,就是選擇好的基因,剔除不好的。但是從醫學操作來看,它是一個極為復雜又極具風險的過程。首先我不確定是否能從馬修的精子當中找到不含BRCA-1的精胚;其次,不確定試管授精能否成功;此外,在植入子宮后,受精胚胎還要經受各種考驗,目前試管嬰兒成功率最高也不過是70%,也就是說,在你們得到一個健康的寶寶前,我們還有許多障礙需要逾越。”

保羅用海倫的16個卵泡和從馬修身上取出的最富活力的精子,按照一定量標準分配到16支試管。這只是PGD技術的初級步驟,跟普通試管嬰兒技術相比,它最關鍵最精細的步驟,是受精成功的第三天,受精卵僅僅只發育8個細胞的時候,對它們進行基因篩選測定。受精卵產生得越多,篩選的范圍就越大,找到不含BRCA-1基因的受精卵可能性才會越大,這取決于馬修的精子在試管里面能不能跟海倫的卵子做最大數目的結合。

第二天,出現了讓人震驚的結果:卵泡與精子的結合率達70%多,而平時這一比率通常為60%,這真是愛的奇跡。但保羅告訴馬修夫婦,現在還不是笑的時候,這11個受精卵中是否能找到不含BRCA-1的受精卵,要等它們發育三天后才能確定。這才是他們獲得健康寶寶的關鍵。

三天后,一臉神秘的保羅走出來伸出胳膊給了馬修一個大擁抱,宣布:“11個兄弟姐妹在剔除了6個BRCA-1和1個染色體異常的受精卵后,還剩下4個活力十足的小家伙!”

馬修聞言興奮地回身抱住妻子,卻驚異地看到海倫臉上全是悲戚,她說:“親愛的,11個都是我們的孩子,如果沒有基因篩選,他們都有權利活下去。我很難受!”

馬修的神情也暗淡下來,是啊,盡管只有三天,但那畢竟是有了生命的受精卵,他們本來有機會長大成人的,即便是帶有BRCA-1,他們仍然有20%到50%的健康到老的希望。

植入手術馬上就要開始,為了確保成功,四個受精卵不能一起植入,他們還得從中挑出兩個發育最好的先植入,剩下的要冷凍起來備用。幸運的話,他們可以得到一對雙胞胎,而最壞的結果是,四個受精卵都不能存活。

2008年6月5日,兩個受精卵進入海倫的子宮,保羅說,從頭到尾他都謹守法律規定,所以不知道這兩個受精卵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們繼承了海倫的黑發還是馬修的金發。唯一確保的是,他們不再帶有致癌基因。

無癌女嬰引爆倫理激辯

新生命沖淡了海倫心里的陰霾,但高興沒幾天,她突然覺得身體不適,經過一系列檢查,保羅無奈地宣布,有一個受精卵著床失敗,現在要做的是,全面保護另一個,為此海倫必須在醫生監控下,一動不動地在床上躺上半個月。

又一個孩子沒了,馬修貼到海倫的肚子上說:“我的天使,你是10個兄弟姐妹的代表,他們將生的希望讓給你,你一定要堅強地活下來!”保羅很感動,自從跟馬修打交道以來,發現他做出過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用科學的眼光來看,他的行為很可笑,可是以愛的眼光看,卻讓人敬重。

馬修的努力,成功地安撫了妻子,15天過去,海倫再無流產跡象,而超聲監測出一個清晰有力的心跳聲。

危機過去了,海倫的肚子一天天長大,馬修興奮地跑到墓地里,向逝去的各位親人宣布:“我要當父親了,這個孩子有家族血統,卻永遠不會得癌癥。”

2009年1月9日早晨,海倫開始陣痛,10個小時后,一個新的生命呱呱墜地,這是個女嬰,她有著黑色的頭發,雪白的皮膚,既像海倫又像馬修。夫妻倆熱淚滾滾。尤其是馬修,他深情地呼喚著“Angle(天使),Angle!”

至此,愛心和科技共同制造了一個完美的答案。按說,這個叫安琪的女嬰從此可以快樂成長,而從她開始,英國會有更多的攜帶BRCA-1基因的人,可以通過PGD技術獲得健康的后代。可是事情并沒有朝這個方向發展,隨著Angle降生,英國掀起了一場空前的輿論風暴。

事情由保羅宣布“世界第一個經過癌癥基因篩選的無癌嬰兒誕生”開始,隨后媒體爭先報道了實驗經過。人們開始對此關注并同時發出質疑。最先發難的是英國“生殖倫理”組織,其負責人塔佛女士說,這不是根除乳腺癌的療法,而是禁止任何有可能罹患乳腺癌的人出生。這一做法篩除掉了有缺陷的嬰兒,是個道德錯誤,誰有權利出生,誰沒有權利出生,不能由某種技術說了算,更不能由某個人說了算。較之消除基因攜帶,找到醫治癌癥的方法才是正道!

持同樣反對態度的還有生命聯盟運動組織,其負責人詹姆士·道森也有家族癌癥史,他說:“這是條危險的道路。今天是因為癌癥,明天就可能是因為智商高低,后天可能會因為想要藍眼睛和金頭發。由此造成的結果是,她不僅不會是天使,反而是打開人類欲望魔盒的惡巫!”

而普通民眾則擔心這會造成新的社會矛盾,做一次PGD診斷,至少要一兩萬英鎊,隨著這類技術進一步發展,當身高、膚色、智商等都可以預先篩選定制的時候,那些望子成龍的富人們,就可以通過這項技術,篩選出最佳基因組合的胚胎,從而生養出比一般人更優秀、健康及長壽的后代。這會加劇現存的不平等和歧視。

從1月9日起,反對者就開始到政府和管理局門口靜坐示威,要求繼續維持百分之百遺傳病才接受篩選的規定,避免亂殺無辜和人類生育道德的滑坡。

可是,另外一些團體和組織卻對Angle的到來,表示極大的歡迎,英國癌癥慈善協會認為,這是人類與乳腺癌作戰的巨大勝利。胚胎檢驗專家布羅德說:“植入前基因診斷”事實上可以預防墮胎,因為有些自然懷孕的胚胎,是在懷孕幾周或幾月之后才被檢驗出有缺陷,這時父母通常選擇墮胎,如果是試管授孕,就沒有這種問題。

而強烈呼吁政府繼續網開一面,讓更多的Angle可以降生的,是那些攜帶有各種癌癥基因的人們。他們在網上發起聯盟,也去示威和靜坐。所以在人類繁殖和胚胎管理局門口,出現了支持者和反對者輪番靜坐的情況。報紙、電臺、電視,針對這事件的爭論,也是一浪蓋過一浪。

僵持不下時,該局主席表態說,國家會禁止任何非醫學目的的基因增強行為,所以包括性別選擇、定制嬰兒、人工進化等違背倫理的現象目前不會發生。但同時她又指出,在今后,人造子宮和人類胚胎相關的實驗將是司空見慣之事,在實驗室里對胚胎中存在的突變做出更正和改善,將會變得易如反掌。因此像“無癌”寶寶這樣的技術與倫理之間的風波絕不會是最后一次。

而抱著女兒回家的馬修,十分的滿足和幸福,他說:“作為普通公民,我也擔心不受約束的科學會將人類引向歧途,但是作為父親,我只想得到一個健康的孩子。我只希望從Angle開始,人類能找到一條真正的優生發展之路。”

這名“無癌寶寶”女嬰是在試管中受孕的。英國《泰晤士報》網站援引嬰兒母親海倫的話說,孩子父親家庭3代中所有女性都患有乳腺癌,患病最早的年僅27歲。如果不消除遺傳性基因,則該胎兒將有50%以上的機會患乳腺癌。她和丈夫去年6月決定進行試管受孕,并在胚胎植入母體前先進行檢驗,以讓后代免于乳腺癌困擾。

倫敦大學學院附屬醫院去年為夫婦兩人檢測了11個胚胎,證實其中5個不含可致乳腺癌的BRCA-1基因,醫生將其中兩個植入孩子母親的子宮內,最后有一個發育成嬰兒。BRCA-1基因和乳癌與卵巢癌的發生有關,根據已知的信息,帶有這種基因的人,罹患乳癌或卵巢癌的概率高達50%至80%。

這種檢驗方式稱“植入前基因診斷”,通常是先用“試管受孕”形成胚胎,然后檢驗胚胎的基因,再選擇不具有特定基因(例如癌癥)的胚胎植入母體,之后便正常發育為胎兒。這種檢驗在英國已經越來越多,主要是檢驗胚胎是否含有會導致囊狀纖維化(cystic fibrosis)或“亨丁頓舞蹈癥”的基因;但這些基因都是確定會導致疾病的,而“無癌寶寶”接受的檢驗,則只是確定她是否帶有可能致癌的基因。

醫生保羅·瑟哈爾說:“不用再擔心這個女嬰長大成人后會因遺傳患上乳腺癌或卵巢癌……她們母女狀況很好,我們為此都感到很開心。”嬰兒母親海倫說:“我們成功了,這意味著我們把該基因從我們的遺傳中刪除了。”

 

事件日期:2009年01月09日

本文知識點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為開放式編輯模式,僅供初步參考,難免存在疏漏、錯誤等情況,請您核實后再引用。對于用藥、診療等醫學專業內容,建議您直接咨詢醫生,以免錯誤用藥或延誤病情,本站內容不構成對您的任何建議、指導。

關于醫學百科 | 隱私政策 | 免責聲明
京ICP備1300184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1302001366號


鏈接及網站事務請與Email:聯系 編輯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詢)